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5节

作者:老舍

贺营长在万忙中去看了看“孤胆大娘”。他十分关切她的安全。他知道,打响以后,敌人必定加劲地乱开炮,乱轰炸;她的小洞子可能遭受到轰击。他也知道她是“孤胆大娘”,我们进攻,她也许立在那株老松下观战;他晓得她和朝鲜一般的妇女的胆量!他须去看看她,在不泄露军事消息的原则下,劝告她多加小心,不可大意。同时,他也愿看看她缺不缺粮和别的日常需要。一打响,大家就不易照顾她了。

营长很可以派一个人去办这点事,不必亲自跑一趟。可是,他不愿意那么办。他不仅是要去办那点事。他心中有个相当复杂的渴望,鼓动着他必须去看看她。

他热爱祖国,也热爱朝鲜。这两种爱已经那么密切地结合在一起,使他一想到朝鲜,就想到祖国;一想到祖国,就也想到朝鲜。这两种爱加强了他的责任感。他若是对任何一件事情没有作到好处,他就觉得同时对不起两国的人民。为了两国的人民,他要求自己须把每件事不止作好,而且要作得特别好。现在,他就要进攻“老秃山”了;他不但必须对得起党与首长,也必须对得起“孤胆大娘”——她不是渴望我们进攻,消灭敌人,常常在老松下,胳臂一伸一伸地作要求我们发炮的姿态么?是的,他必须去看看她;从她的面貌言语中得到鼓励,使他更坚决,更勇敢,打好一个歼灭战!再说,她是个朝鲜妇女。“朝鲜妇女”四个字在贺营长心中,正如同在每个志愿军心中,是崇高光灿的。在抵抗美帝侵略战争中,朝鲜妇女担负起一切支援前线的工作,她们耕种,她们收割,她们修路,她们纺织,她们指挥交通,她们监视敌机,她们救护伤员,她们教育儿童,她们在矿山,在工厂,甚至在部队里,不但象男人一样地操作,而且出现了多少英雄与模范!即使是在田里操作,她们也冒着最大的危险。敌人的炮火,敌机的轰炸,是蓄意杀伤和平居民的。炮弹炸弹不仅如雨地降落在城市,也降落在村庄和田地里。出去耕作的妇女,正象进攻敌人的战士,出去不一定能够回来。这,没吓倒朝鲜的英勇姊妹。不幸有的牺牲了,别的妇女便只含着泪埋葬了她,而后担负起她的工作;她们并不放声恸哭。她们的脊背老直直地挺起,她们的战斗决心不许她们大放悲声。这已成为她们的气质,英雄的气质,英雄民族的气质!贺营长决定在战前去看看“孤胆大娘”,向她致敬,也为表示决心给原来和她同居而被敌机炸死的姊妹复仇,为一切牺牲了的朝鲜妇女复仇。

是的,当他想起“孤胆大娘”,他也就想起自从入朝所遇到的一切朝鲜妇女。她们,即使丧失了丈夫兄弟,即使丧失了房屋器具,却仍然不低下头去,仍然把仅有的一件颜色鲜明的小袄穿出来,仍然有机会就歌唱,就跳舞。她们坚强尊傲,所以乐观。丢了什么都不要紧,她们就是不肯丢失了祖国,而且坚信绝对不会丢失了祖国。为保卫祖国,她们甘于忍受一切牺牲。她们热爱朝鲜人民军,也热爱中国志愿军,这两个并肩作战的部队给她们保卫住祖国的疆土。贺营长记得,有多少次行军或出差的时候,哪怕是风雪的深夜,只要遇到朝鲜妇女,他就得到一切便利。她们会腾出住处,让给他。她们会帮助他作饭,给他烧来热水。她们拿他和每个志愿军当作自己的兄弟子侄。他也记得:他怎样帮助她们春耕,怎样帮助她们修整道路或河堤。大家在一处劳动,一处休息,彼此都忘了国籍的不同,言语的不同,风俗习惯的不同。大家只有一条心,就是打退暴敌。彼此的帮助与彼此的感激都是那么自然,真诚,纯洁,使“志愿军”与“朝鲜妇女”都成为圣洁的名号;从现在直到永远,都发着光彩。一想起这些,贺营长就慾罢不能地想去看看“孤胆大娘”,不论他怎么忙。他不是去见一位老大娘,而是去慰问所有的朝鲜妇女,向她们致敬致谢!

正是黄昏时候,贺营长同一个通讯员来到那株老松的附近。天还相当的冷。老大娘却立在洞外,面向着“老秃山”。山色已经黑暗,老松的枝干也是黑的,白衣大娘立在那里,很象一尊玉石的雕像。

她只是个平常的农民,身量不高。可是,正象艺术作品的雕像那样,尽管并不高大,而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尊严,令人起敬。她的举止动作都是农民的,可是加上那种坚决反抗压迫的精神,她就既纯朴可爱,又有些极不平凡的气度。

看到贺营长,她往前走了几步,来迎接他。她的既能柔和又能严厉的眼神,现在完全是柔和的——她看到了所喜爱的志愿军。她的黑眼珠还很黑很亮,在那最黑的地方好象隐藏着一点最天真的笑意,同时又隐藏着一些最坚定的反抗精神。她的脸上已有些褶纹,可是眉宇之间却带出些不怕一切苦难的骄傲。

