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赐传》

十 开市大吉

作者:老舍

念书,请老师,不好就打……弄得天赐连饭也不正经吃了。什么是书呢?牛老太太虽然讲官派,可是牛宅没有什么书。牛老者偶尔念念小唱本,主要的目的是为念几行,眼睛好闭上得快一些。一本小唱本不定念多少日子,而且不定哪一天便用它裹了铜板。天赐不晓得书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为何要念它。老师这个字也听着耳生,而且可怕——带“老”字的东西多数是可怕的,如“老东西”,老虎……他得和四虎子商议一番:“咱哥俩问你干什么念书?”

“念好了就作官,念不好就挨板子!”

天赐的心凉了半截。“什么是老师呢?”他的小眼带出乞怜的神气,希望老师是种较比慈善的东西。

“老师教给你念书,手里拿着板子。”四虎子不能不说实话,虽然很难堪。

天赐不言语了,含着眼泪想主意。待了半天,他问:“我打他行不行呢?”

“不行,他个子大,你打不了他。”

“咱哥俩呢,你帮助我?”

四虎子非常难过,他没法帮助他的朋友;老师是打不得的!他摇头,天赐哭了。

八月初一就快到了!天赐一天问四虎子六七次:“还有几天?”

“早着呢,还有三天!”四虎子想给朋友一点安慰,可是到底说了实话。三天!可怜的天赐!“不用怕,下学之后咱们还能练刀玩,是不是?”

这个都没引出天赐的笑来。挨了板子还有什么心程练刀呢!“三天以后,一定是八月初一?”

“一定!”

跑不了了!两个朋友都默默无言,等着大难临头。天赐所有的想象都在活动着:书也许是个小鬼,老师至少是个怪物,专吃小孩,越想越怕,而怕得渺茫;到底不准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给小孩请个怪物来呢?为什么必得念书呢?“就不许咱们玩吗,连好好的玩也不许吗?!”天赐的小心儿炸开了。他直觉的知道玩耍是他的权利,为什么剥夺了去呢?为什么?

四虎子受了激刺,他想起自己的幼年来:“你还比我强得多呢!你七岁?我由六岁就没玩过,捡煤核,拾烂纸,一天帮助妈妈作苦工,没有玩的时候。八岁,妈妈死了。”他楞了会儿:“八岁,我夏天去卖冰核,冬天卖半空的落花生。九岁就去学徒,小刀子铺,一天到晚拉风箱;后来又去卖冰核,我打小刀子铺跑出来,受不了风箱的烟和热气——连脚上全是顶着白脓的痱子,成片!还挨打呢!十二岁我上这儿当碎催,直到如今!你强多了!别怕,下学之后,我和你玩;不说瞎话!咱哥俩永远是好朋友,是不是?”

天赐得到一点安慰。可是一进里院,这点安慰又难存在了。

“看你还用砖头溜我的窗户不?!”纪妈看天赐到了上学的年龄,怎能不想起自己的小孩;想起自己的小孩还能对天赐有好气?“一天到晚圈着你,叫老师管着,该!看你还淘气,拿大板子打,我才有工夫去劝呢!”

“用你劝?先打你一顿!”虽然这样嘴皮子强,天赐的心中可是直冒凉气。

妈妈还不住的训话呢。越躲着她越偏遇上她,一遇上就是一顿:“福官,你这可快作学生了,听见没有?事事都有个规矩。老师可不同妈妈这么好说话,不对就打,背不上书来就打。提防着!好好的念,长大成人去作官,增光耀祖,听见没有?”

天赐不敢不听着,低着头,卷着鼻子,心里只想哭,可又不敢,双手来回的拧,把手指拧得发了白。

爸是最后的希望。纪妈无足轻重。妈妈的话永远是后话:什么长大了作官,什么她死后怎样。四虎子的是知心话,但是他没去请老师,当然他不晓得老师到底怎么样。得去问爸,爸知道。

“爸!爸!”

“怎着,小子?请坐吧!”爸就是爱听“爸”字,喜欢得不知说什么好。

“老师几儿来?”

“八月初一。”

真的!

“老师爱打人呀?”天赐的心要跳出来。

“我不知道。”牛老者说的是实话。据他看,老祥盛的管账先生怪和气的,不象打人的样儿;可是太太设若一张劲托咐,“老山东儿”也未必不施展本事。这个高身量大眼睛的先生,要是打人,还管保不轻。他只顾了讲束脩送花红,始终没想到这个打人的问题。他觉着有点对不起天赐。他不愿意儿子挨打,可又没法反抗太太的管教孩子。他的坏处就是没有主张。“咱们得商量商量。”他道歉似的说。天赐看出来机会,学着纪妈着急时的口气:“老师要打我,我就死去!”

