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

第12节

作者:老舍

车什么时候开?没人知道。因为这样没把握,所以树人们才不敢多在站台上说闲话儿,万一车忽然走了呢!他们都挤进车去。车里还是那么乱,那么挤,可是他们的脚尖象是已经受过训练,很准确的东点一下,西点一下,把自己安插在可以站立的地方。读地图的青年,把自己的地位让给了牧乾。

“在死的前夕,对女人还应当客气!”他极费力而又极老到的说,并没有一般年青人因说了句俏皮话而得意的神气。

牧乾很想不坐下,而且要还给他一句漂亮的话,可是她真打不起精神来,象个小猫似的,她三下两下把身子团起,在极难利用的地势,把自己安置得相当的舒适。看看自己的鞋尖,看看左右,看看朋友们,她一会儿觉得一切都生疏,一会儿又觉得事事都熟悉,心中又清楚,又胡涂,难过而又无可如何。慢慢的,她眼前的人与物迷糊了一下;勉强睁开眼,又闭上;闭着眼,有意无意的拉了拉衣襟;不放心而身不由己的入了梦境。

树人们的眼慢慢的也很费事的才能睁开。他们再不能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无可如何的,他们把地下横着的腿,东搬起一支,西挪开一条,象拨搂柴草似的,给自己清理出可以坐下的一块地方。只有读地图的青年还有精神,还想陪着大家议论,好象熬夜不睡也正是他打算自杀的一个方法。见大家都坐下打盹,他又并不强迫他们和他说话,他独自楞一会儿,嘟囔一会儿。

夜在作梦的心中只是那么一会儿,象片黑云似的随风飞去。车里的人随着晨光渐次活动,有的猛然坐起来,楞着,楞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身在哪里,又无聊的倒下去。有的闭着眼念道了一些什么,咳嗽一阵。有的把手从别人的身下抽出来,枕在自己头下,叹口气。有的打着虚空而委婉的哈欠,把手碰在别人的身上。这些声息,这些动作,叫没有动静的人也感到夜的逝去,虽然懒得动,可已不能安睡。慢慢的,有人走下车去,慢慢的,更多的人走下车去。没地方去洗脸,到处可以撒尿。大家东一个西一个的,对着薄薄的晨霞,开始奇怪为什么车还停在这个空寂的小站。车站上没有人,车头上微微发着点白气,一条瘦狗慢慢的在车轮旁随嗅随走。几片碎纸在轨道间轻轻的动,小风一阵阵的很凉。

兵士们几乎都下了车,去做些什么。树人们即使不必因为睡得晚就得起得迟,也要利用这个机会多忍一会儿,他们的腿可以自由的伸出去而不至踢在别人身上了。

不久,太阳把早露推开,光明照遍了大地。树人们不敢再睡,可也不好意思下车;同车的人们还并不认识他们,他们简直不能不承认自己是“黄鱼”。那个读地图的青年是可以帮助他们的,不错;可是他并没在车上。他们很想商议个办法,因为他们必须马上与兵士们发生关系,才能解决许多必须解决的问题——比如,问问这列车到底什么时候开走,他们该到哪里找到水喝,……但是他们打不起精神去交谈,他们还没睡足。他们心中只能悬着这些问题,似睡不睡的卧着。阳光把车中照亮,显出特别的脏乱,他们并不敢因为脏乱而走出去,他们卧居的那一块地方似乎非常的宝贵,难得。正在这个时候,车外乱了起来。飞机!飞机!我们的!中华民国万岁!不要吵!飞机!敌——机!车上的下来!敌机!一定是敌机!从东北边来的是敌机!站台上的人们这样喊叫,车上的人们急忙往下跑,鞋声,喊声,枪刀的响声,结成一片。人们乱,可并不慌;想躲避,可是得等命令。有的嚷,有的骂,有的还开着小小的玩笑,好象是毫无纪律。可是尽管乱吵,谁也不敢私自跑出去,又分明是极有纪律。这么乱了一会儿,车的最后边上来了两位长官。站台上马上没了声音,而远处空中忽忽的声音都更清楚了。命令:离铁道五十米外,散开,卧倒。一声“明白!”大家和箭头似的跑开。车站上只剩下了两列车,微微放着点白气。

