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

第24节

作者:老舍

文城有空袭警报,天空来了十一架中国飞机。城里的人们听着那空中的有规律的响声,心里跳动的很快。石队长的心跳得最快。他觉得在他腰中睡觉的手枪应当马上醒来,作点什么了。

由田麻子的情报中,他知道了小城隍庙里的军火最多,而且守卫的人很少。由城外的弟兄们的报告,他知道车站上有大批的棉花,就要往北运走。他下了命令:在城外的就住在城外,不必进城来;什么时候听到城里动手,都焚烧棉花和其他值得消灭的东西,工作完成,他们在城外接应由城内往外冲的弟兄们。对城内的弟兄,他的命令是四门同时放火,分散敌人的兵力,而后一小股包围司令部,而主力去偷劫城隍庙。假若敌兵太多,不易得手,大家应当都集中到城隍庙一带,随时听候命令,他自己必定在那里。王举人的,刘二狗的,和别的两三个地位较高的汉姦的,房子,都是放火的地方。他要教汉姦们知道点国军的厉害。

全布置好了,他的心中成了一片空白。买了一大堆煮地瓜,连须带皮的吃下去,吃得他胃中直冒酸水。他等着李德明回来,才能发令教大家动手。他觉得他的布置非常的周密,必定成功,所以不愿再去多想。他只盼着老李快快回来,好快快动手,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

天黑了,李德明还没有回来。石队长急得头上出了汗。不是慌,是急。他怕夜长梦多,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了岔子。当兵多年,无论在怎样危险的时候与地点,他都不懂得害怕。但是,他怕误了时机而损失了自己的弟兄。他自己什么时候死,他向无顾虑;可是他不能因为不谨慎而白白送了弟兄们的命。

对梦莲的安全,他本应当不管;那不是公事。但是,为了死去的朋友,一山,他在情义上又不能不管她。这很使他为难。她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假若不幸因保护她而使公事出了岔子,那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他决定只能给她个警告,教她赶快逃避开。她若听信呢,算是他尽了朋友之谊;她若不听从呢,也就无法。

可是,当他在街上办事的一会儿工夫,王宅已发生了“不幸事件”。

二狗戴着梦莲给他的戒指,来向她求爱。他的永远象肉蛆那样扭动的身体,现在象中了电似的那么活动;胳臂,腿,脊背,屁股,都在动,好象四肢百体都要分家似的。他的嘴张着,眼睛只剩下一条缝,满脸都是笑纹,象一条野猫在发笑。

梦莲,没有忘了石队长的嘱告,想和他敷衍。她讨厌他象讨厌一条丑恶的蛇,但是她必须忍耐;为了给一山报仇,她不敢发脾气。

一看见他,她的脸上立刻发了白,脸似乎忽然缩小了一圈,眉头拧在一处,满脸上起着小冷疙疸。费了极大的力量,她才把眉头解开,勉强的一笑。她恨自己这样挤出一点笑意来。可是,为了一山,为了文城,她不得不这样作。她已不是一位小姐,她应当作个对抗战有用的人。心中这样一算计,她心中平静了许多,脸上的小冷疙疸都退了下去。她希望二狗好好的坐下,和她谈一谈;在谈话中,她好探听敌军的动静。

可是,二狗并不肯坐下;他混身抽动着向前走。“坐下!”梦莲的声音很低,可是很有力量。二狗的嘴角插到腮部去,扯成一条长缝。他抬起在手,用右手的食指指那个戒指。“凄!凄!”他口中响了两声。

“你坐下!”梦莲想阻止他的前进。

他还往前凑。腰部扭了扭,匆忙的用手抓了抓腰杆。而后,几乎是一步,迈到她身前。他混身发着痒,发着烧,发着臭气,逼近了她,象一块放在火里的生铁,冒着臭味,发着热气。梦莲感到一股臭热扑来,她噎了一口。她要发怒。她又抑制住自己。把声音提高,带出厌恶与无可如何的神气,说:“坐下!”

