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城记》

第18节

作者:老舍

下面是小蝎的话:

在火星上各国还是野蛮人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教育制度,猫国是个古国。可是,我们的现行教育制度是由外国抄袭来的。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该摹仿别人,而是说取法别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互相摹仿是该当的,而且是人类文明改进的一个重要动力。没有人採行我的老制度,而我们必须学别人的新制度,这已见出谁高谁低。但是,假如我能摹仿得好,使我们的教育与别国的并驾齐驱,我们自然便不能算十分低能。我们施行新教育制度与方法已经二百多年,可是依然一塌糊涂,这证明我们连摹仿也不会;自己原有的既行不开,学别人又学不好,我是个悲观者,我承认我们的民族的低能。

低能民族的革新是个笑话,我们的新教育,所以,也是个笑话。

你问为什么一点的小孩子便在大学毕业?你太诚实了,或者应说太傻了,你不知道那是个笑话吗?毕业?那些小孩都是第一天入学的!要闹笑话就爽快闹到家,我们没有其他可以自傲的事,只有能把笑话闹得彻底。这过去二百年的教育史就是笑话史,现在这部笑话史已到了末一页,任凭谁怎样聪明也不会再把这个大笑话弄得再可笑一点。在新教育初施行的时候,我们的学校也分多少等级,学生必须一步一步的经过试验,而后才算毕业。经过二百年的改善与进步,考试慢慢的取消了,凡是个学生,不管他上课与否,到时候总得算他毕业。可是,小学毕业与大学毕业自然在身分上有个分别,谁肯甘心落个小学毕业的资格呢,小学与大学既是一样的不上课?所以我们彻底的改革了,凡是头一天入学的就先算他在大学毕业,先毕业,而后——噢,没有而后,已经毕业了,还要什么而后?

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在猫国。在统计上,我们的大学毕业生数目在火星上各国中算第一,数目第一也就足以自慰,不,自傲了;我们猫人是最重实际的。你看,屈指一算,哪一国的大学毕业生人数也跟不上我们的,事实,大家都满意的微笑了。皇上喜欢这个办法,要不是他热心教育,怎能有这么多大学毕业生?他对得起人民。教员喜欢这个办法,人人是大学教师,每个学校都是最高学府,每个学生都是第一,何等光荣!家长喜欢这个办法,七岁的小泥鬼,大学毕业;子弟聪明是父母的荣耀。学生更不必说了,只要他幸而生在猫国,只要他不在六七岁的时期死了,他总可以得个大学毕业资格。从经济上看呢,这个办法更妙得出奇:原先在初办学校的时候,皇上得年年拿出一笔教育费,而教育出来的学生常和皇上反对为难,这岂不是花钱找麻烦?现在呢,皇上一个钱不要往外拿,而年年有许多大学毕业生,这样的毕业生也不会和皇上过不去。饿死的教员自然不少,大学毕业生人数可增加了呢。原先校长教员因为挣钱,一天到晚互相排挤,天天总得打死几个,而且有时候鼓动学生乱闹,闹得大家不安;现在皇上不给他们钱,他们还争什么?他们要索薪吧,皇上不理他们,招急了皇上,皇上便派兵打他们的脑勺。他们的后盾是学生,可是学生现在都一入学便毕业,谁去再帮助他们呢。没有人帮助他们闹事,他们只好等着饿死,饿死是老实的事,皇上就是满意教师们饿死。

家长的儿童教育费问题解决了,他们只须把个小泥鬼送到学校里,便算没了他们的事。孩子们在家呢,得吃饭;孩子们入学校呢,也得吃饭;有饭吃,谁肯饿着小孩子;没饭吃呢,小孩也得饿着;上学与不上学是一样的,为什么不去来个大学毕业资格呢?反正书笔和其他费用是没有的,因为入学并不为读书,也就不读书,因为得资格,而且必定得资格。你说这个方法好不好?

为什么还有人当校长与教员呢,你问?

