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

第23节

作者:老舍

真要命!就是那么故意的把水洒在二狗的皮鞋上,石队长教二狗认识了他。

拿好了时候,他又找到梦莲:“给我个戒指,要金的!”他指着她的手。

她把小手垂下来,象要把它藏起来似的。她手上的戒指是一山给她的。

愣了一小会儿,她极快的打开梳装台上的小抽屉,拿出个金戒指来,交给他,她完全信任石队长,不想细问什么,她是书香门第的女儿,她丢得起一个戒指,即使石队长是有意骗她。

石队长用手掌掂了掂戒指,笑了一下,走出去。

借了一件干净的蓝大褂,石队长去拜访刘二狗。到了刘宅大门,他很客气的求门上给他传进去:“王举人那里来的人,王小姐派我来的!劳驾了,你老!”

二狗的卧室很大很低很黑。屋子很大,但是没有什么空气。门关着,窗户都用厚纸糊得严严的。屋子很大,可是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床上,地上,桌子上,全乱堆着东西,而且应当在地上的是在桌上,应当在桌上的反倒在床上。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颇有几件玩具,什么兔子王,铁片作的小炮车,和走马灯,都占据着较比重要的地位。二狗喜爱玩具。他也喜欢动物,壁上挂着四五个鸟笼,有碧玉鸟,小黑八哥,和画眉;鸟们由食罐中弹出来的谷粒和谷皮洒满了地。桌上,有一玻璃缸金鱼;缸上扣着二狗的一顶帽子,小金鱼因为缺乏空气,都斜着喘吸着最后的呼吸。地上,在痰盂夜壶果子皮脸盆之间,爬着一条大狼狗。这是个有家具与玩物的小动物园,腥臭,杂乱,黑暗。这里的最重要的动物是二狗,穿着洋服。

石队长一进门坎,眼前一黑,几乎呕吐出来。他还什么也没有看清,手上已觉得有个什么湿渌渌的东西在舐他。“夜司!”二狗的声音,在呼叱那条大狼狗。他只知道说一个英国字,“夜司”。狗是外国种,当然得有洋名字,因此它便成了有毛的“夜司”。

夜司——假若“狗象主人”的话是真的——是狗中的坏蛋:它永远先舐人家的手或向人摇尾求怜而后冷不防的咬住一口肉不撒嘴。它连三岁的娃娃也照样的咬。

“夜司!”二狗赶过来。

夜司向它主人翻了翻白眼,喉兀兀的响了一阵,才又爬在盆子罐子之间,端详着石队长的大脚。

“你?”二狗没想到梦莲会派这个愣家伙来。

“就是俺!那天俺太对不起咧!”

“你出去!谁稀罕你来道歉!”二狗指着门,夜司的耳朵又竖起来。

“王小姐教俺来的!你看!”石队长用戒指晃了二狗一下。“王小姐跟俺姑父好,俺是她的心腹人咧!”

“你坐下!”

“俺不敢咧!”可是,石队长把倒在地上的一个凳子扶起来,大大方方的坐下了。“俺家小姐可想你咧,这不是她的戒指?”他把戒指端端正正的放在手心上。

二狗混身的每一个汗毛眼都炸了一下,伸手抢那个戒指。石队长的大手一扣,把戒指扣住,“你老坐下!听俺说!”二狗被催眠了过去,乖乖的坐下。

“丁一山是怎么死咧?”石队长的黑眼珠象钉子似的,把二狗的灵魂钉牢。

“她知道了?”二狗问。

“她怎会不知道呀!她没疑心你,你是她的好朋友咧。”“一定不是我!”二狗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爱的是你和丁一山;一山死啦,她不爱你还爱谁?可是,你得告诉我,谁打死一山的?”

“我,”

“你听着!”石队长越来越起劲。“你听着!你要是知道谁是凶手,把他逮住,给一山报了仇。教城里的人都知道一山死了,王小姐才好大摇大摆的跟了你,是不是?看,”他把大手打开,又露出一次金光,“王小姐说咧,把一山的尸首找到,好好的发送,她就眼你定婚咧!”

二狗沉默了好大半天,他决定牺牲田麻子。

“梦莲是真心实意吗?”他问。

“给你!”石队长把戒指拿起很高,手指一松,戒指落在二狗的手掌上。

二狗觉得手掌上似乎落了一滴烧滚了的油!

