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8节

作者:老舍

我们的炮火急袭,黎连长命令:爆破班出发,往山上运动;等到炮火延伸,立即接近铁丝网。

煎熬了一天一夜的爆破英雄们,听到命令,立刻忘了疲乏,忘了肢体的酸痛,迅速轻巧地出了屯兵洞。他们甚至顾不得长吸一口外边的空气,多么清新甜美的空气啊!震动天地的炮声与山上的火光使他们忘了一切,只顾迅速投入战斗。借着月色与山上闪闪的火光,他们能清楚地看见彼此。他们一声不出,极快地按照战前演习好的样子排好,前进。他们熟悉地形,每一步都走得迅速而正确。他们用不着彼此呼唤,只点一点头或拉一把就表现出彼此的深厚关切,同时也就是彼此鼓动。一同上阵的英雄们只有一条心——执行命令,取得胜利。

功臣邓名戈把新战士岳冬生多带了的爆破筒拿过去,替他拿着。岳冬生看出战友的心意。邓名戈的眼神说明:“我力气大,我替你拿着!”

爆破班分成两组:第一组由班长率领,第二组由功臣邓名戈副班长率领。第二组里有章福襄,岳冬生,郦豪,贾兆惠……几位英雄战士。

他们找到合适的地方,停止向前移动。我们的炮火继续急袭。听着自己的雄壮炮声,每个战士都感到骄傲,而且都眼盯着面前正被炮火破坏着的铁丝网,准备好决心与所有的力气,只要炮火一向前延伸就一跳跳到铁丝网的跟前。

炮打完四分钟,延伸。爆破班果然一跃,到了铁丝网跟前。

大家都知道,这里有七道铁丝网。到跟前一看,我们的炮火只打开了四道,还有三道。铁丝网有弹性,不易打断。好动感情的章福襄有些着急,邓名戈镇定地向他耳语:“别慌!我们有办法!”

第二组当先,先把爆破筒安置好,拉开,破坏了一道障碍。敌人似乎感觉到了这里有事,开了枪。

“上!”邓名戈发令,“攻第二道!”

这一道简单,章福襄用大剪把它割断。邓名戈镇定地有力地又剪开一道。我们的炮弹呼啸着由头上飞过,敌人的枪弹嗖嗖地打了过来。没人注意,大家只一心地去剪断冲破铁丝网。三道残余的障碍都被打开。

可是,竟会还有一道,大概是敌人刚刚布置的。后面,一片杀声,我们的突击队攻上来了!红旗前导,战士紧随,人人呼喊,个个猛冲,象一阵狂风袭来。敌人打起照明弹。

山上已被我们的炮火打得遍山烟雾,灰土飞扬,虽有月光,虽有照明弹,仍然是一片迷茫。在这迷离渺茫之中,面前飞动着敌人的枪弹,刷刷地象阵阵秋风扫地;背后杀声震耳,红旗越走越近,眼看就到突破口!章福襄急得乱跳,“爆破!爆破!”

“肃静!”邓名戈分外镇定。他正在细心考虑。

这新安上的一道铁丝网并不很高,可是很宽,黑糊糊的那么一大摊,到处向上伸着利刺,象个趴伏着的庞大凶恶的怪兽。走不过去,跳不过去,就是用炮打都须费很长的时间!邓名戈沉毅地考虑着:红旗即将来到,无法进行爆破;一爆炸,必定伤了自己的人。也不能教红旗倒退三十米,等爆破之后再上来,那耽误时间!况且,敌人似乎已发觉了这个突破口,火力已经越来越密!“老秃山”果然厉害:我们前天的和刚才的炮火只打垮了一部分地堡,多数的地堡是钢轨钢板筑成的,不易摧毁。这些没被破坏的地堡仍然会织成很厉害的火网!

红旗到了!

邓名戈下了决心。依然镇定,但十分激壮地说:“同志们!实现决心的时候到了!红旗必须快上去!搭人桥吧!”说罢,他直伸双臂,向前扑去,爬在那一大摊带着利刺的铁丝网上。

章福襄一言未发,把冲锋枪横举起来,扑向前去。新战士岳冬生看了看章福襄,只说了句:“我跟着你!”扑向前去!战士郦豪,贾兆惠紧跟着扑向前去!五位英雄搭好一座胜利的人桥!

乜金麟排长连连跺脚:“起来!爆破!我们怎能……都是革命同志!”

英雄邓名戈抬起头来:“快过!快过!排长,你耽误了红旗就犯了大错误!”

乜排长眼含热泪:“同志们,我给你们报仇!”说罢,一狠心,从英雄们身上跑过去。

“轻一点!轻一点!”红旗班与突击班的战士都忍泪跑过去。

黎连长上来了,一狠心,从人桥上跳过去,身后紧随着小司号员。小司号员打起信号——攻进了铁丝网!

