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

第30节

作者:老舍

田麻子吸了几口烟,忍了一个小盹。睁开眼,他看清楚:自己白费了一片心机,完全失败!因他的报告,王举人下了狱,可是二狗并不感谢他,而只给了他五块钱!五块钱?那么大的功劳只值五块钱?可是,自己当时为什么伸手接过来呢?这五块钱是一座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值五块钱!以后,他每逢向二狗张口,二狗必不会给他添价,因为他卖了这么大力气才值五块钱!他得罪了王举人,石队长,为是从二狗手中拿到一笔数目可观的款项或一个肥美的地位,可是他自己塌了自己的台!他恨他自己!

待了一会儿,他原谅了自己,转而去恨二狗。二狗已经出卖过他一次,这次也当然不会以德报德,二狗天生的长条狼,给狼作事,早晚叫狼吃掉,没错儿!假若他再去麻烦二狗,说不定二狗会二次出卖了他!文城有二狗在,就没有田麻子!

他又赊了两口烟,极快的,狠命的,吸下去。抹了抹嘴,他找了二狗去。他决定取强硬的态度,他身上残余下的一点武艺至少可以降服住二狗,他不能再低三下四的央求,而必须理直气壮的索要他应得的报酬!

“你又来干什么么?”二狗没有好气的问。

“又——来?”田麻子把那个难以消化的“又”字扯得很长,象要把其中所含的味道都砸尽似的。

“刚刚给了你五块钱!”

“五”字比“又”字还更难消化,他的全身都是硬刺儿!“我告诉你!”田麻子的绿面上发出一种豆绿色的光,“给我五万块钱!少一个,不要想完事!”

二狗的胆子本来很小,可是他善于软的欺,硬的怕。他看不起田麻子,又不知道他曾经练过武功,所以没把他放在眼里。“快出去,我连五毛也不能再给你!”

“真的?”田麻子的嘴chún并没有颤,头上的青筋倒跳了起来。“真的?”他往前凑了两步。

“你干吗?”二狗的手去摸枪。他的枪不是为打人的,而只为壮自己的胆子。遇到软弱的人,象老头子和妇女们,他特别爱动枪;他们越软弱,他的枪的威风越大。他以为田麻子不过是个大烟鬼,一看见枪就会屁滚尿流的跑出去。“哟喝!动枪吗?”田麻子冷笑了一阵。“告诉你,二狗!咱们都给日本人作事,全为的是得点便宜,你要把事情看明白了!你打算一口吃成胖子,不给朋友们留点份儿,请留神你的脑袋!”

“你滚出去!”二狗的枪掏出来了。他没有搬机关的意思,他怕枪的响声;他只想把田麻子吓跑。

田麻子杀过人,不怕枪和血。他不知道二狗是否真要打他,可是决心把枪夺过来。把枪拿在自己手里,他相信二狗就会屈膝。他冷笑了一下,举起左手去抓了抓头。二狗的眼神被田麻子的手领上去。田麻子的右手轻快的抓住二狗的腕子,一翻手,二狗缴了械。

二狗慌了。象胆小的小孩子似的,他想往外跑。田麻子挡住了路。二狗急了,他想叫人。

田麻子不怕二狗和他相打,而怕他喊人。二狗有日本人派来的保镖的。被他们看见,他们必定去报告给日本人,田麻子便不好在文城混下去了。

“不要出声!不要动!”田麻子命令着二狗。“给我钱,我不会打死你!”

二狗很怕死,但也爱钱。他想用“计”:“把枪放下,咱们商议。”

田麻子放下了枪。二狗的心里痒了一下,以为田麻子中了计。他想伸手去抢枪。

“手不要动!”田麻子又下了命令:“快拿钱来!”

“我有钱也不会给你!”二狗的手极快的伸出去。

田麻子不去抢枪,而照准了二狗的太阳穴一拳打去。他的拳,因为打得是地方,得法,二狗登时倒在了地上。他没有杀二狗的意思,但是怕二狗再苏醒过来,去控告他,他把两只手一齐捏在二狗的脖子上。二狗翻了白眼。象手上有灰土似的,田麻子的双手互相撢了撢,撢完手,他楞了一小会儿。然后,他去摸二狗的口袋,没有多少钱。田麻子照二狗的脸啐了两口。拿出他所发现的那点钱,装在自己的衣袋里,他又把二狗手上的金戒指捋了下来。最后,他把桌上的枪插在自己腰里。他镇定的,缓步走出来。

李德明在刚要关城门时候挤进城来。费了半个多钟头的工夫,他才找到石队长。

一见李德明,石队长的黑棋子似的眼珠发出了光,不知不觉的擦了擦手掌。“怎样?怎样?”他口中的热气吹到老李的耳中,怪痒痒的。他切盼上级的命令是马上动手,好去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他不能眼看着文城的同胞们一个个的都被敌人饿死,而自己的枪弹还是在身上带着。

“教我们马上撤退!”李德明也很失望的说。

“撤退?”石队长的心凉了半截儿:“真要命!真要命!”“我们打了个大胜仗!”李德明把已经挑出来的大拇指急忙放下去。“敌人的右纵队渡了河,教咱们旅长给解决了一半。刚才我遇见住在城外的贺国升,他说:敌人的野炮本来是十二匹骡子拉出去的,现在拉回来的只剩了六匹骡子;炮车的后半截和六匹骡子大概都教咱们旅长给留下了。顶可笑的是六匹骡子拉着半截炮车,敌人还在车站上操演呢!他们以为咱们连什么叫炮车都不懂呢!”

