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赐传》

八 男女分座

作者:老舍

在天赐断奶之后,纪妈心里愁成个大疙疸。她恨不能飞回家去,看看自己的娃娃,真的;可是她不敢说,到底是娃娃还是工钱更可宝贵。

正在她最害怕的时候,老刘妈又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牛老太太虽然葯多,可是她知道: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老刘妈是快七十的人。老太太为了难:万一刘妈死了呢,哪去找这么可靠的人?这并不是说,“老”就好,不是;老刘妈的好处是在乎老当益壮。老马要是能照样干活,谁舍得钱去买匹小的呢?况且养着能干活的老马也显着慈善不是?可是老马既然拒绝了吃草,那也说不上不另打主意。走狗的下场头啊!

为思路的顺便,牛太太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纪妈。纪妈年轻力壮,而且也是乡亲,满可以代替老刘妈。可是纪妈自己有小孩,还能够叫她带来么?叫个不三不四的野孩子和天赐在一块,干脆不行,只能让她“暂代”,至于长远之计——忽然想起四虎子来。给四虎子娶个老婆,岂不一打两用:一来可拢住他的心,二来可以用个女仆,倒也不错。反正四虎子的老婆得由牛宅给娶,他自己没家没业。可是四虎子娶亲后,要是有小孩呢?这么一想,老太太不甚热心了。越是下等人越会生小孩,这使她气恨。好,没使成女仆,倒闹得天上地下都是孩子,那才有个意思呢!不行。

老刘妈的病可不这样犹疑,一天不如一天。四虎子下乡把她的儿子找来。牛太太说得好:“要死得死在自己家里。”老刘妈真没想到这个。太太应许了她一口棺材,作为她服务几十年的报酬。

老刘妈走后,纪妈暂行代理。不多的日子,刘妈死了。纪妈能否实任呢?牛老太太没有什么表示。她看纪妈很努力,可是孩子问题不能解决。正在这么个时候,乡下送上信来:纪妈的孩子死了。纪妈不敢放声哭,怕主人说丧气,可是两三夜眼泪没有干过。为那几块钱,把人家的孩子奶大,自己的娃娃可死了,死了!她梦见她的娃娃,想着她的娃娃,低唤着她的娃娃;永远不能见面了!她恨她自己,恨她的丈夫,恨天赐;世界上再没有爱。“穷”杀死一切。她两三天没正经吃饭,可是还得给别人作,油腥味使她恶心,使她想把碟子碗全摔了。到底她得横心,钱是无情的。她只得为丈夫奔,为大想。她得自动的忘了她的娃娃,自己管住眼泪。钱不听,也不原谅,哭声!

她和太太请三天假,回家看看死娃娃。

“那么,你还愿意回来?”太太问。

纪妈用尽了力量回答:“愿意!”为那些工钱。命不是肉作的,是块比钱的分量轻的什么破铅烂铁。

太太合算了一番:为四虎子娶老婆得花一百多块。这笔钱早晚是得花的,不错;可是晚一点到底有利无弊。先叫纪妈试试吧:“自要你愿意,你就回来,我这也缺人。好在娃娃也死了,你也没的可惦记着了;作几年事也不错,乘着年轻。”“没有可惦记着的了!”在纪妈心里来回的响,她的泪不由的落下来;看在钱的面上,她不能否认这句话。

太太还有话呢,纪妈没心去听,可是不能不听着。“你回来,就干老刘妈的事了。话得说明白:以后你可不是奶妈了,我也不能给那么大的工钱。不在乎一两块子钱,规矩是规矩;奶妈照例是挣得多点。我也苦不了你:我这儿饭食不苦,这你知道。你好好干呢,我穿剩下的衣裳都是你的;三节还有赏钱。我不在乎一块半块子钱,我不能叫人笑话我;这城里没有五块钱一个月的老妈子。以后,我给你三块钱,这是规矩。你干的好呢,我再给你五毛点心钱,咱们以好换好。是这么着不是?”

