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赐传》

二十 红半个天

作者:老舍

转过年来,赵老师自动的不干了。他的一本小说印了出来,得了二百五十块钱。“天赐,我创造出钱来了,想上上海;跟我去?”

天赐听到“上海”,心里痒了一阵。但是他不能去,他到底是商人的儿子,知道钱数;二百五不是个了不得的数目。妈妈死的时候,花了一千多,棺材寿衣还不在内。更使他惭愧的是他分三别两,谁的是谁的,妈妈的教训;他不能跟赵老师去,完全花老师的钱。老师要是花他的倒无所不可,他到底比老师阔,虽然钱不在他手里。他向老师摇头。“二百五十块大洋,在上海可以花几天,”赵老师把烟卷吃到半根就扔了。“上海,醇酒妇人,养养我的灵魂!”天赐不想说而说出来了:“钱花完了呢?”

“钱既是为花的,怎能不完?完过不止一次了。想当初,爸死,给我留下好多钱,不知怎么就完了。有钱就享受,没了钱也享受,享受着穷,由富而穷,由穷而富,没关系。就怕有了二百五而不花,留着钱便失了灵魂!你不去?吾去也!虎爷呢?得请请虎爷。”赵老师给了虎爷五块钱,没给纪妈任何东西,他不喜欢纪妈。

天赐以为老师必定打扮打扮,既然是“发了财”。至少应整理整理东西,既然是要走。老师没事人似的,吸着烟卷。下半天,老师空手出去了,一直等到吃晚饭的时候还不回来。天赐在书房的墙上找着个小纸条:“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再见!”据四虎子说,他看见老师出去,可是没说话,眼睛红着点。天赐没吃晚饭。

这次的寂寞是空前的。他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有点玩艺就满意的玩半天了。他要朋友,不是学校中拜盟兄弟那种朋友,是真朋友。虎爷与纪妈在感情上是朋友,可是他们与他谈不到一处了。“蜜蜂”也失去魔力,既不“记”蜜蜂了,她由想象中的价值落下来许多;她的美一大半是由他创造的。赵老师走了,没人再陪着他白天作梦玩了,她还是她。过去是一片没有多少意义的恐怖;将来怎样他还不甚关心,可是也不光明,自己到底去作什么呢?他不明白这个世界,云城是这样,十六里铺是那样,怎回来呢?只有赵老师能给他一些空虚的快乐,虽然是空虚的。他似乎看明白了他没法对实际的问题发生兴趣。只有在瞎琢磨的时候,他心中仿佛能活动,能自由。到了真事情上,他不期然而然的要抓住妈妈那些规矩,云城那些意见,爸的马虎。他“自己”想不出高明主意来。他不会着急,蒙头大睡是最大的反抗。

对着镜子,他好象不认识自己了。眉毛多了些,嘴上有一半圈小毛,薄嘴chún有了些力量,鼻子可是不似先前卷得那么有劲了。脸上找不出一些可靠的神气,眼珠黄了些。“自己”是丢失了些,也没地方去找。有时候他坐在书房里,一坐便是半天,想起王老师,米老师,学校那些位老师,和赵老师。他们到底都是干什么的呢?不明白。米老师的嘎唧嘴法使他发笑而又害怕。有时候他想写一点什么,费了许多的纸,什么也写不成。往往一个字使他想一天,结果是蒙头去睡,那一个字断送了一大篇文章,说不定那是多么美的一篇呢!一个字!

这个时候——天赐十八岁——云城起了绝大的一个变动。男女可以同学,而女子可以上衙门告爸爸或丈夫去!自然男女兼收的地方是男的女的都不去,而衙门里也还没有女子告爸爸的纪录,可是有了这么股子“气儿”了。云城在新事情上是比别处晚得许多的。这股子气儿使老年人的胡子多掉了许多根;带着怒气抹胡子是不保险的。妈妈们的心整天在嗓子眼里,惟恐儿女作出不体面的事来。有好多人家的子女就退了学,而学校教员改行教私学的也不少。云城的规矩是神圣的老人们尽了抓钱的责任,所希望于儿女的就是按着规矩男大当娶,女大当聘,而后生儿养女,乖乖的很热闹。年轻的人们,大多数是随着父亲作买卖的,对于这个新事也反对,可是乐意看看:街上有一对男女同行,使他们的眼睛都看流了泪,酸酸的很痛快。干这路新玩艺的只是些学生。学生们开会,学生们走街,学生们演说,学生们男女混杂。连被强迫退了学的学生也偷偷的出来参加。不久就由人们造出个名词来——“闹学生”;和闹义和团,闹鬼子,闹大兵的闹是一个字。学生们也确是很喜欢这些事,他们跟爸要了钱出来,而后在爸的门前贴上“打倒资本主义”,很有趣。老人们越瞪眼,他们越起劲。

天赐的心跳起来,他看着他们,居然有了穿洋服的!他咽了唾沫。这才是生命!不受家庭的束管,敢反抗,所谈的是世界,国家,社会;云城算得了什么?他忙去理发,理成“革命头”,又穿上了皮鞋,在街上听着看着。他敢看女人了,女人也看他,都是女学生!在打扮上他是可以赶得上他们的,只可惜他不在学校里,不能参加他们的集会与工作。

可是,不久有人来约他了。他不是在天津的报纸上发表过一篇小文么?有人看,他们看过他是文学家。他们得办报,作扩大的宣传,他是人材!天赐驾了云。他有了朋友,男的女的。有个女的被妈妈扯了嘴巴还跑出来,脸上还肿着。这激起他的热情,他得写诗了,诗直在心里冒泡儿。千金的嘴巴,

桃腮上烧起桃云;

烧吧,烧尽了云城,

红半个天!

