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16节

作者:老舍

老张奔走运动,结果颇好,去到孙八处报功邀赏。孙八又给他两块钱。两个人拟定开会通知,还在二郎庙开会。

城内外的英雄到齐,还由南飞生作主席。他先把会章念了一遍,台下鼓掌赞成,毫不费事的通过。(注意!其中一条是“各部职员由会长指派之。”)

会章通过,跟着散票选举。会员彼此的问:“写谁?”“写自己成不成?”……吵嚷良久,并无正确的决定,于是各人随意写。有的只画了一个“十”字,有的写上自己名字,下面还印上一个斗迹。乱了半点多钟,大家累得气喘喘的才把票写好。

坏了!没地方投放,执事先生们忘了预备票匦。有的主张各人念自己的票,由书记写在黑板上;有的主张不论谁脱下一只袜子来,把票塞进去,……最后龙树古建议用他的硬盖手提箱权当票匦。大众同意,把票纸雪片般的投入箱里,纷纷的散去,只有十几个人等着看选举结果。

南飞生念票,老张记数目,孙八,龙树古左右监视。

票纸念完,南,孙,张全倒吸一口凉气瞪了眼,原来龙树古当选为会长。

老张把心血全涌上脸来,孙八把血都降下去。一个似醉关公,一个似病老鼠,彼此看看说不出话。南飞神色,只是两手微颤,龙树古坦然的和别的会员说闲话,象没看见选举结果似的。

“这个选举不能有效!”老张向大众说:“票数比到会的人数多,而且用的是老龙的箱子,显有弊病!”

“就是!就是!”孙八嚷。

“怎见得票数不符?”台下一个人说:“入场既无签到簿,就无从证明到会的人数。现在会员差不多散净,当然票数比现在的人数多。至于票匦有无弊病,以龙君的人格说,似乎不应当这样血口喷人。况且事前有失检察,事后捏造事实,这是有心捣乱,破坏自治!”

一个闷雷把老张打得闭口无言。

“上了当!怎办?”孙八把老张扯在一旁问。

“联络南飞生一齐反对老龙!”老张递给南飞生一个眼色,南飞生走下台来。

“怎么办?南先生!南大人!”老张问。

“事前为什么不和我联成一气?事已至此,我也没有法!”南飞生把头摇得象风车似的。

“你得辛苦辛苦!”孙八说。

“我只有一条法子。”

“听你的,南先生!”孙八真急了!

“我们现在强迫他指定职员,”南飞生依然很镇静的说:“他要是把重要职员都给我们呢,我们联络住了,事事和他为难,不下一两个月,准把他挤跑。他要是不把重要职员给我们,我们登时通电全国,誓死反对。”

“就是!就是!南先生你去和他说。”孙八真是好人,好人是越急越没主意的。

南飞生还没走到龙树古面前,只听会员中的一位说:“请会长登台就职!”

龙树古慢慢的立起来往台上走,南飞生把他拦住。“会计是你的!”龙树古向南飞生低声的说。南飞生点了点头,把会长的路让开。

会长登台先说了几句谦虚话,然后指定职员。

“南飞生先生,会计。”

老张打了一个冷战。

“孙定先生,交际。”

“辛苦!”孙八向自己说。

“张明德先生,庶务。”

老张又打了一个半冷半热的冷战。

“李复才先生,调查。……”

台下一鼓掌,龙树古又说了几句关于将来会务的设施,然后宣布散会。

龙会长下来和孙八等一一的握手,(个个手心冷凉。)然后同南飞生一同进城。

孙八气得要哭,李山东肚子饿极了,告辞回铺子去吃饭。“好!一世打雁,今天叫雁啄了眼!老张要不叫你姓龙的尝尝咱世传独门的要命丸什么滋味,咱把家谱改了不姓张!”“就是!张先生你得多辛苦!”

“八爷!你真要争这口气?”

“我要!我要!我要!”

“好!找个小馆先吃点东西,老张有办法!”老张显出十分英雄的气概,用腿顶屁股,用屁股顶脊骨,用脊骨顶脖子,用脖子顶着头,节节直竖的把自己挺起来。听说在《进化论》上讲,人们由四足兽变为两足动物,就是这么挺起来的。两个人在德胜门关里找了一个小饭馆,老张怒气填胸,把胃的容量扩大,越吃越勇,直到“目眦尽裂”,“怒发冲冠”!“八爷!你真要争气?”

“千真万真!”

“好!你不反对我的计划?”

“你说!我是百依百随!”

“第一你要娶妾不娶?”

“我——”

“八爷!你开付饭账,改日再见!”老张站起就走。“这叫什么话,你坐下!”

“你看,头一件你就给我个闷葫芦。就是说一天,还不是吊死鬼说媒,白饶一番舌吗?”

“你坐下,娶!娶!”

“本来应当如此!”老张又坐下。“你听着,龙树古有个女儿,真叫柳树上开红花,变了种的好看。他呢,现在债眼比炮眼还大,专靠着她得些彩礼补亏空。我去给你把她买过来,你听清楚了,他可不欠我的债。买他女儿作妾,这还不毁他个到底!”

“我——”

“要作就作,不作呢,夹起尾巴去给龙军官,龙会长磕头,谁也不能说八爷不和善!”

“老张你太把我看小了!作!作!你多辛苦!”“不用急!”老张先下热葯,后下凉剂,使病人多得些病痛的印象。“这里决没危险!他的债非还不可,我们出钱买他的女儿,叫作正合适。这手过钱,那手写字据,决不会有差错!”

孙八只是点头,并未还言。

“八爷!你会饭账!你在家里等喜信罢!亲事一成,专等吃你的喜酒!把脸卷起来,乐!乐!”

孙八真的乐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