《四世同堂》

第44章

作者:老舍

见高亦陀来到,招弟开始往脸上拍粉,重新抹口红,作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在家中,她看惯了父母每逢丢了脸就故意装出这种模样。这样一作戏,她心中反倒平定下来。她觉得既然已经冒了险,以后的事就随它的便吧,用不着发愁,也用不着考虑什么。她自自然然的对亦陀打了招呼,仿佛是告诉他:“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我一切都不在乎!”

高亦陀的眼睛恰好足够判断这种事情的,一眼他便看明白事情的底蕴。他开始夸赞招弟的美貌与勇敢。他一字不提事情的正面,而只诚恳的扯闲话儿,在闲话之中,他可是教招弟知道:他是她的朋友,他会尽力帮她忙,假若她需要帮忙的话。他很爱说话,但是他留着神,不让他的话说走了板眼。

听亦陀闲扯了半天,招弟更高兴起来,也开始有说有笑,仿佛她从此就永远和空山住在一处也无所不可了。真的,她还没想出来她的第二步应当往哪里走,可是表示出她的第一步并没有走错。不管李空山是什么东西,反正今天她已被他占有,那么她要是马上就想和他断绝关系,岂不反倒有点太怕事与太无情么?好吧,歹吧,她须不动声色的应付一切。假若事情真不大顺利,她也还有最后的一招,她须象她妈妈似的作个女光棍。她又用小镜子照了照自己,她的脸,眼,鼻子,嘴,是那么美好,她觉得就凭这点美丽,她是绝对不会遇到什么灾难和不幸的。

看和招弟闲谈的时间已经够了,亦陀使了个眼神,把李空山领到另一间屋里去。一进门,他便扯天扯地的作了三个大揖,给空山道喜。

空山并没觉得有什么可喜,因为女人都是女人,都差不多;他在招弟身上并没找到什么特殊的地方来。他只说了声:

“麻烦得很!”

“麻烦?怎么?”高亦陀很诚恳的问。

“她不是混事的,多少有点麻烦!”空山把自己扔在一个大椅子上,显着疲乏厌倦,而需要一点安慰似的。

“科长!”高亦陀的瘦脸上显出严肃的神气:“你不是很想娶个摩登太太吗?那是对的!就凭科长你的地位身分,掌着生杀之权,是该有一位正式的太太的!招弟姑娘呢,又是那么漂亮年轻,多少人费了九牛二虎的力量都弄不到手,而今居然肥猪拱门落在你手里,还不该请朋友们痛痛快快的吃回喜酒?”

亦陀这一番话招出空山不少的笑容来,可是他还一劲儿的说:“麻烦!麻烦!”他几乎已经不知道“麻烦”是指着什么说的,而只是说顺了嘴儿,没法改动字眼。同时,老重复这两个字也显着自己很坚决,象个军人的样子,虽然他不晓得为什么要坚决。

亦陀见科长有了笑容,赶紧凑过去,把嘴放在空山的耳朵上,问:“是真正的处女吧?”

空山的大身子象巨蛇似的扭了扭,用肘打了亦陀的肋部一下:“你!你!”而后,抿着嘴笑了一下,又说了声:“你!”

“就凭这一招,科长,还值不得请客吗?”高亦陀又挽了挽袖口,脸上笑得直往下落烟灰。

“麻烦!”李空山的脑子里仍然没出现新的字样。

“不麻烦!”亦陀忽然郑重起来。“一点都不麻烦!你通知冠家,不论大赤包怎么霸道,她也不敢惹你!”

“当然!”空山懒不唧的,又相当得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由你们两家出帖请客,一切都交给晓荷去办,咱们坐享其成。好在晓荷专爱办这种事,也会办这种事。咱们先向冠家要赔嫁。我告诉你,科长,大赤包由你的提拔,已经赚了不少的钞票,也该教她吐出一点儿来了!把嫁妆交涉好,然后到了吉期,我去管账。结账的时候,我把什么喜联喜幛的全交给冠家,把现金全给你拿来。大赤包敢说平分的话,咱们亮手枪教她看看就是了。我想,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而且科长你也应当这么作一次了。请原谅我的直言无隐,要是别人当了这么多日子的科长,早就不知道打过多少次秋风啦。科长你太老实,老有点不好意思。你可就吃了亏。这回呢,你是千真万确的娶太太,难道还不给大家一个机会,教大家孝敬你老一点现款吗?”

