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4节

作者:老舍

用不着白衣的“孤胆大娘”想象了,我们的几个炮群一齐射击,破坏“老秃山”上的铁丝网与工事。这是总攻的雄壮的“前奏曲”。

贺营长在到团指挥所去的路上,真想先去看看老大娘,告诉她:报仇的日子到了,我们要歼灭“老秃山”上的全部敌军!交通壕里的泥土,在春雨后,发出些潮而微腥的气味。这使贺营长想起当年在田里劳动的光景。他爱那湿润松软的土地,爱那由他的劳动而长出来的嫩苗——一片一片的能生长的翡翠!可是,尽管他终年劳动,他总是吃不饱,穿不暖!他的父母也挨饿受冻!地主就是活阎罗!

那时候,他也记得,只要有几门炮的资本主义国家就可以来欺侮中国人民。在乡村,一个外国传教士就象一位土皇帝那么威风!

现在呢?他不由地甜美地笑了笑。他,当年的那个饥寒交迫的少年农民,不敢正眼看看外国传教士的乡下人,却要率领着一个营,去强攻最强暴的敌人的最坚固的阵地!而且要必定攻下来!

这个变化有多么大呀!

假若没有共产党和毛主席,谁能教那么可爱的祖国,而又曾经那么软弱落后的祖国,站立起来,去打击那最强暴的侵略者,担负起保卫世界和平的神圣责任呢?

他是谦逊不自满的人,可是不能不重视自己的责任与光荣。英雄的荣誉称号不是偶然得到的,它有它的一段结结实实的历史,那历史是他在党的培养下亲自创造的!抬头,他看了看北斗星,那从幼儿就熟识的七位在高空的朋友。他辨别清楚方向,啊,祖国就在那边!在朝鲜消灭敌人吧,保卫朝鲜就是保卫祖国!

他想到祖国、朝鲜,和自己的过去与变化,只是没想到即将来到的危险,虽然要攻打的是“老秃山”。他向来没在上阵以前想过个人可能遇到的危险。含着笑上阵,含着笑凯旋,他只盘算着如何打胜,对自己的生死存亡他没顾虑过。

在他身上,没有任何铁的或银的神像,没有任何布的或纸的护身符,他只有为真理与正义去打仗,而且必定打胜的决心。这是一个最纯洁,最清醒,毫不迷信的英雄。他不信神佛能保佑他,只求自己能保护人民。

在他身上,没有满装烧酒的咂壶;他不借酒力去壮胆。他也没有印着躶体女人的美术扑克牌,象美国兵带着的那种;有那样脏东西在身边,他以为,是军人的莫大耻辱。他和他的战士们的“贞操”是全世界上所不多见的。他和他们对妇女的尊重与爱护是值得用最圣洁的言语去歌颂的!

是的,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默默地含着笑在交通壕里走,走到团部听取战前的最后一次指示。

贺营长估计:诸事已经按计划准备好,而且经过了上级首长的检查,乔团长大概不过要嘱咐和鼓励他几句就是了。谁知道团长一开口就说:“军长刚才来了电话!”

“军长?”

“还不止军长!”

“还有谁?”

“志愿军司令部问军长,军长问我,到底能打不能?”“一切都准备好,我们有把握打好!”贺营长急切地说。“我可不能用那样的口气回答军长!”乔团长微笑了一下。“跟政委、参谋长商议了一下之后,我回答军长,‘我们看,可以打!’”

贺营长松了一口气,天真的笑了。

“军长末后说:‘要是觉得准备的还不够,就先别打!’”说到这里,团长的大长脸上显出些不安的神气。“贺营长,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啊!”

“我知道!我一定完成任务!”营长坚决地说。“我相信你!可是我还要再说一遍,责任重大!你要处处留神,时时跟我联系,报告情况!”

“我必定随时报告!就要带两部步行机,打坏了好有替换,不至失掉联系!”

“好!”团长看了看笔记本。“屯兵洞里的鼓动工作是重要的,在洞里隐藏一天一夜,战士们的思想可能发生波动!”“这两天我们正学习英雄,到屯兵洞里还要继续学习!”“好!还有什么没准备好呢?”

“都差不多了,我回去再检查一遍!”

