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1节

作者:老舍

可以想象到:连什么也不会的岳冬生,和不够进步的方今旺,都下了决心,别人应该如何的热烈呢!是的,战士们已不大能够沉住气了。“怎么还不打呢?”不问不问,一天也要问几遍。

干部们,特别是班长们,一有空就去见连长,要求自己这一班当突击班。柳铁汉班长不但见了几次连长,还去见了营长,并且求教导员帮他说话。

这由翻了身的农工子弟所组成的志愿部队,不仅甘心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去流血流汗,而且竞争着把血汗滴洒在最前面,争取作主攻的先锋。

小司号员郜家宝要求连长带他上战场,连长摇了摇头。

“战场上不需要吹号!你没有经验,你看家!”“我要是老不上战场,怎能得到经验呢?连长,带我去吧!”连长又摇了摇头。

小司号员一天没吃饭。

卫生员王均化给好友出了主意:“别不吃饭,再去要求,要求,要求!也跟指导员说说,请他帮你的忙,同时,把本事学好!”

“我已经准备好了!手榴弹、冲锋枪,全会用!”“别那样吹腾自己!连长怕你乱要武器,吃了亏。你跟他这样讲:我随着连长,管发信号还不行吗?连长必定会点头。”“光打信号,我不干!我要打仗!”

“你真傻!打完信号,你闲着干吗?那么多的地堡,都留着教别人打?”

“可以那么办?”

“我自己就那么办!有一个伤员,我包扎一个;包扎完了,就打地堡;打了地堡,又看见伤员,就又去包扎!就是这样,两不耽误!”

“那太好啦!”

“赶紧上伙房,找点吃的去!”

最憨厚可爱的武三弟经常地笑着,露出一口洁白而可爱的牙来。他非常满意,在这么几天的工夫,听到那么多的道理,学到那么多的本事。他也切盼马上出战。每到要就寝的时候,他必问一声:“今天不出发吧?”打听明白,他才能安睡;他很怕大家出发,把他剩下。

他只有一点顾虑:一出发,他怎么安置祖国慰问团给他的那个搪磁碗。他极爱那个碗,因为它是祖国人民送给他的;每天,他要擦洗几次,不许它有一点脏污。向阵地出发的时候,他想,不能带着那个碗;万一把它碰坏了一点呢!不带着吧,万一他牺牲在阵地,而没有跟最应当宝贵的东西躺在一起,岂不对不起祖国人民么?

为这个,他有两顿没好好地吃饭。

“怎么啦?三弟!”最关切新同志们的副班长邓名戈问。武三弟说出心事。邓名戈极恳切地说:“不必带着它,一打起仗来,很容易碰坏。不用想牺牲不牺牲,凭你的本事、心路,你一定打得很巧妙。真要是牺牲了呢,你的军衣,鞋帽,冲锋枪,连你的生命,哪样不是由祖国来的?何必单想那个小碗呢?”

“对了!”武三弟的眼睛睁得很大,丢开了那个小顾虑,又快活起来。

不光战士们如此,连贺营长也有点着急了。到底哪一天进攻?到底上级准不准他上战场?他深盼能够马上知道。同时,他也晓得:士气虽然很旺,可是对战术思想,大家还没能一致地深入。他警告自己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必须沉住气,一丝不苟地去准备!他应当再和每个小组每个班去详细讨论战术,不给任何人留下任何顾虑!

可是,还没等他那么作,陈副师长已经下来检查。营长深知副师长是怎样一个人——心细如发,要求严格。他一方面有些不安,唯恐副师长检查出他准备的不够细致;一方面又真诚地欢迎这样的检查,好使他和全营客观地晓得到底准备的充分与否。

来到营部,副师长的极黑极亮的眼睛象要把人钻透了似的看看营长,又看看娄教导员。他看出,他们都很疲乏:营长的白眼珠上带着细而很红的血丝,教导员不但脑门上的皱纹很深,连眉心也添上了新的褶子。可是,他没说什么。

是的,副师长永远是这样:作什么就作什么,绝对不夹七夹八地乱扯。对任何工作,他都要先拟好计划,而后照计划而行,坚持到底。连他吃饺子的时候,他都只吃三碗,一碗五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他管这叫作:吃三个“基数”——合乎军事术语。

声音不大而极清楚地,他吩咐:“把一个最大的沙盘,放到最大的洞子里,集合三连的班以上的干部。”说完,他坐下,掏出一张前几天的《人民日报》,用心地阅读社论。一边布置,娄教导员一边对营长说:“看见没有?副师长不检查咱们的武器,他知道咱们的战士怎么爱惜枪械!他要检查干部们的战术思想!他不到各班去,而把大家集合到一块,省时间,一句话不必说多少遍!咱们也得学这种抄近路的方法!咱们俩的‘出去转转’还是小手工业式的作风!”“小手工业不小手工业的,那么作惯了!一天不跟战士们谈谈心,或是生一顿气,心里过不去呀!”贺营长笑了笑。

他们把最大的一个沙盘布置在“大礼堂”里。沙盘里有驿谷川和“老秃山”的模型,河是用绿纸贴好的,山是黄土泥堆成的。黄豆当作地雷,火柴当作火力点,细树枝拉上棉线当作铁丝网……

人到齐,副师长慢慢地走进来,一直走近沙盘,靠它坐下。没有任何“引言”,他叫了声:“一排长!”