人倒旗不倒,红旗已换了两次手。红旗又被阻住,前面一个地堡群疯狂地向下扫射;黎连长的电话员负伤!

黎连长双目瞪圆,看了看前后左右的战士。我们已有伤亡。可是,我们还都有组织,战士们的确作到了随时靠拢,随时组织。连长的心中有了底。

敌我的枪弹密如雨点,似乎可以互相碰在一处。

黎连长决定:只打地堡群中的那个最大的,不管那些小的;先攻上主峰最要紧。他只对功臣姜博安小组作了个手式;姜博安,由一个战士掩护,绕到大地堡的后边,塞进一个手雷。一声巨响,大地堡不再出声。

地堡群的火力稍弱了一些。黎连长下令:攻上主峰!

敌人反击,来了一个班。黎连长下令:散开!猛打!敌人败退。黎连长再下令:准备敌人再反扑,极快地组织起来!他的虎目向左右前后扫视,我们的人不多,而二排还没来到!极快地,大家组织起来:连长和郜家宝一组,王均化和功臣宋怀德一组,另外还有柳铁汉班长,功臣姜博安,和四五个战士分为两组,四组分路进攻,遇见敌人就分路迎击。

敌人果然反扑,而且来了一排多人!敌众我寡,紧急!

黎连长回头望望,二排还没赶到!他吼声如雷,鼓动大家:“同志们,坚持到底!二排就快来到!”

敌人越逼越近了!

正在这最紧急的关头,胸怀大志,久想立功的小司号员郜家宝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吹起冲锋号来!

在这影物迷离,血肉横飞之际,忽然听到清脆的号声,敌兵吓得一愣,都立住了。在这生死关头,一分钟,半分钟,以至几秒钟,都是宝贵的!

敌人立住了。功臣宋怀德乘机会跳出去,扔出一个手雷。手雷没响!敌人又往前逼!英雄宋怀德抱着一根爆破筒,一声不出,飞也似的闯入敌群,只一拉,火光四射,英雄和二十多个敌人同归于尽!残敌急退,跑进交通壕。柳铁汉班长追上前去。

柳班长的脚刚刚由英雄的人桥走过来,他的眼刚刚看见了宋怀德烈士的壮烈牺牲。他和他们天天在一处出操,在一处学习,在一处劳动,可是他们已把所有的鲜血都献给了国家,献给了正义。看见他们的痛苦与牺牲,他没有落泪,没有哀悯,他只咬上牙,只想给他们报仇!

可是,他也知道:连长的企图是先攻上主峰。他应当不应当去追击败敌呢?他须极快地决定。他决定追下去。要不然,那些残敌会组织起来,再反攻我们,或是逃入地堡,增强敌人的防御力量。“追!”他命令与他同组的一个战士。

咬着牙,几大步,他赶到了壕沟边上,借着照明弹的光亮,看见了那些残敌。他急快地搂枪。枪没响!子弹已用光!

假若他在沟沿上多愣半分钟,或者几秒钟,沟内的敌人就会打倒了他!不,他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为烈士们报仇!他象久有准备似的,没稍停一会儿,就大吼一声,跳入沟内,用没有子弹的枪比着敌人——一共有二十来个。

他面前的敌人跪下了,双手横举着卡宾枪。柳班长一伸手抓过来头一名敌兵的武器。正义的威严使敌兵丧胆。

这时节,壕沿上来了与柳班长同组的那位战士。“去抄后路,全抓住!”柳班长喊。

只在说这么一句话的工夫,后面的敌人乱动起来,想逃跑。柳班长扔出手榴弹去,打倒了七八个,只有两三个逃掉。前面跪着不动的还有六个。

战士下来。二人先去缴械,而后柳班长说:“把他们带走,交给营长!”

………

铁丝网上的章福襄苏醒过来。揉揉眼,他高喊:“冲啊!”那四位英雄都不应声,有的已经牺牲,有的身负重伤,昏迷不醒。章福襄滚下铁丝网。他的胸部腿上都受了伤,连看也不看,往上冲。

这正是柳铁汉在壕沟里抓了俘虏以后。章福襄的眼前三十来米,就是个地堡群,向突破口猛打机枪。他跳入一个弹坑。他切盼遇见一位战友,结成一个小组。可是,四外没有一个人。他只好等到了机会,一滚滚到一个地堡的洞口。从地上拾到一颗手雷,扔进去,一声巨响,里面马上冒起火来。敌人在里边乱叫。他闯了进去。洞子很大。里边有火苗,外边有照明弹,很亮。里边的敌人还在乱叫。他往里闯。拐一个湾,他打出三个手榴弹。顺着烟,他急往前冲,用冲锋枪猛打。敌人不叫了,全被打倒。

章福襄喘一口气,数了数,地上有六七个死尸,他出了地堡。隔四五米,又有一个地堡。他一出来,就被这一地堡封锁住,裤子上打穿好几处。他一蹿,又跳进一个弹坑,用冲锋枪猛打地堡的口子,头也不抬一抬。子弹打光。敌人也停了火。他跑近地堡,从侧面打进四个手榴弹,解决了它!他顾不得进去看看有多少敌人已被炸碎!