“对!象飞机似的,在起飞以前必须完全检查到了!好!我们在二十三号二十时零分开始进攻!”

“二十三号二十时零分?”营长不由地立起来。“二十时零分,我们的炮火急袭四分钟,二十时零四分步兵进攻,要绝对遵守时间,至多七分钟攻上主峰!”“我们已经那么演习好!团长!”

“你的任务是指挥攻上主峰,而后迅速占领二十五号和二十七号,歼灭敌人!结束了战斗,二营上去。都清楚了?”“都清楚!”营长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有什么要问的?”

“遇必要的时候,可以不可以放弃二十五号?”“跟师长请示过了,攻二十五号专为杀伤敌人,那里极难守住。你们一定要攻上二十五号去,然后看情形可以撤下来。”又说了一会儿,团长握着营长的手说:“出征的时候我来欢送!”营长已经要走,团长拦住他:“等等,我们对一对表!十三号咱们再对一次。”

在回营的路上,贺营长遇见了常班长。二人走近,彼此让路的时候,班长问了声:“是贺营长吧?”没等回答,他就敬礼。

“是我!”

“报告营长,我是运输连的班长常若桂。前面的炮一响,我带十五个人帮助三连的战勤队。营长也上去吗?”他想起前几天跟谭明超的谈话。

“我也上去!”

“上去!同三连一块儿上去?”

“对!”

“那么,我们就在一道了!营长,许我拉拉你的手吧?”他伸出那老树根似的手去,把营长的手握得生疼。“能跟营长你一同上去,我,我,我光荣!”

“常班长,能参加这样的战斗,咱们都光荣!”“都光荣!”

“班长,你的岁数不小啦吧,比我大?”

“三十出头啦!岁数就是准备,多活一天,多一分经验!营长,山上见!我也在红旗上签了名,我要到主峰看看我的名字!”

说完,他敬了礼,走开。事实上他真舍不得走,愿意多跟英雄营长说几句话。他可有的说咧!在过去的几天里,不管是阴,不管是晴,他每夜必过河三四次,运送各样的东西。每一次来回就是十多里哟!雨天,他的脚陷在泥里,拔都不易拔出来啊!可是,他不能比别人少走一步;他比谁都更恨“老秃山”上的敌人。为消灭敌人,即使掉在河里淹死,他也甘心!

不运送东西的时候,他教给大家怎样抬担架,才能教伤员最舒服;教给大家怎样包扎伤员,以免久等卫生员,使伤员多受痛苦,多流血。他把人力也作了适当的配合,体力强的和体力弱的,有经验的和没经验的,都调配起来,使每一小组都能顶得住事。

但是,他不敢和营长多啰嗦;况且,说出来也有点象自我宣传。于是,他就大步走开了。“作了就是作了,表白什么呢?”他对自己说。这几天,他已累得腰酸腿疼,连双肩也有些向前探着了。可是,跟英雄营长过了几句话之后,他又挺直了腰板与肩膀,觉得自己又年轻了几岁!“够呛!”

营长也很愿意跟常班长多谈一会儿。对这么可爱的一位老同志,假若有时间,他愿意坐在一块儿,谈上几个钟头。可是,他没有工夫闲谈。他得赶快回营,再检查一遍。回到营部,谭明超正在等着他。营长喜爱这个小伙子。他的记性好,冲口而出地叫出来:“谭明超!你来了?”

小谭更佩服营长了,心里说:“看营长的记性有多么好!只见过一次,就把我记住了!”

他兴奋地得意地向营长报告:这次进攻,前沿阵地一律用无线电机,第二线照旧用有线的,所以无线组添了人,他被选上。“我向连长要求了再要求,让我跟着英雄营长!”“连长答应了?”

“不那么简单!”小谭刚要向上斜一斜眼,表示自己的骄傲,赶紧就控制住。“好几个同志都这样要求!我反映了意见:大家排排队比一比吧,比过去的功劳,出现在的技术,比谁先要求的!比谁已经见过英雄营长!”说到这里,他没法不斜翻一翻眼,实在太兴奋了!

“你胜利了?”

“我得到了光荣!营长!这不简单!原先,我不过有那么一个心愿,谁晓得真成了事实呢!”

“平日多卖力气,光荣就不会故意躲着你!你休息一下吧!”

