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

解 题

作者:老舍

是在昆明湖的苔石上,也许是在北海上斜着身自顾绿影的古柳旁,有小小一只蝉正在蜕变。无疑的,时候是已经晚一点了,因为柳影已略略含着悲意,晚风开始透出一点警告的秋凉。蜕变似嫌太迟了些个。

可是,生的意志顽抗着一切的困难,生或死全凭今日的挣扎,没工夫去顾虑什么。生命的第一句口号是勇往直前,不管不顾的向前冲杀是它的最原始而最聪明的战略。这只小蝉要把钢一般黑润的身儿,由皮壳里冲出来,由阴暗而光明,由隐忍而活跃,绝对相信它自己的力量。它必须自证能否飞上枝头,唱出生命最美的歌。它必须鼓动那潜在的大力,把自己提拔到朝阳与晚晴中,由酣睡而飞鸣。它那点小小的力量也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它是所向无敌,用生的意志击破所有的困难的。一直到它飞上柳枝,它还是喊着“冲杀”,“前进”!

反之,它若是知难而退,缩敛起它的足与翅,它将无可挽救的做了僵虫;也许被顽童的脚踏碎在泥土上,也许被虫蚁掳架到暗穴中,也许随着落叶被西风卷到水里去。世界上所有的力量,到那时候,是没法把它提到柳枝上去的。

降服便扫兴的抹去生命一切的光荣与意义。看!那小蝉的嫩翼是怎样的颤动,在生与死之间颤动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