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22节

作者:老舍

二营的四、五、六连轮守“老秃山”。

我们采取了“前少后多,随伤随补”的打法,把武器放在打中敌人心窝的地方,用最少的兵力,消灭最多的敌人。

二十四日天刚亮,敌人用三个连的兵力大举反扑,连扑两次。中午,敌人越发疯狂,接连不断地冲锋。下午四时,敌人由南由北,各以一营的兵进犯,配有坦克十二辆,我们的炮火发扬了威力。

我们的坦克出动,由高射炮掩护。

我们的战士守住阵地。

这一天,我们歼灭了五百多敌人。单是英勇的四连九班就杀伤了一百五十个敌人,班中只有二人受伤。交通壕全被炮火打平。

二十五日,拂晓下雨,敌人利用雨声,悄悄地全面反扑,用了四个连的兵力,还有八辆坦克。一上午,敌人冲锋九次!敌人的炮火开始摧残山上的地堡。

这一天,敌人又伤亡了七八百人。

二十六日中午,敌人的飞机出动。先只扫射,而后轰炸。

听到轰炸的消息,乔团长报告给几天未得休息的师长:“师长!可以睡了,敌人放弃‘老秃山’!”

“怎么?”

“敌机轰炸山上!”

“命令我们的人都下山,不留一个!好教敌机专炸自己的地堡,炸不着我们一个人!轰炸后,我们再上去。”师长说完,一歪身就睡了,嘴角上微笑着。

我们的战士都下了山,我们的高射炮和敌机搏斗。陈副师长有些失望:“难道敌人刚说必定夺回‘老秃山’,就这么完了吗?”

团长回答:“敌人已伤亡了两千来人,也许不愿再死两千了!”

二十七日,敌机继续轰炸——用自己的钢铁炸碎自己的钢铁,大军火商们的确作了好生意。并且,没有炸到我们一个人,只把许多敌人尸体炸得粉碎。

敌人广播:“老秃山”已无军事价值。

二十八日,连敌机来的也不多了。

我们攻下了“老秃山”,守住了“老秃山”,胜利的红旗在主峰上随着春风飘荡。

…………

二十八日,金日成元帅和彭德怀司令员函覆克拉克:同意先行交换病伤战俘,并建议应即恢复停战谈判。

三十日,周总理兼外交部部长发表了关于朝鲜停战谈判问题的声明。

我们的志愿军能强攻能坚守,“老秃山”一役就是强有力的证明。同时,我们一贯坚持的是和平政策!

…………

这一战,除了山上的武器,敌人还使用了七个到十个炮群,打了十万余发炮弹。敌机出动二百多架次,投弹五百多枚。

我们共歼敌人二千零六十二人,缴获坦克四辆,火箭筒五门,六○炮一门,五○重机枪三十二挺,轻机枪四十挺,半自动步枪七十只,卡宾枪五十二只,手枪十只,马枪一只,望远镜十一个,照像机二十个,步行机三部,电话单机十四部,电话总机一部……击毁坦克四辆,击落飞机三架,击伤飞机五架,击伤汽车两辆。

我们攻和守的部队出现了三百六十六名功臣,集体立功的班、排、连、营共十五个单位。

…………

无名高地果然有了名!

我们的胜利的消息传遍了全世界。

敌人自打嘴巴的响声也传遍了全世界——先说必定夺回“老秃山”,没隔两天又说它已无军事价值。

敌人的内哄也传遍了全世界:哥伦比亚抗议把她的部队放在最危险的地方,而且当受到攻击的时候,美军竟坐视不救,使哥伦比亚营遭到惨败!华盛顿赶紧辩驳:并无此事啊!而且,小小的一个哥伦比亚营的营长怎会晓得美军司令部的调度与布置呢!

敌人的登陆进攻叫嚣也疭哑了许多,好象有什么硬东西卡住了喉咙。

…………

谭明超回到连部,马上就又向连长要求任务。他已经休息过来,不但忘了疲乏,而且觉得浑身有了更多的力气。他的胆量也更大了。“现在,老子一个人可以当十个人用了!”他斜翻着眼对自己说。

连长教他到“孤胆大娘”的住处附近去查线。

他嫌那里的工作太清闲,可是又一想呢,去看看“孤胆大娘”也有点意思。这些日子只顾了打仗,几乎把她忘了。敌人夺不回“老秃山”,就不住地乱轰炸,乱开炮,虚张声势。

离那棵老松不远的地方,电线被炸断。谭明超正在接线,腿上受了伤,倒下。

炮又来了。他听得出,炮还是往这里打来,他想快快躲开,可是腿已麻木,不能动弹。

这时候,他觉出来,有人压在他身上。

炮弹炸开,他身上的人还不动。他慢慢地从下面挪出上半身来。

他和“孤胆大娘”脸对了脸。

她的太阳穴上往外冒血。他的脸上并没显出痛苦,还是那么镇定,和祥,好象刚睡熟了似的闭着眼,说不定哪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他腿上的血染红了一片她的白裙,她头上的血滴在他的脸上。

不久,英雄营长贺重耘在古松的下面,借着春月的清辉,向“孤胆大娘”致了敬礼。

小司号员郜家宝和卫生员王均化,两位青年英雄,搀着谭明超,在英雄营长的身后,向她敬礼!

贺营长转身,望了望“老秃山”。“后边的那些山也都得拿下来!”他对三个青年们说。

后记

一九五三年十月,我随同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去到朝鲜。慰问工作结束,我得到总团长贺龙将军的允许,继续留朝数月,到志愿军部队去体验生活。

我在志愿军某军住了五个来月,访问了不少位强攻与坚守“老秃山”的英雄,阅读了不少有关的文件。我决定写一部小说。

可是,我写不出来。五个来月的时间不够充分了解部队生活的。我写不出人物来。

我可也不甘心交白卷。我不甘放弃歌颂最可爱的人们的光荣责任,尽管只能写点报道也比交白卷好。

于是,我把听到的和看到的资料组织了一下,写成此篇。这只能算作一篇报道。

这么交代一下,并不为卸责,而是有意说明:体验生活应该是长期间的事,大致参观一下是不中用的。没有真实的生活写不出文艺作品来。

我要对志愿军某军的军、师、团、营与连的首长们、干部们和战士们作衷心的感谢!没有他们的鼓励、照顾和帮助,尽管是一篇报道,我也不会写成!篇中的人物姓名都不是真的,因为“老秃山”一役出现了许多英雄功臣,不可能都写进去,挂一漏万也不好。

老舍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北京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无名高地有了名》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