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士》

第12节

作者:老舍

文博士的牌打得很规矩。可是他打不出劲头来:上家是玉红,下家是银香,对门是杨老太太;六只瞟着瞭着的眼睛,使他安不下心去。是的,由那两位“姑娘”的口中,他知道了她们是老太太的干女儿;但是他纳闷,为什么老太太单要这样的干女儿呢?他憋闷得慌。由这点事情上,他怀疑到自己的婚事。他始终还没认出哪位女郎是唐先生所提到的。他急于要看见她,看看她是否象杨老太太这么随便的和妓女们交往。他的心简直的没法都放在自己的牌上。假若那位杨女士也是那么随随便便呢,他该当怎办?能够随便的放弃了她吗?不,她大概不能这样。她一定不是面前这些女子中的任何一个,她是正经地道的小姐,一定是还没出来。真希望她出来;不出来可也好,小姐是不能轻易出来见个生人的……翻来覆去的这么乱想,他的牌只能维持住应有的规矩,一点不见精彩。两圈过去,他还没有和一把;手中的筹码渐渐的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皮夹里是怎样的空虚,不能输,输了就当场出彩;这是头一次到杨家来!根本就不应当坐下,为什么这样好说话呢?可是,不这样随和,怎能更进一步的去求婚呢?万一输了呢?乱,乱,他几乎忘了补牌!这点难过,这点迷乱,使他把过去的苦处都想了起来。他很想哗啦一下子,把牌推开,堂堂的男子汉,谁能哄着三个娘儿们玩这套把戏呢?可是,不能这样办,决不能!谁知道这里有多少好处呢?况且是只须陪着她们玩,就能玩出好处呢!忍耐一些吧!他劝告着自己:等把钱拿到手里再说。把这个机会失掉,只能怨自己性子太急,“文博士,请忍耐一些!”他心中叫着自己。

眼前似乎亮了一些,随手抓来张好牌,把精神全放在牌上去,心中祷告着:这把要是和了,事情就一定有希望!转了两轮,果然把牌和出来了!他不由的笑了。不在乎这一把牌,他笑的是为什么这样巧呢,单单刚一祷告就真和出来!有希望,有希望!洗牌的时候,他的手碰上了银香的,银香瞭了他一眼。他心里说,哪怕唐先生给介绍的就是银香,他也得要。钱是一切,太太只是个饶头,管她是谁呢,管她怎样呢!

不错,按着美国规矩,就凭这个博士学位,他应当去恋爱,由恋爱而结婚,组织起个最美满的小家庭,客厅里摆着沙发地毯与鲜花。可是,美国的规矩得在美国才能行得通呀,而这是中国。在中国,博士得牺牲了爱情,那有什么法儿呢,反正毛病是在中国,文博士没错儿。对的,扣着这张白板!楞吊单,也不撒手它!“白板?单吊!”文博士推了牌,眼睛发了光。

又抓好了牌。文博士正在审查这一把的情势,而大概的决定怎样打法,玉红站了起来:“来吧!”文博士赶紧把眼由牌上移开,顺着玉红的眼线往外看。银香也赶紧立起来:“打我这一手吧!”文博士似乎还没看清楚这个使她们都立起来的女子,她就仿佛是个猫,不是走,而是扶一把椅子,又扶一把桌子,那么三晃两晃的已来到玉红的身旁,轻快而柔软,好象她身上没有骨头似的,在玉红身旁略一喘气儿,她的腰一软,斜坐在椅子上,扫量了文博士一眼,她极快把眼放到牌上去。

“这是文博士,”杨老太太打出张牌来,向那个女的说。她抬了抬眼皮,似看见似没看见的,大概的向他一点头,身儿还斜着,伸手去安插牌。

“六姑娘,”杨老太太似乎是向文博士介绍,眼睛并没离开牌。

六姑娘轻快而又懒洋洋的转正了身。

文博士几乎又忘了他的牌,设法调动自己的眼睛去看这位六姑娘;大概就是她吧?他心中猜想。由玉红与银香的态度上,他看出来,六姑娘一定有些身分,大概就是她!六姑娘大概有二十一二岁。脸上的颜色微微的有点发绿,可是并不算不白。一种没有什么光泽的白,白中透着点并不难看的绿影。皮肤很细,因为有点发绿,所以并不显着润。耳目口鼻都很小,很匀调,可是神气很老到。这细而不润,白而微绿,娇小而又老到的神气,使人十分难猜测她的性格与脾气。她既象是很年轻,又象是很老梆,小鼻子小眼的象个未发育成熟的少女,同时撇嘴耸鼻的又象个深知世故的妇人。她的举动也是这样,动作都很快,可是又都带出不起劲的神气,快似个小孩,懒似个老人,她仿佛在生命正发展的时期而厌烦了生命,一切动作都出于不得已似的。她实在不能算难看。可就是软软的不起劲。她的衣服都是很好的材料,也很合时样,可是有点不甚齐整,似乎没心程去整理;她的领扣没有系好,露着很好看的一段细白的脖子。她不大说话,更不大爱笑。打了两三把牌,文博士才看到她笑了一回,笑得很慢很懒。一笑的时候,她露出一个短小的黑门牙来,黑亮黑亮的极光润。这个黑牙仿佛定在了文博士的心中,他想由她的相貌与服装断定她的人格,可是心中翻来覆去的只看到这个黑牙,一个黑的,黑而又光润,不但是不难看,反倒给她一些特别的娇媚,象白蝴蝶翅上的一个黑点。由这个牙,他似乎看出一点什么来,而又很渺茫不定,她既年轻又老到,既柔软又轻快,难到她还能既纯洁又有个污点,象那个黑牙似的吗?他不敢这么决定,可是又不敢完全放心,心中很乱。他想跟她谈一两句话,但是不知道叫她什么好:“杨女士”似乎很合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肯用这个称呼。“六姑娘”,他又叫不出口。

