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20节

作者:老舍

营指挥所的电话:二十五号怎样?

团指挥所的电话:二十五号怎样?

消息来到:姚指导员重伤!

消息来到:黎连长牺牲了!

消息来到:大地堡群打不通!

没人能拦得住贺营长了,他必须亲自出去看看!不打下二十五号,战斗不能结束!他必须完成任务,否则无以对英雄的称号!

小谭与通讯员百般地拦阻,都没有用。

“闪开!这是打仗呢!”营长再没有一点温和的样子。他的脸忽红忽白,二目瞪圆,身量忽然高起一大块来。通讯员要跟着,营长不许。“你在这里盯住后山,不许动一动!一有动静,赶紧找我!”

营长独自闯出去。

一到外面,营长不由地感到轻快。他的眼扫视着四面八方,他的脚步轻快而准确。他恢复了旧日的战斗生活,又呼吸到战场上的苦涩的腥气。

这点快意不大一会儿就过去了。他掏出来手枪。这个战场与众不同,他没看见过。炮声连成一片,敌我双方正在炮战。东一个西一个的地堡,打了这么半天,还在喷射着火热的钢弹。照明弹,十个二十个,悬在高空。下面,满山烟雾灰沙,不辨东西南北。各种信号,我们的与敌人的,连续打起。炮声,枪声,爆炸声,哨子声,人声,到处乱响,脚下面的土地在震颤。侵略与反侵略的力量象多少霹雳击打着这座秃山。贺营长不能不承认这是他生平所经验过的最凶恶的战场,只有我们的战士才敢来强攻。

再看,地上几乎摆满敌人的尸体,他须紧跳,才不至于被绊倒。离开头的钢盔,孤立的穿着靴子的腿,踩扁了的水壶,折了半截的卡宾枪,遍地皆是。

望一望,主峰与二十五号之间的大地堡群象一座小火山,这里起火,那里冒烟,有的地方疯狂地往外打枪。贺营长点了点头,“不怪攻的不快,的确难打!”他心里说。

他首先遇到一连的孟连长,一位性烈如火的山东人,带着被调来的一个班来助战。

“孟连长!”营长没想到他会在这里。“你应当照管着你的全连,教副连长到这儿来!”

“营长!我不放心,我不能不来!营长,你回去!”

大家的脸全是黑的,只有营长的脸还没有灰土,所以容易认出来。旁边有两三位伤员,都赶紧蹭过来,抱着营长的腿。“营长!回去吧!我们负了伤,一定不下去,还去打,一定拿下二十五号来!”

他们是这么爱戴营长,营长受了感动。“你们不要再上去!我布置一下,必定回去!”

“营长,回去吧!这里的七八十个地堡已经解决了一大半,廖副连长已经上去了,就快到二十五号!营长放心吧!”

营长望了望,的确,二十五号下面的地堡正在起火,廖副连长真已攻到山下。营长放了心。“孟连长,听着!不要硬打正面,用少数人吸引敌人,从侧面攻,迅速解决地堡群!而后,赶快下去,支援廖朝闻!”

“我一定执行命令!营长放心吧!”

营长还想去看看廖副连长,可是不放心后山坡,于是,安慰了伤员,往回走。

回到指挥所,来了好消息:二连报告,敌人连部已被萧寒攻下,而且打死三个敌人军官,缴获了山上的电话总机!“通讯员!盯住了山后,敌人的连部既被打垮,美国兵可能从山后攻一下。”营长说完,把敌人的卡宾枪,手榴弹,搬到身旁。

“干吗?营长!”小谭哑着嗓子问。

“没人警卫这里,敌人攻上来,咱们得自己动手打呀!”“没那个事!敌人攻不上来,咱们有炮!”

“多留神,少吃亏!我自幼就是这样!好吧,向营指挥所报告二十五号的情况!”

刚报告完,通讯员喊:“敌人的坦克,在公路上往南跑!”

这正是二十五号打的最激烈的时候,敌人的坦克想是来向二十五号开炮!

“要炮,打‘狼线’!”营长喊。

来的不止坦克,还有敌兵,至少是一排。

我们的炮到,几条火墙砸在坦克上,和敌人身上。敌人没攻上来。贺营长认识到:步炮协同作战是这次致胜的关键之一。没有战前的炮火猛袭,敌人的地堡和铁丝网就必原封不动,豪无破坏,那就增多了步兵进攻的困难,或者没有攻上来的可能!没有炮战,敌人的炮火必定为所慾为,步兵和运输部队必定受到很大的损失。没有炮兵支援,象刚才那样,步兵就会腹背受敌,不能迅速占领全山。这样认识到,他才更深入地了解到新战术的特点与优越。他长了经验。

廖副连长,同黎连长一样,学习了新战术之后就真照计而行。从一进铁丝网,他就始终且战且走,不贪功,不恋战。只是,有的地堡极难打,而且非打好就没法过去。敌人的工事设计是毒狠的。这可就耽误了我们的时间,损失了人力。

在集结点,副连长整顿了队伍,把自己的和二排与三排的都从新组织好,才开始进攻大地堡群。这是一场恶战。打下四十个地堡,廖副连长才找出一条路,由右侧抄过去。这是在一条千万发飞动着的子弹中间找出的路!这也必然地是一条血路!