高大而老实的一排长金肃遇大声地答应:“有!”“假如你带着一个班从这里,”副师长指了指山的模型,“往上攻,几分钟能冲上主峰?”

“报告首长,我们有决心攻上去!”金排长的大脸上出了汗。

“我不怀疑你们的决心!就是没有这几天的动员,你们也不会不勇敢!我问的是几分钟能到主峰?”陈副师长的声音还不大,还说得字字清楚有力。

排长回答不出。

贺营长的脸红起来。“这怪我,我还没想到这个问题!”“你没参加步炮协同作战的会议?”

“参加了!我知道冲锋以前,先发炮急袭;炮声一停,我们进攻。我只顾了跟大家讨论怎么攻地堡,没想到时间的问题!”

“可是时间决定一切!我们的炮停止了,而我们只顾逐一地攻打地堡,就不可能极快地占领主峰。只有占领了主峰,而后分路往下压,敌人才能处处被动,失去联系。反之,主峰在敌人手里,我们就处处被动,不是吗?”

“是!”营长心里飞快地盘算。“我想,战士们穿着棉衣,带着七八个手榴弹,还有冲锋枪和三百粒子弹,山陡,地堡多,恐怕至少要十分钟才能冲到主峰!”

“要作到五分钟,至多七分钟,占领它!不能再多!战前演习就要演习好:一边冲,一边打,冲得猛,打得灵活,五分钟,至多七分钟,打上去,不教敌人喘一口气!不先算好时间,演习拿什么作标准呢?好吧,这个问题还要认真地研究,而后认真地演习!二排长!”

“有!”仇中庸立起来,他是有胆量而样子安闲的人,说话举止总是慢条斯理的。

“这次攻山,我们要各奔目标,孤胆作战,是不是还要组织呢?”

仇排长想了想,不慌不忙地回答:“一定要!比如打地堡,万不可以一个人去,必须一个人攻,一个人掩护。虽然只是两个人,却有组织,有指挥。”

副师长的黑亮眼珠上露出笑意。“很对!”然后,又提出许多问题,有的考问一个人,有的问大家。大家回答的不都正确,可是都很用心。最后,副师长立起来发言:“同志们!今天检查的结果,没有使我十分满意!你们的确是作了准备工作,但是还作的不够!你们的准备还不能满足党和上级对你们的要求!这,你们要在战前演习的时候补足了它!在演习的时候,必须一分钟能跑五十米的陡坡,必须把地堡假设在最不易攻破的地方。把你们所能想到的困难情况都具体地摆出来,而后具体地克服。

“你们的营长是最认真作事的人,我知道他是怎样耐心地领导你们。可是,你们也要时时刻刻地动心思,想办法,去帮助他,不要只靠他一个人费尽心机!大家的智慧一定比一个人的多!

“大家的决心硬,情绪高,这很好!可是,有办法才能胜利地实现决心!记住,牢牢地记住,而且传达给每一个战士!“一个较比新的战术是不容易一说就通的。你们必须这样去认识:打今天的仗,眼看着明天的发展!我们的部队是天天在发展着的,不是保守的落后的!你们要在这次强攻中证实这一点!

“预祝你们的胜利!都休息去吧!”

回到营部,贺营长提出亲自率领进攻的要求:“不自己去,我不放心!”

陈副师长答应了去对师长说,不过:“你必须保证不是去打地堡,追击敌人,而是去指挥!”

“我保证!”贺营长坚决地说。“除非被敌人包围住!我连手枪都不用!”

副师长笑了笑:“你要是指挥的好,就不会教敌人包围住!贺营长,我爱咱们的部队!这是最纯朴的、勇敢的、有纪律的人民部队!咱们有许多好的传统,应当保持下去。咱们可也有许多不尽合乎现代化的地方,应当急起直追!你也许看我对大家的要求太高,太严格;不是的!我是要教咱们每打一仗就打出个名堂来,教这一仗在咱们部队的向前发展上起些作用!以你来说,你有责任把你自己培养成一个智勇双全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我自己天天着急,没有文化!”

“学习!除了学习,还有什么法子呢?”

aa副师长亲自来检查和指示,已经够大家兴奋的了,哪知道师长又召集会议,连班长都须参加!这真是要打大仗了啊!看,首长是多么关切大家啊!大家都这么体会到,心里也就更有了劲!及至来到师部,看,进来的是谁?不止师长,师政治委员,副师长,还有军长和军政治委员哟!

谁不知道,军首长是老红军哟!老红军!这永远带着无限光辉的名字!这教人马上想起大渡河、草原、雪山那些光芒万丈的江山与战场的名字!老红军,听到这个名字,谁能不兴奋,不欢呼,不因想起革命事业的艰巨与伟大而感激?何况是亲眼看见曾经参加过老红军的英雄人物呢!多么光荣,有老红军的英雄人物来参加志愿军!多么光荣,这样的英雄人物来指挥我们,作我们的首长!

