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31节

作者:老舍

蓝小山告诉王德,他每天到饭馆吃饭至少要用一块半钱,而吃的不能适口。王德不晓得一块多钱的饭怎样吃法,因为他只吃过至多二毛钱一顿的;可是不能不信没有这样的事,虽然自己没经验过。

报馆开张了,王德早早的来上工。他一进门只见看门的左手捧着一张报纸,上面放着一张薄而小的黑糖芝麻酱饼;右手拿着一碗白开水往蓝小山的屋里走。

王德没吃过一块半钱一顿的饭,可是吃过糖饼,而糖饼决不是一块半钱一张,况且那么薄而小的一张!蓝小山正坐在屋里,由玻璃窗中看见王德。

“大生进来!”

王德不好意思拒绝,和看门的前后脚进去。看门的问:“要别的东西不要,蓝先生?”

“去罢!”小山对仆人的词调永远是简单而含有命令气的。王德坐下,小山拿起糖饼细嚼缓咽的自由着。

“我的胃可受不了那么油腻的东西!你知道,亲友到年节非请我吃饭不可。他们的年菜是油多肉多,吃的我肚子疼的不了;不吃罢,他们又要说我骄傲择食!难题,难题!今天我特意买张糖饼吃,你知道,芝麻酱是最能补肚子的!中国家庭非改革不可,以至于作饭的方法都非大改特改不可!”小山说着把饼吃完,又把一碗开水轻轻的灌下去。喝完水,从抽屉里拿出两块金黄色橘子皮。把一块放在口中含着,把那一块放在手心里,象银号老板看银子成色的样子,向王德说:“大生!说也可笑!一件平常的事,昨天一桌十几多个人会都不知道。”

“什么事,小山?”

“你看,橘子是广州来的最好,可是怎能试验是不是广州货呢?”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你看这里!”小山把橘皮硬面朝外,白皮朝里往墙上一贴,真的贴住了!“这是广州来的!贴不上的是假的!昨天在西食堂吃大餐,我贴给他们看;这是常识!”

小山说罢,从墙上把橘皮揭下来又放在抽屉里。

两个人谈来谈去,谈到婚姻问题。谈男女的关系是一班新青年最得意的事。而且两个男的谈过一回关于女子的事,当时觉得交情深厚了许多。

“我明白女子的心理,比男子的还清楚,虽然我是男子。”小山说。“我明白恋爱原理比谁也透澈,虽然我现在无意于结婚,女子就是擦红抹粉引诱男性的一种好看而毫无实在的东西!恋爱就是苟合的另一名词,看见女子,不管黑白,上去诱她一回。你看透她的心理,壮着你自己的胆量,你就算是恋爱大家!我现在无意结婚,等我说要时候,我立在中央公园不用说话,女的就能把我围上!”

“我——我不敢——”

“有话请说,好在是闲谈。”

“我不敢说你的经验准对。”王德的脸又红了!“我信女子是什么都可以牺牲的,假如她爱一个男子,男子不明白她们,反而看着她们是软弱,是依赖!至于恋爱的道理我一点也不懂,可是我觉得并不是苟合,而是神圣!”

王德说不出道理来,尤其这是头一次和小山辩论,心中不能坦然的细想,就是想起来的,口中也传达不出来。小山把一双眼珠又集中在鼻部,不住的点头。

“大生!你是没交结过女的,所以你看她们那么高。等你受过她们的害以后,你就明白我的话了!”

“我也有个女朋友……”王德被人一激,立刻把实话说出来。后悔了,然而收不回来了!

“是吗?”小山摘下眼镜,擦了擦眼镜,揉了揉眼。面部的筋肉全皱起来,皱起的纹缕,也不是哭的表示,也不是笑,更不是半哭半笑,于无可形容之中找出略为相近的说,好象英国七楞八瓣的小“牛头狗”的脸。

“是!”王德永远看不起“说过不算”的人,于是很勇敢的这样承认。

“告诉我,她是谁?我好帮助你把她弄到手!”小山用比皮袄袖子长出一块的那件绸大衫的袖子,轻轻拂了王德的脸一下。

“她与我和亲姊弟一般,如今我们希望比姊弟的关系更进一层!我不愿听这个‘弄’字,我十分敬爱她!”王德今天开始有一些不爱小山了,然而只在讲爱情的一点,至于别的学问,小山依旧是小山;人们那能十全呢?会作好诗好文的,有时候许作出极不光荣的事,然而他的诗文,仍有他的价值。“到底她是谁?‘弄’罢‘不弄’罢,反正我是一片好心要帮助你!女子的心理你不如我明白的多!”

“李应的姐姐,我们自幼就相知!”王德很郑重的说。“呕!在教会的那个李应?”

“他的姐姐!”

“好!好!你们已定婚?”

“彼此心许,没有正式的定规!”

“好!我帮助你!我无意结婚,因为我看女子是玩物,我看不起她们,可是我愿帮助别人成其好事,借此或者也可以改一改我对于女子的成见!”

王德——诚实的少年——把一切的情形告诉小山。小出满口答应替王德出力,然后两个人分头去作他们的事。…………

老张与蓝小山的哲学不同,所以他们对于女子的态度也不同。老张买女子和买估衣一样,又要货好又要便宜;穿着不合适可以再卖出去。小山是除自己祖母以外,是女人就可以下手,如其有机可乘!从讲爱情上说,并不是祖母有什么一定的难处,实在因为她年老了!谄媚她们,把小便宜给她们,她们是三说两说就落在你的陷阱。玩耍腻了一个,再去谄媚别个,把小便宜给别个,于是你得新弃旧,新的向你笑,旧的向你哭,反正她们的哭笑是自作自受!

老张要不是因人家欠他的债,是不肯拿钱买人的,可是折债到底是损失金钱,于此,他不如小山只费两角钱为女人们买一张电影票!那不是老张的脑力弱于小山,见解低于小山,而是老张与小山所代表的时代不同,代表的文化不同!老张是正统的十八世纪的中国文化,而小山所有的是二十世纪的西洋文明。老张不易明白小山,小山不易明白老张,不幸他们住在同一个社会里,所以他们免不了起冲突,相攻击,而越发的彼此不相能。不然,以老张的聪明何苦不买一张电影票弄个女的,而一定折几百元的债!不然,小山何不花三百元买进,而五百元卖出,平白赚二百元钱,而且卖出之前,还可以同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