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赐传》

九 换毛的鸡

作者:老舍

黄绒团似的雏鸡很美,长齐了翎儿的鸡也很美;最不顺眼是正在换毛时期的:秃头秃脑翻着几根硬翅,长腿,光屁股,赤躶不足而讨厌有余。小孩也有这么个时期,虽英雄亦难例外。“七岁八岁讨狗嫌”,即其时也。因为贪长身量而细胳臂蜡腿,脸上起了些雀斑,门牙根据地作“凹”形,眉毛常往眼下飞,鼻纵纵着。相貌一天三变,但大体上是以讨厌为原则。外表这样,灵魂也不落后。正是言语已够应用的时候,一天到晚除了吃喝都是说,对什么也有主张,而且以扯谎为荣。精力十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翻着跟头睡觉;自要醒着手就得摸着,脚就得踢着,鞋要是不破了便老不放心。说话的时候得纵鼻,听话的时候得挤眼,咳嗽一声得缩缩脖,骑在狗身上想起撒尿。一天老饿。声音钻脑子,有时候故意的结巴。眼睛很尖,专找人家的弱点:二嫂的大褂有个窟窿,三姨的耳后有点泥……都精细的观察,而后当众报告,以完成讨厌的伟业。狡猾,有时也勇敢;残忍,无处不讨厌。天赐到了这个时期。七岁了。两腮的肉有计划的撤去,以便显出嘴chún的薄。上门牙一对全由他郑重的埋在海棠树下,时常挖出看看。身量长了不少。腿细而拐,微似踩着高跷。臂瘦且长,不走路也摇晃。小眼珠豆一般的旋转。鼻子卷着,有如闻着鼻梁上那堆黑点。扁脑飘摇动得异常灵便,细脖象棵葱。

牛老太太对这个相貌的变化并不悲观,孩子都得变。她记得她的弟弟,在八九岁的时候整象个瘦兔,可是到了十六岁就出息得黄天霸似的。这不算什么。

她没想到的是这个:以她这点管教排练,而福官不但身体上不体面,动作上也象个活猴。她很伤心。一天到晚不准他出去学坏,可是他自己会从心里冒坏!越叫他老实着,他越横蹦乱跳,老太太简直想不出个道理来。越叫他规矩点,他越棱棱着眼说话,这是由哪里学来的呢?吃饭得叫几次才来,洗脸得俩人按巴着;不给果子吃就偷。胆气还是非常的壮,你说一句,他说两句;要不然他干脆一声不出,向墙角挤眼玩。打也没用,况且一身骨头把人的手碰得生疼。

最气人的是凡事他得和四虎子去商量!原来四虎子看天赐的门牙一掉,不敢再拿他当小孩子了,所以开始应用一个新字儿——咱哥俩。天赐也很喜爱这个亲切有味的字,一出屏风门便喊:“咱哥俩说个笑话呀?!”其实四虎子并不会说笑话,不过是把一切瞎扯和他的那点施公案全放在笑话项下。他的英雄也成了天赐的英雄;黄天霸双手打镖,双手接镖,一口单刀,甩头一子,独探连环套!据天赐看,四虎子既有黄天霸这样的朋友,想必他也是条好汉,很有能力,很有主意。

所以他事事得和四虎子商议。四虎子也确是有主意:“咱哥俩问你点事,”天赐在这种时节,说也奇怪,能够一点也不讨厌。

“咱哥俩说吧,”四虎子也很真诚。

“想买把刀;街上不是有吗?鬼脸,刀,枪,布娃娃;我不要布娃娃,先买把刀得了。”天赐因为缺乏门牙,得用很大的力量把“刀”说清楚正确,于是溅了四虎子一脸唾沫星子。“妈妈不给钱,怎办?”

“单刀一口,黄天霸,双手接镖?”四虎子点破了来意。天赐笑了,用舌头顶住门牙的豁子。

四虎子想了想:“跟爸上街,走到摊子前面,怎说也不再走;看,爸,那刀多好!可别说你要;就是一个劲儿夸好,明白不?爸要是给买了,回来你告诉妈妈,不是我要哇,爸给买的!棱棱着点眼睛说都可以。”

“爸要是不给买呢?”

“不走就是了!”

“镖呢?”

“那不用买,找几块小砖头就行。看着,这是刀,”毛子在四虎子的右手里,“往左手一递,右手掏镖,打!练一个!”天赐聚精会神的接过子来,嘴张着点,睛珠放出点光,可是似乎更小了些,照样的换手掏镖。他似乎很会用心,而且作得一点不力笨。

爸果然给买了把竹板刀,刷着银色。在后院里,天赐练刀打镖,把纪妈的窗户纸打了好几个窟窿。他佩服,感激四虎子。凡事必须咱们俩商量,把牛老太太气得直犯喘。

有的时候,老太太还非求救于四虎子不可:天赐已经觉出自己的力量,虽然瘦光眼子鸡似的,可是智力与生力使他不肯示弱。他愿故意讨厌,虽然他可以满不讨厌。事情越逆着来,他越要试试他的力量,他的鼻子不是白白卷着的。恰巧牛老太太是个不许别人有什么主张的人,战争于是乎不能幸免。可是,妈妈与儿子的战争往往是妈妈失败。因为她的顾虑太多,而少爷是一鼓作气蛮干到底。

“福官,进来吧,院子里多么热!”

“偏不热!”天赐正在太阳地里看蚂蚁交战,十分的入味儿。

“我是好意,这孩子!”

“不许看蚂蚁打架吗?!”好意歹意吧,搅了人家的高兴是多么不近情理,况且看蚂蚁打仗还能觉到热吗?“偏叫你进来!”