听完这一片良言,李空山心里痒了一阵,可是依然只说出:“麻烦!麻烦!”

“一点不麻烦!”亦陀的话越来越有力,可是声音也越低。

声音低而有力,才足以表示亲密,而且有点魔力。“你把事情都交给我,先派我作大媒好了。这里只有个大赤包不好斗,不过,咱们说句闲话,她能办的,我,不才,也能办。她要是敢闹刺儿,你把她的所长干掉就是了。咱们只是闲扯,比方说,科长你要是愿意抬举我,我一定不会跟你三七成分账,我是能孝敬你多少,就拿出多少,我决不能象大赤包那么忘恩负义!这可都是闲篇儿,科长你可别以为我要顶大赤包;她是我的上司,我对她也不能忘恩负义!话往回说,你把事情全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办得使你满意!”

“麻烦!”李空山很喜欢亦陀的话,可是为表示自己有思想,所以不便立刻完全同意别人的策略——愚人之所以为愚人,就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很有思想。

“还有什么麻烦呀?我一个人的爷爷!”高亦陀半急半笑的说。

“有了家,”李空山很严肃的提出理由来,“就不自由了!”

高亦陀低声的笑了一阵。“我的科长,家就能拴住咱们了吗?

别的我不知道,我到过日本。”

空山插了话:“到过日本,你?”

“去过几天!”亦陀谦恭而又自傲的说:“我知道日本人的办法。日本男人把野娘们带到家来过夜,他的太太得给铺床叠被的伺候着。这个办法对!她,”亦陀的鼻子向旁边的屋子一指,“她是摩登小姐,也许爱吃醋;可是,你只须教训她两回,她就得乖乖的听话。砸她,拧她,咬她,都是好的教训。

教训完了,给她买件衣料什么的,她就破涕为笑了!这样,她既不妨碍你的自由,你又可以在大宴会或招待日本人的时候,有个漂亮太太一同出席,够多么好!没有麻烦!没有一点麻烦!况且,说句丑话,在真把她玩腻了的时候,你满可以把她送给日本朋友啊!告诉你,科长,有日本人占住北平,咱们实在有一切的便利!”

空山笑了。他同意亦陀的最后一项办法——把招弟送给日本人,假如她太不听话。

“就这么办啦,科长!”亦陀跳动着粉碎的小步往外走。隔着窗子,他告诉招弟:“二小姐,我到府上送个话儿,就说今天你不回去了!”没等招弟开口,他已经走出去。

他雇车回到冠家。一路上,他一直是微笑着。他回忆刚才在公寓里的经过,象想一出《蒋干盗书》那类的戏似的那么有趣。最得意的地方是李空山已经注意到他到过日本,和他对日本人怎样对待女子的知识。他感到他的知识已发生了作用,毫无疑义的,他将凭借着那点知识而腾达起来——他将直接的去伺候日本人,而把大赤包连李空山——连李空山——全一脚踢开!他觉得北平已不是“原根”的花木,而是已接上了日本的种儿。在这变种的时候,他自己是比任何人都更有把握的得风气之先,先变得最象日本人,也就得到最多的金钱与势力。以前,他在天桥儿卖过草葯;将来,他必须在日本人面前去卖草葯,成为一个最伟大的草葯贩子。他的草葯将是他的chún舌,机智,与拉拢的手段。他将是今日的苏秦张仪,在浑水里摸到最大的一条鱼。

一直到进了冠家的大门,他才停止了微笑,换上了一脸的严肃。院中很静。桐芳与高第已经都关门就寝,只有北屋还有灯光。

大赤包还在客厅中坐着呢,脸上的粉已褪落,露出黄暗的皱纹与大颗的黑雀斑,鼻子上冒出一些有光的油。晓荷在屋中来回的走,他的骂已挨够,脸上露出点风暴过去将要有晴天的微笑。他的眼时常掺着大赤包,以便随时收起微笑,而拿出一点忧郁来。在平日,他很怕大赤包。今天,看她真动了气,他反倒有点高兴;不管她怎样的骂他,反正她是遇到了李空山那样的一个敌手,这很值得高兴。他并没为招弟思索什么,而只想招弟若真和李空山结婚,他将得到个机会施展自己的本事。他将要极精细的,耐心的,去给她选择嫁妆,既要省钱,又要漂亮。他将要去定多少桌喜酒,怎样把菜码略微一调动便可以省一元钱,而教一般的客人看不出其中的奥妙。把这些都想过,他想到自己:在吉期那天,他将穿什么衣服,好把自己扮成既象老太爷,又能显出“老来俏”。他将怎样露出既有点疲倦,而仍对客人们极其周到。他将喝五成酒,好教脸上红扑扑的,而不至于说话颠三倒四。他将在大家的面前,表演一回尽美尽善的老泰山!

