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26节

作者:老舍

北京的市自治运动,越发如火如荼进行的起劲。南城自治奉成会因为开会没有摇铃,而秩序单上分明写着“振铃开会”,会长的鼻子竟被会员打破。巡警把会所封禁,并且下令解散该会。于是城内外,大小,强弱,各自治团体纷纷开会讨论对待警厅的办法。有的主张缓进,去求一求内务总长的第七房新娶十三岁的小姨太太代为缓颊。有的主张强硬,结合全城市民向政府示威,龙树古的意见也倾向于后者。

龙树古在二郎庙召集了会议,讨论的结果,是先在城北散一些宣言,以惹起市民的注意,然后再想别的方法。

散会后老张把龙会长叫到僻静的地方,磋商龙凤的身价问题。老张说:孙八已经肯出一千元。龙树古说:一千出头才肯商议。老张答应再向孙八商议。龙树古又对老张说:如果不写卖券,他情愿送老张五十块钱,老张依然皱着眉说不好办,可是没说不要五十块钱。

“婚书总得写?”老张问。

“我们信教的,不懂得什么是婚书,只知道到教堂去求牧师祝婚。孙八要是不能由着我到教堂去行婚礼,那末我为什么一定随着他写婚书?”龙树古稳健而恳切的陈说。“不写婚书,什么是凭据?别难为我,我是为你好,为你还清了债!”

“我明白,我不清债,谁卖女儿!不用说这宗便宜话!”

“我去和孙八说,成否我不敢定,五十元是准了?”“没错!”

“好朋友!”

又是五十块!老张心里高兴,脸上却愁眉不展的去找孙八。

孙八散会后已回了家,回家自然是要吃饭。那么,老张为何也回孙八的家?

孙八才拿起饭碗,老张也跟着拿起饭碗。孙八是在孙八家里拿起饭碗。老张也在孙八家里拿起饭碗。老张的最主要的二支论法的逻辑学,于此又有了切实的证明。他的二支论法是: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

“八爷!今天人家老龙高抬脚作主席,我的脸真不知道往那里放!”

“我的脸要没发烧,那叫不要脸!你多辛苦!”孙八气得象惹恼的小青蛤蟆一样,把脖子气得和肚子一般粗。“可是,不用生气。那个穷小子今天递了降书,挂了白旗。”“什么降书?”孙八以为“降书”是新出版的一本什么书。“八爷!你是贵人多忘事,你的事自己永远不记着。也好,你要作了总统,我当秘书长。不然,你把国家的事也都忘了。”孙八笑了,大概笑的是“你作总统”。

“你没看见吗?”老张接着说:“今天老龙立在台上,只把眼睛钉在你身上。散会后他对我说,凭八爷的气度面貌,决不委屈他的女儿。这就是降书!现在饭是熟了,可别等凉了!八爷你给个价钱!”

“我还真没买过活人,不知道行市!”孙八很慎重的说。“多少说个数目!”

“我看一百元就不少!”孙八算计了半天,才大胆的说。

老张把饭碗放下,掩着嘴,发出一阵尖而不近人情的怪笑。喉内格格的作响,把饭粒从鼻孔射出,直笑的孙八手足无措,好象白日遇见了红眼白牙的笑鬼!

“一百元?八爷!我一个人的八爷!不如把一百元换成铜元,坐在床上数着玩,比买姑娘还妥当!我的八爷!”跟着又是一阵狂笑,好象他的骨髓里含着从远祖遗传下来的毒质,遇到机会往外发散。

“太少?”孙八想不起说什么来。

“你想想,买匹肥骡子得几百不?何况那么可爱的大姑娘!”

“你也得替我想,你知道叔父的脾气,他要知道我成千论百的买人,能答应我不能?”

“可有一层啊,买人向来是秘密的事,你不会事前不对他说;事后只说一百元买的,这没什么难处。再说为入政界而娶妾,叔父自有喜欢的,还闹脾气?你真要给叔父买个小老婆,我准保叔父心花笑开骂你一阵。老人们的嘴和心,比北京到库伦还远,你信不信?”

“就是,就是!到底得用多少?”孙八明白了!象孙八这样的好人,糊涂与明白的界线是不很清楚的。

小孩子最喜欢出阁的姐姐,因为问一答十,样样有趣,而且说的是别一家的事。孙八要是个孩子,老张就是他出阁的姐姐,他能使孙八听到别一世界的事,另一种的理。

“卖古玩的不说价钱,凭买主的眼力,你反正心里有个数!”

“辛苦!张先生!我真不懂行!”

要都是懂行的,古玩铺去赚谁的钱!要都是懂行的,妓女还往谁身上散布杨梅!

“这么着,我替老龙说个数,听明白了,这可是我替老龙说,我可分文不图!据老龙的意思,得过千呢!”老张把手左右的摆,孙八随着老张的手转眼珠,好似老张是施展催眠术。“过千——”

“哼!要写卖券,还非过万不行呢!照着亲戚似的来往,过千就成!”

“自然是走亲戚好!到底得一千几?”

说也奇怪,老实人要是受了催眠,由慎重而变为荒唐比不老实人还快。

“一千出头,那怕是一千零五块呢。”

“就是一千零五罢!”孙八紧着说,惟恐落在后头。“哈哈……!八爷你太妙了!我说的是个比喻!假如你成千累万的买东西,难道一添价就是五块钱吗?”孙八低看头计算,半天没有说话。

“八爷!老张可不图一个芝麻的便宜啊!你的钱,老龙的姑娘,咱们是白跑破了一对红底青缎鞋!好朋友爱好朋友,八爷,说个痛快的!”

老张是没机会到美国学些实验心理学,可惜!不然,岂止于是一位哲学家呢!老张是没有功夫多写文章,可惜!不然他得写出多么美的文字!

话虽说了不少,饭可是没吃完。因为吃几口说几句话,胃中有了休息的时候,于是越吃越饿,直到两点多钟,老张才说了一句不愿意说而不能不说的“我够了!”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桌上的杯盘已经全空了。

饭后老张又振荡有致的向孙八劝诱。孙八结果认拿一千二百元作龙凤的身价。

“八爷!大喜!大喜!改日喝你的喜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