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04节

作者:老舍

上士唐万善的乐队很成功。这并非说是大家听到了音乐,(上士的目的本不在此;要不然,找几位弹弹唱唱的好手还不算难事!)而是说连不大爱笑的人都笑出了眼泪——特别招笑的是那一对大水瓢。

三连的晚会不开了:沈凯闹情绪,节目没能赶排好。黎连长从营长那里回来就连连地吸烟,一根接着一根,弄得洞子里满是烟雾,小菜油灯的灯光越来越弱。

对营长给他的批评,他丝毫没有反感。他是党员,懂得怎么接受批评。他正在苦苦思索的是该怎么办,怎么实现营长的指示,和从哪里开始。一时他想不出头绪。他的脑子受了伤,一个多月前他还在病院里。思索过久了,他就害头疼。

政治指导员姚汝良回来了。副连长廖朝闻已到友军去作报告,连长又是半个病人,所以这几天指导员特别的忙。“喝!这里成了炭窑喽!”他弯着腰这么喊。

连长在炕上窝着,没出声。

指导员拨了拨灯,才看明白了:“你在家哪?”连长还是没出声。

姚汝良是大个子,在坑道里随时留着神还难免碰肿了头。长脸,有几颗不大的麻子;眼睛非常有神。身量高,可是细条,所以动作很快——这就在坑道里更容易碰了头。这是个胆大心细的人,永远虚心、用心。他坚强,也希望别人坚强,但绝不强迫别人。他慢慢地给别人输入令人坚强起来的思想,象给一棵花木施用适当的化学肥料似的,又干净又有力量,最后能开花结果。

脱下大衣,他灵巧地用它赶走了烟雾,而后躺在炕上歇息。他看出来,连长是有心事。但是连长既不出声,他顶好也暂时不出声;沉默有时候比催促更有刺激性。这一招果然灵验:过了一会儿,连长出了声:“老姚!老姚!”

“嗯?”老姚假装不大起劲说话似的。

连长心直口快,不会绕湾子。“老姚!营长把我好批评了一顿!他一点不留情!平常,他不是老怪和气的吗?”“你调到这儿来才三个多月,我调过来还不到两个月,咱们还不能完全认识营长。不过,不管咱们是由哪里调来和调来多久,反正人人受党的领导。咱们认党不认人!”“这话对!我必得告诉你,营长可没耍态度,乱叱呼人。他批评的对!”连长又找火柴。

“别抽了吧?快进不来人啦!”

“看着,过两天就断了烟!那天不是把棉裤烧了个大窟窿!说断就断!”把手中的烟扔了出去。

“营长说什么来着?”指导员知道连长受了伤的脑子不好使唤,说着说着就说到岔道儿上去,所以这么提醒一声。

连长把在营部的那一场学说了一遍,说的不很贯串,可是很详细、正确。他既不肯说谎,也不会添枝添叶。听罢,指导员思索了半天才说:“营长说对了!连我也有点自傲!你看,当我接到了命令,调到三连来,我从心眼里觉得满意!这是有名的连,我能来作政治工作,没法儿不高兴。到这里一个多月,我仔细看过了,每一个新战士来到,刚放下背包,就会得意地说:‘我是三连的!’这很好,有荣誉感是好的。可是,还没学会任何本领就先看不起别人,就不对了!我们的战士的确多少有这个毛病,必须矫正!必须你我以身作则地去矫正!”

“怎么办呢?打哪儿下手呢?我想了半天,想不出……”指导员坐起来,想了会儿。“这么办,星期天的晚会不是不开了吗?咱们还借用那个地方,开个党支部扩大会议,连功臣也约来。你传达营长对你的批评,而后检讨自己。我也讲话,大意是讲:要打好仗,得靠人人平日有准备,人人有真本事,不能专靠承继下来的好名誉。烈士们功臣们用血汗和本领给我们创出荣誉,我们还得用血汗和本领继续创造荣誉。专凭荣誉心而没有真本事真劲头,一遇到困难就会垮下来的!……大意是这样吧。我们要鼓动起大家的学习热情来,教大家知道不是因为在三连里就光荣,而是真下决心苦干,人人有份儿地把三连搞得更硬,更好,而且更谦逊可爱才光荣。你看怎样?”