贺营长几步抢上了高坡,来到她的身前,向她敬礼。他爱这个老大娘。她的身量和农民的举止都颇象他的母亲。可是,她又不完全象他的母亲,她身上带着朝鲜妇女特有的气度与品质。他承认她是他的朝鲜母亲。

贺营长会说几句朝鲜话,通讯员比他会说的多一些。老大娘只会说几个中国单字。语言并不是很大的障碍,当大家都有一条心的时候。

营长先问了她需要什么。老大娘摇了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缺乏。她又笑了笑,而后指了指“老秃山”。营长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大娘不需要任何东西,虽然她的生活上的需要已经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她需要的是攻打“老秃山”!因为,他想,她迫切地需要进攻“老秃山”,所以她才不要求多给她一斗粮,或几尺布。

营长点了点头。他明白她的心理。全个小村子里的人,连鸡犬,已都被暴敌炸死,她多要东西干什么呢?她已六十多岁,她切盼在她还有口气的时候,能够亲眼看见给全村人雪恨报仇的事实!

看见营长点头,老大娘又笑了笑,而后看了看自己的脚。她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胶皮靴,是一位志愿军送给她的。这双大靴子看起来很可笑,可是在她的脚上也不怎么就带出一些特别的意义。这是战争期间,她无从选择,只好穿着所能得到的东西。那位志愿军也没法选择,只能送给她这点礼物。她有时候笑自己的靴子,可是刚笑完,她便严肃地注视着它们。到了事物没有选择的时候,人的慾望就超过了对物质的要求。穿什么也好,吃什么也好,最要紧的是怎么尽到自己的责任,打退敌人!

贺营长,由通讯员帮助,说明他的来意,教老大娘务必多多留神,敌人可能又乱轰炸。他可是没说敌人为什么又可能这样发狂。

老大娘很感激他的关切,并没追问为什么敌人又要发狂。她天真地笑了笑,好象是说:我早就知道敌人会随时发疯!

贺营长又嘱咐了一次,才向老大娘告辞。他有点舍不得离开她,真愿意把她安置在一个最安全最舒服的地方去。可是,最安全最舒服的地方在哪里呢?他一边慢慢地走下山坡,一边不由地对通讯员说:“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找到安全舒适的地方!消灭了敌人,到处就都安全了!”

通讯员不明白营长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也没有发问。他不由地回了回头,看见老大娘正向他们招手呢。天已很黑,可是那只举着的胳臂,因为衣袖是白的,还看得相当清楚。他告诉了营长。二人一齐站住,回过头去,也向她招了招手。

走出相当的距离,二人回头望望,白衣老大娘还在老松下立着。通讯员不由地问了声:“营长,老大娘想什么呢?”营长半天没能还出话来。走入了壕沟,营长才带着愤怒,忽然地回答:“她跟咱们想的一样,打‘老秃山’,消灭敌人!”“对!营长!”通讯员说。

真的,在太平年月,这该是多么美丽安静的地方啊!春天快到了。在日本统治者被赶走,朝鲜人民建立了自己的政府之后,在美帝发动侵略战争之前,这里的春天该是多么美丽呢!当春风吹拂,春月溶溶的夜晚,春山上的松柏响起悦耳的轻涛,把野花的香味轻轻吹送到每个山村,有什么能比这更美丽呢?

爱劳动,爱欢笑的人民,当春耕即将开始的时候,在月色中还欢笑着操作,选种的选种,送肥的送肥。年迈的大娘们在屋里用木机织着细密的白布,准备作些春衣。年轻的姑娘们放弃了冬衣,不管山风多么劲峭,就已换上艳丽的春装。她们歌唱,她们轻舞,清甜的笑声碰到了群山,又被送了回来。喝了两杯人参酒的老者,和想略略休息一会儿的老大娘,也来参加姑娘们的歌舞,笑声更响亮了。这是多么美丽呢!

他们为什么不唱不舞呢,心里既是那么喜悦!老人们可以作证,他们是怎么受尽日本统治者的屠杀与压迫,和怎样顽强地反抗!今天,人民自己有了政权,有了自由,还不积极劳动,尽情欢笑么?日本统治者处心积虑地要消灭朝鲜的文化,可是朝鲜人民保存下来自己的语言文字,自己的风俗习惯,和自己的民歌舞蹈。那么,为什么不歌不舞呢?

春天不是男婚女嫁的好时候么?东村西村都有喜事,唱歌跳舞的机会就更多了。老人们够多么喜欢呢,他们将在次年春天就可能抱孙子吧!他们的孙男孙女将生下来就是自由的人,用诚实的劳动享受着这美丽江山所能给的幸福!他们的儿辈已经不会老用着那笨重的农具与牛车,不久就会用上新的农具和拖拉机,何况他们的孙辈呢?谁知道那些红脸蛋黑头发的娃娃们会多么幸福呢,连想象也很难想象的周到啊!

春天又快到来,可是……美帝侵略者比日本统治者更毒恶可恨!美帝连山上的松柏都给炸光了啊!

“孤胆大娘”,正象通讯员所问的,正想什么呢?恐怕她正会想到这些既极甜美又极酸辛的事情吧?正是因为她想到这些,她才切盼攻打她眼前的“老秃山”吧?

贺营长默默地在壕沟里走。用他所积累下来的朝鲜知识,他也会想到这些,因而他就更能了解老大娘的心理与愿望。“好!一定,一定打下‘老秃山’来!”他自言自语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