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书艺人》

第15节

作者:老舍

重庆的雾季又来临,到处是叮叮当当锤打的声音,人们在重建家园。活儿干得很快,只几个月的功夫,战争创伤就几乎看不见了。起码,在主要街道上,破坏的痕迹已经不存在了。只有僻静地方,还有炸弹造成的黑色废墟,情势惨淡。城市面貌发生了变化。房屋从三层改为两层,都用篾片和板条架成,使城市看来更开阔了,整个城看着象个广阔的棚户区。

宝庆忙着帮书场的房东修缮房屋。他找来了工人,亲自扛材料,跟好不容易搜罗来的人手一起修屋顶。书场终于又能用了。说不上体面,可到底算个书场,马上又能开张了。

开锣那晚,演出抗战大鼓。秀莲先唱她那一段,宝庆坐在台侧瞧着。*看吻扑*都觉得趣味无穷。这一回,他注意到她学了新技艺。她唱腔依旧,可又有了微妙的变化。她理解了唱词,声音里有了火与泪,字字清晰中听。他先楞了一下,然后也就恍然大悟。当然,这是因为她读了书。姑娘生平第一次,懂得了她唱的是什么。孟良一个字、一个字地把鼓词讲给她听,每一句都解释得清清楚楚。他把她要说唱的故事,编成一套文图并茂的连环画,让她学习,终于创出了奇迹。她用整个身心在讴歌了。

听众也觉出了变化。他们欣赏新式大鼓,也为姑娘的进步高兴。她一唱完,掌声雷动。秀莲从来没有这么轰动过。她飞跑回后台,小辫直舞,差点和宝庆撞个满怀。“爸,”她叫着,“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上场的时候,好象一个字也不记得了,可忽然一下,鼓词又自个儿打心里涌出来,我就有板有眼地唱,一个字也不差。”她年青的脸儿红了,“为什么孟先生没来呢?我多盼着他能来听听。”

宝庆也奇怪。孟良一直没露面。秀莲叽叽呱呱说的时候,他已经在忖度着了。她跟他说,懂得了唱的是什么,事情就好办得多,孟先生教她的,真管用。

琴珠走了过来。她的脸绷得紧紧的,眉头皱着。她本打算给秀莲道喜,可又改了主意,只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她从来没妒嫉过秀莲,以为她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这一回,她发了愁。真新鲜,就为了段新词,也值得给这么个毛孩子使劲鼓掌!她得不惜一切,想法儿胜过她。要是秀莲出了头,她就会把那班来捧场的最有钱的大爷给拉过去。

她咬着厚厚的下嘴chún,呆了好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转身走了。

轮到她上场,她唱了个黄色小调。但听众的爱国激情正高,不管她怎样打情骂俏,黄色小调还是吃不开。对琴珠来说,这是一次失败,听众第一次对她那么冷淡。她耷拉着脸,走进秀莲的屋子,往躺椅上一倒,沙哑着嗓子问:“有学问的小姐,你好!你那新鼓词哪儿弄来的?谁教的?是不是他的……,要不你怎么唱得那么动情呢。”

秀莲飞快转过身来,脸涨得绯红。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大凤冲了进来。“琴珠,你这话什么意思?”

琴珠满不在乎地咧开嘴笑了。“我说什么啦?不爱听,堵上你的耳朵。”

大凤气得要哭。“你再说这种话,我就告诉妈去。”她生气地说,站了起来。琴珠见这情形,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回头说了句脏话。

秀莲束手无策地看着大凤。“怎么都喜欢说脏话?你瞧,妈也爱那么说。”

大凤摇了摇头。“管它呢,”她老老实实地说,“就那么回事呗!”

