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

第08节

作者:老舍

白天,山中仍不见一个人影。在山沟里穿来穿去的是寂寞无聊的冷暖不定的小风。上面,从海洋飘来的黑云,一会儿压在高峰上,一会儿又随风散开,露出清新的蓝天。有时候,来一小阵斜风细雨,可也有时候飘下几片雪花。

外边虽然那么静寂,冷热阴晴不定,在坑道里却是另外一番情况。干部们战士们都在极度兴奋紧张中讨论上级的指示。山洞里的热情象多少股红热的钢汁,一旦流出去就可以冲倒“老秃山”。

军事的民主把我们的战斗意志凝炼在一起,成为钢铁。有些有顾虑的坦白了顾虑,从而消灭了顾虑。有些思想不正确的受到批评与鼓励,端正了思想。有些有计策的献出计策,有些有经验的拿出经验,有些有意见的提供意见。这样,在执行命令之前,就有了充分的准备,丰富了完成任务的知识,加强了完成任务的信心。

常若桂班长连“够呛”都顾不得说了。现在无须发泄感情,他要把所有的兴奋欢快都积存在心里,等打下了“老秃山”,在主峰上边去欢呼几声!

白天,他参加各种会议;夜晚,他已开始往河东运送弹葯与物资。在开会的时候,他不多说话,只把疙疙疸疸的大手放在膝上,眼珠在长而大的眼眶里移动着。移动一会儿,他盯住一个同志,好象是说:“小家伙,该你表示态度了,作个英雄,还是当孬种!说吧!”

但是,只要一开口,他就说对了地方。他有经验,有热情,而且肯用心思。“我说,搞运输不怕忙,就怕乱!一时一刻不能没有指挥,没有组织!有了伤亡,赶紧从新组织起来,不怕组织小,就怕乱七八糟!”还有,“过封锁线的时候,该快就快,该慢就慢,可千万别犹疑不定,拿不准主意!炮弹专打拿不定主意的家伙!”

他的话永远是这么简单而有力量,深深地打入大家的心里去。

刚一听到传达报告,他就去见连长,要求任务:战前,他往前线运送东西;一开火,他到阵地去。“我保证上运弹葯,下运伤员!跑不动,我走;走不动,我爬;有口气,我就不离开‘老秃山’!”

连长答应了他的要求。团的运输连本来是要配给营里一部分力量的。

得到这个任务,不论是走路还是躺着休息,他总想着问题。按照党的号召,有勇无谋不算英雄啊!他得有多少汗流多少汗,有多少心血就费多少心血。光流汗而不动心思,至多只能算半个英雄!

他的头一炮就露了脸。把弹葯送到前线仓库,他提供了意见:“把弹葯分分类,按类安放,别乱堆一家伙!这样,一开火,前线要什么,咱们伸手就拿什么,省时间!这不叫科学方法吗?”

管理仓库的采用了他的意见。

另一个问题,还没能解决。他想:从战场上往下运伤员,怎么能又快又稳,不教伤员痛苦呢?一个担架要三个人抬,不经济。山陡,担架不灵便,伤员也不舒服。一个人背一个呢,既省人力,又快当。可是,光溜溜地背不行啊,背的费力,伤员也不好受。怎么办呢?

运送东西的第三天夜里,在谭明超的小洞外边,他遇见了唐万善上士。天很黑,二人打了个对面,一齐问出来:“谁?”上士先听出口音来,又靠近了定睛一看:“你呀?班长!”“你干什么去?”班长问。

“事儿可多啦!”上士得意地说,好象他是打“老秃山”的总指挥似的。把嘴放在班长的耳边,他得意而机密地说:“去看地形!看地形!”口中的热气吹得班长的耳朵怪痒痒的。“你看哪一门子地形?”

