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11节

作者:老舍

“喂!李应!今天怎样?”

“今天还能有什么好处。钱是眼看就花完,事情找不到,真急死我!我决定去当巡警了!”

“什么?当巡警?你去,我不去,我有我的志愿。”“你可以回家,要是找不到事作,我……”

“回家?夹着尾巴回家?我不能!喂!李应!城里的人都有第二个名字,我遇见好几个人,见面问我‘台甫’,我们也应当有‘台甫’才对。”

“找不到事,有一万个名字又管什么?”

“也许一有‘台甫’登时就有事作。这么着,你叫李文警,我叫王不警。意思是:你要当巡警,我不愿意当。你看好不好?”

“你呀!空说笑话,不办正事,我没工夫和你瞎说,今天你我各走各的路,也许比在一处多得些消息。”“不!我一个人害怕!”王德撅着嘴说。

“晴天白日可怕什么?”

“喝!那马路上荷枪的大兵,坐摩托车的洋人,白脸的,黑脸的……。那庙会上的大姑娘,父亲说过,她们都是老虎。”“你不会躲着他们走?”

“大兵和洋人我能躲,可是她们我又害怕又爱看。”

李应和王德自从进城,就住在李应的姑母家里。饭食是他们自备,白天出去找事,晚上回来睡觉,两个人住着李应的姑母的一间小北房。饭容易吃,钱容易花,事情却不容易找。李应急的瘦了许多,把眉头和心孔,皱在一处。王德却依然抱着乐观。

“李文警!”

“我叫李应!”

“好,李应,你往那里去?”

“不一定!”

“我呢?”王德把两只眼睁得又圆又大。

“随便!”

“不能随便,你要往东,我也往东,不是还走到一路上去?至少你要往东,我就往西。”王德从袋中掏出一枚铜元,浮放在大拇指指甲上,预备向空中弹。“要头要尾?头是往东,尾是往西。”

“王德!王德!你的世界里没有愁事!”李应微微露着惨笑。

“说!要头要尾?”

“头!”

砰的一声,王德把钱弹起。他瞪着眼蹲在地上看着钱往地上落。

“头!你往东!再见,李应!祝你成功!”王德把钱捡起笑着往西走。

李应的姑母住在护国寺街上,王德出了护国寺西口,又犹豫了:往南呢,还是往北?往南?是西四牌楼,除了路旁拿大刀杀活羊的,没有什么鲜明光彩的事。往北?是新街口,西直门。那里是穷人的住处,那能找得到事情。王德想了半天:“往北去,也许看见些新事。”

他往北走了不远,看见街东的一条胡同,墙上蓝牌白色写着“百花深处”。

“北京是好,看这胡同名多么雅!”他对自己说:“不用说,这是隐士住的地方,不然那能起这么雅致的名字。”他一面想着,一面不知不觉的把腿挪进巷口来。

那条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南墙少见日光,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在路北有被雨水冲倒的一堵短墙,由外面可以看见院内的一切。院里三间矮屋,房檐下垂着晒红的羊角椒。阶上堆着不少长着粉色苔的玉米棒子。东墙上懒懒的爬着几蔓牵牛花,冷落的开着几朵浅蓝的花。院中一个妇人,蓬着头发蹲在东墙下,嘴里哼哼唧唧的唱着儿曲,奶着一个瘦小孩,瘦的象一个包着些骨头的小黄皮包。

王德心里想:这一定是隐士的夫人;隐士夫人听说是不爱梳头洗脸的。他立在南墙下希望隐士出来,见识见识隐士的真面目。

等来等去,不见隐士出来。院内一阵阵孩子的啼声。“隐士的少爷哭了!”继而妇人诟骂那个小孩子,“隐士夫人骂人了!”等了半天王德转了念头:“隐士也许死了,这是他的孤儿寡妻,那就太可怜了!……人们都要死的,不过隐士许死的更快,因为他未到死期,先把心情死了!……人是奇怪东西,生来还死。死了还用小木匣抬着在大街上示威。……”

王德探身偷偷的向院里望了望,那个妇人已经进到屋里去,那个小孩睡在一块小木板上。他于是怅然走出百花深处来。

“《公理报》,《民事报》……看看这儿子杀父亲的新闻。”从南来了一个卖报的。

“卖报的!”王德迎面把卖报的拦住。“有隐士的新闻和招人作事的广告没有?”

“你买不买?卖报的不看报!”

王德买了一张,夹在腋下,他想:“卖报的不看报,卖报可有什么好处?奇怪!想不出道理,城里的事大半是想不出道理的!”

王德坐在一家铺户外面,打开报纸先念小说,后看新闻。忽然在报纸的背面夹缝上看到:“现需书记一人,文理通顺,字体清楚。月薪面议。财政部街张宅。”

当人找事而找不到的时候,有一些消息,便似有很大成功的可能。王德也是一个。

他立起来便向东城走。走得满头是汗,到了财政部街,一所红楼,门口绿色的铁栅栏悬着一面铜牌,刻着“张宅”。王德上了台阶,跺了跺鞋上的灰土,往里探视。门房里坐着一个老人,善眉善眼象世传当仆人的样子。卧着一个少年,脸洗得雪白,头油的漆黑。王德轻轻推开门,道了一声“辛苦”。

“又一个!广告比苍蝇纸还灵,一天黏多少!”那个少年的说:“你是看报来的罢?没希望,趁早回家!”“我没见着你们主人,怎见得没希望?”王德一点不谦虚的说。

“我们上司还没起来,就是起来也不能先见你;就是见你,凭你这件大衫,遇上上司心里不痛快,好不好许判你五年徒刑。”

“我要是法官,为你这一头黑油漆就恢复凌迟。”王德从与老张决裂后,学的颇强硬。

“你怎么不说人话?”

“你才不说人话!”

“先生!”那个年老的一把拉住王德。“我去给你回一声去。我们老爷真的还没起来,我同你去见我们的大少爷。来!”

王德随着那个年老的走入院里。穿廊过户走到楼背后的三间小屋。老仆叫王德等一等,他进去回禀一声。“进去!”老仆向王德点手。

王德进去,看屋里并没什么陈设,好象不是住人的屋子。靠墙一张洋式卧椅,斜躺着一个少年。拿着一张《消闲录》正看得入神。那个少年戴着金丝眼镜,嘴里上下金牙衔着半尺来长小山葯般粗中间镶着金箍的“吕宋烟”。(不是那么粗,王德也无从看见那个人的金牙。)手上戴着十三四个金戒指,脚下一双镶金边的软底鞋。胸前横着比老葱还粗的一条金表链,对襟小褂上一串蒜头大的金钮,一共约有一斤十二两重。“你来就事?”那个少年人把报纸翻了翻,并没看王德。“是!”

“今年多大?”

“十九岁!”

“好!明天上工罢!”

“请问我的报酬和工作?”

“早八点来,晚八点走,事情多,打夜工。扫书房,钞文件,姨太太出门伺候着站汽车。”

“府上是找书记?”

“广义的书记!”

“薪金?”

“一月四块钱,伺候打牌分些零钱。”

那个少年始终没看王德,王德一语未发的走出去。王德走出大门,回头望了望那座红楼。

“这样的楼房就会养着这样镶金的畜生!”

王德太粗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