六姑娘的牌打得非常的快,非常的严,可是她似乎并没怎样注意与用心。一会儿她把肘放在桌上,好象要趴着休息一下;一会儿她低头微微闭一闭眼,象是发困,又象是不大耐烦,嫌大家打得太慢似的。

文博士觉得已经把她看够,不好意思再用眼钉着,于是又开始把精神都放在牌上去。随着看一张地上的牌,他无心的看了她一下,她正看着他呢,出着神,极注意而又懒洋洋的看着他。他与她的眼光碰到一处,她一点也不慌不忙,就那么很老到的,有主意的,还看着他;他倒先把眼挪开了。文博士觉得非常的不得劲儿。六姑娘这个老到劲儿绝不象个少女所应有的;或者她缺着点心眼,或是有什么心病?又过了一会儿,她的肘又放在桌子上,好象写字的时候那么一边思索一边写似的,她歪着点头,出神的看着他。这么楞了一会儿,忽然她一笑,极快的用手腕把牌都推倒了,她和了牌。她的肘挪开了,好去洗牌,可是她斜过身,来把脚伸到他这边来:穿着一双白缎子绣花的鞋。

打完八圈牌,文博士输了九块多钱。大家一点不客气的把钱收下了,连让一让也没有。他一共带着十块钱,把牌账还清,他的皮夹里只剩下了些名片。可是他并没十分介意这个,他一心净想把六姑娘认识清楚了。她立起来,身量并不很矮,但是显着矮,她老象得扶着什么才能立得稳,身子仿佛老蜷着一些,假若她旁边有人的话,她似乎就要倒在那个人身上,象个嫩藤蔓似的时时要找个依靠。一手扶着桌角,她歪歪着身儿立着,始终没说话。文博士告辞,杨老太太似乎已经疲倦,并没留他吃饭,虽然已到了吃饭的时候。看他把帽子戴好,六姑娘轻快而柔软的往前扭了两步,她不是走路,而是用身子与脚心往前揉,非常的轻巧,可是似乎随时可以跌下去,她把文博士送出来,到了院中,文博士客气的请她留步,她没说什么,可是眼睛非常的亮了,表示出她还得送他几步。到了二门,她扶住了门,说了句:“常来玩呀!”她的声音很小很低,可是清楚有力,语声里带出一些希冀,恳求,与真挚,使人觉出她是非常的寂寞,而真希望常有客人来玩玩。

文博士的心中乱了营。六姑娘的模样没有什么特别美好的地方,他知道自己不能对她一见倾心,象电影里那些恋爱故事似的。论她的打扮,虽然很合时样,可是衣服与人多少有点不相陪衬:假若她是梳着辫子,裹着脚,或者更合适一些。就是衣服的本身,似乎也不完全调和,看那双白缎子鞋——妓女们穿的;把这都撂在一边,他到底看不清她是怎回事。她寂寞?那么一大家子人,又是那么阔绰自由,干吗寂寞?缺点心眼?她打牌可打得那么精?他猜不透。但是,无论怎样猜不透她,他似乎不能随便的放弃了她。这使他由纳闷而改为难过。以他的身分说,博士;六姑娘呢,至多不过是高中毕业。这太不上算了,他哪里找不到个大学毕业生呢?把资格且先放在一边,假若真是爱的结合,什么毕业不毕业的,爱是一切;可是他爱这个六姑娘不爱呢?她使他心中不安,猜疑,绝谈不到爱。怎办呢?

不过,杨家的确是富!他心中另找到个女子:有学问,年龄相当,而且相爱,可是没有钱,假若有这么女士,他应当要谁呢?他不能决定。他必须得赶紧决定,不能这么耽搁着。要谁呢?他闭上了眼。还是得要六姑娘,自己的前途是一切,别的都是假的;有钱才能有前途!

这么决定了,他试着步儿想六姑娘的好处。不管她的学问,不管她的志愿,只拿她当个女人看,看她有什么好处。她长得不出色,可是也看得过眼,决不至于拿不出手去。况且富家的姑娘,见过阵式,她决不会象小家女儿那样到处露客(切)。她的态度,即使不惹人爱,也惹人怜:她是那么柔软,仿佛老需要人去扶持着,搂抱着。她必定能疯了似的爱她的丈夫,象块软皮糖似的,带着点甜味儿粘在他身上。他眼中看到了个将来的她,已经是文博士夫人的她:胖了一些;脸上的绿色褪净,而显出白润;穿上高跟鞋,身上也挺脱了好多;这样的一位太太,老和他手拉手的走着,老热烈的爱他,这也就够了。太太总是太太,还要怎样呢?况且一句话抄百宗,她必定能给他带来金钱与势力;好,就是这样办了!假若这件事有个缺点,就是缺少点恋爱的经过,他想。不过,这容易弥补。约她出来玩玩好了;即使她不肯出来,或是家中不许她出来,他还可以常常找她去;只要能多谈几回话儿,文博士总会把恋爱的事儿作得很满意的。这么着,他又细细的想了想,就什么也不缺了,既合了美国的标准,又适应了中国的环境;既得到了人,也得到了金钱与势力。他决定过两天还到杨宅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文博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