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0节

作者:老舍

已是三月中旬。冬与春的斗争更激烈了。乘着夜晚,冬把所有的泥和水都冻上,连白天汽车轮胎留下的印痕都照原样儿冻结好,有棱有角的象雕花似的。可是,只要太阳一出来,春就进行总攻,把道路化成一片泥浆。有时候,能有两三天,连夜间也无法上冻;春风日夜不息地鼓动着一切。于是,在向阳的山石下和田坎里,就长出嫩绿的小草。

田里的积雪已化净,土壤的黑色加深,发出些潮润的喜说的光泽。该准备春耕了。离前线远些的志愿军守备部队已在商讨给朝鲜人民助耕的计划。

被派到友军作报告的廖朝闻副连长,得了火速归队的命令,就马上赶回来,一口气走了四十里。他走的满身泥浆,连脸上都带着不少泥点,因为正赶上春风在夜里还鼓动着一切的时候。

廖副连长至多也不过二十五岁,身量也不高;一张圆脸,下巴可是尖尖的;说话的声音水汪汪的轻嫩。看样子,他在大学读书似乎比在部队里更合适一些:他的一对聪明有神的圆眼,短小轻快的身体,无论是作科学试验,还是去打网球,都必能十分出色。

可是,幸而他参了军。他很会打仗。他已经独当一面地打过几次好仗。设若有人问他的作战经验,他会简单而幽默地回答:“我腿快!”事实上,他不但腿快,他的心、眼、手也都快。一打起仗来,他就象一条激怒了的豹子似的,勇敢而机警地往前冲。他的眼好象比枪弹还快,他的腿永远随心所慾地跑到最有利的前面去。“机关枪挡不住风啊!”他会说,“看准了,一阵风似的冲上去,你准胜利!看不准,腿又慢,哼,机关枪专打落在后面的人!”的确,打过那么多次仗,他一回也没挂过彩!

这也就难怪“尖刀第三连”的战士们常常夸口:“连长是猛虎,副连长是豹子,还顾虑什么呢?迎着枪弹走也没事儿,咱们会吓得枪弹拐了弯!”

这也就是为什么姚指导员不等廖朝闻见到连长,就把他拉到很小的一个洞子里去。指导员先把党和上级的指示详细地说了一遍,而后极恳切地说:“在你出去的这些日子里,黎连长极认真地学习。前几天,营长批评了他,指出他不热心学习文化、小看别人;他不但接受了批评,而且当众检讨了自己!”

“我们都应当好好学习!”

“就是!他一带头,全连都受了感动,居然提出向二连六班学习的口号!”姚汝良的脸上亮起来,从心眼里喜欢述说这样的好事情。“赶到动员进攻‘老秃山’以后,连长的脸都累瘦了一圈;他是真干!”

“连长永远是那样!”

“可是,他对新战术,还有顾虑。营长又细心地指示他,打通他的思想。我警告你,你要是随便说话,跟他乱扯,说什么打仗全凭腿快猛冲,枪弹会躲着你飞,他可就又会变卦。你知道,他的脑子受了伤,不大好使唤,你也知道,打仗不专凭猛冲,枪弹并不躲着你飞,不过那么说说好玩。看见他,你必须强调战术思想的重要,跟他一同学习!他最爱听你的话!你顶好先去看看营长,然后再看连长。”

“好!说走就走!我见营长去!”

“刚走了四十里,就不歇歇吗?”

“只要打‘老秃山’,一夜走八十里也行!”廖朝闻笑着跑出去,脸上的泥点子已经干了,自己掉下去了几粒。可是,他还没出大洞口,迎面来了黎芝堂。坑道路窄,无法躲避,二人极亲热地握了手。黎芝堂把副连长扯回来。坐下,二人都先点上烟。黎连长用力地喷出一口烟去,然后说:“要打大仗了!要打大仗了!”

“知道了!这回不把‘老秃山’的秃脑袋掰下来,甭认识我!”

“对!就凭咱们三连,那个秃脑袋就长不住!”“一定!连长,我得先看看营长去,汇报工作,请求指示。”“对!你去吧!关于战术,你可以问我,我会给你讲!老廖,你不知道,自从你走后,我学习的多么认真!我要向咱们的英雄营长学习,又有胆量,又会斗智!”

“我也要那样!用兵必得斗智,何况‘老秃山’是那么不容易打!咱们得学会斗智,也教全连的人都学会斗智!”

“对!你简直跟营长的心意一模一样!你去吧!”廖朝闻往营部走,一边走一边感激姚指导员。他年轻,往往随便说话。不幸,假若因他随便说的几句话而浇灭了连长学习的热情,那会多么误事!什么是同志与同志的关系?不是经常地互相勉励,一同进步,而不是彼此标榜,一同甘于保守么?

