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坡的生日》

十 生日

作者:老舍

星期日,小坡早晨起来稍微晚一点。

一睁眼,有趣,蚊帐上落着个大花蛾子。他轻轻掀起帐子,蛾子也没飞去。“蛾子,你还睡哪?天不早啦!”蛾子的绒须儿微微动了动,似乎是说:“我还得睡一会儿呢!”妹妹仙坡还睡得很香甜,一只小胖脚在花毯边上露着,五个脚指伸伸着,好似一排短圆的花瓣儿。有个血点红的小蜻蜓正在她的小瓣儿上落着。小坡掀起帐子看了看妹妹,没敢惊动她,只低声的说:“小蜻蜓,你把咬妹妹的蚊子都吃了吧?谢谢你呀!”

他去冲凉洗脸。

冲凉回来,妹妹还睡呢。他找来石板石笔,想画些图儿,等妹妹醒了给她看。画什么呢?画小兔吧?不!回回画小兔,未免太贫了。画妹妹的脚?对!他拿着石板,一眼斜了妹妹的脚,一眼看着石板,照猫画虎的画。画完了,细细的和真脚比了一比;不行,赶快擦去吧!叫妹妹看见,她非生气不可。闹了归齐,只画上四个脚指!再补上一个吧,就非添在脚外边不可,因为四个已经占满了地方。

还是画小兔吧,到底有点拿手。把脚擦去,坐在床沿上,聚精会神的画。画了又擦,擦了再画,出了一鼻子汗,才画成一只小兔的偏身。两个耳朵象一对小棒槌,一个圆身子,两条短腿儿,一个小嘴,全行了;但是只有一只眼睛,可怎么办呢?要是只画小兔的前脸吗,当然可以象写“小”字似的,画出一个鼻子两只眼。可是这样怎么画兔身子呢?小兔又不是小人,可以在脸下画身子,胳臂,腿儿。没有法子,只好画偏身吧,虽然短着一只眼睛,到底有身子什么的呀!

他抱着石板,想了半天,啊,有主意了!在石板的那边画上一只眼,岂不是凑成两只!对!于是将石板翻过来,画上一只眼,很圆,颇象个小圆糖豆儿。

画完了,把石板放在地板上,自己趴下学兔儿:东闻一闻,西跳一跳,又用手前后的拉耳朵,因为兔耳是会动弹的。跳着跳着把妹妹跳醒了。

“干什么呢,二哥?”仙坡掀起帐子问。

“别叫我二哥了,我已经变成一个小兔!看我的耳朵,会动!”他用手拨弄着耳朵。

“来,我也当兔儿!”仙坡光着脚下了床。

“仙!兔儿有几只眼睛?”

“两只。”仙坡蹲在地上,开始学兔儿。

“来,看这个。”小坡把石板拿起来,给妹妹看:“象不象?”仙坡点头说:“真象!”

“再看,细细的看。”他希望妹妹能挑出错儿来。“真象!”仙坡又重复了一句。

“几只眼?”

“一只。”

“小兔有一只眼睛行不行?”他很得意的问。

“行!”

“为什么?”小坡心里说:“妹妹有点糊涂!”“三多家里的老猫就是一只眼,怎么不行?”

“不行!猫也都应当有两只眼,一只眼的猫不算猫,算——”小坡一时想不起到底算什么。

幸而仙坡没往下问,她说:“非有两只不行吗,为什么你画了一只?”

“一只?谁说的?我画了两只!”

“两只!那一只在那儿呢?”

“这儿呢!”小坡把石板一翻过儿,果然还有一只圆眼,象个小圆糖豆儿。

“哟!可不是吗!”仙坡乐得把手插在腰间,开始跳舞。小坡得意非常,又在石板上画了只圆眼,说:“仙,这只是给三多家老猫预备的。赶明儿三多一说他的老猫短着眼睛,咱们就告诉他,还有一只呢!他一定问,在那儿呢?咱们就说,在石板上呢。好不好?”

“好!”仙坡停止了跳舞:“赶明儿我拿着石板找老猫去。见了它,我就说,我就说,”她想了一会儿:“瞎猫来呀!”“别叫它瞎猫,它不爱听!”小坡忙着插嘴,“这么说,猫先生来呀?”