秀莲又羞又恼,浑身发热。她照着镜子,也冲自己说了两句脏话。这又怎么样?就讨了便宜去啦?为什么有些人说脏话那么津津有味?孟先生就不说这种话,她也不应该说。她崇拜孟先生。他能解开她心里的疙瘩,跟他在一起,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宝庆也唱了新词。听众很捧场,不过有些人后来说,他们到戏园子里来,为的是逃避战争现实,还是听点老词好。宝庆只笑了笑,说:“有时候,人也得试着干点新鲜事儿。”秀莲把琴珠的话告诉了爸爸。宝庆一笑,然后说:“她懒,不乐意学新东西,心里又嫉妒。”秀莲问爸爸,琴珠说起脏话来,怎么跟妈一个样。宝庆没言语。

宝庆上楼回到自个儿屋里,觉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秀莲如今也成了拿得起来的角儿了。唐家要是再来捣乱,就叫他们带着那婊子滚。真痛快!

生意兴隆了约摸一个来月。花插着,宝庆和秀莲还为抗日团体义务演出,替前方受伤将士募捐。报纸很快登出了义演的消息。他们的名字天天见报。宝庆觉着自己真的出了名,成了受人尊敬的人物,可以跟新戏演员平起平坐了。

有天晚上,他带着秀莲下小馆,把近来如何走红,跟她说了说。他特别提道,“去年这会儿,你还什么也不是呢。如今你也成了名角儿,比琴珠的身分高多了,你应当高兴。”她没有马上答碴。“怎么样?”他又问,“你怎么想?”她勉强笑了一笑。“您觉着,要是我继续往下学新鼓词,我就可以象那些演员一样,受人敬重了么?”她渴望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不再跪倒在王司令太太面前,也不要卖给别人去当小老婆。

“那当然,”宝庆说,“你越有学问,人家就越尊重你。”说完,又觉得不该这么说。他挺担心,唯恐读书识字会毁了介乎成人和孩子之间的她。

他们没再多说什么。一直到家,秀莲几乎一言不发,就上床睡觉去了,这使宝庆很不愉快。这些日子以来,她总是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第二天一早,唐四爷就来了,还是那么鬼头鬼脑。宝庆一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有事。

“宝庆,”唐四爷开了口,“我替闺女跟您请长假来了。”宝庆笑了起来。“另有高就啦?”

唐四爷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是呀,我自个儿成了个班子。找到几个会唱的姑娘,想雇她们。”

宝庆高兴得真想跳起来。近来从上海、南京来了不少卖唱的。每天都有一两个人来磨他,想搭他的班。他不乐意要。因为多一半是暗娼,哪怕她们唱得跟仙女一样好听呢,他也不乐意要这种人来跟他一块儿上台。让唐四爷要她们去,让琴珠也滚。“恭喜恭喜,”他说,“恭喜发财。”唐四爷的口气,颇宽宏大量。“好宝庆,”他说,“我们刚到重庆那会儿,您帮过我们的忙,我永世不忘。您是知道我的,我最宽大为怀。知恩感恩,欠了人家的情分嘛,不能不报答。我跟老伴说,不论干什么,头一桩,得向着我们的好朋友方大老板一家。所以,我打算这么着办。”他停了一下,小兔牙露了出来,一对小黑眼紧盯着宝庆。“我们请您和秀莲去和我们同台演出,怎么样?当然男角儿里您是头牌,秀莲呢——唔,她嗓子嫩点,就排第四吧。”

这样厚颜无耻!宝庆就是想装个笑脸,也装不出来了。“那不成,”他急忙说道,“我有我的班子,您有您的。”唐四爷抬了抬眉毛。“不过您得明白,好兄弟,从今往后,小刘可就不能再给您弹弦子了。我自个儿的班子用得着他。”

宝庆真想揍唐四爷一顿,给他一巴掌,踢他一脚。老乌龟!无赖!