树人们听见了大家嚷,听见了飞机的响声,听见了命令,全象头上浇了一桶凉水那样清醒了。树人一把扯起牧乾就往下跑,金山们紧跟着。跳下车,跳下站台,跑过铁轨,越过木栅,他们有点恐惧,又觉得怪好玩,百忙中抬头看一眼,飞机五架,稳稳的,慢而快的正往车站这边飞。

地上的土很松,他们的腿使不上力量;没跑出多远,大家已都见了汗。在学校的时候,谁都自许为身强力壮的好汉;现在,他们看那些兵已跑出老远,而自己的脚却费好大力量才拔出来,心中未免发软。想不出更好的话来自解,他们都督促牧乾快跑。仿佛若是没有她,他们就至少也能更快一些似的。

“撒手!”牧乾从树人的手中夺出自己的小手来。“不用管我,你们跑你们的!”她立住了,扶着心口喘气。“快!”树人决不肯放弃了她。

牧乾又勉强跑了几步,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不用管我!”

英雄主义使他们不能离开她。而大家散开以减少死在一处的危险又是理之当然;他们进退两难,而飞机的响声是越来越大。金山一边走一边说:“树人!假若你不能抱起来她,你自己就多跑几步!多活一个总比多死一个强!”“跑你的!”牧乾喘着喊。

“跑!跑过那棵树去!”易风一边说,一边倒在地上:“我陪着她!”抬起头往回看了看:“这里已离铁道有一百多米了!快!跑你们的!”看着树人已跟上金山去,又喊了句:“找空地!别在树底下,留神扫射树木!”

树人和金山用尽了力气,又跑了三百米;实在无法再跑,象两块木头似的倒在地上。金山刚喘过一口气来,就往前爬了爬:“前面有道小沟,树人!”树人没说什么,随金山往前爬。小沟只有三尺来宽,二尺多深,他俩很快的把身子横过去,把头爬在土上,头上的汗象水似的往下流。沟虽然不深,可是他们似乎感到一股热气;这点也许是想象的热气,使他们觉得安全可靠。他们可是不敢抬头,因为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外边的一切;那么平,那么宽,除了前面有几十棵树以外,什么掩蔽也没有!气喘的稍微好一点了,他们都无聊的听着飞机的响声。用手揪住几棵坚硬的草杆,倒仿佛这点东西足以安定他们的心似的。

“我的袜子全湿透了!”金山不自然的笑了笑。“嗨!你们把胳臂垫在胸前!张开嘴!”读地图的青年的声音。他就离他俩不远。头靠着沟边,身子折成个元宝似的极不舒适的保持着坐的姿式。

金山往青年那边爬了一点:“你为什么不倒下?”“我这是坐以待毙!”他极费事的笑了笑,而又回头看了看:“来了,冲咱们这边来了!”

树人照着那青年所告诉的方法,把胳臂垫在了胸下。在战争中,他以为须用小心配备着勇敢。稍为把脸侧扬,他的眼已瞭到两架飞机。天是那么晴,阳光似乎把蓝空织进一层银线,使蓝色里闪出白光。看着这样的蓝天,本当痛快的高唱几句或狂喊几声。可是,那钢的鸟在天上,整着身,伸着鼻,极科学而极混帐的,极精巧而极凶顽的,极脆弱而极骄傲的,发动着死的魔轮,放着死的咒语;把一部分天地吓住,不敢出一声,只有它的有规则而使人眩晕的轮声象摄取着一切的灵魂似的在动,光在飞机的翅上,显着别的亮,亮得可怕。蓝空随着飞机而旋动而震颤而惨白而无可如何的显出空虚无聊,甚至于是近于无赖——就那么无风无雨的任着那铁鸟施威。

“卧下!”金山告诉那地图的爱好者。

“一二三,五架,起码有几十颗炸弹!”青年依旧坐在那里,张着嘴,很细心的数那些飞机。“飞得真低,连那些铁花瓶都看见了!”在树人的眼角上,天和飞机都转了弯!

“找车站车呢!我这颗头是不值一颗炸弹的!”