过了大地堡群,廖朝闻数了数,只有九个人,连他自己在内。

可是,他心中有底:经过这次战前准备与学习,每个人都知道打完一处,再到哪一处去。他不必等候后边的人,他们自己会奔向目标。

前进。快到二十五号了,又是一个大地堡,比一间屋子还大,里面有五○机枪和重机枪。

功臣巫大海用两个手雷,解决了它。

打开地堡,副连长下令:“都到地堡旁边隐蔽,擦枪。靳彪,用机枪封锁敌人。”

机枪手靳彪,在红旗上签了碗口大的名字的靳彪,才十九岁,身量不高,胆子比天还大,独自向前。

武三弟好象自天而降,忽然出现。“副连长,我跟他去,我会掩护!”大眼睛看清了副连长点头,急步追上靳彪。

二排长仇中庸带着几个战士赶到。副连长暗中得意,自己料事如神。有过战前那样的准备,谁也不会一散开就迷头。

这十几个人,除了副连长和两位战士,都已至少负过一次伤。可是,二十五号已在眼前,谁也不肯退下去。仇排长头上已受伤,却仍安安详详地说了句笑话:“副连长,你的腿的确是快,一点伤没有!”副连长平日爱自夸腿快。副连长笑了。“腿快?我可没往后跑!从突破口到这里,我还没卧倒过一回!我快,我灵活,枪弹跟狗一样,专咬死眼皮的!”

大家全笑起来,精神为之一振。大家一致地感觉到:冲过那么多地堡,现在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仗了。地堡可恨,里边有什么坏胎,无从知道。现在可好了,活的敌人从山上下来,咱们就把他打成死的,多么痛快!

枪擦好,进攻。

一连的几位战士赶到,暂在地堡后休息。

敌人一个班两个班的往下扑,我们等他们走近,开火,都被打倒。

大家越打越高兴,要马上攻山。副连长不许。“在这里多消灭些敌人,咱们进攻不就更容易了吗?”

敌人下来一个排,从壕沟里外分路来扑。我们的两挺机枪分头迎击。敌人不肯死战,拨头就往回跑。副连长决定:“追!紧追!跟敌人一齐上山!”

敌人紧跑,我们紧追,我们的脚尖踢着敌人的脚后跟。山上的敌人不敢开火,怕打了自己的人。我们“平安无事”地攻上了二十五号!

我们打起胜利的信号!

在山上,敌人继续反扑。我们的战士越战越勇。靳彪伤了两腿,还爬了上来,用机枪猛打。仇排长血流满面,不退。巫大海三处受伤,不退。

二十二时三十分,结束战斗的信号打起来。

副连长和靳彪掩护,大家转移。

接防的二营四连来到。

副连长带着队伍从原来进攻时的突破口出去。在这里,副连长的手被铁丝划破。“真他妈的!打完了,倒流了血!”他挂了气。一蹿,他蹿下山去,象条小豹子似的。

贺营长到主峰,会见二营李营长。主峰上又多了两面红旗——一营一连的一面,二营四连的一面。

一连修工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旧地堡,两个旧暗火力点。贺营长提了意见:用地堡作指挥所,用暗火力点屯兵。这里屯上两班人,主峰就必万无一失。然后,他又告诉给李营长,一些怎样防守主峰与二十七号的意见。

“防备拂晓!”他恳切地说。“防备拂晓!一切工事必须在拂晓前修好!祝你成功!”

与二营长握手分别,贺营长扛着一挺轻机枪,带着小谭和通讯员下山。

“营长!”小谭已然困得睁不开眼,但还挣扎着说话。“把枪给我!”

营长笑了。“一夜没摸着打一枪,还不许我扛点胜利品?”

真的,一位打过多少次硬仗,老是领头冲锋的英雄,居然在一百九十五个地堡中间,没摸着打一枪,这是多么不好受的事啊!

可是,他学会了怎么不由自己冲锋,开枪,而粉碎了一百九十五个地堡的本领!他实践了对首长们的诺言——只去指挥,不去战斗。他执行了命令:严格遵守时间,多路突破,缩短纵深,全面铺开,各奔目标。并且,在两个半小时内,结束了战斗,歼灭了敌人!

他已不是当班长排长连长的时候的贺重耘了。他控制住为牺牲了的同志们报仇的悲愤,不去亲手杀死一个或几个敌人。他要尽到指挥员的责任,歼灭全山的敌人,消灭山上所有的地堡!他要对得起党与上级对他的期望,成个智勇双全的指挥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