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城记》

第16节

作者:老舍

我难过极了!公使太太的一段哀鸣,使我为多少世纪的女子落泪,我的手按着历史上最黑的那几页,我的眼不敢再往下看了。

不到外国城去住是个错误。我又成了无家之鬼了。上哪里去?那群帮忙的猫人还看着我呢,大概是等着和我要钱。他们抢走了公使太太的东西,不错,但是,那恐怕不足使他们扔下得个国魂的希望吧?我的头疼得很厉害,牙也摔活动了两个。我渐渐的不能思想了,要病。我的心中来了个警告。我把一裤袋的国魂,有十块一个的,有五块一个的,都扔在地上,让他们自己分吧,或是抢吧,我没精神去管。那八个妇人是无望了;公使太太呢,也完了,她的身下流出一大汪血,眼睛还睁着,似乎在死后还关心那八个小妖精。我无法把她们埋起来,旁人当然不管;难堪与失望使我要一拳把我的头击碎。

我在地上坐了一会儿。虽然极懒得动,到底还得立起来,我不能看着这些妇人在我的眼前臭烂了。我一瘸一拐的走,大概为外国人丢脸不少。街上又挤满了人。有些少年人,手中都拿着块白粉,挨着家在墙壁上写字呢,墙还很潮,写过以后,经小风一吹,特别的白。“清洁运动”,“全城都洗过”……每家墙壁上都写上了这么一句。虽然我的头是那么疼,我不能不大笑起来。下完雨提倡洗过全城,不必费人们一点力量,猫人真会办事。是的,臭沟里确乎被雨水给冲干净了,清洁运动,哈哈!莫非我也有点发疯么?我恨不能掏出手枪打死几个写白字的东西们!

我似乎还记得小蝎的话:街那边是文化机关。我绕了过去,不是为看文化机关,而是希望找个清静地方去忍一会儿。我总以为街市的房子是应当面对面的,此处街上的房子恰好是背倚背的,这个新排列方法使我似乎忘了点头疼。可是,这也就是不大喜欢新鲜空气与日光的猫人才能想出这个好主意,房背倚着房背,中间一点空隙没有,这与其说是街,还不如说是疾病酿造厂。我的头疼又回来了。在异国生病使人特别的悲观,我似乎觉得没有生还中国的希望了。我顾不得细看了,找着个阴凉便倒了下去。

睡了多久?我不知道。一睁眼我已在一间极清洁的屋子中。我以为这是作梦呢,或是热度增高见了幻象,我摸摸了头,已不十分热!我莫名其妙了。身上还懒,我又闭上了眼。有点极轻的脚步声,我微微的睁开眼:比迷叶还迷的迷!她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微微的点点头:“好啦!”她向自己说。

我不敢再睁眼,等着事实来说明事实吧。过了不大的工夫,小蝎来了,我放了心。

“怎样了?”我听见他低声的问。

没等迷回答,我睁开了眼。

“好了?”他问我。我坐起来。

“这是你的屋子?”我又起了好奇心。

“我们俩的,”他指了指迷,“我本来想让你到这里来住,但是恐怕父亲不愿意,你是父亲的人,父亲至少这么想;他不愿意我和你交朋友,他说我的外国习气已经太深。”“谢谢你们!”我又往屋中扫了一眼。

“你纳闷我们这里为什么这样干净?这就是父亲所谓的外国习气。”小蝎和迷全笑了。

是的,小蝎确是有外国习气。以他的言语说,他的比大蝎的要多用着两倍以上的字眼,大概许多字是由外国语借来的。

“这是你们俩的家?”我问。

“这是文化机关之一。我们俩借住。有势力的人可以随便占据机关的房子。我们俩能保持此地的清洁便算对得起机关;是否应以私人占据公家的地方,别人不问,我们也不便深究。敷衍,还得用这两个最有意思的字!迷,再给他点迷叶吃。”“我已经吃过了吗?”我问。

“刚才不是我们灌你一些迷叶汁,你还打算再醒过来呀?迷叶是真正好葯!在此地,迷叶是众葯之王。它能治的,病便有好的希望;它不能治的,只好等死。它确是能治许多的病。只有一样,它能把‘个人’救活,可是能把‘国家’治死,迷叶就是有这么一点小缺点!”小蝎又来了哲学家的味了。

我又吃了些迷叶,精神好多了,只是懒得很。我看出来光国和别的外国人的智慧。他们另住在一处,的确是有道理的。猫国这个文明是不好惹的;只要你一亲近它,它便一把油漆似的将你胶住,你非依着它的道儿走不可。猫国便是个海中的旋涡,临近了它的便要全身陷入。要入猫国便须不折不扣的作个猫人,不然,干脆就不要粘惹它。我尽力的反抗吃迷叶,但是,结果?还得吃!在这里必须吃它,不吃它别在这里,这是绝对的。设若这个文明能征服了全火星——大概有许多猫国人抱着这样的梦想——全火星的人类便不久必同归于尽:浊秽,疾病,乱七八糟,糊涂,黑暗,是这个文明的特征;纵然构成这个文明的分子也有带光的,但是那一些光明决抵抗不住这个黑暗的势力。这个势力,我看出来,必须有朝一日被一些真光,或一些毒气,好象杀菌似的被剪除净尽。不过,猫人自己决不这么想。小蝎大概看到这一步,可是因为看清这局棋已经是输了,他便信手摆子,而自己笑自己的失败了。至于大蝎和其余的人只是作梦而已。我要问小蝎的问题多极了。政治,教育,军队,财政,出产,社会,家庭……

“政治我不懂,”小蝎说:“父亲是专门作政治的,去问他。其余的事我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顶好你先自己去看,看完再问我。只有文化事业我能充分帮忙,因为父亲对什么事业都有点关系,他既不能全照顾着,所以对文化事业由我作他的代表。你要看学校,博物院,古物院,图书馆,只要你说话,我便叫你看得满意。”

我心里觉得比吃迷叶还舒服了:在政治上我可以去问大蝎;在文化事业上问小蝎,有这二蝎,我对猫国的情形或者可以知道个大概了。

但是我是否能住在这里呢?我不敢问小蝎。凭良心说,我确是半点离开这个清洁的屋子的意思也没有。但是我不能摇尾乞怜,等着吧!