“就这么办!你去布置,我好好想想我说什么,怎么说。”“事先要预备一下,到开会的时候大家好热烈发言,发言的越多越好!”

连长过了半天才说:“平日,我对大家是那么严格……老姚!”

指导员又猜着了连长的心意。“咱们是有党领导着的部队。你严厉的对,大家一定服从。严厉的不对,大家会提意见。你当众检讨自己,是表明你对自己也严厉,不但不损失威信,反倒增高威信。党是讲民主的,它检查所有的党员的行动,不论地位!你是勇敢的人,就拿出勇气来吧!”“好!我先睡一会儿。”不大的工夫,他已呼呼地睡着。外边虽然没有完全化冻,可是洞里已偷偷地往下滴水。一滴水掉在连长平伸着的手上。他动了动。指导员过去给正了正上面承水的雨布。

aa吃过晚饭,大家三五成群去开会。因为不是成排成班的开会,所以没有排队。每个人可都带着武器和手电筒。大家都脱了踢死牛的又结实又保暖的大头鞋,换上胶底鞋,为是走路轻便,虽然由连里到“大礼堂”并不很远。

副班长,有名的爆破手,因捉到俘虏而立过功的邓名戈在前,老战士章福襄在中,年轻的新战士武三弟在后,三个人在壕沟里走。

敌人又发了炮。有的在驿谷川那溜儿爆炸,有的从他们的头上飞过,落在远处。三人安然走着。

“妈的,山上的树跟美国鬼子有什么仇!”章福襄最容易动感情。每逢动感情,他的小而圆的脸就红起来,总是先由两个鼓眼泡儿上红起。

他的个子不大,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力气。可是他已跟敌人拚过几次刺刀。有人问他由哪儿来的劲儿,他就答以“党给我的”,然后真诚地一笑。

他痛恨敌人,也极看不起敌人——“妈的,一拚刺刀就跪下,孬种!在家里的时候,他吃过两年的野草和树皮。现在,家里分了地,有吃有喝;去年他汇回四十万块钱去,老父亲来信说,已添置了新被子。他不允许美国鬼子侵略了朝鲜,再进攻中国;他知道野草是什么味道。

新发下来的衣服鞋袜,他都不肯穿,非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才换上。有人说他太吝啬,他就红了眼皮、发怒:“这是祖国来的,我舍不得穿!”可是,赶到有人向他要一双袜子什么的,他会很慷慨:“拿去吧!咱们吃着祖国,穿着祖国,咱们浑身上下都是祖国给的!这就是共产主义吧?”他极爱惜祖国来的东西,可是不想独占着它们。部队的集体生活已经使他忘了某些农民常有的贪得与自私。

炮打得更凶了。章福襄问武三弟:“不怕吗?”“不怕!听惯了!”青年战士严肃地回答。他十九岁,才参军半年;参军的时候,他已经是团员。他长得很体面:方方的脸,大眼睛,一条高而端正的鼻梁。他的嘴chún很薄,并上就成一道线,张开就露出一口洁白好看的牙来。每逢听别人说话,他的大眼睛就睁得特别大,好象唯恐人家说他不注意听似的;听完,他天真地笑笑,露出好看的牙来,好象是说:我听明白了,我是用心听的!

三个月前,武三弟跟着班长柳铁汉去查哨。远处有机关枪声。柳班长回头,不见了武三弟。班长往回走,看见武三弟匍匐在壕沟里,手里拿着个手榴弹。“起来!你干啥呢?”班长问。

“枪响了,我准备打仗!”武三弟还舍不得立起来。“起来!打枪的地方还离这儿八里地呢!”