纪妈点头,她说不出话来。在城里这么多日子了,她知道,老妈子的工钱真是三块钱一个月。她什么也说不出,这是规矩!

她走了三天,天赐就开始跟牛太太去睡。他和纪妈的关系,从此,也就说不上是好是坏来。纪妈老有点恨他,她老记着:她的娃娃比天赐大两个月。越看天赐长身量,她越难过——她的娃娃永远不长了。天赐自然是莫名其妙。可是久而久之,他觉到纪妈的眼神有点不大对,不能不躲着她了。不过纪妈也对他有好处,每逢他饿了,眼看着盘中的吃食而不敢要,他便偷偷去找纪妈。在这种时节,她的眼神不对也得算对,她总会给他烤块馒头什么的吃:“吃吧,小东西!不饿也不找我来!”天赐没办法,只好先安慰了肚子,而后再管灵魂。他慢慢的把家里的人分为两组,一组男,一组女;女组是不好惹的。

他越大越觉出男女的不同,也越不喜欢女的。当四五岁的时候,牛老太太遇上亲友家有红白事,高兴便带了他去。在出发之前,看这顿嘱咐与训练:别当着人说饿,别多吃东西,别大声嚷嚷,别弄脏了衣裳;怎么行礼?作一个看看!怎给人家道喜?说一个……而后打扮起来:小马褂,袖儿肥阔而见棱见角,垂手吧,袖儿支支着;抬着手吧,象要飞。长袍子,腰间折起一块还护着脚面,不留神便绊个跟头。小缎帽盔,红结子——夏天则是平顶草帽,在头上转圈。这样装束好,他的脸不由的就拉得长长的;通体看来:有时候象缩小的新郎官,有时候象早熟的知县。他非常的看不起自己,当这样打扮起来。出大门的时候,他不敢看四虎子,准知道四虎子向他吐舌头呢。

在家里差不多快叫女的给摆弄碎了;到了外面,女人更多,全等着他呢。“哎哟,福官长这么高了!这个小马褂,真俏!”他只好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脸上发热。家里的女人在后面戳脖梗子:“说话呀!处窝子!”他想不起说什么,泪在眼里转圈。而后,人家拍他的扁脑瓢,专为使小帽盔晃动,因为那里空着一大块。扒拉他的脸蛋,闻他的手;怎么讨厌怎办,这群女的。

虽然表面上这么表示亲善,可是他看得出她们并不爱他。有妈妈在跟前,大家乖乖宝贝的叫;妈妈不跟着,人们连理他也不理;眼睛会由小马褂上滑过去。更叫他伤心的,他要是跟人家的小孩玩耍,人家会轻轻的把小孩拉走,而对他一笑:“待会儿再玩。”他木在那里半天不动,马褂又硬整,很象个没放起来的风筝。他不知这是因为什么,不过他——四五岁了——觉出有点什么不对的地方来。他只能自言自语的骂几声:“妈妈的!”

等到回了家,还得被审:“谁跟你玩来着?”

“小秃;刚玩一会儿,小秃妈把小秃拉走。”

“呕!呕呕!”妈妈连连点头,脸上不是味儿。爸要是带他出去,便没这些事。爸给亲友贺喜或吊祭去,只是为吃。在路上父子就商议好:你爱吃丸子,是不是?好吧,爸给多夹几个。吃完饭上哪儿呢?出城玩玩?还是上老黑的干果子店?要是上老黑那里去,爸可以睡个觉,而天赐可以任意的吃葡萄干,蜜枣;而且伙计们都愿陪着他玩:在柜里藏闷儿,拔萝芭,或是赌烟卷画儿。男人们不问这个那个的。况且老黑还有一群孩子呢。这群孩子中能走路的全不常在家。不过,要赶上他们在家,那个乐趣差不多和作一回皇上一样。这群孩子永远不穿小马褂,脚老光着,而经验非常的丰富。男的和女的一样。全知道城外的一切河沟里出产什么,都晓得怎样掏小麻雀,捉蜻蜓,捞青虾,钓田鸡,挖蟋蟀……他们的脸,脖子,脊背,都黑得起亮;有泥也不擦,等泥片自己掉下去,或是被汗冲了走。