“四爷,”虽说他的手发痒,恨不能马上揍他一顿,他还是耐住性子,稳稳当当地说,“您算是枉费心机。我们的玩艺儿跟你们的不一样,再说,找个弹弦的也并不费难。”

唐四爷耷拉下眼皮,慢吞吞地眨巴着,然后溜了。

接着,四奶奶摇摇摆摆走了进来,宝庆知道又要有一场好斗了。她满脸堆着谄媚的笑,见人就咯咯地打招呼,一直走进了秀莲的屋。她手里拿着一把蔫了的花,是打垃圾箱里捡来的。她把花递给秀莲,就唠叨开了,“好秀莲,我紧赶慢赶跑来,求你帮帮忙。这个忙你一定得帮,你是个顶好心的姑娘。”

宝庆也不弱。他迎着四奶奶,热烈地恭贺她,不住地拱手,象在捧个名角儿。“四嫂子,恭喜恭喜!我一定给您送幅上等好绸的喜幛。今儿个真是大家伙儿的好日子。”

四奶奶猛地爆发出一阵大笑,好象肚子里头响了个大炮仗。“您能这么着,我真高兴。好事还在后头呢!您想得到吗?琴珠跟小刘要办喜事了。当然,是时候了。这就把他给拴住了,是不是?我们作艺人家,顶讲究的就是这个。”她象个母鸡似的咯咯笑着,冲宝庆摇晃着她那张胖脸。宝庆呢,那副神气就象是个倾家荡产的人,忽然又拾到了一块钱。“好极了,”他硬挤出一副刻板的笑容,“双喜临门!到时候,我们全家一定去给你们道喜。”

老妖婆走了以后,宝庆的事还没完。二奶奶那儿,还有一场呢。二奶奶对于怎么掌班子,自有她的看法。她数落宝庆,这下他们可算完了。都是他的不是。他压根儿就不该学那些新鼓词。再说,他为什么不把那些卖唱的姑娘都雇下来,好叫唐家捞不着?真缺心眼!

宝庆气呼呼地出了门,去找小刘。宝庆恭喜他的时候,小刘的脸红得跟煮熟的对虾一样。“真对不起,大哥,”他悔恨地嘟囔着,“太对不起了。”

“有什么对不起的?”宝庆甜甜蜜蜜地问,“咱俩是对着天地拜过把子的兄弟,同心协力一辈子。你跟琴珠结婚,碍不着咱们作艺的事。”

小刘一副为难相。“可我答应唐家,办喜事以后,就不再给您弹弦了。婚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呢,大哥。”宝庆真想往他脸上啐一口,可还是强笑着,“好吧,小兄弟。我不见怪,别过意不去。”

宝庆飞也似地回到南温泉,背后好象有一群鬼在追。他找到了窝囊废。“来,兄弟。”窝囊废说,“又得了两段新词。是孟先生写的。来听听!”

“先别管那些新词了,”宝庆说,“咱们这回可要玩完。”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告诉了窝囊废,临完,问,“怎么办,大哥?您得帮着我们跟唐家干。”

“真还是件事,”窝囊废回答着。他瞧出来,往后怕是得干活了。他忽然觉着冷。

“什么东西,”宝庆气哼哼地说,“我多会儿亏待过他们?连小刘,为了个婊子的臭货也不理咱们了。这个小婊子!让他当它一辈子王八去。”见窝囊废想装没事人儿,他严厉地说,“这么多年,您一直由我养活,您总得给我句好话。别光站在那儿不吭声!”

窝囊废叹了口气。泪珠子在他眼睛里转。他摇了摇头,说:“别发愁,宝庆,我跟着你就是了。我不是你的哥吗?我给你弹,还能不比那小王八蛋强吗?不过你得给我出特牌。牌上就写:特约琴师方宝森先生。我不乐意当个挣钱吃饭的琴师。”

宝庆答应了,激动得眼泪直往外冒。他爱他的大哥,知道窝囊废确实为他作出了牺牲。“哥,”他哽咽着说,“您真是我的亲哥,人家管您叫窝囊废,真冤屈了您。我每逢有难,都亏您救我。还是您跟我最同心协力。”