他的胸与腿都流着血,不知道疼。他跳,他跑,他攻击,有英雄的意志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他的耳朵已经震聋,看枪口冒烟不冒才知道有无子弹。他忘了自己,只知道为邓名戈们报仇!他看明白:邓名戈等四人是教地堡的火器给打死打伤的;铁丝网上的利刺不至于要命。

新战士武三弟正在找人靠拢,奔过章福襄来。“同志!你消灭了几个敌人?”他睁着大眼睛问。

“没工夫记数儿!”章福襄满心怒火,不愿闲扯。“我打,你掩护,干不干?”

“干!我会掩护!”武三弟用力地点头。

上来七八个敌人,被两位战士打倒了四个,其余的退回壕内。武三弟上去看看。“同志!这怎么是个黑脸的?没打错吧?”

“哥伦比亚!”章福襄没有心思细解释。

“好家伙,这个身上中了六枪!”

“快过来!”章福襄叫。七八个小地堡一齐打他们,手榴弹一来就是十几个。

武三弟极快地躲,身旁还落了两个弹。敌人的手榴弹先旋转一会儿,才爆炸。章福襄喊:“捡起来,往回扔!”武三弟完全信任老战士,拾起弹就往回扔。扔出去,他笑了:“这倒怪有意思!”

章福襄的手被破片打伤。武三弟着了急:“我给你包扎!”二人一同跳入弹坑。

教员沈凯和一位炊事员来到,给老战士包扎。

“教员!”章福襄叫,“你回去!你不该来!”沈凯一边包扎一边说:“你赶不走我!我还要扔几个手榴弹呢!”

炊事员说:“我背下你去吧!你的手伤啦!”

“没关系!”章福襄辩驳。“我在这里等着敌人,我还有一个手榴弹!”说着,他把手榴弹挂在小指上。他的惯于发红的脸上已没有了血色,但是心里还冒着火。

武三弟要去攻二十五号。可是,他又不肯丢下老战士章福襄。越急越拿不定主意。

“三弟,你走!去完成攻上二十五号的任务!我的腿不能动了!”

炊事员再劝:“我背你下去吧!”

“休想!”章福襄下了决心。“我死不了!搭人桥我都没死嘛!我这颗手榴弹还可以打死好几个敌人!”

教员沈凯把自己带的四颗手榴弹交给了老战士。老战士笑了。

“我过一会儿再来看你!”炊事员说。说罢,同沈凯一道去寻找伤员。

武三弟独自向二十五号走,不敢回头看章福襄。…………

红旗前进,向主峰上猛冲。

贺营长来到。他本在二排之后,却赶过来追上了三排。上山的时候,敌人的枪弹簌簌地在他的腿旁飞过去。他算计了一下:恐怕敌人的火力比我们估计的还要强的多。可是枪弹最密的时间只有半分钟左右。现在,已经不那么密了。他知道,敌人已经被我们打乱。到了刚被打垮了的地堡,他教谭明超留着神进去:“在这里等我!这是我临时的指挥所!”说完,他向前追赶红旗。

人倒旗不倒,红旗手已换到第四个——覃俊秋。他又负了伤,张挺茂接过去。

“不要忘了红旗上的签名!不能教它倒下!”覃俊秋手按伤口,忍着痛嘱咐。

张挺茂来不及答话,举旗前进,一边疾走一边鼓动:“同志们,冲啊!红旗上了主峰!”

染着英雄们宝贵的鲜血的红旗到了主峰。

张挺茂身受重伤。一手扶旗,一手扶伤口,他高唱起《红旗歌》。唱到了“为祖国,为毛主席”,他的头歪下去,断了气!

小司号员的眼快身轻,一跃而上,接住红旗,牢牢地插在主峰上。

只差几秒钟,二连的红旗也来到。二连三连在主峰上会师。黎连长,营参谋长,营长,全来到。

“发信号!”营长发令。小司号员放了信号枪,胜利的光芒,二红二绿,划破了天空。

观测员们向营、团指挥所报告:占领主峰!

乔团长看看表:二十时十一分;恰好七分钟攻上了主峰。在电话上,他告诉程参谋长:“战事转入全面铺开,巩固胜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