军长进来了,军政治委员进来了!他们的历史、功勋、风度,使每个人都肃然起敬,都精神振奋,都感到被一种使人欢快、温暖、崇高的光明照耀着!有的人出了汗,有的人脸上变了色,每个人的眼可都盯住了首长们,唯恐错过了能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的机会!

军长的身量不是很高,可是自自然然带出的威严使他显得很高。圆而稍有棱角的脸非常白净,头发很黑;虽然身经百战,历尽艰苦,可是并没使他显出苍老,头上只有几根白发。军事的与政治的修养使他心里永远镇定,态度安闲。他的眼不但有神,而且有威。看到他眼中的神威,就可以想象到他是可以不动声色地指挥几万战士的。事实也确是如此。

洞子不小,可以容下百十来人。中间放着一张长桌,铺着一张白地绿花的绒毯,上面放着一个大沙盘;沙盘里的模型不止有驿谷川和“老秃山”,也有四围的山岭。军长挨着沙盘坐下。坐下,他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大家,看到洞中所有的人。他使大家感到,他不仅看见了他们,而且知道他们的一切甘苦。他是老红军,受过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艰苦与锻炼,受过生死仅隔一发的重伤。什么是革命斗争,什么是在革命斗争中一个战士所应负的责任,他知道的最亲切。他也希望他的战士们能跟他一样地去受考验,并且受得住考验。

军政治委员靠军长坐下。跟军长一样,看外貌,他还很年轻英俊。可是,也和军长一样,他已是中年人。革命的锻炼与修养,使他们胸襟开朗,不顾性命去与一切恶势力决斗;这样,好象年纪与衰老也不敢冒犯他们了!

长脸,大眼睛,政委的全身都活泼有力。他是那么爽朗,使任何人对他都不必存着一点戒心,有什么困难与顾虑对他说就是了,他必定能恳切地相助,而且使对方的政治思想提高,心胸更加宽阔。

师长简单地说了几句关于战前准备工作如何重要的话,然后就请军长指示。

军长聚精会神地看着沙盘上的小山小河,半天没有开口。洞子里没有一点响动。

“你先说几句好不好?”军长微笑着对政委说。说完,他又用心地看着沙盘。事实上,他无须一定说话。他来到这里,已经足以教大家感到这一仗必须打胜,必能打胜。

政委发言,主要地是讲攻打“老秃山”的军事的与政治的影响,勉励大家必须下决心取得胜利。

政委坐下,军长顺手地指定对面的一个干部回答问题。他教那个干部先细看看模型,而后再回答。同一问题,他问几个干部,直到获得了满意的回答,才另换一个问题。最后,他慢慢地立起来,眼仍看着沙盘,一边思索一边说:“同志们!你们师长团长已经告诉了大家,我们决定采用的战术是攻取‘老秃山’唯一的战术!你们必须绝对相信它!”他又定睛看着沙盘,看了一会儿,他亲切地笑了一下:“是的,这是,的确是,唯一的打法!”

有的人感到惭愧!师的团的营的首长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指示过他们,他们虽然参加了学习与讨论,可是总不够热烈,不绝对相信那个新战术。现在,军长又这么恳切地来指示!首长们是多么爱护他们啊!首长们是多么热诚地贯彻军事民主啊!

军长继续发言。他的话简单明确。他首先指出为什么要多路突破,和全面铺开。

说几句,军长就停顿一会儿,为是教大家思索思索。大家的确都在思索,而且的确相信军长的指示,军长是有名的指挥山地战的将军,大家都知道。

看大家都抬起头来,写完了笔记,军长强调地讲到“全面铺开”。他指示:只有那样,敌人才无法组织起来,失去指挥。我们看到电线就要割断,教敌人失去联系。全面铺开的越快越好,越全面越好,教敌人处处没有时间还手。这么打,我们能很快地结束战斗,尽歼敌人!我相信,我们这次能捉到很多俘虏!说完,军长笑了笑,大家也都有了笑容。是的,失去组织与指挥的敌人只会投降,不会单独地顽强抵抗。最后,军长极郑重地提出:“打这样的仗,我们必须严格执行命令,不能存一点侥幸心!我们要绝对遵守时间,一切都要遵照预定的时间表进行,不准早一分钟或迟一分钟!打这样的仗,一分钟是很长的时间!我们先发炮,敌人必都藏在隐蔽部去;炮一停,我们极快地冲上去;故人还没能由隐蔽部出来,我们已经全面铺开!我们稍提前一点冲锋,就会教自己的炮火打伤;我们稍慢,敌人就进入地堡,一齐发扬火力,遵守时间与否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军长慢慢地坐下,声音反倒提高了一点说:“好吧,大家有什么疑问没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讨论!”他的威严而又和善的眼看着大家。

大家不约而同地决定提出一切问题,好解除一切顾虑;亲自接受将军的指示是光荣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