“可别死去!”老头儿揪着黄胡子想主意:“这么着吧,我先对老师说一声,别打人!他要是打你,我就扣他的工钱!”天赐心里舒服了点。“老师也拿工钱哪,我也先扣他点!”

牛老者又觉得有点对不起王宝斋。左右一为难,想出条好办法来:马马虎虎就是了。妈妈是条条有理,不许别人说话;爸是马马虎虎,凡事抹稀泥。天赐就是在一块铁与一块豆腐之间活了七岁。

八月初一到了!天赐怕也不是,不怕也不是,一会儿以为老师是怪物,一会儿想起扣老师的工钱。

小马褂又穿上了,等着拜老师,天赐象闪后等着雷似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老师来了!四虎子报告的时候,声音都有点岔批儿。

天赐不敢看,又愿意看,低着头用眼角儿扫:原来老师是个人,高大,一眼看不到边!

老师似乎没大注意天赐,只对爸妈一答一和的说话儿,声音响亮,屋里似乎嗡嗡的响,天赐只听见了声音,可是听不明白大家是说什么;他觉着非常的慌乱,好象一切熟识的东西都忽然变了样,看着果盘上的鲜红苹果都不动心了。

牛老太太要考考老师,问先念什么书?老师主张念《三字经》,并且声明《三字经》和《四书》凑到一块就是《五经》。

牛老者以为《五经》太深了些,而太太则以为不然:“越深越好哇!不往深里追,怎能作官呢!”

这些,对天赐都没意义;下面的几句,他听明白了:“王老师,”妈妈的声调很委婉:“追他的书是正经,管教他更要紧。自管打他,不打成不了材料!”

“嫩皮嫩骨的!”牛老者低声的说。太太可是没听见。天赐的心反倒落下去了,跑是跑不了,等着挨打吧,“他妈的!”正在这么个工夫,忽听老师说:“先拜圣人吧!”

天赐又吓了一跳,四外找,并不见什么圣人或生人。

牛老太太早就预备好了圣人牌,在条案上供着。牌前香炉蜡签,还有五盘鲜果。牛老者点着高香,插在炉内。牛老太太扯着小马褂,按在垫子上:“给圣人磕头,磕九个,心里祝念着点,保佑你记性好,心里灵通!”

天赐看着香光烟雾,心中微跳,明知案上是个木板,可是由不的不恭而敬之,这块木板与普通的木板大有不同,这是圣人!

拜完了圣人该拜老师,王宝斋一劲儿谦恭,可是老太太非请他坐着受礼不可:“师父,师父!老师和父亲一边儿大!”王宝斋没的可说,五鸡子六兽的受了礼,头上出了汗。天赐莫名其妙,哭也不好,笑也不好,直大口的咽气。

拜完师,参观书房。天赐没顾得看别的,只找有板子没有。桌上放着呢!二寸宽,烟袋那么长。王老师拿起来,抡了抡:“真可手,我的伙计!”天赐以为这就开张,嘴chún都吓白了,直往爸身后躲。“老师说着玩呢,说着玩呢!”牛老者连连解说。天赐看老师把板子放下了,又假装的笑了,笑得象个屈死鬼似的。

妈妈去监督纪妈作饭;菜是外边叫来的,四盘四碗四碟,该蒸的蒸,该热的热。纪妈急得直出汗,因为蒸完热完,再也摆弄不象原来那么好看;老太太得自己下手。

牛老者陪着老师在书房说话,天赐穿着小马褂在一旁侍立,来回的换腿,象个要睡的鸡。他们的谈话内容,他不十分懂,可是很耳熟,正象往常爸和客人谈的一样:铺子,行市,牙税,办货,三成利,看高,撒手……这些耳熟而不易明白的字在他们的话中夹杂着:这也许就是书?他想。

王宝斋很能讲话,似乎和爸说得很投缘。王老师本来也是要露一手:他想把牛老者说动了心,拿点钱叫他去开买卖;教书,他满没放在心里。闲着也是闲着,先有个吃饭的地方,慢慢的再讲。

酒饭上来,四虎子一边端菜,一边向天赐善意的吐舌头;天赐可忍不住了,哭出了声。

“别哭哇,小子!陪着老师吃饭呵!”牛老者安慰着儿子。“不吃!不陪!操姥姥!”

“四虎子!带他玩会儿去!”

拉着四虎子的手,天赐把所有的委屈都翻上来,一边抽气一边叨唠,眼泪往小马褂紧滴,滴得带响。

“得,得了!太太可就上前院来,叫她听见又不答应!”四虎子劝着:“擦擦眼泪!啊,对了!那天咱们不是说,黄天霸打镖——打谁来着?”

