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7节

作者:老舍

时间仿佛是停住不动了!屯兵洞是那么矮,那么窄,那么小,那么潮湿,战士们到里边一会儿就已感到烦闷。空气慢慢地减少,变热,衣服穿不住了。可是,不能出去,绝对不能出去,敌人就在上边!不能脱衣服:你紧挨着我,我紧贴着你,左右靠得严严的,对面膝顶着膝,谁也不能动一动;身上都带着那么多的武器,一脱衣服就必发出声响;敌人就在上面啊!什么时候了?熬过几点钟了?天亮了吗?大家问,大家看表,啊,时间仿佛是停住不动了,过一分钟好象是过一年!

他们要在洞里过一夜一天啊!

干粮很充足,可是谁能下咽呢!他们热、闷、急躁,胸口上象压着石头!他们口渴,渴得厉害!有的是水,可是谁敢多喝呢?喝多了,小便麻烦哪!

这就是考验!没受过长期的部队培养的人,没受过革命斗争锻炼的人,一定会狂喊着冲出去!可是,我们的英雄们却一动也不动地坐着,等候那仿佛不知什么时候才来到的冲锋命令!低声地,他们彼此安慰,谈论着他们所要学习的英雄,彼此鼓励!打开手电筒,他们照一照手中的英雄事迹的连环图画,英雄的像片,英雄的小传。他们急、闷、烦躁、口干、腿酸,但是他们用英雄的形象,英雄的事迹,英雄的气魄,鼓舞自己去克服那无可忍受的苦痛!不能忍受痛苦,怎能实现英雄的决心?不受这么多痛苦,怎能担起抗美援朝斗争中的光荣任务?他们的毅力,镇定,深入心灵的组织性与纪律性,教他们宁可死在小洞里,也不抱怨一声,不违犯命令!他们的高贵品质,与崇高的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表现在战场上,宿营里,村落中,也表现在屯兵洞里!他们不仅是来自田间的纯朴的青年,而也是将要去作马特洛索夫与黄继光式的英雄人物。他们要忍受的就是一个英雄所要忍受的;这是考验,他们经得住考验。

在他们的头上的敌人兵营里,三五成群的敌兵正在玩着扑克牌,每一张牌上印着个躶体“美”人,口中用最婬秽的词汇发泄着卑鄙的感情。三十个或五十个的敌兵,正看着来自好莱坞的电影,欣赏着流氓与大盗的“英勇”行为。有的敌兵,独自凝视着刊物上的封面女郎,或阅读着情杀案的侦探小说。有的敌兵正怀念着被美国的“援助”与“友善”造成的南朝鲜的、日本的、或台湾的妓女。

山上与山下,相隔不过二百多米,多么不同的两个世界啊!

把红旗插上山去!我们要歼灭敌人,也唾弃他们的那种扑克牌,那种电影,那种“文艺”!我们尊重妇女,保护妇女,不使她们受蹂躏!

我们的几个小洞子是多么可爱呀!它们窄小,潮湿,闷气,可是里边坐着的都是英雄战士呀!多么纯洁的洞子,多么纯洁的人!这些小洞子里的语言、思想、感情,必能打败侵略,消灭丑恶!

有人昏过去,大家轻轻地,默默地,把他移到靠洞口的地方,吸些清凉的空气。小司号员郜家宝已昏过去两次,可是依然不肯退下去,他要跟别人一样地坚持到底。

炮声!炮声!我们的炮!我们的炮!什么时候了?刚刚正午!还要再等整整八个钟头!忍耐,坚持,我们已熬过了三分之二的时间啊!时间并没有停止,不是已经走了十六个小时么?听我们的炮,多么雄壮,多么好听!打的好啊!再打!再打!

可是,我们的炮停止射击。前天,我们发射了那么多炮;昨天,一炮未发,今天却在正午只发了几十响。对!迷惑敌人,不教敌人摸到我们的规律!战争是斗智的事啊!

什么时候了?下午三点,四点,五点!多么慢哪!快一点吧!快!什么时候了?六点半,太阳落了山!快!快!七点,换句话说,就是十九时!