天赐跟他们玩半天,才知道自己的浅薄,而非常高兴他们的和爱可亲。他们都让着他,比如捉老瞎的时候,他要是被捉住,该打十板就只打五板,可是打得一样的疼。天赐忍着痛,不哭;他晓得他们的打手板是出于诚意,打得不疼还打个什么劲?他们诚意的告诉他,小马褂不是人穿的。假如出城去掏麻雀或捞青虾,可能穿着马褂吗?说得他闭口无言,而暗恨妈妈。提到了妈妈,他们更有办法:“妈妈?妈妈的腿慢呀。一打就跑;妈妈追不上。”

“妈妈要不给饭吃呢?”天赐问。

“就不吃!非等妈妈来劝不可。”

“妈妈要是不来劝呢?”

“先偷个馒头垫垫底儿。”

听了这个和一些别的,天赐开始觉到该怎样作个男子。和爸回家的时候,先得了爸的同意——在路上不用穿小马褂了。爸不反对。到了家中,他预备扒袜子,看光脚行得开行不开。把袜子扯下来,先到厨房探探纪妈的口气。

“你这孩子,找打呢!”

天赐心里说:“打?我会跑!”假装没事似的往妈妈屋中走,鼻子卷起高度的反抗精神。

“越学越好了!”预期的雷声到了:“谁兴的光脚啊?”天赐沉着应战,假装没听见。

“说你哪!穿上去!”

“不爱穿!”

妈妈气得脸都白了。“好,好!你可也别吃饭!”“先偷个馒头垫垫底儿!”天赐自己知道非失败不可了。不行,到底自己没那么多的经验!男子汉恐怕作不成了。结果,还是穿上了袜子,托纪妈给说的情,自己认了罪,才吃上了饭。肚子饱得没什么味儿,可是也没办法。妈妈到底不是好惹的,而肚子又不给自己作脸,失败!

天赐苦闷,没有小孩和他玩。大门成天关得严严的,而院里除了他都是大人。四虎子虽然可爱,究非小孩。天赐常常见着老黑的那伙儿女,可惜是在梦里!

他只好独自在院中探险。大门里是四虎子的屋子,他常来玩玩,特别是妈妈睡午觉或不在家的时候。和这间屋子联着的是三间堆房,永远锁着。四虎子抱起他从窗纸的破处看过一回,里边的东西复杂而神秘。这是牛老者营商的史料保存所;招牌,剩货,帐竿,……全在这儿休息着。天赐对这三间屋子有点怕,又愿进去拾些玩具,可是进不去。对着这三间堆房是个小屏风门,进门便是三合房的院子了。北房前有两株海棠树,这有时候供给他一些玩的材料。有一回,树上落下两个小青海棠来,他和它们玩了整整三点钟。从北房与东房的拐角过去,有个小院。这个拐角,据天赐看,是军事上的要地:倒水的,送煤的,纪妈……都得由此经过,他常想藏在垛子旁边“口歹”他们一声,吓他们一大跳。可是他口歹过纪妈一次,而她把茶碗撒了手;所以他只能常“想”。小院里有三间屋子,纪妈住一间,厨房住一间,煤住一间,按照他的叙述法。

他一天到晚就在这个小世界里转,虽然也能随时发现些新东西,可是没人和他一同欣赏;遇必要时,他得装作两个人或三个人,从东跑到西,从西跑到东,以便显出生命的火炽。及至跑累了,他坐在台阶上,两眼看着天,或看着地,只想到:“没人跟你玩呀,福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牛天赐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