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94章

作者:老舍

意大利投降了,日本皇家海军打太平洋一点一点往后撤。

北平的日本人奉命每人结交十个中国朋友。

小羊圈三号的日本人也出门“交朋友”来了。他们向来不跟左邻右舍的中国人来往,可是现在,就连他们脸上的表情,也得按照上面的命令来一个变化。

四大妈头一个拒绝和他们交朋友。她谁都能爱,就是不能爱那打死她老伴的日本人。虽说打死她老伴的并不是三号的日本人,然而,日本人总归是日本人——她闹不清他们谁是谁,也犯不着去闹清楚。

这位居孀老太太的嘴,可不象个寡妇嘴,什么脏字儿都敢出口。日本人听不懂她用的那些字眼儿,光知道冲她傻笑。

程长顺几乎要跟他外婆吵起来。马寡妇向来不肯得罪人,更不敢得罪日本人。她对他们既恨又怕,人家上门来了,还能不给杯茶喝?总不能把人家撵出去吧。然而,长顺决定把门插上,不招待这种“朋友”。

小羊圈的人觉着,一边儿杀人,一边儿交朋友,简直是莫名其妙,叫人恶心。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不理那些日本人。

只有丁约翰例外。

其实,他在英国府当差那会儿,最瞧不起的就是日本人。

如今长期失业在家,回英国府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得早日改换门庭,另找洋主子才好。他已经当惯了洋奴。

一当上里长,他就施展手段,弄了点煤来。有了煤,他每天就能多少有点进项。他在院子里点了个小煤炉卖火。没钱自家起火的街坊,可以到他这儿来烧点儿茶水,做点吃的。

他盯着他那只大钟,按钟点收钱。

三号的日本人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这么不通人情,不讲道理,不友好。他们走了一遭,只有丁约翰一个人来回拜,还把他们高兴得不得了。他们怕要是连一个朋友也交不上,就该挨罚了。他们原打算去访问一号那位老婆婆,问问她跟街坊和睦相处有什么诀窍。老婆婆要是不肯说实话,就吓唬她一气,要不然编个罪名暗害她。幸而里长丁约翰知趣,肯跟他们交朋友。那就得牢牢地抓住他,施展侵略者惯用的伎俩,象蚕吃桑叶一样,把一家一家人通通攥到手里。

丁约翰跟所有的洋奴一样,恨不得人人是洋奴,而由他当奴才总管。他在三号跟日本人吹牛说:“我是里长,能下命令叫他们跟你们交朋友。”走出三号大门,丁约翰就挺胸凸肚,那副神气劲儿,几乎跟他在英国府当差的时候差不多。

他去找白巡长,干脆给白巡长下了命令,叫他帮着通知街坊们,好好跟日本人交朋友。

白巡长是个讲究实际的人,通情达理。他一向精明能干,也会见风使舵。然而他不能因此就不爱国,不爱自己的同胞。

他不同意丁约翰那一套。

“哼,”他对丁约翰说,“日本人跟咱们交朋友?岂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丁约翰恼了。他是几百年来民族自卑的产儿,是靠呼吸带着国耻味儿的空气长大的。他的最高理想就是求外国人高抬贵手,不打他,让他好好当洋奴。在他想来,日本人能打败英国佬,而中国一定打不过日本。即使日本人不幸败了,英国和美国也会卷土重来,再当他的主子。唯独中国人挺不起腰杆,不能跟英国人和美国人平起平坐。他不乐意再跟白巡长多废话。

丁约翰找上了瑞宣。瑞宣吃过英国府的洋面包,一定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早先,瑞宣没准儿会笑上一笑,说两句俏皮话把丁约翰打发走。可是而今,他决不肯放过进行宣传的任何机会。

他不管丁约翰懂不懂,也不管他爱不爱听,详详细细对他讲开了世界大势,末了告诉丁约翰:“白巡长和街坊们做得对,错的是你。”

丁约翰把瑞宣的话仔仔细细琢磨了一番,不禁恍然大悟。

“哦,这下子我明白了。英国和美国一定会赢,你我就都可以回英国府去作事了。那才好呢,好极了。”

瑞宣真想啐他一口,可又忍住了。“你又错了。咱们谁也甭靠,自己当家作主人。”

丁约翰没再言语,客客气气告辞了。他不明白瑞宣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又到三号去,告诉日本人说白巡长不乐意合作。他并没成心背地里给白巡长使坏,可他得让日本人知道知道,他是真想帮他们拉朋友的。要是不幸日本人恨上了白巡长,他也没辙。

日本人果然恨上了白巡长,他们的仇恨比友情来得快。

他们没把这件小事拿去惊动他们的长官,而是给白巡长的上司写了封信,说他玩忽职守。这位上司当然是中国人。

白巡长的上司怕丢差事,怕饿死。为了保饭碗,不敢护着白巡长,撤了他的差。

白巡长的好日子真是走到了头。他有经验,有主张,受街坊邻居爱戴。然而,他没有积蓄,没有前途。他一辈子没攒下一个钱。哼,要是他再滑一点,连蒙带骗,常常使点坏心眼,在这么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就不说飞黄腾达吧,总不至于丢差事。

好吧,既然好心没好报,干脆就杀人放火去!日本人杀人放火,倒成了北平的主人!他决心要杀丁约翰。杀人是善是恶,有谁来管?战争最大的教训,就是教那些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人去杀人。

再一想——既杀,何不杀日本人?