“先不能休息,我得掌握咱们在阵地上用的暗语啊!营长知道的,我都得知道,而且都得背熟,顺着嘴流!”“对!我一会就回来,你等一等!”营长出去,到各连检查。

这时节,师文工队的几位男女同志正在逐一地由班到班作慰问演出。

坑道低隘,他们不能跳舞,也不能表演大节目,只带来一些曲艺段子:快板、鼓书、相声、单弦、山东快书;有的是唱熟了的歌颂志愿军英雄的,有的是临时编成的鼓舞士气的。他们还带来五颜六色的标语,贴在洞内;三言五语的快板短条,贴在子弹箱上、水桶上和一切能贴的地方。他们给坑道带来了颜色、喜气与热情。

他们正在十班表演,黎连长进来了。

不但全营,连师的文工队也晓得黎连长的威名。谁都知道三连长打起仗来比猛虎还猛。女同志钮娴隆正唱着新编的单弦,一见连长进来,訇地一下把词儿忘了!

连长一声不出,和战士们坐在一处。这使钮同志安定下来,想起曲词,继续往下唱,而且唱的特别好。唱完,她的头上出了汗。

连长一直地听完了这一段。在大家鼓掌之际,他过来握钮同志的手:“你们来到就够了!唱不唱的不要紧,我们一样地感谢!”

这几句真诚得体的,也是战士们都要说的话,感动了文工队员们,纷纷地说:“我们唱的不好!”

“同志们!”连长对文工队员同志们说,“来!上我那里去!”

大家有些莫名其妙,只好拿起乐器,跟着他走。战士们鼓着掌欢送他们。

到了连部,黎连长天真地向大家笑了。“我说的是真话:你们来到就够了!来吧,都抽烟吧!”他把一盒“大前门”扔出去,被一位男同志象接棒球似的接住。

钮娴隆不吸烟,低声地说:“我们唱不好!”

看着也就象刚十五岁,其实她已经满十九岁了。她很矮,可是浑身上下都长得匀称。一张白净的小圆扁脸,哪里都好象会发笑。谁见了都会喜欢她。两眼非常的明亮,老那么天真地看着一切,好象是什么也不怕,又好象稍微有点怕。一对很黑的辫子搭在肩头上,因为老戴着小扁呢帽,辫子倒好象是假的。

是的,她和同她在一处工作的男女青年们,什么也不怕。为保卫祖国,他们由四川(钮娴隆就是四川人),由广东,由湖南,由各处来到朝鲜,用歌舞、戏剧鼓动志愿军战士们。遇到战斗,他们到前线去表演,去鼓动。高山、洪水、轰炸、炮火,丝毫阻碍不了他们,他们不怕。到必要的时候,男同志们也去帮助抬伤员,送弹葯;他们是部队的文艺工作者。

可是,她与他们又都有点害怕,怕创作的表演的不受战士们的欢迎。他们都很年轻,不怕吃苦受累,乐于学习,可是在业务上没有经常的指导,进步不快。远在朝鲜,他们得不到祖国文艺工作者的援助,他们是孤军作战。他们着急,他们也害怕,怕对不起战士们!

“我们唱不好!”是眼泪落在心里那么说出来的!“你们不必再唱!”黎连长告诉大家。“去跟战士们谈谈话,一定更有用!而且不会耽误他们的工作!”

大家都高兴了。连长说的对,连长原来是粗中有细!大家鼓起掌来。

“同志们!”黎连长严肃地立起来说,“你们知道吗,平日我不大注意你们。我总以为你们穿得漂漂亮亮的,不过只会那么唱几下,跳几下!这几天,我什么都改了!对你们的看法也改了!你们有用!你们应当穿得漂漂亮亮的!看,战士们多么喜爱你们!你们鼓舞了他们!我要求你们,分开到各班去,告诉他们:学好本事才有资格去插红旗!告诉他们:只准红旗升,不准红旗倒!剩下一人一枪一口气,也要把红旗插上主峰!你们说一回,比我说十回都更有劲!就这么办吧!去吧!”

大家一齐喊:“走!”

钮娴隆的小圆脸笑得象一朵正在开放的花似的。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连长天真地说:“连长,我愿老在部队里工作!”很俏皮地,她敬了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