假若日本人的疯狂是昂首挺胸的,冠晓荷和类似他的北平人的疯狂是沉溺在烟酒马褂与千层底缎鞋之间的。日本人的疯狂是老要试试自己的力气,冠晓荷的是老要表现自己的无聊。这两种疯狂——凡是只知道自己,只关切自己,而不睁眼看看世界的,都可以叫作疯狂——遇到一处,就正好一个可以拚命的打人,一个死不要脸的低着头看自己的缎子鞋。

按说,晓荷对招弟应当多少关点心,她是他的亲女儿。在一个中国人的心里,父亲是不能把女儿当作一根草棍儿似的随便扔出去的。可是,晓荷的疯狂使他心中很平静。对女儿,正象对他生身之地北平一样,被别人糟塌了,他一点也不动心。

他的确是北平的文化里的一个虫儿,可是他并没有钻到文化的深处去,他的文化只有一张纸那么薄。他只能注意酒食男女,只能分别香片与龙井的吃法,而把是非善恶全付之一笑,一种软性疯狂的微笑。

见高亦陀进来,晓荷作出极镇定而又极恳切的样子,问了声“怎样?”

亦陀没理会晓荷,而看了看大赤包。她抬了抬眼皮。亦陀晓得女光棍是真着了急,而故意的要“拿捏”她一下;亦陀也是个软性的疯子。他故意作出疲乏的样子,有声无力的说:“我得先抽一口!”他一直走进内间去。

大赤包追了进去。晓荷仍旧在客厅里慢慢的走。他不屑于紧追亦陀,他有他的身分!

等亦陀吸了一大口烟之后,大赤包才问:“怎样?找到他们,啊,她,没有?”

一边慢慢的挑烟,亦陀一边轻声缓调的说:“找到了。二小姐说,今天不回来了。”

大赤包觉得有多少只手在打她的嘴巴!不错,女儿迟早是要出嫁的,但是她的女儿就须按照她的心意去嫁人。招弟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李空山抢去,她吃不消。她想不起一点自己的教养女儿的错误,而招弟竟敢这么大胆妄为,她不能不伤心。不过,招弟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还有可原谅。李空山是祸首,没有任何可原谅的地方;假若没有李空山的诱惑,招弟一定不会那样大胆。她把过错全归到李空山的身上,而咬上了牙。哼,李空山是故意向她挑战,假若她低了头,她就不用再在北平叫字号充光棍了。这一点,比招弟的失足还更要紧。她知道,即使现在把招弟抢救回来,招弟也不能再恢复“完整”。可是,她必须去抢救,不是为招弟的名誉与前途,而是为斗一斗李空山。她和李空山,从现在起,已是势不两立!

“晓荷!”雷似的她吼了一声。“叫车去!”

雷声把亦陀震了起来。“干吗?”

一手插腰,一手指着烟灯,大赤包咬着牙说:“我斗一斗姓李的那小子!我找他去!”

亦陀立了起来。“所长!是二小姐倾心愿意呀!”

“你胡说!我养的孩子,我明白!”大赤包的脸上挂上了一层白霜;手还指着烟灯,直颤。“晓荷!叫车去!”

晓荷向屋门里探了探头。

大赤包把指向烟灯的手收回来,面对着晓荷,“你个松头日脑的东西!女儿,女儿,都叫人家给霸占了,你还王八大缩头呢!你是人不是?是人不是?说!”

“不用管我是什么东西吧,”晓荷很镇定的说:“咱们应当先讨论讨论怎样解决这件事,光发脾气有什么用呢?”在他的心里,他是相当满意招弟的举动的,所以他愿意从速把事情解决了。他以为能有李空山那么个女婿,他就必能以老泰山的资格得到一点事作。他和东阳,瑞丰,拜过盟兄弟,可是并没得到任何好处。盟兄弟的关系远不如岳父与女婿的那么亲密,他只须一张嘴,李空山就不能不给他尽心。至于招弟的丢人,只须把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