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76章

作者:老舍

卖烧饼的停了工;点心铺还开着门,而停了炉;卖粥的,卖烫面饺的,卖馄饨的……都歇了工。没有面粉。

城郊的菜园还在忙着浇菜。哗啦哗啦——辘轳轻脆的,继续不断的响着;清凉的井水一股股的流向菜畦。深绿的是韭菜,浅绿的是小白菜,爬架的是黄瓜,那满身绿刺儿,头上顶着黄花的黄瓜,还有黑紫的海茄,发着香味的香菜与茴香,带着各色纹缕的倭瓜,碧绿的西葫芦,与金红的西红柿……

可是尽管生产,卖给谁去呢?那古怪的面粉,(日本人管它叫作“共和面”。哈!三四十种猫不闻狗不舐的废物混合成的东西,实在需要这样个美丽名称啊!)既不能包饺子,又不能蒸包子,烙回头①,炸三角,作锅贴,谁买青菜作馅子用呢?

即使人们想炒一点菜吃,谁肯多花钱买贵重的青菜,就共和面吃呢?那委屈了那些菜蔬!共和面只配和小葱拌黄瓜,或生腌臭韭菜摆在一块儿!因此,什么都贵了,而青菜瓜倒减了价;种菜的倒了霉!

没有了粮,北平也失去它负有世界美誉的手工业。饿着肚子的人不会再买翡翠的戒指与耳环,镀金包金或真金的玲①烙回头,北京小吃。如长方形的肉火烧。

珑细巧的首饰,大雅优美的地毯,巧妙的儿童玩具,雕花的红木桌椅,彩色象鲜花一般的景泰蓝,灌浆的蟋蟀瓦罐子……

北平人没有闲心闲钱买这些东西,而又没有法子把它们运出去,于是那些手巧心灵的工人们,(真的,他们若生在外国,也许被尊称为艺术家!)便随着大家一同挨起饿来。北平失去它最好的工人与生产,而只得到饥荒!

汉姦们,在这个情形之下,可反倒更加得意。他们庆幸自己有远大的眼光,及早的投降给日本人,所以现在他们能得到较好较多的粮食!不过,这还不够,他们须加紧的活动,设法要高升一级:能得到三等粮的,须改为二等粮;能得到一份的,设法得到双份儿。粮成为钻营谋事的标准。他们不单必须吃的好,吃的多,而且希望得到吃不了的粮食,好去卖黑市!

胖菊子没有运动成妓女检查所的所长。因为竞争的人太多,日本人索性裁撤了这个机关,而改由军部直接管理花姑娘的事。胖菊子狠狠的和蓝东阳吵闹了几次,甚至于摔砸了一些不很值钱的杯碗什么的。她以为她的失败纯粹因为东阳没有尽到所有的力量去运动。

蓝东阳,在计口授粮的办法实行以后,也有点后悔,没能给胖菊子运动成功。假若太太能作到所长,岂不多拿一份较好的粮!即使她拿不到好的粮食,不是还可以多弄点钱?有了钱,或者不至于买不到好的粮的。

后悔,使他咬上了牙,决定去得到个肥缺,教胖菊子看看他的本事,也使自己的心灵上得到自慰。他开始调查哪个机关肥,哪个机关瘦,以便找个肥的,死啃一口。越调查,他越发怒。敢情有的机关,特别是军事机关,不单发较多较好的粮,而且还有香烟,茶叶,与别的日用品呢!这使他由悔而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早早的下手,打入这样的机关里去!

由这种机关再往别处看,他发现了铁路学校的学生是由官方发给伙食的。他的眼忽然发出火来,绿脸上出了汗,用力的把手拍在桌子上:“啊!作这个学校的校长!校长!”吊起一只眼珠,他细细的啃手指甲,把指甲中的黑泥都有滋有味的吃下去。这才使他镇定了一些,他开始计算:“就拿三百个学生算吧,每人扣下一斤粮,一月就是三百斤!三百斤哪,我的天!喂,嗯,每月再开除几个学生,又多落下几份粮!哎哟,哎哟,我为什么没早想到这个呢?”

停止了啃指甲,他决定去运动这个学校的校长。

不,可不能因作校长,而放弃了处长呀!兼差好啦,兼差,处长兼校长!他咧嘴笑了笑,以为他所想到的就必能作到,因为这个时代是他的!

但是,他有没有作校长的资格呢?他没留过学,也没作过大学教授。想了一会儿,他把这些顾虑推在一旁;这根木不成问题。他是处长啊!处长有作一切的资格!