上士笑着说:“你看!你看!我怎么不该去呢?战前,我得监督着炊事班蒸好五百斤面的馒头,烧三十大桶开水!光这两项事,就能把你吓昏了!锅是那么小,又没有合规格的笼屉!非发明创造不可啊……”

“说你干吗去看地形!”班长不耐烦了。

“是呀!一开火,我带领炊事班、理发员、文书,全上阵地!上运弹葯,下运伤员!我怎可以不先熟悉了地形呢?当初,马谡失守街亭,还不是……”

“你的话怎这么多呢!问你,你怎么往下背伤员?说!”“有了新的创造哟!你不常到伙房去,见闻不广!我问你,装炭、装米,都用什么哟?”

班长恍然大悟:“你配作个志愿军!我原谅了你爱多说话!麻袋四角安上带子,象背小孩似的兜住伤员,既牢稳,又舒服!我采用你这个法子!去吧,看地形去吧!到铁丝网跟前,可别出声!”

“我还不至于那么爱说话!”

二人分道而去,一个往东,一个往西。班长恨不能一步走到家,搜集麻袋。

常若桂下了交通壕,没走出多远,迎面来了个人影。影子先出了声:“口令!”

班长听出语声来:“去你的吧!小家伙!”班长刚得了那个利用麻袋的窍门,心中十分高兴。

“走了几趟啦?老头儿!”谭明超跑过来。

“再叫我老头儿,我象扔手榴弹似的把你扔出去!小鬼!”“别生气,班长!你来看看我的发明!”谭明超的灵巧的手拉住班长的大粗手,往壕沟墙上摸。摸到靠墙的许多条电线,又摸到些布条子挽成的疙疸,班长问:“这算什么发明?”谭明超淘气而得意地笑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们添了多少条电线!一个新的电话网:一个指挥所通到一串指挥所,一个观测所又通到一串指挥所……多啦!多啦!线是这么多,要是有一根断了,怎能快快地查出来呢?”

“嗯!是个问题!”

“所以呀,我把它们分成组,每一组都用布条扎起来,有红的,有白的,有黑的……不就容易检查了吗?你摸着的这个是红的,是观测所组的。”

“你能一摸,就能摸出颜色来?”班长惊异地问。“很简单!”谭明超极快地用舌尖左右开弓舔了舔嘴角。他的嘴角前几天已经好起来,这两天一忙,又破了,而且不止一边。“白天看颜色,黑里摸疙疸,疙疸的数目不同啊!”“小伙子,你行!你肯用脑子!”班长不轻易夸奖人,可是现在觉得他有责任鼓励这么好的一个青年。

“有脑子不用,长着它干什么呢?”小谭骄傲地向上斜了斜眼。好在天那么黑,班长不会看见。“我还有喜事呢!我已经完全掌握了步行机,赶到真打起来的时候,我调到无线电组去,可能给英雄营长贺重耘当电话员!嘿!”常班长想了想,才说:“营长未必上阵地吧?”“怎么?”小谭着了急。

“他是营长啊!”

“那,那……”谭明超急得说不出什么来了,盼了星星盼月亮,好容易有了希望,可能随着一位英雄上战场,可是……常班长不大会安慰人。一看小谭真着了急,他不知该怎办才好。结结巴巴地只说出:“你,你自己,自己也能当英雄!”说完,扯开大步就走。

小谭的确有些失望,可是离懊丧还远得很。他依旧紧张地工作着,用工作解除心中的不快。

他不能不紧张,因为四面八方的壕沟里全是人,个个出着热汗,用着心智,为即将来到的大战作准备。弹葯、木材、葯品、饼干,往前运;高射炮、迫击炮,往前推进;看地形的一组跟着一组往前走;干部一个跟着一个,采选指挥所、观测站、包扎所,炮兵阵地最合适的地方……人象河流,不因在黑暗中而停止流动,依然一浪催着一浪。谁都知道,并且深信:战前多流一滴汗,战时少流一滴血。

在壕沟尽头,离小洞子不远的地方,小谭遇见了闻季爽。这使他把刚才的不快全忘掉,真诚地愿意听听好朋友有什么新的成就。

闻季爽是志愿参军的学生。样子还有点象个学生,可是没人敢说他不是个好工兵。眉眼端正,匀称的中等身材,他是打篮球的好手。

“下来!下来!”闻季爽非常兴奋地说,“来试试我的浮桥!”

