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07节

作者:老舍

“我们采用什么战术,才能一鼓作气攻下‘老秃山’呢?”团长在外边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又有了精神;他已三四夜没有正式睡觉。

贺重耘的心跳得快了些。

“参考着以前友军攻打这个山的经验,加上军和师首长的指示,我们决定采取缩短纵深,多路突破的战术。”贺重耘早已想到了“分路突破”。他现在正起稿的作战方案,就是分五路猛攻。对“缩短纵深”,他可是还没有想到。“这个战术并不新奇,可是在咱们团里,还是第一次使用。因此,我们首要的是打通战术思想,不要以为老的经验都是好的,一成不变的!那是保守,保守必然落后!”说到这里,团长看了贺重耘一眼。贺重耘想起前几天在团部的会谈。

往详细里说,团长的意思是这样:以前,我们惯用“头尖腰粗尾巴长”的兵力使用方法。这就是说:我们前头的人少,中间人多,后面有充足的准备力量。这也就是说:我们用少数人突破敌阵,打开一个缺口,而后节节推进,随时补充。

这个方法不适于攻打“老秃山”。山小,敌人的炮火强,我们若是只在一两处突破,就很容易被敌人的集中火力给阻截住。我们必须多路突破,使敌人的火力不易集中。万一有一路受到阻截,还有其他各路分头进攻。突破了,我们就迅速铺开,四面八方同时攻击,插乱敌人的防御体系。

为了突破后可以一齐迅速投入战斗,全面铺开,我们要剪掉“尾巴”,说上就一齐上去。要不然,敌人会用炮火切断我们的“尾巴”。这就叫“缩短纵深”。

这就是新战术与我们以前惯用的战术的区别。所以,团长指出,要打通战术思想。

“我们进攻,只打算用两个连的兵力。”团长又看了贺重耘一眼,并且笑了笑,好象是说,经过反复考虑,使用两个连并不算多。“人既不多,上去以后就得各奔目标,全面铺开;不等敌人还手,就把他们全都压倒!”团长吸了一口气。

贺重耘的脸红起来,眼发了光。他正在草拟的方案和团长的指示结合起来,就成了个完整的作战方案。他高兴,新打法找到了!他愿意去试用这个新打法,几分钟冲上主峰,几分钟全面铺开,哪里都在进攻,遍山都在战斗;半点钟,至多是一个钟头吧,结束战斗,全歼敌军!那该是多么勇敢,多么新颖,多么漂亮,多么科学的一场恶战啊!他愿意去打这样的仗!打完,他将有新的经验,报告给全师全军,乃至于全志愿军!那该是多么光荣,多么有意义啊!

“注意!”团长提高了声音,“说起来容易,作起来难。首先我们必须深入宣传这个战术思想,思想没打通而去冒险试验,必定失败。我们不是去试一试,而是满怀信心地去用这个方法一下子解决了敌人!我们的宣传工作必须和战术思想密切结合,使每个参加战斗的都明白、确信,而且的确会用这个战术。所以,下一步就是学习,每个人在战前都要学习好他所需要的技术。这是最重要的准备工作,要作到事事明确,人人摸底!等一会儿,庞政委会还有指示。我们的方案是可以修改的,精神可是不变的——不准备十足,不打!现在我宣布……”

贺重耘咬住自己的上嘴chún。

乔团长宣布了炮兵指挥,团的战勤委员会等等的名单。然后,他宣布:本团一营担任强攻,攻下来,由二营担任坚守。三营守备原防。

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英雄营长的身上,都相信他必能胜任。他真诚地和善地向大家笑了笑,表示感激。他伸过胳臂,拉住二营营长李赋纯,用力握了握手。

乔团长宣布:马上调回一切出去作报告的,和出差的人,迅速归队。

团长坐下,贺营长要求发言。得到允许,他极诚恳地对团长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保持荣誉,坚决攻上‘老秃山’!”

二营营长是个细高个子,不大爱说话。他也立起来:“首长,一营攻下来,我们二营一定和阵地共存亡!”庞政委作了政治工作报告。

aa散了会,已是深夜。贺重耘独自向团长要求,亲自带领突击队,攻取主峰。

“那不该是你的事!”团长因疲倦而有些发急。“你应该在指挥所里指挥!打地堡,突破铁丝网都无须你自己动手。”“我不是要跟战士们争功,是为保证打好了仗!”营长的脸红起来。

“这次作战,各级都推进一级:师长到团指挥所来,团参谋长到营指挥所去,正副连长和指导员去指挥各排,你还不放心?”

“我的地形熟,经验多,战士们信任我。这是个新打法,我去有好处!”