十九时!一切都已准备好!担架队在河东在河西都向前推进。观测员在南山在北山都进入观测所。电话员按段分布开。医生、护士,在包扎所在医院都已打点好一切。工兵在驿谷川渡口预备好……春月发出清新的光辉,照亮了群山。“老秃山”是静静的,哪里都是静静的,隔着二三里可以听见驿谷川由石坎流下的水声。外面这么安静,坑道里和洞子里可万分紧张,每个人的心都在激跃,只盼着群炮齐鸣,杀上前去!

十九时,营指挥所里程参谋长、庞政委、娄教导员都眼盯着表。团指挥所里李师长、陈副师长、乔团长、炮兵指挥员、炮团团长,都眼盯着表!

十九时,所有的炮兵单位的指挥员都眼盯着表!十九时,贺营长到了屯兵洞。

“虎子”连长始终跟战士们坐在一起,忍受着洞中的苦痛。战士们知道连长的脑子受过伤,比别人更容易感到憋闷,屡屡劝他往外挪一挪,多得些外边的凉气。连长不肯。他必须以身作则,必须和战士们共甘苦。在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他咬上牙。刚刚缓过一口气来,他马上鼓舞左右的人。营长到了,黎连长挪近洞口,吸到了几口凉美的空气。他马上想到战士们,应该教大家都出来吸些清凉的空气,舒展舒展已经僵直了的四肢。

他报告给营长:战士们情绪很高。尽管洞里是那么难过,大家可是没有一句怨言。

营长点了点头。营长深知道他的战士必能这样经得住考验。“大家的次序乱了没有?”营长问。他唯恐大家的排列次序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容或已经紊乱;那就在出洞进攻的时候需要从新调整队伍,耽误了时间。

“没有乱!我们怎么演习的,怎么作!营长放心吧!听到命令,我们马上整队出来,一点也不会乱!”黎连长低声地回答,话里带着满意的音调。

“好!”

“营长!还只有一个钟头,教大家肃静地出来,好不好?”连长请示。

“为什么?”

“洞里太闷气!战士们的手脚已经不灵活了!先出来透透气,活动活动,进攻的时候,动作好快啊!”连长以为自己的理由很充足,而且表现了对战士们的关切。

“绝对不可以!”营长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出来,万一敌人的炮火打到,伤了我们的人,谁负责呢?不要说多了,光把突击班班长打伤了,谁去指挥这一班?”

“营长,我明白了!可是……”

“可是什么?”

“也……也不会那么巧吧?”

“只许我们执行命令,绝对不许存侥幸的心!军长这么命令我们的!”

“是!营长!”

“到十九时三十分,我们的友军由南北进攻,为是把敌人的炮火吸引到两边去。听到炮声,绝对不许洞里的人动一动!传达下去。到二十时零分,我们的炮火急袭,可以教爆破班出去,往山上移动,等到我们的炮延伸,他们才可以接近铁丝网。其余的人,一定在二十时零四分出洞进攻,一分钟不差!”

“是,营长!”黎连长退回洞内,传达营长刚才交代的话。并且告诉大家,他几乎又作错了事。

战士们听了连长的话,精神为之一振,一致地决定再忍耐一个钟头。他们了解连长的心理,因为他们在过去也是每每专凭自己的勇敢,而想碰一碰看,明知危险而说“怕啥呢!”现在,他们看清他们和连长的看法是不对的;他们必须遵从营长的吩咐。

贺营长去到每一个屯兵洞,依照不同的情形分别作了交代。在他来到阵地之前,曾经这么想过:一切都已经预备好,每个战士都知道自己的任务,他自己实在没有亲自上阵的必要。首长们迟迟地批准他亲自来领导强攻是有道理的。现在,他可是看明白,他幸而亲自来了。我们的干部与战士的极度勇敢,和过去作战的经验,使他们很容易忘记了计划,或临时改变了计划。他必须亲自在阵地,随时地交代,减少错误。他必须在这里,作为老经验与新经验中间的桥梁,和上级首长与战士们中间的桥梁。

“十九时三十分!”乔团长在指挥所喊了一声。一秒不差,“老秃山”南边约有一千公尺远的德隐洞北山打响了!这是按照团长的布置,三营的小出击部队先猛扑那座小山。

听到枪声,黎连长把虎眼睁圆,低声而有力地说:“听!南边打响啦!真跟钟表一样准!”