这得说二百年来历史的演进。你看,在原先,学校所设的课程不同,造就出来的人材也就不一样,有的学工,有的学商,有的学农……可是这些人毕业后,干什么呢?学工的是学外国的一点技巧,我们没给他们预备下外国的工业;学商的是学外国的一些方法,我们只有些个小贩子,大规模的事业只要一开张便被军人没收了;学农的是学外国的农事,我们只种迷叶,不种别的;这样的教育是学校与社会完全无关,学生毕业以后可干什么去?只有两条出路:作官与当教员。要作官的必须有点人情势力,不管你是学什么的,只要朝中有人便能一步登天。谁能都有钱有势呢?作不着官的,教书是次好的事业;反正受过新教育的是不甘心去作小工人小贩子的,渐渐的社会上分成两种人:学校毕业的和非学校毕业的。前者是抱定以作官作教员为职业,后者是作小工人小贩子的。这种现象对于政治的影响,我今天先不说;对于教育呢,我们的教育便成了轮环教育。我念过书,我毕业后便去教你的儿女,你的儿女毕业了,又教我的儿女。在学识上永远是那一套东西,在人格上天天有些退步,这怎样讲呢?毕业的越来越多了,除了几个能作官的,其余的都要教书,哪有那么多学校呢?只好闹笑话。轮环教育本来只是为传授那几本不朽之作的教科书,并不讲什么仁义道德,所以为争一个教席,有时候能引起一二年的内战,杀人流血,好象大家真为教育事业拚命似的,其实只为那点薪水。

慢慢的教育经费被皇上,政客,军人,都拿了去,大家开始专作索薪的运动,不去教书。学生呢,看透了先生们是什么东西,也养成了不上课的习惯,于是开始刚才我说的不读书而毕业的运动。这个运动断送了教育经费的命。皇上,政客,军人,家长,全赞助这个运动;反正教育是没用的东西,而教员是无可敬畏的玩艺,大家乐得省几个钱呢。但是,学校不能关门;恐怕外国人耻笑;于是入学便算大学毕业的运动成熟了。学校照旧开着,大学毕业人数日见增加,可是一个钱不要花。这是由轮环教育改成普及教育,即等于无教育,可是学校还开着。天大的笑话。

这个运动成熟的时候,作校长与教师的并不因此而减少对于教育的热心,大家还是一天到晚打得不可开交。为什么?原先的学校确是象学校的样子,有桌椅,有财产,有一切的设备;有经费的时候,大家尽量赚钱,校长与教员只好开始私卖公产。争校长:校产少的争校产多的,没校产的争有校产的,又打了个血花乱溅。皇上总是有人心的,既停止了教育经费,怎再好意思禁止盗卖校产,于是学校一个一个的变成拍卖场,到了现在,全变成四面墙围着一块空地。那么,现在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作校长教员呢?不干是闲着,干也是闲着,何必不干呢?再说,有个校长教员的名衔到底是有用的,由学生升为教员,由教员升为校长,这本来是轮环教育的必遵之路;现在呢,校长教员既无钱可拿,只好借着这个头衔作升官的阶梯。这样,我们的学校里没教育,可是有学生有教员有校长,而且任何学校都是最高学府。学生一听说自己的学校是最高学府,心眼里便麻那么一下,而后天下太平。

学校里既没有教育,真要读书的人怎办呢?恢复老制度——聘请家庭教师教子弟在家中念书。自然,这只有富足的人家才能办到,大多数的儿童还是得到学校里去失学。这个教育的失败把猫国的最后希望打得连影子也没有了。新教育的初一试行是污蔑新学识的时期。新制度必须与新学识一同由外国搬运过来,学识而名之曰新的,显然是学识老在往前进展,日新月异的搜求真理。可是新制度与新学识到了我们这里便立刻长了白毛,象雨天的东西发霉。本来吗,采取别人家的制度学识最容易象由别人身上割下一块肉补在自己身上,自己觉得只要从别人身上割来一块肉就够了,大家只管割取人家的新肉,而不管肌肉所需的一切养分。取来一堆新知识,而不晓得研究的精神,势必走到轮环教育上去不可。这是污辱新知识,可是,在这个时期,人们确是抱着一种希望,虽然他们以为从别人身上割取一块新肉便会使自己长生不老是错误的,可是究竟他们有这么一点迷信,他们总以为只要新知识一到——不管是多么小的一点——他们立刻会与外国一样的兴旺起来。这个梦想与自傲还是可原谅的,多少是有点希冀的。到了现在,人们只知道学校是争校长,打教员,闹风潮的所在,于是他们把这个现象与新知识煮在一个锅里咒骂了:新知识不但不足以强国,而且是毁人的,他们想。这样,由污蔑新知识时期进而为咒骂新知识时期。现在家庭聘请教师教读子弟,新知识一概除外,我们原有的老石头书的价钱增长了十倍。我的祖父非常的得意,以为这是国粹战胜了外国学问。我的父亲高兴了,他把儿子送到外国读书,以为这么一办,只有他的儿子可以明白一切,可以将来帮助他利用新知识去欺骗那些抱着石头书本的人。父亲是精明强干的,他总以为外国的新知识是有用的,可是只要几个人学会便够了,有几个学会外国的把戏,我们便会强盛起来。可是一班的人还是同情于祖父:新知识是种魔术邪法,只会使人头晕目眩,只会使儿子打父亲,女儿骂母亲,学生杀教员,一点好处也没有。这咒骂新知识的时期便离亡国时期很近了。

