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19节

作者:老舍

营长在红旗前面交代:“我暂在那个地堡里,”他指了指。“过一会儿,我搬到南边去,随时联络!参谋长,整顿队伍,猛攻二十七号!”这时候,二十七号的一个大地堡正猖狂地向主峰射击。“教栗河清先消灭它!”

栗河清,一个瘦条温雅的四川人,正在附近。得到命令,他不慌不忙地瞄准,只一炮,把那个狞笑着的怪物打翻。“进攻二十七号,先占领,然后再搜索。”营长继续交代。“照原定计划,教六班去打敌人的连部!教栗河清先消灭那两辆坦克,别教它们跑掉!”

参谋长带着队伍向二十七号进攻。

营长转向黎连长:“整顿队伍,往下压,攻二十五号!二排打的地堡,由三排搜索。”

黎连长往下走,小司号员紧跟在后边。

“好哇,小伙子,你有了功!”连长夸奖小郜。连长非常高兴:他怀疑了好多时候的战术,竟自完全成功;首长们是真有学问啊!上来的这么快,这么齐,真象一盘机器啊!

“连长,咱们先插上的红旗!”小郜要表表功。“一齐插上的!”眼前尽是英雄的事迹,连长也拿出英雄气度来。

“咱们先插上的!”

“放开点心吧,小鬼!两面旗上的血都一样的红!”小司号员不敢再说什么。

贺营长立在两面红旗前面,瞰视全山。他不能不感到光荣。可是,他赶快想到实际问题上来,告诉通讯员:“到一连调一个排来,在这里抢修工事!快!”通讯员应声跑下去。

营长看出来:二十七号较比好守,前面是开阔地,我们的炮火可以拦阻敌人,机枪可以封锁阵地。二十五号才是敌人反扑必经之路,那里高,那里窄,我们不易仰攻,也无法多用人力。我们须在适当时间,放弃了它,坚守主峰和二十七号。主峰上必须有坚固的工事,还必须在拂晓以前修好!敌人反攻必在拂晓,他知道。

这时候,栗河清用三颗炮弹,把一辆坦克打翻,把另一辆打起了火。

贺营长笑了笑。敌人已被我们打乱,失去组织联络,否则那些坦克、火焰喷射器……要都发扬了火力,恐怕我们……想到这里,连每战必胜的英雄都轻颤了一下!“真象个大刺蝟,每一根刺是一挺机枪!”他心里说。

他来到“指挥所”。它附近的小地堡已都不出声,有的冒着烟,有的垮下去。

谭明超已把敌人的尸体拉开,用军毯盖好,用土掩盖了血迹。

“营长!”他的眉清目秀的脸上带出兴奋与紧张。“敢情手雷那么厉害!那些尸首都对不起来,不知道哪条胳臂该配哪条腿!”

“那就是侵略者该得的惩罚!你害怕不?”

“不!不怕!”为证明自己不害怕,小谭挑着眉毛往四下看,“这里不是满好吗?”

“满好?”营长笑了。“敌人还没开炮!一开炮,你把命喊出来,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

“屯兵点还有人预备着呢!可是我一个人就行,我愿意把命喊出去!”说着,谭明超紧靠门口坐下,因为步行机的天线必须放在门外。

“通讯员!”营长叫,“你立在门口,监视着后山坡!不要动!”然后对小谭说:“向营指挥所报告情况。”他坐在小谭的旁边。

小谭得意,今天果然如愿地和英雄营长坐在一处,作英雄的喉舌。

这时节,进攻二十七号的部队被敌人阻截在山洼里,那里有成群的地堡。栗河清跳入交通壕。他必须解决那些地堡。但是,火箭筒的威力大,至近也须打四十米以外,否则会打伤了射手自己。眼前的地堡全只隔十米左右!怎么打呢?

他不慌不忙地想办法。想出来了!在壕沿上,他连发六炮,打中六个地堡!炮出口,他跳入壕沟,自己没有受伤!他创造了新的射击法!