天赐作的。挂在大家的口上。有人批评“千金”用的不妥,他为自己辩护,说这是双关语,既暗示出这个嘴巴的价值,又肯定的指出女性;这是诗!他辩论,自傲,想象他的伟大。连赵老师也没他强了,他是革命的,赵老师不过会受穷。他爱国,爱社会,可怜穷人。这在云城是极新颖的事。云城的人没有国,没有社会,穷人该死。他的眼光很远,他是哲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回事。

“闹学生”正在热闹中间,北方起了内乱。云城人最怕战事,因为一打仗不但买卖受损失,他们还得凑军饷,上临时捐,分认军用票。虽然在战前战后他们可以拾高物价,勒死穷人,但究竟得不偿失,而且不十分象买卖规矩。云城是崇拜子贡的,“孔门弟子亦生涯”,如果能保存点圣贤之道,也不便完全舍弃;假如不能,也就无法,不是他们的错儿。他们永远辨不清这些内战是谁跟谁打,也不关心谁胜谁败,他们只求军队不过云城;如若过来,早早过去。他们没有意见,只求幸免。如有可能,顶好挂挂日本旗子。

听说军队已到了黄家镇,一催马便是云城。使天赐大失所望。学生们不闹了。他还在想象中,正在计划一些宣传的文章。不知怎的大家都散了。他在想象中,对于真事的觉到就比别人迟得多。他在真事中,他比别人的主意少得多。大家散了以后,有人说已听见了炮声,他才醒过来,一点主意没有。

爸忙起来。他不怕炮声,听惯了。他怕炮打了他的铺子。爸忙叫天赐去帮忙,天赐插不上手,也插不上嘴。他在这时节既不能作诗,又不能作事,只会给人家添乱,一着急会平地绊个跟头。他饿的比别人早,还得别人伺候着。在忙乱中他不自觉的讲款式;他忘不了妈妈的排场与规矩,除非在想象着当野人或诗人的时候。伙计们尊敬他,伺候他,他是少爷。他觉得这也倒还有趣,闹学生他是人材,闹大兵他是少爷,左右逢源。

自要战事在云城一带,谁都想先占了云城;这个城阔而且好说话:要什么给什么,要完了再抢一回,双料的肥肉。兵到了!多数的铺子白天已关上,只忙了卖饼的,县里派烙,往军营里送。饼正烙得热闹,远处向城内开了炮。城内的军队一手拿着大饼,一手拿着枪,往城墙上跑。有的双手都拿着饼,因为三个人抱一杆枪。城外的炮火可是很密。打了一天,拿大饼的军队势已不支,开始抢劫;正在半夜,城的各处起了火。牛老者在家中打转,听着枪声,不住的咳嗽。远处有了火光,他猜测着起了的地方,心里祷告着老天爷别烧他的铺子。天赐很困,但也睡不着,他看着爸,心里十分难过,可是想不出怎样安慰爸来。纪妈,虎爷夫妇,也全到前院来,彼此都不愿示弱,可是脸上都煞白。

“福隆完了!”爸欠着脚向南看:“一定是!”爸哆嗦起来。“不能……不能是福隆!”大家争着说。

“我的买卖,我还不知道在哪块?是福隆,三十多年的买卖!虎子,你扶我上墙看一眼!”爸哆嗦的很厉害,出入气很粗,可是他要上墙去看。

“爸,我去!”天赐不能不冒险了,枪子还直飞呢。“你去看吗?你那两只眼!”爸不信认任何人的眼。

天赐没法,他只知道福隆在南街上,真测不出距离来。

爸非上墙不可,福隆烧起来,他只能对枪子马虎了,他必须亲眼看看去,他准知道福隆是在哪角。

天赐拿着灯;虎爷扶着牛老者,登了一条长板凳。爸上不去,他哆嗦,张着嘴,头上出着冷汗。扶着虎爷的手,他喘;憋足了气,借着虎爷的力量,上去一只腿。就那么一脚在上,一脚在下的歇着,闭上了眼。他积储量呢。猛的,他那哆嗦着的手握紧爷的,想再上那一只脚。拍拍拍拍一阵机关枪!虎爷也出了汗:“下来吧,鸡冠子枪!”老头不语,一手扶墙,一手握住虎爷,还往上去。到底他上去了,咳嗽了一阵,手在墙头上抓着,死死的抓着,他看见了。南街的道东,红了一片,大股的黑烟裹着黑团与火星往高处去;黑团与火花起在半空,从烟中往下落;烟还往上升,直着的,斜着的,弯弯着的,深黑的,浅灰的,各种烟条挤着,变化着,合并着,分离着,忽然一亮,烟中多了火花火团,烟色变浅。紧跟着火光低下去,烟又稠起来,黑嘟嘟的往上乱冒,起得很高,把半天的星斗掩住。空中已有了糊味。那是福隆和它左右的买卖。没有人救火,自由的烧着。他象木在那里,连哆嗦也似乎不会了,只有两只眼是活着,看着三十多年的福隆化成一大股黑烟,弯弯着,回绕着,凶勇而又依依不舍的往北来,走着走着还回回头。

虎爷虽然是双手扶着他,架不住他的上半身猛的往下一倒,他摔了下来。天赐叫了一声,灯落在地上。全是黑的,只是天上隐隐的有些浮光,飞着纸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牛天赐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