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书艺人》

第19节

作者:老舍

唐家急着趁宝庆生病的机会,捞它一把。他们算计,窝囊废死了,宝庆和秀莲没了弹弦的。要是不改行,就得来搭唐家的班子,借重小刘。唐家这回真是稳拿啦。要是方家改了行,那最好,唐家可以独霸天下,没了对手;要是宝庆和秀莲来搭班呢,唐家又可以讹它一下,要个好价儿。他们兴头得了不得,忙不迭回到重庆,口袋里仿佛已经沉甸甸地装满了大把大把的钱。

重庆的情况在变。全国都在坚持抗战,战争负担异常沉重,小民们的腰包都掏空了。投机倒把的姦商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物价飞涨,生活程度高得出奇。老百姓手里攥着一大把钱,可是买不来多少东西。少数人过着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生活。人民不满。于是,官方想出了个主意,在节制娱乐上下功夫,订了个规章。只许五家戏院,四家影院和一个书场在重庆开业。

宝庆有名望,唱的又是抗战大鼓,书场总算保留了下来。这时候,他还在南温泉给大哥服丧。

唐家这一下挨的不轻。独一份儿的书场眼看要到手,又黄了。他们以为宝庆走了什么歪门道,把他们的书场封了。唐家两口子急急忙忙跑回南温泉,找卧病的宝庆算账。

他们撞进来的时候,宝庆正躺在床上。他听着,脸上挂着点儿凄凉勉强的微笑。他压根儿不想听他们的。他还没退烧,打不起精神来理他们。他双眼半睁半闭,硬撑着靠在枕头上,看着两位不受欢迎的客人。唐四爷指手划脚,吹胡子瞪眼。宝庆瞧着他们,凄惨地晃了晃苍白的脸。“唉,”他有气无力地分辩,“我是个病人,打从我哥去世,没起过床,能去跟你们作对吗?你们设身处地,替我想想。我哥去世了,闺女又离了男人,揪心事儿这么多,我压根儿不想再作艺了,干吗还要跟你们过不去?”

四爷瞪眼瞅着他老婆。臃肿的四奶奶脸上,恶毒的神情和虚伪的笑容交织在一起。她朝丈夫看了一眼,略微点了一下头。这是变换战术的信号。

唐四爷马上换了一副神态,甜腻腻地问,“老朋友,您不出来作艺,别人怎么办呢?小刘还盼着给您俩弹弦呢。他成天惦记的就是这个。您得替他和我闺女想想,不能看着他们挨饿。”

“还有我们俩呢,”四奶奶又叫起来了,“总得活下去呀,钱没了,物价又这么涨,您总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宝庆摇了摇头。“好吧,”他答应着,“等我好了,去找你们。”

他们垂头丧气走了出去。他们前脚刚出门,宝庆这里就掉了泪。“您说得对,大哥,”他自言自语,“艺人都是贱命,一钱不值。”

矇卑之中,他看见大凤苦着脸在那儿晃来晃去,费劲地操持家务。为什么不下决心改行,另找一份体面的事儿?想想自己的闺女,只因爹是艺人,上了人家的当,象个破烂玩艺儿似的让人给甩了。这不是人过的日子,世道真不公平。而这,就是现实,就是社会对他的犒劳。他叹了一口气。他从来没做过亏心事,一向谨慎小心,守本份,一直还想办个学校,调教出一批地道的大鼓艺人。现在一切都完了。所有攒的钱,都给窝囊废办了后事。姑娘出嫁,他的病,花费也很大。钱花了个一干二净,连积蓄都空了。生活费用这么高,不干活就得挨饿。

想到这里,他挣扎着起了床,觉着自己已经好多了。既已见好,就不能再这么呆着。他已经能站,能走,能想了。没时间再病下去。过了一个礼拜,他去了趟重庆,发现什么东西都涨了。薪水没有动,物价倒翻了好几番。光靠薪水,谁也活不下去。人人想捞外快,没有不要钱的东西。宝庆凭三寸不烂之舌和一副笑脸,再也换不来什么好处。非大笔花钱不能办事。