工兵们预计到,一打起仗来,那座木桥就不定一天要炸坏多少次。当然,他们会随炸随修;可是,在修理的时候,势必两岸挤满了人等待过桥;那很危险。所以,闻季爽建议造一座浮桥,辅助木桥,使交通不至于完全断绝。“可是咱们没有机器把缆绳绷紧!我呀,想起乡下车水的辘轳,用它绞紧了绳索!一边象在菜园打辘轳,一边打仗,多么有趣呀!”

小谭十分佩服小闻的发明,甚至不敢说出自己的布条分组法了。

“毛主席有一句诗,”闻季爽兴奋地说。

“毛主席的?”

“毛主席的!‘大渡桥横铁索寒!’这里不是大渡河,也没有铁索,可是搭浮桥的思想是由这句诗得来的!”“毛主席万岁!”谭明超极严肃地轻喊。

“毛主席万岁!”

aa贺营长真地忘了睡觉。首先,他把作战计划作好,交给了团长。然后,他准备一切该准备的。只在困倦偷袭上来的时候,他眯个小盹儿,而后忽然惊醒,揉揉眼,笑一下,马上干活。为了胜利,他忘了自己。

他管练兵和组织侦查地形——主攻部队的干部,由连长到小组长,都须在打响以前,至少看四次地形。参谋长管理物资和营部的事务,教导员管政治工作,副教导员管后勤工作。他们是这样分工的。尽管是这么分了工,贺营长的心可是拴在每个战士的身上。他爱每一个战士,所以唯恐任何一个战士还有什么顾虑。只要一有空儿,他就跑到连里排里班里,去面对战士。对每个战士,他先说出自己的决心。他使大家感到:营长不是来训话,而是跟他们谈心。在他心里,根本没有“形式”和“手段”这类的词汇。他和战士们谈话,没有任何一定的形式,不耍一点手段。战士们只觉得面前是一个英雄,一个营长,一个阶级弟兄,一个真朋友,一个可爱可敬可信靠的人。

每逢由战士们那里回来,他必定和娄教导员“对一对账”。

“今天怎么样?”

“表面上情绪很高,可是骨子里还有……”

“你说对了!教导员!”贺营长不是只准报喜,不准报忧的人。他敬爱教导员,因为教导员既能发现问题,又肯抓住问题去设法解决。他决不粉饰太平!“一个战士,谁肯当着别人说出自己的软弱呢!”

“不说出自己的软弱,可就无法坚强起来!咱们要抓紧时间,找典型!教最好的,象功臣和模范,发挥出最好的影响;教最不行的,象犯过错误的和毫无作战经验的新同志,都自信能去立功!”

“好!告诉各连指导员们照这样准备,马上动手,咱们帮助他们。”

“三连长老黎也还……”

“他已经是铁,可是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变成钢!咱们帮助他!”

乔团长打来电话,问看地形的情形。

“已经普遍地看了一次,还要继续去看。”

“至少看四次!现在就可以开始摆沙盘了,每班一个!参考着你的计划,我们已把作战方案搞好,马上派人送过去。按照方案,结合看地形的心得,明确每个人的任务,想出进攻的办法,保证胜利。营级干部要到每一班去,看他们怎么搞沙盘作业。必须想出所有的可能遇到的情况,和克服困难的办法!必须作到人人发言,事事讨论!有谁不热心地不认真地作,谁就是还不信任新的打法,马上进行战术思想教育……”

放下电话耳机,贺营长笑着赞叹:“好办法!好办法!”听到一个有利于进攻的指示或建议,他真从心眼里喜欢!他几乎一字不差地把团长的指示告诉了教导员。“你给一连二连打电话,我到三连去。”

…………

黎连长的脸累瘦了一圈,圆虎眼显得更大了,眼珠子好象要弩出来!他不怕劳苦,只怕执行命令不严格,不彻底。

可是,他心中不完全快活。对上级指示的新战术,他日夜思索,愿意一下子把它掌握住。不过,记忆中的那些作战经验,象赶不走的苍蝇,老使他觉得无论如何也用不好那个新战术。这使他发急、动气,恨自己的愚笨。同时,他又不能完全否定那些老经验,甚至因珍惜那些老经验而怀疑新的战术。可是,怎可以怀疑上级的指示呢?他感到痛苦!