青年这句话还没说完,飞机的轮声似乎忽然停断了:空中猛然间象一群鬼在啸叫。这啸声是那么直,那么硬,那么尖,好象要一直钻到地心里去;它不仅象一种声音,而是带着响声的一些怪物;钻透了天空,还要钻透了地心,顺手儿把人的灵魂吸摄了去。它使人不但惊惧,也使人恶心。

紧跟着,地里象有什么妖魔在翻身,仿佛要把人整个的翻到下面去。天地间的生机似乎完全停顿,一切都在震颤,击撞,爆裂,响动。秋叶被狂风扫落。多少条彩闪似的一直的自上而下落下来,或横扫过,一眨眼,秋树已成了光杆。随着树叶,天空飞动着向来不会飞的东西,一节铁轨惊鸟似的落下来,打倒一株老槐……

鬼啸与地震过去了,极快,极复杂,极粗暴的过去了。天上的机声又有规律的嗡嗡起来。又来在树人们的头上,拍拍拍拍,几阵机关枪扫射。而后,才安闲得意的昂起头来,向东北回飞。这残暴,这傲慢,使每个人将要凝结的血由愤怒而奔流,把灰黄的脸色变为通红。树人的身旁落了许多枪弹,打得他满身是土;土与汗合起来,使他感到象落在泥塘那样的难过。擦了下脸,他似乎已忘了金山是在那里,而试着声几叫:“金山!怎样了?”

“没怎样,”随着这声音,坐起一个灰土的金山。

看到金山,树人也就看到那个地图的读者,还在沟中横窝着,可是双手捂着眼。金山要笑,树人的眼神拦住了他。

金山起来掸身上的土,那个青年象由梦中惊醒了似的把手急忙放下去。树人急于去找牧乾,可是被那个青年拦住。他极慢的说:

“我叫光明,你们记住!从现在起,我不想自杀了。这是战争,在战争中,必须去杀敌,而不是自杀!看!”他指了指远处。“看,那些弟兄们,极灵敏的跑出去,笑嘻嘻走回来。那是战士,不白死,也不怕死。我并不镇定,虽然我是来求死!他们,”他又指了指,“证明了我的错误,我以为自己是好汉,他们是些饭桶。看,他们都笑嘻嘻的,我却呆在这里!”“他们也怕,”树人一边掸土一边说,“谁都是肉做的。心一动,脸就发白,没法子!你没法不叫脸不变白,可是能够因训练与经验而不慌,不慌才能勇敢。以咱们比他们,咱们差的太多了;他们是战士,也是我们的老师!”他向铁道那边打了一眼,“两列车和车站都完了!”

金山跳出沟来,向前望了望:“易风!牧乾!”回过头来,“他俩也没死!”

“听老兵们说,”光明很费事的立了起来,绝对没有去掸土的意向:“轰炸并不可怕,厉害还是机关枪。你说对了,只要咱们有了经验,脸白而不哆嗦,就能不怕轰炸。”

“哎呀,我的妈!”牧乾的脸上很红,头发上落着一层黄土,和几个干草叶。“怎那么响啊?我当是地球两半了呢!”“要不是我拉着她,”易风告诉大家:“她一听见头上吱吱的叫,准保爬起来就跑!”

“一跑就危险了!”树人好象深知战事的一切似的说。“哼,”易风直爽的一笑,“这才是真的试验呢!胆子是得练出来的。咱们在学校里,只练习喊口号,没练过听炸弹!教育的失败!”

“牧乾,”金山轻轻地叫了声,“回阴城吧,这不是女子该来的地方!”

“我承认胆小,可是我得把它练大了!就是你陪着我回去,我也不干!你们上哪儿,我上哪儿!”楞了一会,她开始整理头发。

“说真的吧,”树人向大家说:“咱们怎办呢?车是炸了,咱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怎办呢?”

“我有办法!”光明很负责的说:“只要你们拿我当作朋友,我就有办法!一同避过一次轰炸,也不怎么就象老朋友似的,你们也这样吗?”

“我一点也不敢再骄傲了,”金山低着头说:“我只能随着你们去干。炸弹能把铁轨炸飞,可是也把人心震得真诚了许多!咱们看看去?”

他们一齐奔了车站去,全身似乎都有了新的力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