老百姓懂得钱不值钱了,所以钱一到手,就赶快花掉。谁也不想存起来。

宝庆也变了。他一心一意唱书,照料书场,但再也笑不出来了。只要一有空,就会想起哥的死。他总觉得是自己给哥招了灾。窝囊废不肯卖艺,是他逼着他干的。还有那可怜的被人遗弃的闺女。她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实在难过了,就去找妈妈,可妈一天到晚醉着,难得有一刻清醒。

宝庆认为自己应该帮帮大凤。他想法哄她,体贴她。她遭了不幸,比个寡妇还不如,往后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心里火烧火燎,呆呆坐着,急得一身汗。刚出嫁就遭不幸,怎么再嫁人?他脑子里萦绕着这些问题,无计可施,只好买些东西来安慰安慰她——糖果啦,小玩艺儿啦,凡是一向常给秀莲买的,现在必定也给大凤买一份。

唐家一直没露面。琴珠天天来干活,唱完就走,从来不提爹妈。小刘照常来弹弦,一声不吭,弹完就回去。宝庆很不安。唐家一定又在打什么馊主意了,他已经精疲力尽,懒得去捉摸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随他们去,他厌烦地想,没个安生时候!他一天一天混日子,有时拿句俗话来宽宽心:“今天脱下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

有天下午,小刘请宝庆上茶馆,宝庆去了。小刘今儿个怎么了?往常他的脸白卡卡的,带着病容,这会儿却兴奋得发红。他近来常喝酒。唔,总比大烟强点。

宝庆等着小刘开口。小刘呆呆地冲着墙上的大红纸条“莫谈国事”出神。他啜着茶,不说话。宝庆急躁起来。小刘的脸越憋越红。

“小兄弟,”到底还是宝庆先开口,“有什么事吗?”

小刘的眼神里透着绝望。瘦脸更红了,敏感的嘴角耷拉着,样子痛苦不堪。

“我再也受不了啦,”他终于下了决心,难过地说,“我受不了。”

宝庆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兄弟?我不懂。”小刘两眼发红,声音直颤。“我虽说是艺人,也得有份儿人格。我跟琴珠过不下去了,她跟什么样的男人都睡觉。我本以为这没什么大关系,可我想错了。我满以为我们能过上好日子。结了婚,我弹,她唱,小日子准保挺美。我满以为结了婚她就不会再跟人乱来了。您知道她爹妈是怎么个主意吗?他们让她陪我,也陪别的男人。我受不了这个。我一提结婚,他们就笑,问我能不能养活她。为了讨她的好,我把我开来的份儿,多一半都给了他们,怎么就养活不了她?我要琴珠一心对我,她光瞧着我,说:‘你吃哪门子的醋呢,男人都一个样。’我怎么办呢?”小刘低下了头,悄声说了一句:“我起先以为她这样做是父母逼的,其实不完全是这样,我看她喜欢这么干,她天生是个婊子。”

“女人一开了头就糟了,”宝庆想不出更好的话来说,只好这么讲。

小刘咳嗽一下。终于下了决心,挺认真地说,“上回,他们拿她来勾引我,不让我给您弹弦。他们硬要我答应,我也就干了。您待我那么好,我对不起您。这回他们又没安好心。他们想把您撂下,到昆明去,听说那儿买卖好。城里人多,又没个戏园子。他们要我跟去,我不,我才不去呢!”“你要不去,琴珠就唱不成啦,”宝庆说。没把他的想法说出来。“他们一定得想法儿让你去。”

“大哥,所以嘛,我才来找您给我拿主意。求您拉我一把。事情是这么着,我跟琴珠并没有正式结婚,满可以跟她断绝关系。”他那长长的细手指越攥越紧。“等我跟她吹了,唐家就拿我没法儿了。没法再摆布我。所以嘛,大哥,我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小刘说着,犹豫了一下,脸变得通红。“说吧,什么主意?”

“您可别生我的气。”

“怎么说呢,我又不知道你是怎么个打算。”

“大哥,”小刘眼不离茶杯,“我要是能另找个人结婚,就不用再跟唐家一起住着,他们也就拿我没法儿了。”“对呀,这办法不错。”

“真谢谢您,要是我……”

“怎么样?”