地堡打开,有名的六班的萧寒班长,接到参谋长的命令,带领一个战斗小组,进攻敌人的连部。

柳班长去找他的队伍。

指导员姚汝良率领二排,在上主峰的半路中遇到黎连长。二人约好先分开,一左一右,边打边进,在与一排会合的集结点会合,一同进攻二十五号。

敌人的排部是控制两条主干交通壕的一座大地堡。由主峰下来,必由此经过,才能上二十五号去。因此,这座地堡吸引住不少我们的战士。

姚指导员要赶过来指挥,可是还没赶到就负了伤。他坐下,手捂伤口,指挥由主峰下来的人。

柳班长看见了他,飞跑过来。他已俘掳了六个,消灭了十来个敌人。但是,那还不能解恨。敌人残害了成千成万的和平人民,单是龙岗里就有三千多尸体,多数是妇孺!一见指导员受伤,他的愤恨更深了!“指导员!”他叫了声,立刻蹲下去。“我给你包扎!”

“不必!赶快到那儿去!”指导员指了指那个拦路的大地堡。“不要都挤在那里死攻它!留几个人封锁住它,其余的人向二十五号进攻!连长在右翼呢!”指导员的嗓子已喊哑,脸上煞白,可是两眼冒着怒火。

“我……”柳班长咬了咬牙,找不到话说。

“快去!这是我的命令!快!争取时间!”

是的,争取时间!他自己就正在争取要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尽到他的责任。每一秒钟里都有意志对痛苦的最激烈的斗争,他已看见必然来到的死亡,可是要在死前抵抗痛苦,争取多呼吸几次,好多尽一分钟一秒钟的责任!他是共产党员!

“我执行命令!”柳班长一狠心,把头扭开,冲向大地堡;耳中带着比野炮手雷还更响亮的声音——姚指导员的悲壮的哑涩的语声。

二排长正在地堡前指挥。柳班长传达了指导员的命令,并请求:他带三个人设法解决地堡,排长带领别人迂回过去。排长同意。

“留神!”排长嘱咐,“这个地堡是三层的,上中下都有人!”排长走后,四人定计。他们有一挺轻机枪。有人主张:只用机枪封锁,暂且不往里攻。

姚指导员的语声仍在柳班长的耳中。班长说:“消灭它!消灭它!咱们的机枪在外面封锁它,我独自摸进去,你们俩听见我的声音,进去;听不到,别进去!都进去以后,我守中层,不教下层的人上来,你们俩攻上层,上层不会有好多人。你们解决了上层,咱们三个一齐攻下层!同意?好!我进去!”班长蹿到地堡跟前。

这时候,武三弟看见了姚指导员。指导员向他招手。“给你!”指导员把身上的两颗手榴弹交出来,“去!把这两个扔到二十五号去!”

接过手榴弹,武三弟愣在那里了,泪在大眼睛里转。“去吧!不要难过……”指导员说话已很困难。“你看,那里躺着的都是谁?”

武三弟看了看。“敌人!”

挣扎着,指导员笑出了声:“敌人,一死就是一片!去吧,孩子,再打死他们一片!”

武三弟说不出话来,可是脑子并没有闲着。灵机一动,他飞跑下去。

找到了沈凯,他已喘不过气来。“要,要担架!抬,抬指导员!”然后,他象野马似的往二十五号跑。

柳班长解决了那个大地堡。在一堆死尸中,他发现了一个中国人。他猜到:这是台湾来的美帝走狗,替敌人偷听我们的电话的。他的怒火冒起三丈,狠狠地踢了死走狗几脚,咬着牙骂:“畜生!畜生!畜生!”他抓到两个俘虏,可能是排长排副,因为都带着手枪。他派了个战士把俘虏送交营长。敌人的炮火到了。

我们的山上的、河边的、以及“老秃山”山脚下的交通线一律受到猛烈的轰击。我们的运输队,担架队都受到损伤。我们的电线随时被炸断。驿谷川上的木桥被打坏。战斗越来越激烈。

“老秃山”在照明弹下,象一团火雾,忽明忽暗,忽高忽低,中间飞啸着无数的子弹。四山也都在爆炸,起火,冒烟,石走沙飞,天空、山上、地上、河中,都在响,象海啸山崩;炮声连成一片,枪声连成一片,分不清什么是什么。可是,“老秃山”上只落了空炸炮弹。主峰上象下着火雪。