不过,铁路学校的校长并没有出缺呀!东阳又啃上了指甲。指甲上流了血,他想起来了,给现任的校长栽赃就是了。

楞说校长窝藏各处来的“姦细”,岂不一下子就把他打下去?

好主意!东阳马上看到多少袋子白面堆在自己的屋中!为这些面粉,他必须去捉几个学生,屈打成招的使他们承认“通敌”,而后把校长也拿下监去!为了面粉,屈杀几个人算什么呢?

他决定先去看看教育局的牛局长,探听一点消息。

在日本人占领北平之前,东阳没有作过官,所以不懂作官的方法与规矩。他是完全凭着日本人的力量而作了官的,因此,除了对日本人,他犯不上请客应酬。他向来不懂得什么叫适当的客气与礼貌,于是,见到日本人他就过度的恭顺,不怕出丑,而见到中国人便信意的吊儿啷当。他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特别得到日本人的欢心,而使中国人怕他。这种欺软怕硬,为虎作伥的作风,居然被无聊的人们称为“东洋派”,在汉姦中自成一家。

他与牛局长向来没有过来往。可是,他决定今天去看牛局长。他以为牛局长是凭教授的资格才作了局长,而他自己却以中学教员的出身作到处长;那么,他自己的本事必定比牛局长大,他与日本人的关系也比牛局长的深;所以他用不着打个电话,或写封信,约定会面的时间。

牛局长呢,恰好是另一路汉姦。他是个学者,并没上赶着日本人去谋求地位,也不懂什么是应酬,交际。他只求顺着日本人的摆弄而能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与他的图书仪器。因此,他不大爱和官僚们来往,而且颇以此自傲,觉得自己很“清高”。到他良心上感到痛苦的时候,他会对他的太太说:“我不是汉姦!不是汉姦!”他可是只能说到此处为止,因为他找不到充足的理由证明自己,既作了日本官,怎么不是汉姦?

自从他作了局长,他的门外老有一个巡警给他守门。这使他感到了安全,而忽略了那个巡警也许是监视着他的,他的家也就是变相的牢狱。真的,自从他就任局长以后,他并没有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胡干,或故意邀功,可是他的收入显然的比从前加多了许多,他也没细考究那些钱是怎么来的,可只觉得在日本人手下作事(不是汉姦!)也怪舒服。

蓝东阳来到有四株绿树的门前,没理管门警,而硬往里闯。

“找谁?”巡警拦住了他。

他猛的往上一吊眼珠,觉得这是“国耻”——一个中国巡警敢拦住给日本人作事的官儿!嘴chún几乎没动,他口中干嘣出:“蓝处长会牛局长!”

“请给个片子!”巡警很客气的说。

东阳有名片,而不高兴递给中国人;他的片子是用日文印的。“蓝处长!”他又喊了一声。

巡警见他的绿脸上抽动得那么奇怪,不便再索要名片。

“请等一等,我回禀一声去!”

巡警去了有三四分钟,蓝东阳等得不耐烦,一个劲儿吊眼珠。在他等候日本人的时候,他往往要必恭必敬的站立半点钟或三刻钟,可是并没感到过焦躁,因为等候日本人的时间越长,他越觉得有滋味,象作祷告似的,越长越见虔诚。现在,为见一个中国小官,也居然等三四分钟,他受不了;这伤了他的自尊心,假若他也有自尊心的话。

巡警回来,和颜悦色的说:“对不起,局长正忙着呢!”

东阳一口臭气喷在巡警的脸上,“什么?我是蓝处长!”

巡警看出来,若不拿出点厉害的来,恐怕不易抵抗那臭气的再来侵袭:“局长不爱见客!有时候连日本人都挡驾!”

“真的?”东阳的嘴半天没有闭上。“连日本人……”他的绿脸上有了笑纹。“好啦,我改天再来!”

“顶好先来个电话,定个时间!”巡警教导蓝处长。

“一定!”蓝东阳慢慢的走开,心中掂算着:“好家伙,真有高人呀,连日本人都不见!这小子的势力大远了去啦!说不定他的局长还是天皇下手谕派出来的呢!”一边走,他一边回头看那四棵柳树。他没有感到绿树的美好,而只觉得他应该回去多站一会儿,表示出依依不舍的意思。

刚一转过头来,面对面他看见了冠晓荷和祁瑞丰——他的盟兄弟,同事,情敌。

冠祁二位被放了出来,因为日本人既没法定他们的罪,又不愿多费狱中的粮食。

祁瑞丰的小干脸当时没了血色。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打东阳一顿。可是,他没有动手。他是祁老人的孙子,天佑的儿子,瑞宣的弟弟,冠晓荷的朋友,他不敢打架,即使面对面见着抢去他的老婆的人。

蓝东阳明知瑞丰不敢打架,可还有点怕,绿脸更绿了一些。

冠晓荷先开了口:“哎呀,东阳老弟!我想死你啦!”

