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89章

作者:老舍

明月和尚给瑞宣捎了个信来。“去,很危险;不去,也难保无祸。老路子走不通了,希望你能另觅新途。抗战嘛,人人都得考虑自己应当站在哪一边,中间道路是不存在的。”

这封信,没头没脑,连下款也没有。瑞宣读了,高兴得打心眼儿里笑出了声。他一扑纳心的等着学校发聘书,聘书一来,就去上课。哪怕是法场呢,他也得上。

仗,已经打了四年,他第一次觉着自己有了主心骨,心里也亮堂多了。如今,他跟老三肩并肩地战斗。哪怕连累全家,大家一起都得死,他也不能打退堂鼓。

聘书真的来了,由蓝东阳签字盖章。要是在过去,瑞宣会觉着这是天大的耻辱,宁肯饿死,也不能管蓝东阳叫“校长”。不过这一回,他高兴极了。

家里人听见这个好消息,都赶忙围过来打听。瑞宣只说是有了新差事,有指望弄点儿粮食。差事怎么得来的,谁是校长,他一句没提。

祁老人听见好消息,拧着白眉毛,不住地点头咂嘴。“哎,还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

瑞宣仔细地瞧了瞧爷爷,看出爷爷已经有了生气,不再象是在阴阳界上徘徊的人了。他不知道究竟是该笑,还是该哭。

胖菊子打算耐着性子把瑞宣安抚下来,让他知道,她还是把他当大哥看待,希望他能忘了老二瑞丰那档子事。她指望蓝家能跟祁家攀上交情,让东阳保住校长的位子,学校的财务大权也照旧归她。

她觉着,自己这一番盘算,非常的得体。起初,为了瑞全扇她的耳光,她光想着报仇,叫东阳马上去报告日本人,把四面城门关上,准能把瑞全搜出来,然后把祁家满门抄斩。她那张肥脸蒙受的羞辱与疼痛,必得用祁家的血才洗得干净。

东阳一见子弹头和招弟的戒指,吓得尿湿了裤子!他所有的成就全仗着两样东西:自己的厚颜无耻与北平人的逆来顺受。如今见了这子弹头,他看见了不怕死的北平人。他的绿脸起了一层白霜,俩眼珠一块往上吊。危险和死亡就在眼前,他是真怕死。

他连忙把大门关上,把房门和窗户也堵死,加锁。然后,把发着抖的手指头搁进嘴里,使劲啃指甲。他首先想到找日本人来保护他。比方说,派一个班,最好是一个连来,在他宅子周围站岗放哨,那他也许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这能办到吗?如果他去要求保护,而日本人只派一两个便衣来,又有什么用?

他想了又想,最后拿定主意,最好的办法是:第一,先请上几天病假,把自个儿锁在屋里,躲过风头再说;第二,想法子跟瑞全讲和;第三,要是瑞全不肯讲和呢,他就找门路上日本去。总不能老呆在北平,等着挨枪子儿。

胖菊子见东阳真害了怕,只好揉了揉自家的脸,琢磨缓兵之计。她得先上祁家去一趟。给老的小的买上一份礼物,讨讨他们的欢心,然后在言语之间,保不定就能套出老三的下落。要是他们都挺加小心,守口如瓶,不肯提老三,起码她能察言观色,看看有什么空子可钻。即便什么也看不出来吧,“亲善亲善”总没有什么害处,只要恢复了“邦交”,总能慢慢劝他们回心转意,跟她合作。

她拿着两三样礼物,亲自上了祁家。她很得意,觉着自己既聪明,又勇气十足。

走进小羊圈,她周遭瞧了瞧。小羊圈一点没变,只不过各户的街门和院墙都更加破旧,看起来跟电影里的贫民窟一样。她认为,自己非常有见识,居然逃出了这么个穷窝子。要不然,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了。

太阳挺暖和,天佑太太正坐在屋门坎儿上晒太阳呢。两个孩子都在台阶前玩。小妞子已经饿得皮包骨,连玩的精神都没有了,无精打采地站在旁边,看着哥哥玩。小顺儿也瘦极了,不过还总算有力气蹦来蹦去。

俩孩子先看见菊子。他们已经不大记得她了。平日说起闲话来,还常常提起“胖二婶”,不过她的形象在他们的小脑袋瓜儿里已经逐渐模糊。小顺儿只说了一声“哟”,就再没别的可说了。

天佑太太慢慢睁开眼睛,一眼就认出了菊子。她晃晃悠悠站起来招呼说:“小顺儿,妞子,快进来!”拉起两个孩子的手,迈进了自个儿的屋门坎。四世同堂的一大家子人,老太太很知道该怎么和和睦睦过日子。可是象胖菊子这么个臭娘们,她受不了。胖菊子生了气;真是给脸不要脸。

不,她不能动真气。办外交就不能动肝火。别忘了,来的目的是为了恢复邦交。她甜腻腻地叫了一声:“大嫂”,知道大嫂比较好对付。

韵梅正在厨房里,没往外瞧,凭声音就听得出来是胖菊子,刷地一下变了脸色。她向来不愿意得罪人,然而,是非还是分明的。到底该不该出来迎接这位胖弟妹呢?

她知道,胖菊子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趟,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咂摸不透。她拿定主意不作声。不能随便招呼这么个不要脸的臭娘们;要是她来瞎搅和,岂不是自个儿惹一身臊。

祁老人听见喊“大嫂”,以为来了客人,慢慢打开了房门。

一见是菊子,老人很快抬头看了看天,好象是在问老天爷,该怎么对付这个娘们。

“爷爷,我给您送礼来了!”胖菊子憋着一肚子气,拿出办外交的手段。

老人的胡须动了几下,没说出话来。胖菊子想走进老人屋里,她把带来的东西高高举在眼前,好引起他注意。

老人拦住了她。他声音不高,可是清清楚楚:“滚!”然后象河水开闸似的,连声嚷:“滚开!出去!还有脸上门,给我送礼来!我要是受了你的礼,我们家坟头里的祖宗都不得安宁。滚!给我滚!”

韵梅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怕这个胖娘们会说出什么话,让老人听了不受用。她站在厨房门口高声说:“你还没走哪?

快走吧!”

胖菊子没辙了,只好向后转。起初,她还想耍点脾气,把礼物重重地摔在地上。可是一转念,又把礼物紧紧搂在了怀里。

韵梅很快地走过来,招呼爷爷说:“爷爷,您歇着吧!”老人本来有一肚子话要说,气得发晕,就是不知道打哪儿说起。

等瑞宣回家,听家里人一念叨,他自言自语说:“干得好!

祁家人到底是有骨头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