他没跟家里人提丢了差事,把菜刀往棉袄里一掖,走出了门。

他往小羊圈走。每条胡同里都住的有日本人。可是,他不加思索,出于习惯,走到了小羊圈。他最熟悉这里。在背后使坏的准是住在三号的日本人。好,——先拿他们开开刀。

他的长脸煞白,一脑门汗珠;背挺得笔直,眼睛直勾勾朝前看,可什么也看不见。他已经不是白巡长,而是阴风惨惨,五六尺高的一个追命鬼!他已经无所谓过去,也无所谓将来,无所谓滑头,也无所谓老实。他万念俱灰,只想拿一把菜刀深深地斫进仇人的肉里,然后自己一抹脖子了事。

走到三号的影壁跟前,他颓然站住,仿佛猛地苏醒过来。

他安分守己过了一辈子,如今,难道真的要去杀人么?迷迷忽忽的,他站在那儿发楞。

迎面来了瑞宣。

一见瑞宣,白巡长的杀人念头忽然消散了一多半。他耷拉下肩膀,手脚瑟瑟地哆嗦起来。

“怎么啦,白巡长?”瑞宣问道。

白巡长伸手摸了摸怀里的菜刀,仿佛怕瑞宣搜他。

瑞宣明白,准是出了事。他拉着白巡长的胳臂说:“来,上我屋里呆会儿。”

白巡长不知道怎么是好,被瑞宣拽着朝家走。一进大门,他把杀人的念头摆在一边,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态度:“祁先生,我——我不进去了。”他真的不想进屋去跟瑞宣说话。他觉着,杀人,哪怕是杀一个害他丢了差事的日本人,也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瑞宣看出白巡长心里有事,“你要是不乐意上屋里去,咱们就在这儿聊聊。”说着,就把院门掩上了。

白巡长悔恨自己竟然起了杀人的念头,也埋怨自己勇气不足,下不去手。他只好把心事抖搂出来,让瑞宣给拿个主意。于是,急急忙忙,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了瑞宣。

瑞宣听了他的话,半天没言语。白巡长的遭遇就是许多、许多北平人的遭遇;他的话也说出了大家的心思。老百姓是不甘心受日本人奴役的,他们要反抗。可是几千年来形成的和平、守法思想,束缚了他们的手脚,使他们力不从心。

瑞宣理解白巡长的心情,劝他不必单枪匹马去杀日本人,最好是跟大家同心合力,做点地下工作。能不能跟白巡长提钱先生和老三呢?他思忖再三,觉得还是应该多加小心,开头只说自个儿,不提钱先生和老三。

瑞宣试着步儿慢慢地说,白巡长听得很仔细。他听了一会儿,打断了瑞宣的话:“祁先生,你要说什么——就痛痛快快说吧。我不会去当走狗,出卖朋友。我没了生路,只想宰他几个日本人,然后一抹脖子了事。不能为了几块钱出卖朋友。你要不信,我可以起誓。”

瑞宣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跟他说了实话。“白巡长,咱俩能做的事儿,理当比钱先生还多。钱先生能做到,咱俩为什么做不到?干吧!怎么样?我知道你没了进项,没了活路,那好办。但凡我有的,就有你一份,这不在话下。没准儿老三也能帮你拿点主意。咱们今天一块干,明儿个要是给逮起来,可不能做孬种。古人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嘛。”

“你说得有理。让我先干点儿什么好呢?”白巡长毫不犹豫地说。

“我跟钱先生和老三已经多日不见了,我不能上那小庙里去,我怀疑金三。那天他忽然跑来看我,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钱先生又让人给逮了去,日本人准会把明月留在庙里当诱饵,好逮老三和别的人。我上那儿去很不方便,你敢不敢去走一趟?”

“瞧,这不是,”白巡长惨笑了一下,打大襟里把菜刀掏了出来。“我原本就想拼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呢?”