敌人有隐蔽,我们在地面上,空炸可以不会伤及敌人。我们的炮火还击,展开了炮战。

这时候,谭明超真的要把命喊出来了,敌人的炮火是那么紧密,地堡已然象一只风中的小船,左右乱摆。他不能再倚墙坐着,省得摇动步行机——机器是在他怀里。炮震乱了音波,一会儿清楚,一会儿喑哑。他修理机器,他舍命地喊呼。他把嘴角喊破,流出血来。空炸,一会儿就炸断了天线。他冒着炮火出去,寻找木棍,寻找皮线,架起天线。一会儿,木根又被炸断。他不屈服,不丧气。看一眼英雄营长,他就来了力量;跟英雄在一处就必须克服困难。他渴,水已喝光,还渴!出去找皮线的时候,他看见地上扔着一个敌人遗弃的水壶。拾起来一看,水壶,那么小的一个东西,上面却有五个弹眼!“好家伙!仗打得真厉害!”他赶紧扔下它。

在又一次出去找皮线的时候,小谭看见一个敌人的尸体上有个水壶。他把壶取了下来。打开盖,闻了闻,原来是酒。本想扔掉,可是一转念头:“给营长拿回去!”他热爱英雄营长。

“营长,酒!”小谭得意而又恭敬地递出酒壶。营长看了看,看清它是敌人身上的东西。他问:“从敌人身上拿下来的?”

小谭点头。

“恨敌人不恨?”

“恨!”

“把它扔出去!”

小谭把它扔了出去,心里更佩服营长,也就决定忍耐,不再怕渴!

两个俘虏被带进来。一进来,那个排长赶快把手表摘下来,献给营长。他是从另一种世界来的,只知道买卖,贿赂,劫抢。他还不晓得志愿军是什么样的人。

营长摆了摆手。他很着急,不会说外国话。他明知无益,却还用中国话告诉俘虏:“志愿军保护朝鲜的一草一木,永远不私取一草一木!你们打仗是为发财,我们打仗是为保卫和平!”

保存住自己的手表,排长高了兴。他用半通不通的朝鲜话说:“美国的不好!我们是哥伦比亚!”

营长急于知道山上到底有多少敌人,可是话不通!他的脸红起来。“没有文化不行啊!连外国话都必须学啊!”他对小谭说。

他教通讯员把俘虏带下去。

“告诉三连,我搬到排部大地堡去。”营长告诉通讯员。“二连的电话还通,我自己告诉他们。”

到了大地堡,营长详细地看了一切,把文件都放在一处,准备带回去。他发现了十几个打好了的背包,整整齐齐地放在一块儿。莫不是敌人今天换防么?他揣测。莫不是撤下去的刚要下山,我们就攻上来了么?对!是这么回事!要不然,那些坦克怎会到我们攻上来才发动机器呢?这样,山上也许就多了一倍的人!要走的还没走,上来的也许都已上来!

自从一上山,营长就有这个感觉:敌人的火器比我们估计的还多!现在,敌人的兵力又增加了一倍!没有这么多敌人,专凭那么多地堡和火力,已经够难打的了,何况又增多了敌兵呢!他又调一连的一个班,来助二十五号。信号升起,我们占领了二十号。

营长想抽调二十七号的一部分兵力,增援进攻二十五号。可是,想了想,他不能那么办。他料到,到山上的哥伦比亚人被消灭的差不多了,才是美国兵来增援的时候。他须留着二十七号的人迎击敌人的反扑。

他很想到二十五号去看看,为什么还攻不下来。可是,他往外一迈步,小谭就抱住他的腿。“营长,你不能出去!通讯员会替你出去看!”

…………

由主峰下来,王均化见一个伤员,包扎一个,而后扶着或背着,把他们安置在可以隐蔽的地方;用白面撒上记号,好引起担架队的注意。他也把烈士们都移到一处,作好记号。一连气,他包扎了二十多个伤员。都作完,他往二十五号走。

没走好远,他看见小司号员东张西望地跑着,好象不知往哪里去好!他喊了声:“小郜!”

郜家宝跑到,抓住小王的手,急喘着说:“快!连长受了伤!”

两个青年象箭头似的飞跑下去。

过了刚被我们解决了的敌人排部,沿着由二十六号到二十五号去的主干交通壕,都是三五成群的地堡。过了这些零散的地堡,就到了二十六与二十五号两峰之间的山洼。这个山洼就是我们的一、二、三排的会合地点。我们要在这里集结,因为再过去就是一道关口——大大小小共有七八十个地堡!不过这一关,休想攻上二十五号去!

攻上主峰以后,各战斗小组分头去打地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