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城记》

第17节

作者:老舍

我没和小蝎明说,他也没留我,可是我就住在那里了。

第二天,我开始观察的工作。先看什么,我并没有一定的计划;出去遇见什么便看什么似乎是最好的方法。

在街的那边,我没看见过多少小孩子,原来小孩子都在街的这边呢。我心里喜欢了,猫人总算有这么一点好处:没忘了教育他们的孩子,街这边既然都是文化机关,小孩子自然是来上学了。

猫小孩是世界上最快活的小人们。脏,非常的脏,形容不出的那么脏;瘦,臭,丑,缺鼻短眼的,满头满脸长疮的,可是,都非常的快活。我看见一个脸上肿得象大肚罐子似的,嘴已肿得张不开,腮上许多血痕,他也居然带着笑容,也还和别的小孩一块跳,一块跑。我心里那点喜欢气全飞到天外去了。我不能把这种小孩子与美好的家庭学校联想到一处。快活?正因为家庭学校社会国家全是糊涂蛋,才会养成这样糊涂的孩子们,才会养成这种脏,瘦,臭,丑,缺鼻短眼的,可是还快活的孩子们。这群孩子是社会国家的索引,是成人们的惩罚者。他们长大成人的时候不会使国家不脏,不瘦,不臭,不丑;我又看见了那毁灭的巨指按在这群猫国的希望上,没希望!多妻,自由联合,只管那么着,没人肯替他的种族想一想。爱的生活,在毁灭的巨指下讲爱的生活,不知死的鬼!

我先不要匆忙的下断语,还是先看了再说话吧。我跟着一群小孩走。来到一个学校:一个大门,四面墙围着一块空地。小孩都进去了。我在门外看着。小孩子有的在地上滚成一团,有的往墙上爬,有的在墙上画图,有的在墙角细细检查彼此的秘密,都很快活。没有先生。我等了不知有多久,来了三个大人。他们都瘦得象骨骼标本,好似自从生下来就没吃过一顿饱饭,手扶着墙,慢慢的蹭,每逢有一阵小风他们便立定哆嗦半天。他们慢慢的蹭进校门。孩子们照旧滚,爬,闹,看秘密。三位坐在地上,张着嘴喘气。孩子们闹得更厉害了,他们三位全闭上眼,堵上耳朵,似乎唯恐得罪了学生们。又过了不知多少时候,三位一齐立起来,劝孩子们坐好。学生们似乎是下了决心永不坐好。又过了大概至少有一点钟吧,还是没坐好。幸而三位先生——他们必定是先生了——一眼看见了我,“门外有外国人!”只这么一句,小孩子全面朝墙坐好,没有一个敢回头的。

三位先生的中间那一位大概是校长,他发了话:“第一项唱国歌。”谁也没唱,大家都愣了一会儿,校长又说:“第二项向皇上行礼。”谁也没行礼,大家又都愣了一会儿。“向大神默祷。”这个时候,学生们似乎把外国人忘了,开始你挤我,我挤你,彼此叫骂起来。“有外国人!”大家又安静了。“校长训话。”校长向前迈了一步,向大家的脑勺子说:“今天是诸位在大学毕业的日子,这是多么光荣的事体!”

我几乎要晕过去,就凭这群……大学毕业?但是,我先别动情感,好好的听着吧。

校长继续的说:

“诸位在这最高学府毕业,是何等光荣的事!诸位在这里毕业,什么事都明白了,什么知识都有了,以后国家的大事便全要放在诸位的肩头上,是何等的光荣的事!”校长打了个长而有调的呵欠。“完了!”

两位教员拚命的鼓掌,学生又闹起来。

“外国人!”安静了。“教员训话。”

两位先生谦逊了半天,结果一位脸瘦得象个干倭瓜似的先生向前迈了一步。我看出来,这位先生是个悲观者,因为眼角挂着两点大泪珠。他极哀婉的说:“诸位,今天在这最高学府毕业是何等光荣的事!”他的泪珠落下一个来。“我们国里的学校都是最高学府,是何等光荣的事!”又落下一个泪珠来。“诸位,请不要忘了校长和教师的好处。我们能作诸位的教师是何等的光荣,但是昨天我的妻子饿死了,是何等的……”他的泪象雨点般落下来。挣扎了半天,他才又说出话来:“诸位,别忘了教师的好处,有钱的帮点钱,有迷叶的帮点迷叶!诸位大概都知道,我们已经二十五年没发薪水了?诸位……”他不能再说了,一歪身坐在地上。

“发证书。”