“用不着拿菜刀,”瑞宣也笑了,“你上庙里去最合式。你有眼力,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到底该不该进去。明月和尚不认识你,这又是个好条件。你们俩谁也不认识谁,见了面不会在无意之间露出点什么破绽让人家发现。该不该往庙里进,你到那儿掂量着办。你要是真的进了庙里,千万可别跟和尚说话。得假装求神讨签,还得装得真象那么回事。先到佛前磕个头,祷告祷告,说你丢了差事,问问前途凶吉。等你摇出签来,到佛龛上去拿签帖的时候,记住一定要拿最下面的那一张。那上头写着咱们要知道的事儿。有了那张帖儿,老三的下落也就有了。还有……你拿到那张帖儿,千万别直接给我送来。我到白塔寺庙会上去见你。得找个人多的地方见面,比如说,那些变戏法的,卖估衣的地方,得找这样的地方。”

“这事儿我能办。”白巡长高兴起来。

“我知道你必能办到。还有,你得做点儿小买卖什么的,哪怕是卖点儿花生呢,也好。这么着,丁约翰就不会怀疑你。

你得常去他那儿走走,跟他聊聊天,恭维恭维他的基督精神。

一句话,你得哄着他点儿,别让他再怀疑你,跑去报告。”

“好吧,祁先生,我又活了,哪怕过两天就得去死呢,我也感你的恩。”白巡长藏起刀,伸手要开街门,准备出去。

“你要是让人逮住,哪怕粉身碎骨,也不能连累别人。”瑞宣又低声告诫他。

白巡长点了点头,而后打开了街门。他把菜刀送回家,一径上了小庙。

他耷拉着脑袋走近小庙,打眼角往四下里瞅。庙门开着,院子里,佛堂里都没个人影儿。他走到庙门旁边,想买股香拿着,象个求神讨签的样子。

忽然瞧见金三爷在庙门外不远的地方蹲着。他认得金三的红鼻子和大方脑袋。他咳了一声,金三一下子蹦了起来。白巡长挺神气地笑了笑,说:“混得不错吧,金三爷?”他态度亲切,丝毫不显莽撞,只有当过多年警察的人,才能做得这么自然。

“怎么啦?您是谁?”金三不知所措了。

“不记得我啦?”白巡长做得象个老相识。“我姓白,家离小羊圈不远。”

小羊圈三个字,象把刀子捅进了金三的心窝儿。

白巡长往西头走,金三不知不觉地也跟着他走了过去。

金三的鼻子还是那么红,可是不亮了;原来油光锃亮的脑门发了暗,有了深深的纹路。眼皮红红的,象好多天没睡觉似的。鞋上,肩膀上,裤子上都蒙了厚厚一层灰,仿佛他在街上已经站了好几天,“找个地方坐坐,”白巡长说。

金三点了点他那四方脑袋。“嗯?”刚一坐下,金三就开了话匣子,仿佛他心里憋了一肚子话,正等着机会蹦出来。哪怕来条狗冲他摇摇尾巴呢,他也会把心里话跟它说一说。“亲家,我那亲家,让人逮去了,”他没头没脑地说起来。

“钱先生?”白巡长说着,想起了七年前抓钱先生那会儿的事。“您怎么知道的?”

“是他们告诉我的——他们日本人。哎,这一回我真是造了孽了!为了保住我的产业,好让我闺女和外孙有口吃喝,我跟日本人去攀交情。结果呢,我只在庙门口张望了一下,他们就摸进庙里,偷偷把我亲家绑走了。而后,他们又哄我说,别发愁,亏待不了他。哼,七年前,日本人差点没把他的脊梁骨给打折了。我不是人,我没脸回家去见外孙子。我把他爷爷送进了虎口——还有什么脸去见那孩子?”金三说了又说,想把憋在心里的苦闷一气儿抖搂出来。

“得想个法子搭救钱先生。”白巡长说着,指望金三能琢磨出点主意来。

“救他?那是当然。”金三打衣襟底下掏出一搭子票子。

“我带了钱来,一个劲儿在这儿转悠,想把亲家赎出来。要是这些钱还不够,我可以卖房子,我舍得花钱。钱,房子算什么!不管怎么为难,我也得见上亲家一面,告诉他我是个混蛋,简直不是人。我知道,跟他一说,他明白了,一定饶了我。他是个有学问的人,通情达理。要是他们把他打死了,没能当面跟他说清楚,我在九泉之下可怎么跟他见面呢。我在棺材里都不得消停。帮兄弟一把吧,帮兄弟一把——可怜可怜我吧。”

“我当然要帮忙。”

“怎么个帮法呢?”金三乐意给钱,可是他得先知道,这笔钱究竟用在什么地方。

“得先找到钱先生的朋友,然后,再一块儿想办法救他。”

“上哪儿打听去呢?”

“上那小庙里去。”

“好,我去,”金三说着,站了起来。

“等会儿,”白巡长也站了起来,拦住金三。“我去,您站在远处瞅着点儿。万一我被他们逮了去,您就带个信儿给瑞宣。”

“好吧,”金三脸上有了点血色。虽说救钱先生的事儿八字还没有一撇儿,可他总算有了指望。他给了白巡长几张票子。“拿着,你要是不肯收,我就是狗养的。你这是为我的亲家办事,我不能让你自个儿掏钱买吃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