你问,这新教育崩溃的原因何在?我回答不出。我只觉得是因为没有人格。你看,当新教育初一来到的时候,人们为什么要它?是因为大家想多发一点财,而不是想叫子弟多明白一点事,是想多造出点新而好用的东西,不是想叫人们多知道一些真理。这个态度已使教育失去养成良好人格和启发研究精神的主旨的一部分。及至新学校成立了,学校里有人,而无人格,教员为挣钱,校长为挣钱,学生为预备挣钱,大家看学校是一种新式的饭铺;什么是教育,没有人过问。又赶上国家衰弱,社会黑暗,皇上没有人格,政客没有人格,人民没有人格,于是这学校外的没人格又把学校里的没人格加料的洗染了一番。自然,在这贫弱的国家里,许多人们连吃还吃不饱,是很难以讲到人格的,人格多半是由经济压迫而堕落的。不错。但是,这不足以作办教育的人们的辩护。为什么要教育?救国。怎样救国?知识与人格。这在一办教育的时候便应打定主意,这在一愿作校长教师的时候便应该牺牲了自己的那点小利益。也许我对于办教育的人的期许过重了。人总是人,一个教员正和一个妓女一样的怕挨饿。我似乎不应专责备教员,我也确乎不肯专责备他们。但是,有的女人纵然挨饿也不肯当妓女,那么,办教育的难道就不能咬一咬牙作个有人格的人?自然,政府是最爱欺侮老实人的,办教育的人越老实便越受欺侮;可是,无论怎样不好的政府,也要顾及一点民意吧。假如我们办教育的真有人格,造就出的学生也有人格,社会上能永远瞎着眼看不出好坏吗?假如社会看办教育的人如慈父,而造就出的学生都能在社会上有些成就,政府敢轻视教育?敢不发经费?我相信有十年的人格教育,猫国便会变个样子。可是,新教育已办了二百年了,结果?假如在老制度之下能养成一种老实,爱父母,守规矩的人们,怎么新教育会没有相当的好成绩呢?人人说——尤其是办教育的人们——社会黑暗,把社会变白了是谁的责任?办教育的人只怨社会黑暗,而不记得他们的责任是使社会变白了的,不记得他们的人格是黑夜的星光,还有什么希望?!我知道我是太偏,太理想。但是办教育的人是否都应当有点理想?我知道政府社会太不帮忙他们了,但是谁愿意帮忙与政府社会中一样坏的人?

你看见了那宰杀教员的?先不用惊异。那是没人格的教育的当然结果。教员没人格,学生自然也跟着没人格。不但是没人格,而且使人们倒退几万年,返回古代人吃人的光景。人类的进步是极慢的,可是退步极快,一时没人格,人便立刻返归野蛮,况且我们办了二百年的学校?在这二百年中天天不是校长与校长或教员打,便是教员与教员或校长打,不是学生与学生打,便是学生与校长教员打;打是会使人立刻变成兽的,打一次便增多一点野性,所以到了现在,学生宰几个校长或教员是常见的事。你也用不着为校长教员抱不平,我们的是轮环教育,学生有朝一日也必变成校长或教员,自有人来再杀他们。好在多几个这样的校长教师与社会上一点关系没有,学校里谁杀了谁也没人过问。在这种黑暗社会中,人们好象一生出来便小野兽似的东闻闻西抓抓,希望搜寻到一点可吃的东西,一粒砂大的一点便宜都足使他们用全力去捉到。这样的一群小人们恰好在学校里遇上那么一群教师,好象一群小饿兽遇见一群老饿兽,他们非用爪牙较量较量不可了,贪小便宜的慾望烧起由原人遗下来的野性,于是为一本书,一个迷叶,都可以打得死尸满地。闹风潮是青年血性的激动,是有可原谅的;但是,我们此处的风潮是另有风味的,借题目闹起来,拆房子毁东西,而后大家往家里搬砖拾破烂,学生心满意足,家长也皆大欢喜。因闹风潮而家中白得了几块砖,一根木棍,风潮总算没有白闹。校长教师是得机会就偷东西,学生是借机会就拆毁,拆毁完了往家里搬运。校长教师该死。学生该死。学生打死校长教师正是天理昭彰,等学生当了校长教师又被打死也是理之当然,这就是我们的教育。教育能使人变成野兽,不能算没有成绩,哈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城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