这个小故事不久就传遍了全连,大家很快地都认识了武三弟,而且都喜爱他。

邓名戈心里有劲,而不大爱说话。他是团员,又是功臣,而且老那么少说少道地真干事儿,所以威信很高。虽然因不爱说话而得了“老蔫儿”的绰号,他可是个大高个子,浑身是胆。现在,听到武三弟说“不怕了”,他想起武三弟准备打仗的那个小故事,他笑了笑。“武三弟,你长了胆量!”

章福襄也想鼓励武三弟几句,可是机枪手靳彪从后面赶来,把话岔过去了。

aa离头一批人不远,后面来了郜家宝和王均化,一个十八,一个十九,两个团员。他们俩常在一处。虽然小一岁,郜家宝却比王均化高了一寸。看样子,王均化不易再长身量,他长得横宽。郜家宝长的细条,眉眼也清秀,说话举止还有些象小孩。虽然样子象小孩,可是胸怀大志,老想立下奇功,成个英雄。因此,喜爱沉稳严肃的王均化肯和未脱尽儿气的小司号员交朋友。自从一入部队,每逢听见枪炮响,小郜总是眉飞色舞地说:“过年了,又过年了!”据王均化看,这未免欠严肃。可是,再一想,把打炮比作过年放爆竹,到底是沉得住气,有点胆量啊!

小王的眉眼也很清秀,可是脸方脖子粗。再加上横宽有力的身子,他就很像个壮美的小狮子。他也并非天生的不淘气;小时候他若是不登梯爬高地乱淘气,他还长不了这么壮实呢。可是,自从参加过一次战斗,他一下子变成熟了。平常,大家叫他小王,及至在战场上,他给伤员们包扎的时候,伤员们都叫他同志。这样得来的“同志”怎能不教他坚强起来呢?当伤员咬着牙,一声不响地教他给包扎的时候,他很想坐下大哭一场。可是,他忍住了泪;孬种才落泪呢!有的伤员拒绝包扎,还往前冲。有的伤员负伤很重,拉住他的手说:“同志,不用管我,给我报仇吧!”有的重伤员只反复地喊:“同志,我对不起祖国,没能完成任务!”这些都教他明白了什么叫作战斗意志,他不能再耍孩子脾气了。他看清楚:在战场上人与人的关系才是同志与同志的关系,大家只有一条心,一个意志,汗流在一处,血流在一处。

所以他也拿起手榴弹,冲上前去。他既是战士们的同志,就必须和同志们一同去消灭敌人。他忘了一切个人心中的那些小小顾虑与慾望,只记得抢救自己的伤员与消灭敌人。对自己的人,血肉相关;对敌人,血肉相拚;战场上就是这么赤躶躶的敌我分明。他沉稳了,严肃了,也坚强了。他经过血的洗礼。

“小郜,你今天发言吗?”王均化回过头来问。他走在前面,象哥哥领着小弟。遇到危险,他好挡头阵;其实,这里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我不准备发言,听听别人说什么吧。你呢?”“我要发言!争取发言!”

郜家宝扭头看了看,后面来了一大群人。“咱们快点走吧!”

后面来的是柳铁汉班长,金肃遇、仇中庸和乜金麟三位排长,还有不少战士,包括着功臣巫大海、宋怀德、姜博安。连长和指导员也在其中。

aa敌人的炮还响着,我们开了会。

会场布置得简单严肃:有毛主席像,金日成元帅像,和几条标语。地上垫着木板,大家坐在上面;这样可以多坐人,也省得来往搬凳子。只有一张矮桌,是战士们利用装运物资的箱子的薄木板作成的。桌上放着两枝蜡烛和一瓶子花,瓶子是炮弹壳,花是彩纸作的。

指导员主持会议,先请连长发言。

一开始,连长的话就使大家惊异;谁都知道“虎子”连长平日多么暴躁严厉,没想到今天他会这么诚恳坦白。然后,大家受了感动:连长是替大家受了营长的批评啊;骄傲自满的,不重视学习的,不止是连长一个人啊!最后,大家激动起来,马上立决心给三连增加荣誉,不许安然地享受过去的光荣!