战士们都想欢呼,可是谁也没出声。连这样,连长还轻喊了句:“肃静!”

紧跟着,北边,约有一千五百公尺远的石岘洞北山上,也打响了!这也是事先布置好的友军的出击。

“看!”黎连长对大家低声地解释,“南边北边一齐吸引敌人的炮火,好教咱们顺利进攻,不受阻碍!”

果然,“老秃山”后面,敌人的炮群向南向北开始射击。“这就是斗智呀!”连长非常得意地说,“打这样的仗真长见识!同志们,我们必须极快地攻上去,别等敌人的炮火掉过头来!”

十九时四十五分,消息传来,三营的出击部队已经占领了南边的小山!

战士们的心都要跳出来。三营已经得胜,我们还等吗?进攻吧!”

“不准动!”黎连长的命令!紧跟着,他鼓动:“三营胜利了,我们能丢人吗?一定不能!好,还有十分钟,准备!”

营指挥所里,炮兵各单位,都在电话机上听到乔团长的声音:“十九时五十分!十九时五十分!”

乔团长的眼盯住了表,所有的人都眼盯着表。乔团长的大长脸上煞白,带着杀气。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一切的准备,一切的心血,一切的热汗,都为了二十时零分!顺利还是困难,政治的与军事的影响,都取决于二十时零分!炮一响,没法子再收回来!他是团长,他负实际准备与指挥的责任!

当他打游击战的时候,他曾改扮成乡下人,独自闯进住满了敌兵的小城,和敌兵擦着肩膀走来走去。凭他的身量,他的眼神,谁肯相信他的乔装改扮呢?他自己恐怕也不大相信,所以一手揣在小褂的襟里,手指勾着枪。谁敢过来抓他,谁就先吃一枪弹!他大胆、单纯、快活,象作游戏似的担任着艰险的任务。可是,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他是团长,掌握着一盘新的作战机器,不许出一点障碍!不是吗,在一切都已准备停妥,军长还亲自问他:能打不能打吗?

稳重敦厚的师长也看着表。他的脸上依然微笑着,他相信他的部队必能打胜。可是,他一根接着一根地吸烟。他也有不放心的地方——我们的战士勇敢,但是勇敢的人往往不按照计划作事;打乱了计划是危险的!

陈副师长看着表,黑亮的眼珠上最黑最亮的那儿顶着一点笑意。他心中正在比较敌我的力量:敌人用兵确是象使一盘机器,不过那盘机器的动力是督战员的手枪和机关枪;后面不用枪督着,前面的士兵不往前挪动!我们呢,现在只可以说是一盘还不十分精致的机器,可是我们的动力是正义性,是阶级觉悟,是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行了,我们的力量大!

希望我们的机器一天比一天完美!他微笑了一下。

在营指挥所里,程参谋长的脸上显着分外聪明,好象心中绝对有底,即使攻上山去,完全打乱,他也会有办法再整顿好。他不顾虑什么,他相信自己的指挥才能!

庞政委不动声色地静静地坐着,他在关切战士们现在的思想情况如何,情绪如何。他颇想到屯兵洞去看看。

娄教导员的心情跟庞政委的差不多。他特别关切着黎连长,甚至于对于贺营长也有点不放心——万一他一听见枪响就忘了指挥,而亲自动手去战斗呢?他也想到屯兵洞去看看。

可是,贺营长知道怎么控制自己。时间快到了,他不由地解开了衣扣。按照过去的习惯,每逢上阵,他身上不留一点累赘,连外衣都脱掉,为是动作灵便。只解开一个钮扣,他笑了一下,又把它扣好。今天,今天,他要象个营长,整整齐齐地上阵!

只差五分钟了!

…………

乔团长对着电话机高喊:“二十时零分!”

话刚出口,几十门炮的炮弹也都出了口!“老秃山”变成了一条火龙!驿谷川中的春水闪动着一片红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