他的脸上不再笑,小眼睁开,身上颤动着,楞了一小会儿。忽然的,他的手抓住她的臂,从牙缝里挤出:“你过来!”他猛的往前一拉,她的肩碰到他的胸。

梦莲的血流涨了小脸。她不能再忍受。想往外夺她的臂,可是被他抓得很紧,夺不出来。他的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头低下来:“给我!”他向她求吻。

她往外夺胳臂,夺不动。他越握越紧,她感到疼痛。他的chún已碰到她的腮门上;热,臭,使她恶心。她闭住气,低着头,拚命夺她的胳臂。但是没用。他已经疯了。他急,喘,一股股不好闻的热气吹到她的头发上,脑门上。她没办法。泪来到她的眶中,她咬住嘴chún,还拚命的挣扎。

她抵御,他进攻。他的脸红起来,眼中发出含着毒素的光。象个搂抱住人的猩猩,他要把她搂碎。她的头发乱了,眼已被泪迷住。她盲目的挣扎。虽然已经筋疲力尽,她还不敢停止抵抗。她知道一松懈,她便丢失了一切。

“给我!给我!”他喘息着低叫。

幸而,她穿着皮鞋。忽然的,她想到脚下的利器。她挣扎着调动,把脚抬起,把鞋后跟象个小钉锤似的砸在他的脚指上。

“哎哟!”他象受了伤的野兽,叫了一声。他撒开了手。她急忙往外跑。

他顾不得用手抚摸脚指,极快的去挡住她。“哪里跑!”象一座罪恶的十字架,他的双手左右平伸挡住了门,他的洋服上全是摺皱,领带歪在一边。他的脸由红而白,小眼睛狠狠的放出毒光。“给了我戒指,就得让我×!”他喘息着说出实话。

她往后退,抓到剪刀,心中安定了些。不,她不能刺杀了他,她的责任是敷衍他,套他的话。当她在他的手中的时候,她没法子不抵抗。她本能的要保卫自己,保卫那比身体更重要的,那比历史还久远的,一点什么近乎神秘的东西。现在,剪刀在手,她把那点顾虑减轻,而把注意全移到石队长的嘱咐上来。她既要保卫自己,象任何一个女性所必为的;同时,她也要敢于战斗,象一切在抗战中英勇的女性那样勇敢。她不大会作这些,但是她必须去作;私人的,文城的,全国的,仇恨,逼迫她必须去作。她把气壮起来。

“不用挡着门,我不跑!”她随便的用手理了理头发。“跑?你敢喊一声,我就枪毙了你!”他垂下手来,摸了摸身上的枪。他确是急了,象一条发了性的野牛那样着急。这时候,梦莲在他眼中只是一块泄兽慾的肉,得不到这块肉,他就打死它。

“我不会喊叫!”梦莲轻蔑的一笑。“我给了你我的戒指,还能反悔吗?你想想!”

“你想想”这三个字,在这种时节说出来,有多么不合适;可是,唯其极不合适,仿佛才有些特别的,想不到的作用。他开始思索。

“你要我!”他楞了一会儿才这样说。

梦莲并不愿和他多费话,可是唯有费话才能教他的野性慢慢的减退。“谁要你?我要你干吗?”

这些没用,无聊的话果然教他心中痛快了点;他的智力只能欣赏这种没用无聊的驳辩。他笑了。

他凑近来一点。不是强迫,而是央求:“给我!”他等了一会儿。见她不语,他找补上:“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知道吗?新近来的东洋官答应了我,教我作会长。以前的东洋官们要礼物,不要钱;新近来的这位要钱,也要礼物。我已经送过去这个!”他得意的伸出三个手指,颇象童子军行礼似的。

“三万?”梦莲故意的摆出笑脸。

他得意的点了点头。“反正你爸爸也老了,这不算我顶他。他退下来,我上去;我是会长,你是会长太太!你要太阳,我都可以给你掰下一块来!好不好?好不好?给我!给我!”他又慢慢的往前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何必呢,早晚不是一样?”

梦莲不敢假作媚态,那适足以引逗他的火。同时,她也不敢太强硬,惹翻了他。她只摇了摇头。然后,她把眼钉在他的脸上,教他知道她一点也不怕他。“等一等!婚姻大事,哪能这么潦草?我问你,这些日子,城外是不是打仗呢?”“打呢!关你什么事?”

“打的怎样?”

“我不大知道!”

“你还会不知道?”

“东洋官不说打仗的事。”

“呕!你一点也不知道?”

“嗯,知道一点。大概中国兵打了两个胜仗,都退了!”“都退了?”梦莲的心沉落下去。她想:假若国军撤退,石队长就也必不久离开文城;一山的仇怎么报呢?假若不能报仇,她何苦忍辱受耻的和二狗敷衍呢?她想立刻用手中的剪刀!

当她这样横心的时候,她的泪反倒无可遏止的流下来,她想起来一切。一山与她,都这么年轻,可是一山已经死去,她也得结束她的性命!她不怕死;因为死,在敌人的魔掌下,已是家常便饭。她只是觉到一种孤寂——到死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亲人安慰她几句。不错,死后也许能和一山在一处。可是两个魂是否还有青春所应有的愉快呢?

偷偷的把剪刀藏在背后,她看着二狗往前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