指导员的发言使大家更加激动,随时地喊起口号来。指导员更进一步地指出具体事实:“挖坑道的同志们都很辛苦,不错;可是,他们创造了新的方法,挖的更好更快没有?在战斗中立过功的炊事班,现在用了脑子,改善了饭食没有?文化成绩好的帮助了落后的没有?老战士们自动地把本事教给新战士没有?……是的,我们稍微一自满自足就会麻痹松懈!我们一不肯用脑子就耽误了创造!不错,打好了仗,一切都能顺利;可是,没有充足的学习和准备,我们就不会打好了仗!咱们的英雄营长向来是每战必胜,但是没有一次胜利是出于偶然的,没有!”

这一片既具体又生动的话刚一结束,大家的手都伸起来,象一片小树林,争取发言。

指导员指定柳铁汉班长先发言。

大眼睛,尖下颏,相貌很清秀的柳班长向来能说会道。今天他要说的话特别多。可是,他是那么激动,嘴chún直颤,打好了的腹稿已忘了一大半。他只说出:“同志们,当初,我当了兵,因为日本兵用刺刀戳死我们村里的六十多个人!我当了兵,为报仇!在朝鲜龙岗里,我看见,一条壕沟里有三千多口死尸,多半是妇女小孩!妇女小孩招惹过谁?也都教美国鬼子给杀了!一个不满三岁的小女孩,身上挨了三刺刀!我看见了,可没法告诉人;一说,我就得哭!看过以后,我五六夜睡不着觉!同志们,我是志愿军,我要为这些妇女小孩报仇!”他的泪流下来,用手背擦了擦。“同志们,越有准备,越能消灭敌人,越能多报仇!我保证我们这一班下苦工夫学习文化、练兵!我,我说不下去了!”这突然的结束,使大家一愣,非常肃静。

章福襄,眼泡儿红得发亮,开了口:“同志们!同志们!”他的个子不大,声音可十分足壮。“同志们!我身上的一丝一线都是祖国人民给的。祖国给的衣服紧挨着我们的肉皮!能为保卫祖国粉身碎骨是我的最大幸福!完了!”话虽短,可是很具体。他说完,马上有几位青年去摸自己的厚厚的棉衣,好象摸到衣服,就也摸到了祖国。

王均化发言。虽然年轻,他却不象前边两位发言人那么激动。他慢慢地讲,每个字都说清楚:“同志们!我们的连很有名,我爱我们的连!可是该提醒一下,我们可有象二连六班,有名的‘四好班’那样的一个班?我们可有象栗河清那样的一个火箭炮射手?他在全军里考第一!”

这几句不激昂而极切实的话打动了每个人的心,大家马上喊起:“向二连六班学习!向栗河清学习!”沈凯检讨了自己:“我错了!连咱们开个晚会都要抢在二连的前面,心眼多么小!我要向唐万善上士道歉!我保证,用一个青年团员的资格保证,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

随后,又有几位发言,挖坑道的决定去找窍门,提高工作效率,提前完成任务;炊事班班长周达顺保证把伙食作好,使战士们满意;还有……听了这些结结实实的发言,每个人的心里都感到了充实,都觉得把三连搞得更坚强更光荣是自己的责任。有的人恨不得马上就去行动起来,不要等到明天。

已经九点半了,指导员简单扼要地作了总结,勉励大家按照会议的精神,去鼓动连里的每一个人,教三连人人进步,天天进步!“志愿军自从一到朝鲜,就作到了今天比昨天进步,明天又比今天进步。胜利没教我们保守不前,反之,胜利坚定了我们进取的信心。我们三连必须进步,成为天天进步的部队的先锋!人家管我们叫‘尖刀第三连’,尖刀必须天天打磨,不能生了锈!三连的党团员、功臣就是钢刀上的钢刃,永远在最前面发着光!”

大家决议用三连党、团支部的名义向三营祝贺旗开得胜的胜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