“我说不出口。”

“说吧,咱俩是弟兄,又是老交情。”

“唔,我……我想娶您家大姑娘。”

宝庆惊呆了。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可咱俩是把兄弟,小刘,这怎么行呢。”

“我比您小十几岁,”小刘反驳了,“再说我那么敬重您。这些事我都想过了。您的大闺女人品挺不错,很老实。我决不会欺负她。我喜欢她。说实在的,我早就想娶她,只是没胆量跟您开口。我早就觉着您不乐意她嫁个艺人,更甭说傍角儿的了。我现在还是乐意娶她。她遭遇不幸,我一定要好好待她。我打算把大烟戒了,做个正派人。大哥,不论怎么说,咱们是同行。这样好些……我的意思是说,她嫁给我,比嫁给外路人强。”

宝庆好一会儿答不上话来。恶性循环。卖艺的讨个艺人的闺女,生一群倒霉蛋。这小子跟琴珠鬼混了这么久,琴珠要他,骗他,这会儿他又想来娶大凤。能叫大凤嫁给他吗?他摇了摇头,想起了窝囊废说过的话:“一辈作艺,三辈子遭罪。”他不知不觉把这话大声说了出来,小刘傻乎乎瞧着他。在宝庆面前,他活象一只小白狗,等着主人施一口吃的。“我得跟家里商量商量,”宝庆说。

小刘笑了,“最好快着点儿,唐家要我这个礼拜就跟他们走。”

宝庆心里暗骂,这小王八蛋想讹我。还有什么坏招,都拿出来好了。他正想找点什么话搪塞过去,小刘又冒冒失失说了一句,“您要不答应,我可就要跟他们到昆明去了。”宝庆气得想大声嚷起来。一点儿不讲交情,毫无义气。人和人的关系就象下象棋,你计算我,我计算你。他哪点对不住小刘?这是什么世道?还有没有清白忠厚的人?

他脸上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何必让小刘看出来他很窝火?要是琴师跟着唐家走了,他可就没辙了。当天晚上,他跟老婆商量了这件事。把大凤嫁给小刘,好不好?当然,在她看来,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以后出了差错,也赖不着她。她没什么可说的。她借口商量正经事儿,喝了几口酒。

宝庆又去跟大凤商量。她冷冷地听着,一点儿不动心。脸上没有红云,两眼呆滞无光。宝庆觉得她的兴趣只是想再找个男人就是了。

“可是他没跟我离婚,”她说。

“用不着离,他早已经是结过婚的了。他要是敢回来,我就去告他重婚。”宝庆恨恨地说。

“好吧,爸爸,您觉着怎么好,就怎么办吧。我听您的。”

宝庆觉着恶心。闺女真听话。只因爸爸一句话,她肚子里带着一个人的娃娃,就去跟另外一个人同床共枕。他满怀羞耻。他热爱大哥,是有道理的。全家只有大哥有理想。其余的人都受金钱支配。大凤不反对嫁给小刘,是因为这能帮助父母挣钱吃饭。他笑了起来。

大凤问:“您干吗笑话我?”

“我没笑话你呀,”他半开玩笑地答道,“你是个好孩子,知道疼爸爸。真懂事。”

婚事就这么定了。

秀莲厌恶透了。打从大凤一回家,她一直想安慰大凤,做她的好朋友。如今她畏缩起来,闷闷不乐。要是姐姐不爱小刘,却能跟他结婚,那她和他的关系,岂不就和琴珠差不离,跟个暗门子一样。爸怎么办了这么档子事?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下降了。虽然不能说他卖了闺女,但毕竟是用她换了个弹弦的来。为了自己得好处,利用了大凤。这跟卖她有什么不同?

“姐,”她问大凤,“你真稳得住,就那么着让爸爸摆布你的终身?”

“不这样又怎么办呢?”

秀莲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因为生气,眼睛一闪一闪的。“要是随随便便就把我给个男人,还不如去偷人呢。你就象个木头人,任人随意摆弄。”

“甭这么说,”大凤也冒火了,“偷人,我才不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呢。你以为我软弱、窝囊。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我自有我的想法,要不我干吗答应嫁给他。我要爸疼我,爸不疼我,我就完了。嫁给小刘就遮了我的丑。”

这下秀莲没的可说了。她奇怪,人的看法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姐和孟良多么不同。过了一会儿,她对姐说:“姐,小刘要是也敢打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去跟他干!”