“以后再说。你先去拟定强攻的计划吧!我刚才说的是原则和决心,你须作好具体的作战方案!”

“已经差不多了!”

团长点了点头:“贺营长,把它赶快写出来,交给我,越快越好!”

“团长答应了我的要求?”他说得那么诚恳,团长几乎要点头。可是,团长马上矫正了自己的冒失。

“这个事,我得请示上级!明天——啊,今天晚上见!”是的,时间早已过了半夜。

贺重耘飞跑着回了营。这时候,他再也不受什么身份地位的拘束,他要飞跑。满腔热血催着他跑。没有任何东西阻碍得住他。他要冲破一切困难危险,去打下“老秃山”!

娄教导员散了会就回来了,所以先到了营部。他可是还没睡,眉上皱纹很深,带出疲乏不堪的样子。

贺营长一进来就先抓住娄教导员的手,用力地握了几握,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因为还呼呼地喘气。

娄玉林笑着点点头,领会到营长内心的欢悦。

喘过气来,贺营长恳求:“教导员,给我画一张‘老秃山’的平面草图,我的手笨!画完,你就睡觉!”“你也该睡了!”

“不打下‘老秃山’来,不睡!打下来,连睡三天三夜!这是我的规律!”他笑了,笑得那么天真,连娄玉林也不得不强打精神陪着他笑了一阵。

乘教导员画地形之际,贺营长去叫电话。

“干什么?老贺!”教导员问。

“把喜信告诉……”但是,他马上矫正了自己,放下了电话耳机。他不应这样随便地传达上级的决定。不过,他还没法完全控制住心中的喜悦,自言自语地说:“一辈子,能赶上几回这路事呢!硬要在六七十挺机枪的缝子里攻上去,是要点真本领啊!”

娄教导员把地图画好。

“你睡吧,我不会吵你!”

娄教导员一歪身就睡着了。

营长坐下,眼看着地图,心中可还想着刚才要给各连各排打电话的事。

他首先想到:黎芝堂若是听到这个好消息应当如何欢喜。他也想象到:黎连长必定会要求攻打主峰的任务。他仿佛看见黎连长已立在他的面前,虎眼圆睁,诚恳急切地要求:“营长!在作战方案上写上我攻主峰,写得大大的!”营长不由地笑了笑。他的想象中的回答是:“你不行!我知道你不会打这一次的仗!”他喜爱,也不放心黎连长。

“怎么?营长不信任我了吗?”营长想黎芝堂必会这样问。“我信任你的勇敢、坚决、忠诚!可是,你必须学习!”营长又笑了笑。“学习,学习,黎芝堂得学习,大家都得学习!”aa晚间,举行了党、团委扩大会议。

乔团长和庞政委又作了报告,说明攻打“老秃山”在军事上与政治上的意义:粉碎敌人的冒险登陆进攻;大量杀伤敌人,消灭敌人对我的威胁;证明我越战越强,要攻就攻,攻下能守;创造战斗的经验……庞政委强调地指出:这次战役,和过去的一样,要以党、团员和功臣为骨干,去打个硬仗。

新的战术思想,新的光荣,新的责任,使到会的人都感到一种对新的伟大时代的兴奋。他们不止于去英勇地打一个仗,而是还要以身作则地带动别人,用党的光荣与光明照耀着全排全连全营全团全师,都肯去用血汗与生命争取作英雄!大家热烈地发言,表示态度:把无名高地打成个有名高地!

要攻得下,守得住,争取作能攻能守的英雄部队!打好一个知己知彼,有足够准备的与十分把握的漂亮仗!

只许当英雄,不许当孬种;攻击要当英雄,守备要当英雄!

学习战术技术,艺高胆大,打一个有足够准备的,有十分把握的歼灭战!

在战斗中有勇无谋不算英雄;讲战术,讲办法,才能在“老秃山”上打个出色的漂亮仗!

不中断指挥,一边打一边调整组织。

战场鼓动,人人开口,个个鼓动,不打哑叭仗!指挥要和鼓动结合!

严格执行战场纪律,人人维护,个个遵守!

担任后勤工作的提出保证: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伤员,一切为了胜利!阵地运输与担架工作者保证:上运弹葯,下运伤员!

不丢掉一个烈士一个伤员!

担任医疗的要:

医疗适当及时,减少残废率,死亡率!

…………

有一项决议,就增加一分对任务的明确,与争取胜利的决心。要使事事明确,人人摸底,就是大家在会后的责任——普遍地、及时地、深入地、不间断地、随时随地随人进行鼓动宣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