窝囊废告诉他,孟先生要他跟着进一趟城。他马上掏出钱来,叫买车票去。孟先生是他的福星,不是吗?回来的路上,宝庆坐在公共汽车里,算计着他的得失:走了个暗门子琴珠,乌龟小刘;来了个新班子跟他唱对台戏,失去几个懒得到他书场来的主顾。换来的是,大哥来当琴师,秀莲成了名角儿,当然,还有面子。如今他也有了面子。他高兴得唱了起来,边唱边编词,“大哥弹,兄弟唱,快起来,小秀莲,起来,起来,你起来吧。”

别的乘客好奇地瞧着他,没说什么。他们想,这些“下江人”真特别!

秀莲听了这消息,乐极了。下一道关,是宝庆怎么去跟老婆说。他打算学学孟良那一着。他打发大凤去买酒,包饺子外带炸酱面。

第二天晚上,有人来找宝庆。打头的是小刘,楞头磕脑地就撞了进来,站在一边,光哆嗦,不说话。唐四爷跟在后面,垂头丧气,好似丧家之犬。俩人都不言语。“怎么啦?”宝庆问。

唐四爷几乎喊起来了。“行行好吧,您一定得帮忙。只有您能帮这个忙。”

宝庆挑了挑眉毛。“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一点儿不明白,怎么帮忙呢?”想了一想,他很快又添上了一句,“要钱,我可没有。”

小刘尖着嗓子,说出了原委。“琴珠让人给逮走了。”他两手扭来扭去,汗珠子从他那苍白的脸上冒了出来。“逮走了,”宝庆随声问道:“为什么呢?”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口。末了还是唐四爷伤心地说了出来:“这孩子太大意了。她在个旅馆里,有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抽大烟。她当然没抽,可是别人抽了。她真太大意了。”

宝庆恨不能纵声大笑,或在他们脸上啐一口。这个乌龟!不能再到街上去拉皮条了,倒来找他帮忙!……一转念,他又克制了自己。不能幸灾乐祸,乘人之危。不跟他们同流合污,但也不要待人太苛刻了。

“你们要我怎么办?”

“求您那些有地位的朋友给说说,把她放出来。我们明儿晚上开锣。头牌没了,可怎么好呢?要是您没法儿把她弄出来,您和秀莲就得来给我们撑门面。”

“这我做不到。”宝庆坚决地回答,“我抽不出空来,要是有办法的话,帮您去找找门路倒可以。”

唐四爷还是一个劲地苦求:“您和秀莲一定得来给我们撑门面。准保不让她跟别的姑娘掺和。务请大驾光临。”宝庆点了点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说,要去,必得让秀莲挂头牌。不论怎么说,这个头牌一定要拿过来。他觉得好笑。唐家班的开锣之夜,倒让秀莲占了头牌!要是让他来写海报,他就这么写。

秀莲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她这是第一次挂头牌。

第二天散场后,她紧紧地攥着唐四爷开给她的份儿,决定把钱交给妈妈,讨她的欢喜。她如今也是头牌了。挣了钱来,把钱给妈妈,看她是不是还那么冷漠无情。她手里拿着钱,快步跑上楼,一边走,一边叫:“妈,给您。我挣的这份钱,给您买酒喝。”

二奶奶笑了起来。按往例,她从来不夸秀莲。不过有钱买酒喝,总是件快活事。“来,”她说,“我让你尝尝我的酒。”她拿筷子在酒杯里蘸了一蘸,在秀莲的舌头上滴了一滴酒。秀莲高高兴兴,唱着回到自己的屋里。她把辫子打散,象个成年女人似的在脑后挽了个髻,得意地照着镜子,觉着自己已经长大了。不是吗?连妈妈都高了兴。她边脱衣服,边照镜子。大凤进屋时,她正坐在床沿上。大凤一眼瞧见了她的髻儿,嘻嘻地笑了。“疯啦,干吗呢?”她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鼓书艺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