唐家气疯了。琴珠气得脸发青,她其实打心眼儿里喜欢小刘。为了钱跟别的男人玩玩也不错,过后回到家里,需要有个朝夕相处的伴侣。起码他干干净净,和和气气。别的男人,什么样的都有,胖而凶,脏而丑的,都有。只要肯拿钱,她就陪他们个把钟头。她一向觉着,她跟小刘迟早会有好日子过。她待他象个慈母,喜欢哄着他玩,在一些小事儿上照顾他,让他舒舒服服。有他守在身边,是一种乐趣。当然他们也吵架,不过最后总是琴珠来收场,哄他上床睡觉,一边说,“来吧,乖乖,别生气了,妈跟你玩会儿。”

这下好梦做不成了。琴珠决定大干一场。她打算跟大凤干到底,她算豁出去了。

琴珠撞进门的时候,方家正在吃午饭。她的头发散披在背后,脸耷拉着,铁青。她跨进门来,见了宝庆,就忘了要跟大凤干的事。她冲他晃着拳头,尖声叫唤:“方宝庆,出来,我要跟你算账,就是你!”

宝庆只顾吃他的饭。大凤猜到琴珠要干什么,根本不往她那边瞧。宝庆一边吃,一边盘算着,跟琴珠吵闹不值得。她是女流,又是泼妇。让女的来对付女的。他瞅了瞅老婆。二奶奶显然也生了气,慢慢打桌边站起来,摇摇摆摆冲琴珠走过去。她那胖胳膊挥得挺带劲儿,象是要把琴珠给收拾了。她两眼瞪得老大,亮闪闪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琴珠,你要干什么?”她问着,离那蓬头散发气糊涂了的姑娘还有好几步远,就站住了。琴珠看出了点苗头,往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捂着胸口。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二奶奶就说开了。琴珠以为她要用脏话骂人,正打算回嘴,只见二奶奶既没大发雷霆,也没硬来。“你知道,琴珠,”二奶奶说得挺和气,可又挺硬梆。“你要还想跟我们在一块儿干,你就得留点神。干吗那么疯疯癫癫的,好好谈谈不行吗?我们不强迫你跟我们搭伙儿。没你也成,可要是你乐意来呢,也可以。你怎么打算呢?”

琴珠本想跟方家闹一场,没想到二奶奶倒跟她讲起作艺的事儿来了。除了她不能跟小刘一块儿回家去,别的一切照常。二奶奶的话,挑不出什么毛病,不过琴珠还是得挽回面子。于是就骂开了。她用脏话把宝庆、大凤、小刘挨个骂了个遍。二奶奶回敬的也很有分量,使琴珠觉着非得从头再骂一遍,才敌得过。骂完了,她转身就走,临行告诉二奶奶,她要照常来干活,散了戏,小刘爱干什么干什么,跟她不相干。

秀莲心里很不是味儿。她从来没听见过象琴珠和妈对骂的这么多难听话。这是怎么回事?她一向以为爱是纯洁、浪漫的。可琴珠和妈说得那么肮脏,爸一言不发。仿佛他已经司空见惯,也是这么看的。

她看看爸,又看看姐,他们是那么可怜。他们希望这个婚姻能对方家的生意有好处,同时又给大凤找个丈夫。为了这,他们可以豁出去。这就是人情世故。姐不是卖艺的,她守本份,结了婚,处境就会好些。秀莲觉着大凤象个可怜的小狗,脖子上套着链子。踢它,啐它都可以。但人家毕竟认为她是个正经人,因为她是秉承父母之命出嫁的。她皱起了稚气的眉头。她的命运又当怎样?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她跑进自己屋里,痛哭了一场。

二奶奶给自个儿倒了一大杯。她胜利了,得意得脸都红了。她一直想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遭瘟的小婊子琴珠。这回算是出了口气,把她会说的所有骂人脏话,统统都用上了。她坐在椅子里,回味着一些顶有味的词儿,嘟嘟囔囔又温习了一遍。总算把那小婊子骂了个够,要是唐家老东西胆敢来上门,照样也给她来上一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鼓书艺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