“快说要紧的!”石队长听见别人打胜仗,又快活,又有点扫兴——因为他自己没能参加。

“右纵队垮了,敌人的左纵队没敢渡河就退回来了。那天的空袭,就是咱们空军来扫射往后退的左纵队。”“扫射得怎样?”石队长问。

“详情还不知道。”

“往下说,真要命!”

“咱们既打胜仗,敌人当然一时不敢进攻西山。”李德明的话被石队长接过去。

“他们不会死心,准保还得再攻!”

“是呀!所以我说‘一时’不敢再攻啊!旅长已经回到王村,教咱们也快回去!”

“回去!”石队长肚中的煮白薯要都翻上来,口中漾着酸水。

“咱们的任务原是来扰乱敌人的后方。现在敌人既停止了进攻,左纵队也原封没动的撤回来,我们当然无须攻取文城,那么咱们三十二个人!”

“三十一个!丁一山已经死了!真要命!”石队长矫正李德明的错误。

“嗯,三十一个人也就无须再白白的牺牲了,所以旅长叫咱们赶快回去。”

“真要命!白来一趟!”石队长楞起来。

“命令是命令!”

“谁不知道命令是命令?”石队长急扯白脸的说。他抬头看了星。“反正今天出不去城啦!”

“已经关了城!”李德明给找补上。

“明天一清早,你出城,通知城外的人。教他们等着,看咱们都安全的出了城,你们再走。过了河在李村集合。现在——”石队长想了一下,“你吃了饭没有?”

“没哪!”李德明顿时觉得肚子很饿。“本想在老郑那里要两个饼子吃,不知道怎么草房里连个灯亮也没有!”“老郑刚刚出城。”

“他来过?”

“来告诉我留神!王举人被捕,梦莲姑娘出了城!”“王举人——喝!说不定咱们还不大好容易出城了呢!”“他们要是今个晚上审问王举人,十之八九咱们得动手,不管有命令没有!”

“怎么?”

“木头脑袋,给他两个嘴巴,还不都说出来?他一招,咱们还得了?快去,到烟馆西吃!吃完,警戒!今天夜里谁也不能睡!留神!”石队长一气说完,把自己藏在黑影里,预备一夜不睡。

李德明离烟馆还有十步,他变成了个石头人。烟馆的厚毡帘子慢慢的被掀起,出来个日本宪兵。帘子还没落下去,两个被捆绑着的人象被推出来的,很快的跳在房檐下,房檐下悬着个相当亮的玻璃灯。紧跟着,又出来两个宪兵,帘子似落没落的工夫,田麻子得意的扭出来。

李德明由石头变成一股烟,一步蹿到黑影里。没有命令,他不敢开枪,虽然他已把枪掏出来。

田麻子打死二狗,想逃出文城,到别处另起炉灶。可是,他不敢逃,怕把事情弄明了。再说,逃到哪儿去呢?到日本人管着的地方去,早晚是要落网。到中国地方去呢?又没有大烟吃!本来他不敢直接出卖石队长,现在,他急得发了昏,不能再细细的思索。他向宪兵告密。到王宅,他扑了空,没找到石队长。他领着宪兵到烟馆来。石队长手下的两位弟兄奉命监视着田麻子,住在烟馆里。往日,他们轮流着给田麻子钉梢,随时向石队长报告麻子的行动。可是,今天田麻子告诉他们,他要改邪归正,去暗杀二狗,所以他们给了他一点自由。他们正在烟馆里等他回来,田麻子却同日本宪兵由前后门包抄,把他们擒住。

李德明象箭头似的,飞奔了石队长去。

听完了老李的简单报告,石队长只说了声:“真要命!”带着老李就走。他们的脚步象夜间下山的雄狮子似的,步大,声轻,而且很快。在一个小巷口上,他同老李等田麻子们过来。过来了,石队长容他们走过巷口,而后跟上来。田麻子在最后。石队长的小刀一下子插入他的腰窝,只留下一点木柄。田麻子喊了一声,倒下。石队长的刀子拔出来,赏给了宪兵的后心。同时,李德明的两只大手把另一个宪兵的脖子掐住,要活生生的把头拔下来。最前面的宪兵转回身来,开了枪——王举人在监狱里听见的头一枪。两个被捆着的弟兄向左右闪开,李德明一个泼脚把开枪的宪兵摔倒,照着头上还了一枪。极快的把两个弟兄的绳索解开,石队长说了声:“动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