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13节

作者:老舍

王德,李应买菜回来,姑母一面批评,一面烹调。批评的太过,至于把醋当了酱油,整匙的往烹锅里下。忽然发觉了自己的错误,于是停住批评,坐在小凳上笑得眼泪一个挤着一个往下滴。

李应的姑父回来了。赵瑞是他的姓名。他约有五十上下年纪,从结婚到如今他的夫人永远比他大十来岁。矮矮的身量,横里比竖里看着壮观的象一个小四方肉墩。短短的脖子,托着一个圆而多肉的地球式的脑袋。两只笑眼,一个红透的酒糟鼻。见人先点头含笑,然后道辛苦,越看越象一个积有经验的买卖人。

赵姑父进到屋里先普遍的问好,跟着给大家倒茶,弄的王德手足无措。——要是王德在赵姑父的铺子里,他还有一点办法:他至少可以买赵姑父一点货物,以报答他的和蔼。

赵姑母不等别人说话,先告诉她丈夫,她把醋当作了酱油。赵姑父听了,也笑得流泪,把红鼻子淹了一大块。笑完一阵,老夫妻领着三个青年开始享受他们的晚饭。赵姑父递饭布菜,强迫王德,李应也喝一点酒,尝几块猪耳朵。

二两酒三个人喝,从理想与事实上说,赵姑父不会喝的超过二两或完全二两。然而确有些醉意,顺着鬓角往饭碗里滴滴有响的落着珍珠似的大汗珠。脸上充满了笑容,好象一轮红日,渐渐的把特红的鼻子隐灭在一片红光之中,象喷过火的火山掩映在红云赤霞里似的。

酒足饭饱,赵姑父拧上一袋关东烟,叫李应把椅子搬到院中,大家团团的围坐。赵姑母却忙着收拾杯盘,并且不许李静帮忙。于是李静泡好一壶茶,也坐在他姑父的旁边。“姑父!我告诉你的事,替我解决一下好不好?”李应问。“好!好!我就是喜欢听少年们想作事!念书我不反对,作事可也要紧;念书要成了书呆子,还不如多吃几块脆脆的猪耳朵。”赵姑父喷着嘴里的蓝烟,渐渐上升和浅蓝的天化为一气。“铺子里不收你们念书的作徒弟,工厂里不要学生当工人,还不是好凭据?你去当巡警,我说实在话,简直的不算什么好营业。至于你说什么‘九士军’,我还不大明白。”“救世军。”李应回答。

“对!救世军!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今天早晨出门在街上遇见了老街坊赵四。他在救世军里一半拉车,一半作事。他说救世军很收纳不少青年,挣钱不多,可是作的都是慈善事。我于是跑到救世军教会,听了些宗教的讲论,倒很有理。”

“他们讲什么来着?”王德插嘴问。

“他们说人人都有罪,只有一位上帝能赦免我们,要是我们能信靠他去作好事。我以为我们空挣些钱,而不替社会上作些好事,岂不白活。所以……”

“李应!这位上帝住在那里?”王德问。

“天上!”李应很郑重的回答。

“是佛爷都在天上……”赵姑父半闭着眼,衔着烟袋,似乎要睡着。“不过,应儿,去信洋教我有些不放心。”“我想只要有个团体,大家齐心作好事,我就愿意入,管他洋教不洋教。”李应说。

“你准知道他们作好事?”李静问。

“你不信去看,教堂里整齐严肃,另有一番精神。”“我是买卖人,三句话不离本行,到底你能拿多少钱,从教堂拿。”

“赵四说一月五块钱,不过我的目的在作些好事,不在乎挣钱多少。”

“好!你先去试试,不成,我们再另找事。”赵姑父向李应说完,又向着王德说:“你的事怎样?”

“许我骂街,我就说。”王德想起那个镶金的人形兽。“别骂街,有你姐姐坐在这里,要是没她,你骂什么我都不在乎。这么着,你心里骂,嘴里说好的。”

王德于是把日间所经过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发挥他的志愿。

“你看,”王德向赵姑父说:“我入学堂好不好?事情太不易找,而且作些小事我也不甘心!”

“念书是好意思,可是有一样,你父亲能供给你吗?你姐姐,”赵姑父指着李静说:“念了五六年书,今天买皮鞋,明天买白帽子,书钱花得不多,零七八碎差一点没叫我破产,我的老天爷!我不明白新事情,所以我猜不透怎么会一穿皮鞋就把字认识了。你知道你的家计比我知道的清楚,没钱不用想念书,找事作比什么也强。——姑娘,可别多心,我可无意说你花我的钱,我不心疼钱!好姑娘,给姑父再倒碗茶!”

赵姑父的茶喝足,把烟袋插在腰里。向着屋里说:“我说——我要回铺子,应儿们的事有和我说的地方,叫他们到铺子找我去。”

“我说——”屋内赵姑母答了腔,然后拿着未擦完的碟子走出来。“今天的菜好不好?”

“好!就是有些酸!”

“好你个——发酸?可省酱油!酱油比醋贵得多!”老夫妇哈哈的笑起来,赵姑父又向李静说:“谢谢姑娘,作饭倒茶的!等着姑父来给你说个老婆婆!”“不许瞎说,姑父!”李静轻轻打了她姑父一下。“好姑娘,打我,等我告诉你婆婆!”

赵姑父笑着往外走,姑母跟着问东问西。李应们还坐在院里,约摸赵姑父已走出去四五分钟,依然听得见他的宏亮而厚浑的笑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