东阳看着他们俩,见他们的狼狈的样子,想不出一声便走开。

晓荷一句话把东阳扣住:“老弟,你可晓得,招弟当了特务?”

东阳暗自庆幸:“幸而我没得罪她!”紧跟着,他叫了声:

“冠大哥!”虽然他手下也有特务,可是他想招弟恐怕是直属于军部的;一个军部的特务是可以随便欺侮一个文官的。

瑞丰见晓荷唬住了东阳,他也搬运出一点狡猾来:“东阳,你猜怎着,我也当了特务!”说着,他把手伸在衣襟里去,仿佛是摸手枪。

东阳真想请他们俩到家中去吃饭,可是,那又根本与他的天性矛盾着,于是改为:“你们有工夫,到我那里谈谈!”

“明天准去!”晓荷兴高采烈的说。“瑞丰,你也……”他不便替瑞丰答应下来,因为怕瑞丰不好意思见到胖菊子。

瑞丰的确有点不好意思去,可是,又一想,假若到了蓝家,能吃上一顿饭什么的呢,也就不便过于固执。“真有事吗?”

他问了一句。

“有事!有事!”东阳心中盘算好:假若招弟和瑞丰都是军部的特务,他就不妨利用他们俩给铁路学校的校长栽赃。军部的人既有特殊的势力,又能即使惹出祸来也与他无关。

“总得弄点什么给我们吃哟!”晓荷笑着说:“哪怕有四两酒呢,哥儿们老不见了,还不亲热一回?”

东阳决定不掉在圈套里,没说请他们吃饭,也没说不请他们,而只吊了吊眼珠。

晓荷实在希望能吃到一顿好饭,于是开始夸赞东阳的眼珠:“真的,老弟,你的官运越好,眼珠儿也越吊得高!”

东阳不单没答应请他们吃饭,反而告诉他们:“明天到我那里,你们俩得换换衣服!我那里常来有地位的人!”看他俩破衣拉撒①的样子,他怀疑招弟与瑞丰是否真作了特务。

瑞丰的灵机一动:“我这是化装!到哪儿去也是这样打扮!”

①破衣拉撒,形容衣服破烂不整齐。

东阳赶紧陪笑:“好啦,明天见!”

见东阳走远,晓荷用肘轻撞瑞丰的肋骨:“化装!化装!

有你的!妙!”

瑞丰也非常得意自己的随机应变,抿着嘴笑。

二人先回到六号,在院中,他们遇到丁约翰。丁约翰把他们拦住。晓荷惊异的问:“这是我的家,你怎么不让我进去?”

“你的家,我早租了别人!想想看,你几个月没交房租啦?”

“那末,高第呢?”晓荷并不知道她也下了狱。

“她,早给日本人给抓走啦!”

“我还有东西呢!”晓荷没注意高第下狱的事,他素常就不大喜欢她。

“你几个月没交房租,那点东西能值几个钱?”

晓荷楞住了。没有个地方住,是严重的事。想了想,他要唬唬丁约翰:“你知道招弟是干什么的,顶好别得罪我!”

约翰不吃这一套。“甭管她是干什么的,反正你得出去,请!”

多么晴美的夏天晚上啊。在往年,这是祁老人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到五点多钟,斜阳使西墙给院里铺上阴影,枣树上半大的绿枣都带着点金光,象一颗颗的宝石。祁老人必灌几壶水,把有阴凉儿的地方喷湿,好使大家有个湿润凉爽的地点吃晚饭。饭后,老人必浇一浇花,好使夜来香之类的花草放出香味,把长鼻子的蜂子招来,在花朵外颤动着翅儿,象一些会动的薄纱。蜻蜓,各种颜色的蜻蜓,在屋檐那溜儿飞旋,冲破了蚊阵。蝙蝠们逐渐的飞出来,黑黑的的象些菱角,招得孩子们把鞋扔上去,希望能扣住一个大菱角。乌鸦,背上带着霞光,缓缓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