天赐想起黄天霸来,心气壮起了点。四虎子跟他玩了会儿,说:“我还得端菜去呢。”天赐也没强留他,只嘱咐:“要是有丸子呀,给咱哥俩拿两个来。”四虎子给私运来一个馒头,两个丸子,天赐拿丸子当镖往嘴里打,吃得分外的香甜。第二天开始上书,天赐无论如何也记不住:“人之初,性本善。”王老师瞪着大眼睛把嘴chún都说木了,徒弟还是记不住。他本来没有耐性,不过为讨牛老者的好,真不肯和天赐闹起来。他看着天赐怪可怜,本想和他瞎扯一回,又怕牛太太听见。他没想到教书会这么难!没办法,只好死教:人之初,人之初,人之初……说到不知是五百遍还是五百五十遍,他说走了嘴:人之初,狗咬猪!

“老师!我记住了,狗咬猪!”天赐心里非常的痛快:“我告诉四虎子去吧!人之初,狗咬猪,人一出来,一瞧,喝,狗咬着一个大母猪!”

王老师不敢高声的笑,憋得反倒要哭。他不能叫天赐出去:“人之初,性本善,会说不会?”

“性——善是怎回事?”天赐大着胆问。

把老师问住了:“这是书,你得记着,不用问!”

天赐不问了,可是把狗咬猪记得死死的,怎么也改不过口来。王老师出了汗,这要叫老太太听见,象什么话呢?!“先写字吧!”老师想出个主意来。天赐也觉得写字比念书有兴趣:笔,墨,红模子,多少有些可抓弄的,老师先教给拿笔,天赐卖了很大的力量,到底是整把儿攥合适。王老师也不管了:反正这不是个长事,给他个混吧,爱怎写怎写。天赐大把儿握笔,把墨都弄到笔上,笔肚象吃饱了的蜘蛛。然后,歪着头,用着力量,按着红道儿描;一顿一个大黑球,一顿又一个大黑球。描了几个字,墨已用干,于是把笔尖放在嘴里润一润,随着用手背抹了一下,嘴两边全长了胡子。又描了两个,墨色不那么黑了,有点不高兴,于是翻过纸来改为画小人,倒还有点意思。不喜欢谁就画谁,所以画妈妈。画了个很大的头,两个顶小顶小的脚。一边画一边想着“抱着小哭一场!”

王老师始终没管他,看着天花板盘算:牛大哥要能拿三千:倒天利的铺底,就说二千;上千十来块钱的货;收拾收拾门面;不够也差不离;小铺子不坏!书教不了,一天两天的,跟孩子捣乱还可以;整本大套的可干不来!看了天赐一眼,画小人呢!随他的便,爱画就画吧,自要不出声老实着就好。要是倒的话,得趁着八月节前;等钱用,可以贱点。节前倒过来,收拾收拾,报铺捐,等着批,九月初横是能开张了,正好上冬天的货。嗯,得给刘老九写封信,问问毛线的行市。他拿起管笔来,往砚台上倒了点水,把笔连连的抹,抹得砚上直起泡儿。然后,铺好了纸,拉了拉袖子。又在砚抹笔,连抹带摔,很有声势。左手按住了纸,嗽了一口;笔在拇指与中指之间转了几圈。下笔很重,中间细,收笔又重;一收笔,赶紧又在砚上抹;又写,字大而联贯,象一串儿小螃蟹。天赐看入了神。老师写字多么快呢!他不画小人了,也照老师的样儿写字,很快,比老师还快。老师写完一段,低声的念一遍;天赐画了一串黑东西,也哔哩哔哩的念着。这还有点意思。

一直到八月节,天赐并没学出什么来,可是和王老师的感情不坏。人之初还是狗咬猪,又学会好些山东话,什么桌子腿儿(带嘟噜的),银儿,他说得满漂亮。对于王老师的举动,如好拉袖子,用大块手巾擦脑门,咳嗽时瞪眼睛等,他也都学会。写字还是一疙疸一块,画小人可有些进步:满脸只有个嘴的是纪妈,只有眼睛的是王老师。可是一高兴也许把嘴画得很小,比如纪妈责备了他之后,他便把她的嘴画成一个黑豆似的:“看你怎吃饭!”

八月节是头一次该送节礼,虽然才教了半个月,但这是个面子。牛太太不送!书才念了两页,净画小人儿,也不打学生,节礼不能送!王老师愿意干的话得另打主意。“可是福官跟他很好,”牛老者给说情。

“不能由着孩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牛天赐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