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哲学》

第07节

作者:老舍

“叔父!我们决定进城一同找事。”王德首先发言:“我要看看世界是什么样子,李应有找事的必要。两个人一同去呢,彼此有个照应。”

“好!”李应的叔父笑了一笑。

“我所不放心的是老张不放李应走。”

“我是怕我走后,老张和叔父你混闹。”

“你们都坐下,你们还是不明白这个问题的内容。老张不能不叫李应走,他也不能来跟我闹。现在不单是钱的问题,是人!”

“自然我们都是人。”王德笑着说。

“我所谓的人,是女人!”

“自然张师母是女人!”

“王德!此刻我不愿意你插嘴,等我说完,你再说。”李应的叔父怕王德不高兴,向王德笑了一笑。然后他燃着纸捻,连气吸了几口烟。把烟袋放下,又和李应要了一碗冷水漱了漱口。立起来把水吐在一个破瓦盂内,顺手整了整大衫的折缝。

“王德,李应,”李应的叔父看了看那两个少年,好象用眼光帮助他表示从言语中表示不出来的感情。“现在的问题是一个女人。李应!就是你的姐姐!”

李应不由的立起来,被叔父眼光的引领,又一语未发的坐下。

“不用暴躁,听我慢慢的说!”那位老人接续着说:“张师母是她哥哥卖给老张的,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他欠老张的债,所以她就作了折债的东西。她现在有些老丑,于是老张想依法炮制买你的姐姐,因为我也欠他的钱。他曾示意几次,我没有理他……我不是畜……李应!拿碗冷水来!”

他把头低的无可再低,把一碗冷水喝下去,把碗递给李应,始终没抬头。

“可是现在这正是你们的机会。因为在我不允许他的亲事以前,他决不会十分毒辣,致使亲事不成。那末,李应你进城,我管保老张不能不放你走。至于你们的师母,等老张再来提亲的时候,我要求他先把她释放,然后才好议婚。我想他一定要些个赎金,果然他吐这样的口气,那末,就是我们夺回你师母自由的机会。那个五彩瓶,”他并没抬头,只用手大概的向桌上指了一指。“是我宁挨饿而未曾卖掉的一件值钱的东西。李应,那是你父亲给我的。你明天把那个瓶拿进城去,托你姑父卖出去,大概至少也卖一百块钱。你拿二十元在城里找事,其余的存在你姑父那里,等老张真要还你师母自由的时候,我们好有几十元钱去赎她。她以后呢,自己再冻饿而死,我们无力再管,自然我们希望管。可是我们让她死的时候明白,她是一条自由的身子,而不是老张的奴隶。你们师母要是恢复了她的自由,老张一定强迫我写字据卖我的侄女。”

李应的叔父停住了话,把水烟袋拿起来,没有吸烟,只不错眼珠的着着烟袋。

“死是不可免的;我怕老张的笑声,然而不怕死!”“叔父!”李应打断他叔父的话:“你不用说‘死’成不成?”老人没回答。

“老张!你个……”王德不能再忍,立起来握着拳头向东边摇着,好象老张就站在东墙外边似的。

“王德!坐下!”李老人呆呆的看着案上的五彩瓶。王德坐下了,用拳头邦邦的撞着炕沿。

“我对不起人,对不起老张,欠债不还,以死搪塞,不光明,不英雄!”老人声音更微细了,好象秋夜的细雨,一滴一滴的冷透那两个少年的心情。“你们,王德,李应,记住了:好人便是恶人的俘虏,假如好人不持着正义和恶人战争。好人便是自杀的砒霜,假如好心只是软弱,因循,怯懦。我自己无望了,我愿意你们将来把恶人的头切下来,不愿意你们自己把心挖出来给恶人看。至于金钱,你们切记着:小心得钱,小心花钱。我自己年少的时候,有一片傻好心,左手来钱,右手花去,落得今日不能不死。死,我是不怕的,只是死了还对不起人,至少也对不起老张。以前的我是主张‘以德报怨’,现在,‘以直报怨’。以前我主张钱可以乱花,不准苟得,现在,钱不可苟得,也不可乱花。……王德,你用不着进城。李应去后,老张正需人帮助,他决不致于因为你和他打架而慢待你。你要是天天见老张,至少也可以替我打听他对于我的摆布。不过,你的志愿我不敢反对,进城与否,还是你自己决定。从事实上看,好似没有进城的必要。我的话尽于此,对不对我不敢说。你们去罢!不必怀念着我的死,我该死!”

李老人舒展了舒展大衫,慢慢的卧下去,随手拿起一本书,遮住自己的脸;周身一动也不动,只有襟部微微的起伏,衬着他短促的呼吸。

“设若你能还老张的钱,你还寻死吗,叔父?”王德问。“我怎能还他的钱?”

“我回家对父亲说,他借与你钱,将来李应再慢慢的还我父亲。”

“傻孩子!你父亲那是有钱的人!”

“他有!一收粮就有好几十块!”

“几十块?那是你们一年的用度!傻孩子,我谢谢你!”“呕!”王德疑惑了。“原来几十块钱不算富人,那么,多少才可以算富足呢?”

多么难堪夏日午时的静寂!树上的红杏,田中的晚麦,热的都不耐烦了!阵阵的热风,吹来城内的喧闹,困的睡了,不睡的听着听着哭了。这时王德和李应又坐在破磨盘上,王德看着那翎毛凋落的丑老鸦,左顾右盼的摇着秃头脑,要偷吃树上的红杏。李应低着头注视着地上的群蚁围攻一个翠绿的嫩槐树虫。老鸦轻快的一点头,衔起一个圆红杏,拍着破翅擦着篱笆飞去。王德随着老鸦把眼睛转到东边的树上,那面丑心甜的老鸦把杏递进巢内,哑哑的一阵小鸦的笑声,布散着朴美的爱情。

李应不知不觉的要用手拨散那条绿虫身上叮着的小黄蚁。他忘了他的手被王德紧紧的握着。他一抽手,王德回过头来:“李应!”“啊!王德!”两个人的眼光遇在一处,触动了他们的泪腺的酸苦。他们毫不羞愧的,毫不虚伪的哭起来。

对哭——对着知己的朋友哭——和对笑,是人类仅有的两件痛快的事。

“你哭完了没有?我完了!”王德抹着红眼。

“不哭了!”

“好!该笑了!今天这一哭一笑,在这张破磨盘上,是我们事业的开始!李应!你看前面,黑影在我们后面,光明在我们前头!笑!”

王德真笑了,李应莫名其妙不觉的也一乐,这一乐才把他眼中的泪珠挤净。

“王德,我还是不赞成你进城!”

“非去不可!我有我的志愿!”王德停顿了一会儿:“李应,你姐姐怎样呢?”他的脸红了。

“有我姑父姑母照应着她。”

“是吗?”王德没有说别的。

“你该回家吃饭,老人家要是不准你进城,不必固执。”“父亲管不了,我有我的志愿!”王德说着往四下一看。“李应,我的书包呢?”

“放在屋里了罢?进来看看。”

两个人轻轻的走进去,李老人似乎昏昏的睡去。李应爬上炕去拿王德的书包。老人微微的睁开眼。

“王德呢?”

“在这里。”

“王德!不用和别人说咱们的事。你过来!”

王德走过去,老人拉住他手,叹了一口气。王德不知说什么好,只扭着脖子看李应。

“王德!少年是要紧的时候!我,我完了!去吧!告诉你父亲,没事的时候,过来谈一谈。”

王德答应了一声,夹起书包往外走。老人从窗上镶着的小玻璃往外望了王德一望,自言自语的说:“可爱!可爱的少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张的哲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