“偏不去!”又替黑蚂蚁打死三个黄的。

宣战了!可是太太不肯动手,大热的天,把孩子打坏了便更麻烦。不打可又不行。退一步讲,出去拉进他来,他也许跑了,也丢自己的脸。

“四虎子!”太太在屏风门上叫,不敢高声,怕失了官派。“你跟福官玩玩,别让他在太阳底下晒着。”

四虎子来了,在天赐耳旁嘀咕了两句。

“上门洞说去?”天赐跟着黄天霸的朋友走了。太太不久也学会了这招儿,可是不十分灵验。

“福官,你要是听说呀,我这儿有香蕉!”

天赐连理也不理,谁稀罕香蕉!几年的经验,难道谁还不晓得果子专为摆果盘,不给人吃?妈妈是自找无趣。

为赌这口气,妈妈真拿了根香蕉。嗯,怎样桃子底巴上短了一口呢?三个,一个上短了一口!

“福官!这是谁干的?”

“桃儿呀?”福官翻了白眼:“反正,反正我才咬了三口,凑到一块还赶不上一整个!”

妈妈放声的哭了。太伤心了:自己没儿,抱来这么个冤家,无处去说,无处去诉!

天赐慌了,把妈妈逼哭了不是他的本意。拐着腿奔了四虎子去:“咱哥俩想主意,妈妈哭了!”

“为什么?”

“我偷吃了桃!”

“几个?”

“三口!”

“怎么?”

“一个上一口,凑到一块还不够一整个;挨打也少挨点!”在桃儿的压迫下,算错了账是常有的事。

他们找纪妈去劝慰太太,太太更伤心了。没法说呀!不能说天赐是拾来的,不能。可是你为他留脸,他不领情。三个大桃,一个上一口!

好容易妈妈止了悲声,天赐和四虎子又作一度详细的讨论。四虎子的意见是“我要是偷,就偷一个;你的错处是在一个上一口!”

“求爸赔上妈妈三个呢?”天赐问。

“也好!”

偷桃案结束了以后,太太决定叫天赐上学;这个反劲儿,谁受得了?

孩儿念书,在老太太看,与其是为识字还不如是为受点管教。一个官样的少爷必得识字,真的;可是究竟应识多少字,老太太便回答不出了。她可是准知道:一个有出息的孩童必须规规矩矩,象个大人似的。因此,她想请先生来教专馆。离着先生近,她可以随时指示方针;先生实在应当是她的助手。

牛老者不大赞成请先生,虽然没有不尊重太太的主张的意思。商业化:他并不能谋划得怎样高明,可是他愿意计算一下;计算的好歹,他也不关心,不过动动算盘子儿总觉得过瘾。他的珠算并不精熟,可是打得很响。太太一定要请先生,也好;能省俩钱呢,也不错。他愿意天赐入学校。这里还有个私心;天赐上学,得有人接送;这必定是他的差事。他就是喜欢在街上溜溜儿子。有儿子在身旁,他觉得那点财产与事业都有了交待,即使他天生来的马虎,也不能完全忘掉了死,而死后把一堆现洋都撒了纸钱也未免有失买卖规矩。可是太太很坚决:不能上学校去和野孩子们学坏!她确是知道天赐现在是很会讨厌,但她也确信天赐无论怎样讨厌也必定比别人家的孩子强。再说,有个先生来帮助她,天赐这点讨厌是一定可以改正的。牛老者牺牲了自己的意见,而且热心帮忙去请先生;在这一点上,他颇有伟大政治家的风度。所以怕太太有时候也是一种好的训练。

牛老者记得死死的,只有“老山东儿”会教馆,不知是怎么记下来的。见着朋友,他就是这一句:“有闲着的老山东儿没有,会教书的?”

不久,就找着了一位。真是老山东儿,可是会教书不会,介绍人并没留意。介绍人还以为牛掌柜是找位伙计或跑外的先生呢。及至见了面,提到教书问题,老山东儿说可以试试,他仿佛还记得幼年间读过的小书:眼前的字们,他确是很能拿得起来,他曾作过老祥盛的先生。一提老祥盛,牛老者肃然起敬:

“老祥盛?行了,家去见见吧!老祥盛,”这三个字有种魔力,他舍不得放下:“老祥盛的老掌柜,孟子冬,现在有八十多岁了吧?那样的买卖人,现在找不到了,找不到了!”

王宝斋——前任老祥盛的管账先生——附议:孟子冬孟老掌柜那样的人确是找不到了;他死了三四年了。

王宝斋有四十多岁,高身量,大眼睛,山东话亮响而缠绵,把“腿儿”等字带上嘟噜,“人儿”轻飘的化为“银儿”,是个有声有色的山东人。

束脩多少,节礼怎送等等问题,王老师决定不肯说,显出山东的礼教与买卖人的义气:“你这是怎么了,牛大哥,都是自己银儿!给多少是多少,给多少是多少;我要是嫌少,是个屌!”王老师被情感的激动,不自觉的说着韵语。

老者本来不敢拿主意,就此下台,回家和太太商议。太太有点怀疑王宝斋的学问与经验。老者连连的声明:“老祥盛的管账先生,老祥盛的!”太太仔细一想:没有经验也好,她正可以连天赐带老师一齐训练。于是定了局:每年送老师三十块钱的束脩,三节各送两块钱的礼,把外院的堆房收拾出一间作宿室,西屋作书房,每天三顿饭——家常饭。“就是花红少点!”牛老者的批评是。

“节礼!”老太太不喜欢商业上的名词。“以后再说,教得好就多送。”

八月初一开馆。天赐差不多是整七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牛天赐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