交通壕里的泥土也化了冻,很滑。可是廖朝闻的脚仿佛隔着鞋底就能摸到地上似的,准确而很快地走到了营部。

虽然已经深夜,营长可还没有睡。不但没有睡,他还把刚刚归队的两个战士叫来谈话。一个是新战士岳冬生,一个是曾经作过副班长因借口炮烟迷了眼,不肯追击敌人,而被撤职的方今旺。两个人都刚由烧炭队调回来。

“你有没有顾虑呢?岳冬生!”

“我不怕打仗!”岳冬生回答。他是个方脸大耳朵的青年,才十九岁。

“你会打仗不会呢?”

“不会!没打过!连手榴弹也不会扔!”

“那怎么办呢?”

“老同志章福襄愿意带领我,他说三天的工夫就教会我四样本事:手榴弹、手雷、冲锋枪、爆破筒。他包教,我保学!回来在路上,我直发愁;现在不发愁了!我一定学好,他打到哪里我到哪里,不给老同志丢人!”

“好!你象个战士!去吧,好好休息一下,就赶快学本事,咱们要打大仗啊!”

岳冬生敬了礼,十分高兴地走出去。他没想到回来就能见到营长,而且得到营长这样的鼓励与关心!真的,受到英雄营长夸奖的,还不应当自己也去作个英雄么?他下了打好仗的决心!

“方今旺,你怎样呢?”贺营长记得,也不很喜爱这个人。“我……”方今旺回答不出,两眼不住地眨巴。他的瘦长脸上不轻易有什么表情,遇到问题他只会眨巴眼睛,眨巴的很快,令人心里不安。

“你怎样?说话!”营长有些不耐烦了。

“我……”方今旺还是回答不出。

“还是那个老样子,一点没改,是不是?”营长不轻易动气,可并不是不会动气。对于不求进步的人,他会发怒。

“我该作的都作了……”方今旺想为自己辩护。营长的脸红了一下,马上又变白;眼睛瞪出火来。“那就是你最大的毛病!教你作一尺,你连一分也不多作!你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记住,你是志愿军,不是别的!你拿着多少子弹,就用多少子弹,用光了完事!一个志愿军不那样,用光了弹葯,他会拚刺刀;手榴弹用完,他会扔石头,他会去下敌人的武器!该作的,你都作了,哼!黄继光,罗盛教,都不是等下了命令才那么作的!一个朝鲜小孩掉在冰里,跟罗盛教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人指挥他去救那个小孩!他那么作了,因为他是志愿军!敌人全村全村地屠杀人民,罗盛教为救一条小小的性命,牺牲了自己!他就是咱们这一师的!为什么祖国人民叫我们最可爱的人?就在这里!我们不是谁花钱雇来的,多走一步都怕不合算!我们用鲜血跟敌人拚,我们自己永远不算计!”营长的怒气冲上来,脸又红了。眼睛盯住了方今旺的脸,看了足有一分钟。

方今旺低下头去。

“我不跟调皮的人生气,因为他有聪明;把聪明用在有用的地方,他能作出漂亮事来。我也不跟笨人动气,只要肯学,笨人会学得结结实实,永远不忘。我自己就不顶聪明!我就是讨厌你这样的人,有聪明不用,有力气不使,你又并不笨!你心里没有志愿军的劲!你敷衍!干一会儿活,你看好几次太阳!你永远不肯下任何决心,总怕自己吃亏!给你三分钟,想一想,好好地想一想!”

方今旺依旧低着头,眨巴着眼睛落了泪。

就是在这时节,廖朝闻跑了进来。他用全身的力气向营长敬礼,表示他对营长的敬爱。他希望营长会亲热地和他握手。

可是营长还生着气,只说了声:“回来啦!”

廖朝闻看了看方今旺,心里已猜到八九成,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不敢再出声。

方今旺慢慢地抬起头来,噎了两下才说出话来:“营长!这次我下决心,作个最可爱的人!”

“怎么作呢?”

“不再说该作的我都作了!我要看见一块挡路的石头就把它搬开!”

“自动地?”

“是!”

“你是什么出身?”

“我父亲在城里开着个小买卖。”

“忘了作买卖吧!志愿军不要价还价!明白吧?”

“明白!营长放心好啦,我不再给部队丢人!”“以前,你犯过错误,受了惩罚;现在,你要争取立功,再抬起头来!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我们的纪律!不要老眨巴眼睛,把眼瞪圆,瞪着‘老秃山’!你去吧,向全班的人表示表示你的态度!”

“是!一定!”方今旺敬礼,眼睁得大大的。

方今旺走后,营长沉默了半天,才露出笑容,又说了句:“你回来啦!”

廖朝闻简要地报告了工作,而后请求任务。

“先去好好地阅读团长和政委的报告,再说别的。我们不准备好了,不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