“想想吧!”石队长继续训话:“人家一位千金小姐,把戒指给了你,是闹着玩的事吗?”

二狗看看手上的金戒指,看着看着,手指一拳,紧紧的握住它。“好!田麻子!”

“开烟馆的田麻子?”

二狗点点头。

“好!俺走咧!”石队长立起来。“俺走咧!”石队长立着不动。“俺走咧!”石队长反倒凑到二狗的身旁。“大爷!不给俩酒钱吗?你大喜咧!”

二狗掏出来一块钱。石队长笑着把钱放在桌上。“俺走咧!”二狗把一块钱收回,换了一张五元的票子。“给你!”石队长还往外走。二狗赶过来,塞给他两张五元的票子。“道谢咧!”石队长走出来。

在路上,石队长看见一位弟兄,石队长和他碰了个满怀,把两张钞票换了手:“买几斤肉吃,不准喝酒!”

石队长把田麻子调出东门来。在关厢外大槐树那里,他埋伏下两个人。

田麻子很有些武艺,十年前,他还能客串武戏呢。酒、色、烟、毁坏了他的身体,但在必要时,他还能手疾眼快的应付两下子。高身量,长脸,三角眼,脸上有些细麻子,他的嘴chún老在颤动。

一见石队长,田麻子的心里就明白了一半。他知道,假若不跟着这个家伙走,马上就得出岔子。他的三角眼是不揉沙子的。

快到了大槐树,田麻子的长而黄暗的脸上出了汗,嘴chún颤得更厉害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烦躁的问。

“到时候告诉你!”石队长的大手握住麻子的手腕。

麻子是练过工夫的,他想用技巧补助力气,抽冷子翻过手腕来。但是没有用。石队长的手象个扣紧了的铐子,杀得他的肉生疼,麻子无可奈何的笑了:“松松我!我走就是了!”到了大槐树底下,石队长松了手。

田麻子一个箭步,蹿出去,把身子半掩在槐树后,要掏出家伙来。石队长哈哈的笑了。两个弟兄从后面把麻子的腕子和脖子同时攥住。枪被夺过去,一搡,田麻子的嘴,颤动着吻了地。两个人又藏起来。

“起来!”石队长抓住麻子的衣领往起一提。

田麻子坐起来,长脸象犯了烟瘾似的出着汗,颜色变成暗绿的。

石队长指着树下,“田麻子,我的朋友把血流在了这块!”

“不是我!不是我!”麻子的脏而黄的手指也颤起来。“二狗都说了!骨气点,好汉作事好汉当!”

田麻子的三角眼向下扣得更厉害了,自言自语的:“二狗卖了我,好个王八蛋!”

“你有两条道好走:一条是教我把子弹放在你的脏臭的脑子里一两个。别以为你在日本人手下,我就毙不了你;正因为你给他们作事,我才要毙你,什么地方我都能毙了你。另一条是改邪归正,跟我作事。你自己挑吧!”

麻子半天没说话,最后,他出了声:“还有第三条道,我去打死刘二狗!”

石队长摇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打死二狗,你偷偷的逃跑,太便宜!你是哪国的人?”

“嗯?”麻子好象没有听明白。

“你是哪——一国——的人?”

“中国人!”田麻子低声的说。

“完了!中国人不给中国作点事?”

“我能干什么呢?”麻子啃了啃指甲。

“他们俩,”石队长指着树后,“从今天起,就住在你的烟馆里。给你,这是一百块钱,他们俩的房饭钱。你探听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俩。可以吧?”

“探听什么呢?”田麻子的脸上松润了点,用又脏又黄的手指数着钞票。

“听着!日本人在哪里藏的军火最多,先去打听明白!你能进到司令部去?”

“跟二狗进去过!”

“他们都认识你?”

田麻子点点头。

“去偷作战的地图!”

“那?”田麻子的三角眼瞪开了。

“有你的好处!三天内地图到手,有你五百块钱!”“我,我,”田麻子咽了两口吐沫。

“你试试?”

“我,我,试试!”

“好,你同他们俩走,”看田麻子立起来,石队长又把他按下,手指指着他的鼻尖,“你要是耍坏,不好好作,我随时教你的血也流在这里,给我的朋友报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