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17节

作者:老舍

一个回教徒,吃香蕉的时候并不似吃猪肉那样怀疑。为什么?那未免太滑稽,假如单纯的答道:“不吃猪肉而吃羊肉,正如人们吃香蕉而不吃鱼油蜡烛。”这个问题只好去问一个脾气温和的回教徒,普通人们只用“这个好吃”和“那个不好吃”来回答,是永远不会确切的。

同样,龙树古为什么信耶稣教?我除了说“信教是人们的自由”以外,只好请你去问龙树古。

假如你非搜根探底的问不可,我只好供给你一些关于龙树古的事迹,或者你可以由这些事迹中寻出一个结论。龙树古的父母,是一对只赌金钱不斗志气“黑头到老”的夫妻。他们无限惭愧的躺在棺材里,不曾践履人们当他们结婚的时候所给的吉祥话——“白头偕老”。他们虽然把金钱都赌出去,可是他们还怀着很大的希望,因为他们有个好儿子,龙树古自幼就能说他父母要说的话,作他父母要作的事。龙老者背着龙树古和人们常说:“有儿子要不象树古那样孝顺,那叫作骆驼下骡子,怪种!”

龙老者专信二郎神,因为二郎神三只眼,当中那只眼专管监察赌场而降福于虔诚的赌徒。龙老太太专信城隍爷,龙树古小的时候曾随着母亲作过城隍出巡时候的轿前红衣神童。总之,龙树古自幼就深受宗教的陶染。

他在十八岁的时候,由他父母把东城罗老四驾下的大姑娘,用彩绣的大轿运来给他作媳妇。那位大姑娘才比他多七八岁,而且爱他真似老姐姐一样。有时候老夫妇不在家,小夫妇也开过几次交手战,可是打架与爱情无伤,打来打去,她竟自供献给他一个又白又胖的小女孩——龙凤。龙凤生下来的第二天,就经一个道士给她算命。道士说:她非出家当尼姑不可,不然有克老亲。龙老夫妇爱孙女心盛,不忍照道士所说的执行。果然,龙凤不到三岁把祖父母全都克死。至今街坊见着龙凤还替龙老夫妇抱屈伤心!

龙树古自双亲去世,也往社会里去活动。不幸,他的社会,他的政府,许马贼作上将军,许赌棍作总长,只是不给和龙树古一样的非贼非盗的一些地位。更不幸的,他的夫人当龙凤八九岁的时候也一命呜呼!她的死,据医生说是水火不济,肝气侵肺。而据邻居说,是龙凤命硬,克伐十族。不然,何以医生明知是肝气侵肺,而不会下葯攻肝养肺?

龙树古自丧妻之后,仍然找不到事作,于是投到救世军教会,领洗作信徒。最初信教的时候,邻居都很不满意他,甚至于见了龙凤,除不理她之外,私下里还叫她“洋妞儿”!后来龙树古作了军官,亲友又渐渐改变态度,把龙凤的“洋妞儿”改为“女学生”。

龙凤现在已有二十岁,她的面貌,谁也不能说长得丑,可是谁也不说她是个美人。因为她红润的脸永远不擦铅粉和胭脂,她的浓浓的眉毛永远不抹黑墨,她的长而柔软的头发永远不上黄蜡和香油。试问天下可有不施铅华的美人?加以她的手不用小红袖盖着,她的脚不用长布条裹得象个小冬笋,试问天下可有大手大脚的美人?

“野调无腔的山姑娘!她是没有妈的孩子,咱们可别跟她学!”这是邻居们指着龙凤而教训他们的女孩子的话。

他们父女却非常的快活,龙树古纵有天大的烦恼,一见了他的爱女,立刻眉开眼笑的欢喜起来。她呢,用尽方法去安慰他,伺候他,龙树古现在确乎比他夫人在世的时候,还觉得舒服一些。

我关于龙军官的事情,只能搜罗这一些,假如有人嫌不详细,只好请到鼓楼大街一带去访问。那些老太婆们可以给你极丰富的史料,就是那给龙凤算命的道士,有几位夫人,她们都说得上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