小蝎问我先去看什么,惭愧,我懒得动。

“告诉我点你自己的历史吧!”我说,希望由他的言语中看出一点大蝎家中的情形。

小蝎笑了。每逢他一笑,我便觉得他可爱又可憎。他自己知道他比别的猫人优越,因而他不肯伸一伸手去拉扯他们一把——恐怕弄脏了他的手!他似乎觉得他生在猫国是件大不幸的事,他是荆棘中唯一的一朵玫瑰。我不喜欢这个态度。“父母生下我来,”小蝎开始说,迷坐在他一旁,看着他的眼。“那不关我的事。他们极爱我,也不关我的事。祖父也极爱我,没有不爱孙子的祖父,不算新奇。幼年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小蝎扬头想了想,迷扬着头看他。“对了,有件小事也许值得你一听,假如不值得我一说。我的rǔ母是个妓女。妓女可以作rǔ母,可是不准我与任何别的小孩子一块玩耍。这是我们家的特别教育。为什么非请妓女看护孩子呢?有钱。我们有句俗话:钱能招鬼。这位rǔ娘便是鬼中之一。祖父愿意要她,因为他以为妓女看男孩,兵丁看女孩,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她们或他们能教给男女小孩一切关于男女的知识。有了充分的知识,好早结婚,早生儿女,这样便是对得起祖宗。妓女之外,有五位先生教我读书,五位和木头一样的先生教给我一切猫国的学问。后来有一位木头先生忽然不木头了,跟我的rǔ母逃跑了。那四位木头先生也都被撵了出去。我长大了,父亲把我送到外国去。父亲以为凡是能说几句外国话的,便算懂得一切,他需要一个懂得一切的儿子。在外国住了四年,我当然懂得一切了,于是就回家来。出乎父亲意料之外,我并没懂得一切,只是多了一些外国习气。可是,他并不因此而不爱我,他还照常给我钱花。我呢,乐得有些钱花,和星,花,迷,大家一天到晚凑凑趣。表面上我是父亲的代表,主办文化事业,其实我只是个寄生虫。坏事我不屑于作,好事我作不了,敷衍——这个宝贝字越用越有油水。”小蝎又笑了,迷也随着笑了。

“迷是我的朋友,”小蝎又猜着了我的心思:“一块住的朋友。这又是外国习气。我家里有妻子,十二岁就结婚了,我六岁的时候,妓女的rǔ母便都教会了我,到十二岁结婚自然外行不了的。我的妻子什么也会,尤其会生孩子,顶好的女人,据父亲说。但是我愿意要迷。父亲情愿叫我娶迷作妾,我不肯干。父亲有十二个妾,所以看纳妾是最正当的事。父亲最恨迷,可是不大恨我,因为他虽然看外国习气可恨,可是承认世界上确乎有这么一种习气,叫作外国习气。祖父恨迷,也恨我,因为他根本不承认外国习气。我和迷同居,我与迷倒没有什么,可是对猫国的青年大有影响。你知道,我们猫国的人以为男女的关系只是‘那么’着。娶妻,那么着;娶妾,那么着;玩妓女,那么着;现在讲究自由联合,还是那么着;有了迷叶吃,其次就是想那么着。我是青年人们的模范人物。大家都是先娶妻,然后再去自由联合,有我作前例。可是,老人们恨我入骨,因为娶妻妾是大家可以住在一处的,专为那么着,那么着完了就生一群小孩子。现在自由联合呢,既不能不要妻子,还得给情人另预备一个地方,不然,便不算作足了外国习气。这么一来,钱要花得特别的多,老人们自然供给不起,老人们不拿钱,青年人自然和老人们吵架。我与迷的罪过真不小。”

“不会完全脱离了旧家庭?”我问。

“不行呀,没钱!自由联合是外国习气,可是我们并不能舍去跟老子要钱的本国习气。这二者不调和,怎能作足了‘敷衍’呢?”

“老人们不会想个好方法?”

“他们有什么方法呢?他们承认女子只是为那么着预备的。他们自己娶妾,也不反对年青的纳小,怎能禁止自由联合呢?他们没方法,我们没方法,大家没方法。娶妻,娶妾,自由联合,都要生小孩;生了小孩谁管养活着?老人没方法,我们没方法,大家没方法。我们只管那么着的问题,不管子女问题。老的拚命娶妾,小的拚命自由,表面上都闹得挺欢,其实不过是那么着,那么着的结果是多生些没人照管没人养活没人教育的小猫人,这叫作加大的敷衍。我祖父敷衍,我的父亲敷衍,我敷衍,那些青年们敷衍;‘负责’是最讨厌的一个名词。”

“女子自己呢?难道她们甘心承认是为那么着的?”我问。“迷,你说,你是女的。”小蝎向迷说。

“我?我爱你。没有可说的。你愿意回家去看那个会生小孩的妻子,你就去,我也不管。你什么时候不爱我了,我就一气吃四十片迷叶,把迷迷死!”

我等着她往下说,她不再言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