校长从墙根搬起些薄石片来,石片上大概是刻着些字,我没有十分看清。校长把石片放在脚前,说:“此次毕业,大家都是第一,何等的光荣!现在证书放在这里,诸位随便来拿,因为大家都是第一,自然不必分前后的次序。散会。”

校长和那位先生把地下坐着的悲观者搀起,慢慢的走出来。学生并没去拿证书,大家又上墙的上墙,滚地的滚地,闹成一团。

什么把戏呢?我心中要糊涂死!回去问小蝎。

小蝎和迷都出去了。我只好再去看,看完一总问他吧。

在刚才看过的学校斜旁边又是一处学校,学生大概都在十五六岁的样子。有七八个人在地上按着一个人,用些家伙割剖呢。旁边还有些学生正在捆两个人。这大概是实习生理解剖,我想。不过把活人捆起来解剖未免太残忍吧?我硬着心看着,到底要看个水落石出。一会儿的工夫,大家把那两个人捆好,都扔在墙根下,两个人一声也不出,大概是已吓死过去。那些解剖的一边割宰,一边叫骂:“看他还管咱们不管,你个死东西!”扔出一只胳膊来!“叫我们念书?不许招惹女学生?社会黑暗到这样,还叫我念书?!还不许在学校里那么着?挖你的心,你个死东西!”鲜红的一块飞到空中!

“把那两个死东西捆好了?抬过一个来!”

“抬校长,还是历史教员?”

“校长!”

我的心要从口中跳出来了!原来这是解剖校长与教员!

也许校长教员早就该杀,但是我不能看着学生们大宰活人。我不管谁是谁非,从人道上想,我不能看着学生们——或任何人——随便行凶。我把手枪掏出来了。其实我喊一声,他们也就全跑了,但是,我真动了气,我觉得这群东西只能以手枪对待,其实他们哪值得一枪呢。口邦!我放了一枪。哗啦,四面的墙全倒了下来。大雨后的墙是受不住震动的,我又作下一件错事。想救校长,把校长和学生全砸在墙底了!我心中没了主意。就是杀校长的学生也是一条命,我不能甩手一走。但是怎样救这么些人呢?幸而,墙只是土堆成的;我不知道近来心中怎么这样卑鄙,在这百忙中似乎想到:校长大概确是该杀,看这校址的建筑,把钱他全自己赚了去,而只用些土堆成围墙。办学校的而私吞公款,该杀。虽然是这么猜想,我可是手脚没闲着,连拉带扯,我很快的拉出许多人来。每逢拉出一个土鬼,连看我一眼也不看便疯了似的跑去,象是由笼里往外掏放生的鸽子似的。并没有受重伤的,我心中不但舒坦了,而且觉得这个把戏很有趣。最后把校长和教员也掏出来,他们的手脚全捆着呢,所以没跑。我把他们放在一旁;开始用脚各处的踢,看土里边还有人没有,大概是没有了;可是我又踢了一遍。确乎觉得是没有人了,我回来把两位捆着的土鬼都松了绑。

待了好大半天,两位先生睁开了眼。我手下没有一些救急的葯,和安神壮气的酒类,只好看着他们两个,虽然我急于问他们好多事情,可是我不忍得立刻问他们。两位先生慢慢的坐起来,眼睛还带着惊惶的神气。我向他们一微笑,低声的问:“哪位是校长?”

两人脸上带出十二分害怕的样子,彼此互相指了一指。神经错乱了,我想。

两位先生偷偷的,慢慢的,轻轻的,往起站。我没动。我以为他们是要活动活动身上。他们立起来,彼此一点头,就好象两个雌雄相逐的蜻蜓在眼前飞过那么快,一眨眼的工夫,两位先生已跑出老远。追是没用的,和猫人竞走我是没希望得胜的。我叹了一口气,坐在土堆上。

怎么一回事呢?噢,疑心!藐小!狡猾!谁是校长?他们彼此指了一指。刚活过命来便想牺牲别人而保全自己,他们以为我是要加害于校长,所以彼此指一指。偷偷的,慢慢的立起来,象蜻蜓飞跑了去!哈哈!我狂笑起来!我不是笑他们两个,我是笑他们的社会:处处是疑心,藐小,自利,残忍。没有一点诚实,大量,义气,慷慨!学生解剖校长,校长不敢承认自己是校长……黑暗,黑暗,一百分的黑暗!难道他们看不出我救了他们?噢,黑暗的社会里哪有救人的事。我想起公使太太和那八个小妖精,她们大概还在那里臭烂着呢!

校长,先生,教员,公使太太,八个小妖精……什么叫人生?我不由的落了泪。

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不出,还得去问小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