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95章

作者:老舍

钱少奶奶双手托腮,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不过是几个钟头以前的事情,她却仿佛已经记不清楚了。她费尽心思想了又想,结结巴巴地说:“他说是出去买点儿零嘴……”

“后来呢?快说呀,”金三爷不耐烦起来。

“出去了——半天没回来。”

“你干吗让他自个儿出去?”

她不想分辩,“我以为他在大门里边吃边玩呢。过了一会儿,我有点不放心,跑出来瞧。他没在,我到大街上去找他,找了又找——喊了又喊,”她又低下了头。

金三爷也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他忍住气,静下心来思索。

想了半天,把几天来的事儿跟闺女说了一遍,说不定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能看出点眉目,找出丢孩子的原因来。

钱少奶奶听爸爸这么一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准是让日本鬼子给偷去了!”

“日本鬼子?”

“他们把我公公逮去了,又把我儿子偷走了。老爷子就是铁打的心肠,见孩子受委屈也得心软,只好叫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他们会把我那孩子折磨死!您倒好——为了三所房子,绝了钱家的后!”

金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筋疲力尽,又气又羞,迷迷糊糊冲着院墙发楞。

第二天,白巡长来了。他告诉金三,钱先生果真下了牢,不过还没有受刑。

这是从小庙里拿来的签帖上得来的消息。还有些别的话,他不能都告诉金三。

“哦——他没受刑?”金三露出了笑脸。

“哼——日本鬼子马上就要完蛋,不敢乱来了。他妈的——!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东西!”

“可我的外孙子丢了,”金三又没了笑意。

“丢了?”白巡长楞住了。

“丢了。”

“也是日本人干的?”

金三无话可答。他只想抽自己的嘴巴,可他的胳臂沉得举不起来。呆呆的,他坐了好一阵,然后问道:“您能给打听打听吗?”

白巡长知道自己没处可打听去,而又不愿意把话说死,让金三绝望。“我试试,尽力而为吧!”

白巡长走了。他知道金家这场祸事不小,自己无能为力。

还是忙自个儿的事情为妙。瑞宣和他已经把签儿上的意思弄明白了:

第一,钱先生下了牢,不过还没有受刑,日本人想拉拢他;

第二,明月和尚目前不便多活动,老有特务盯着;第三,瑞全的工作重点在城外,不能常回北平来;第四,瑞宣应当接替钱先生,当好地下报刊的编辑,想法把稿件送出城去。得找个腿脚利索的人。

瑞宣乐意当编辑,而白巡长也乐意跑腿。他俩都知道这个事弄不好就会掉脑袋,不过俩人都毫不迟疑的把担子担了起来。俩人冲着签儿出了一会儿神,又相对笑了一笑,仿佛在说:“要是非死不可,这么着去死最痛快,也最值。”

白巡长每天把稿件送出城去,而后带回报纸来。他化装成做小买卖的,天天走不同的路线。

他常上小羊圈来,却不是找瑞宣。他和瑞宣商量好,不在小羊圈附近碰头。他每次上小羊圈,都是找丁约翰。他跟丁约翰絮叨他的买卖、他的难处,还有别的鸡毛蒜皮的事儿,好让丁约翰不怀疑他。只要丁约翰不怀疑他,小羊圈就没别人会造他的谣。

钱少奶奶天天上街找儿子。她的生命分成了两半儿,一半已经死去,另一半还活着。她跟死人一样不吃不喝,不管家务。只有当她跑遍全城,呼唤儿子的时候,才有了生命。她四下奔走,只要看见跟她儿子身量相仿的孩子,马上跑过去看个仔细,常常吓孩子一大跳。一看不是儿子,她一声不出,极轻地在孩子头上拍一拍就走开了。

一天找下来,累得浑身都散了架,任凭两条腿把她拖回家去。她不跟爸爸说话,好象他已经不是她爸爸了。到了夜里,她跪在院子里祷告:“孩子他爹,保佑保佑你那儿子吧。”

她只会说这一句,反反复复,说了又说。

金三时常把他那大拳头攥得紧紧的,攥得骨节格格发响。

他雇了些人来帮他找孩子。那些雇来的人敲着铜锣,大声吆喝着走遍大街小巷。他还叫人写了许多寻人启事,到城里各处去张贴。

日本人对他说,钱先生在狱里很受优待,叫他别担心。日本人还说,他和他闺女最好一起写封信,劝钱先生别固执。只要钱先生肯跟日本人合作,不但钱先生能做大官,连他金三也能得着好处。

金三打听外孙子的下落。日本人只微微一笑,不搭茬。他明白孩子八成是让日本人给弄了去了,钱先生若是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要对孩子下毒手。金三只好答应给钱先生写信。要是信能起作用,孩子目前也许不至于遭罪。他求人写了封信,交给了日本人。

信一送出去,他后了悔。他知道亲家的脾气多硬,多倔。

要是钱先生见信后还不肯跟日本人合作,那金三不就是把孩子往死里送了吗?

他又去求日本人让他见见钱先生。他想,只要见了亲家的面,他就可以把一切都说清楚,求得原谅;然而日本人一个劲儿地摇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