看到营长,他详细地报告了过去几天的工作。他满意自己的报告,因为他作的是那么丁是丁,卯是卯,没有任何敷衍了事的地方。然后,果然不出营长所料,他问是否派他们连担任主攻。这是他早已想好的问题,而且极怕因掌握不好新战术而得不到这个光荣任务。

“作战方案就要下来。”营长低声慢慢地说,“我们决定你们连担任主攻!”

“那太好啦!太棒了!”连长天真地笑了,脸上有了光彩,“我保证完成任务!”

“有什么困难没有呢?咱们扯扯!随便扯!”营长知道对这样的一个猛士用不着激将法,而须彼此谈心,慢慢发现问题。

黎芝堂低着头,猛吸了几口香烟——本想断烟,这几天太忙,又忘了。营长也一声不出。他知道黎芝堂只要把话想好,就一下子都说出来。

连长又吸了两口烟,而后抬起头来,圆眼正视着营长。“营长!我对不起你!”

贺营长深知这句话的底细。以前,他作班长排长的时候,他常对上级首长这么说;现在,营以下的干部常对他这么说。这是句最可尊敬的话。一个战士或一个干部不论吃了多少苦,出了多少汗,流了多少血,只要心中稍有不满足,就会说:“首长,我对不起你!”没受过高度爱国主义教育的,没有高度忘我精神的,说不出这么纯洁自咎的话来。

营长用和善的同情的眼神鼓励他往下说。

“对这个新战术,我没有办法!”连长一语道出心事来。“不是没有办法,是还没弄清楚。志愿军永远不说没有办法!”营长和悦而严肃地说。“你看,我刚才还跟教导员说:你已经是铁,只是还没有炼成钢!怎么变成钢呢?得永远不怕接受新东西!咱们志愿军就是这么一天一天长大的,不是吗?说说你的顾虑,我不会小看你,我是要你多添新本事,越长越大!”

“按着这个新打法,一拥而上,然后各奔目标,各干各的,我没法子把握部队,连长说出具体的顾虑来。“是呀!按照老办法,咱们在阵地上看着战士们,好象老师看着一群小学生似的,唯恐一眼不到就出毛病。可是,把战士都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办法打不了‘老秃山’!团长不是说过,不准备好不打么?炮弹、开水什么的,好准备;难准备的是战术思想!你要准备!准备!准备!使你自己跟每一个战士都相信这是好战法,然后教每个人都的确知道由哪里上去,往哪里走,先打什么,后打什么。教每个小组的组长都会指挥,更不用说班长排长了。这样,就不必,也不许,把战士放在你自己的身边。那是落后的办法!”

“对!”连长心中有了点底,可是:“那么我上去干什么呢?”“连我还要上去呢!”

“营长,你也上去?”黎芝堂是那么佩服营长,心里觉得营长一上去,十分钟就必能结束战斗。

“上级还没批准,我要继续要求!”

“要求!要求!有营长你看着我……”

“你的老思想又回来了!”营长微微一笑。

“可不是!”连长笑出了声。

“你再好好地温习温习团长的指示吧!从那里,你会发现我们上去干什么!现在,你要好好地搞沙盘作业,每一班都要作。从大家的讨论里,你会看出他们的思想情况。沙盘作业搞得差不多,我们就开始战前大演习。记住:准备!准备!准备!就是这样吧?”

“就是这样,营长!”连长十分感激营长,可是不肯多说什么不必要的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高地有了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