“对了,我就说,猫先生来呀!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只带来一只眼睛,你看合式不合式?”

“别问它,石板上的眼睛也许太大一点!”小坡说。仙坡拿起石板,比画着说:“请过来呀,瞎——呸,猫先生!它一过来,我就把石板放在它的脸前面。听着!忽——的一声,这只眼便跳上老猫脸上去,老猫从此就有两只眼,你看它喜欢不喜欢!”

“也不一定!”小坡想了想:“万一老猫嫌有两只眼太费事呢?你看,仙,有一个眼也不坏,睡觉的时候,只闭一只,醒了的时候,只睁一只,多么省事!尤其是看万花筒的时候,不用费事闭上一只,是不是?”

“也对!”仙坡说,并没有明白小坡的意思。

“吃粥来——!”妈妈的声音。

“仙还没洗脸呢!”小坡回答。

“快去洗!”妈妈说。

“快来,仙!快着!”小坡背起妹妹,去帮着她洗脸。洗了脸回来,父亲母亲哥哥都已坐好,等着他们呢。小坡仙坡也坐下,母亲给大家盛粥。

小坡刚要端碗,母亲说了:“先给父亲磕头吧!”

“为什么呢?”小坡问。

“今天是你的生日,傻子!”妈妈说。

“鞠躬行不行?”

“不行!”妈妈笑着说。

“过新年的时候,不是大家鞠躬吗?”小坡问妹妹。妹妹看了父亲一眼。

“非磕头不可呀!新年是新年。生日是生日!养活你们这么大,不给爸爸磕头?好!磕!没话可说!”父亲说,微微带着笑意。

小坡不敢违背父亲的命令,跪在地上,问:“磕几个呢?”“四八四十八个。”仙坡说。

“磕三个吧。”妈妈说。

小坡给父亲磕完,刚要起来,父亲说:“不用起来,给妈妈磕!”

小坡又给母亲磕了三个头,刚要起来,哥哥说:“还有我呢!”

小坡假装没听见,站起来,对哥哥说:“你要是叫我看看你的图画,我就给你磕!”

“偏不给你看!爱磕不磕!”哥哥说。

小坡不再答理哥哥,回头对妹妹说:“仙,该给你磕了!”说着便又跪下了。

“不要给妹妹行大礼,小坡!”妈妈笑了,父亲也笑了。“非磕不行,我爱妹妹!”

“来,我也磕!”仙坡也忙着跪在地上。

“咱们俩一齐磕,来,一,二,三!”小坡高声的喊。两个磕起来了,越磕越高兴:“再来一个!”“哎,再来一个!”随磕随往前凑,两个的脑门顶在一处,就手儿顶起牛儿来,小坡没有使劲,已经把妹妹顶出老远去。

“好啦!好啦!快起来吃粥!”妈妈说。

两个立起来,妈妈给他们擦了手,大家一同吃粥。平日的规矩是:粥随便喝,油条是一人一根,不准多拿。今天是小坡的生日,油条也随便吃,而且有四碟小菜。小坡不记得吃了几根油条,心里说:多咱把盘子吃光,多咱完事!可是,忽然想起来:还得给陈妈留两条呢,二喜也许要吃呢!于是对哥哥说:

“不要吃了,得给陈妈留点儿!”

父亲听小坡这样说,笑了笑,说:“这才是好孩子!”小坡听父亲夸奖他,心中非常高兴,说:“父亲,带我们到植物园看猴子去吧!”

哥哥也说:“下午去看电影吧!”

妹妹也说:“现在去看猴子,下午去看——”她说不上“电影”来,因为没有看过。

父亲今天不知为什么这样喜欢,全答应了他们:“快去换衣裳,趁着早晨凉快,好上植物园去。仙坡,快去梳小辫儿。”大家慌着忙着全去预备。

哥哥和小坡全穿上白制服,戴上童子军帽,还都穿上皮鞋。妹妹穿了一身浅绿绸衣裤,没穿袜子,穿一双小花鞋。两条辫儿梳得很光,还戴着一朵大红鲜花。

坐了一截车,走了一截,他们远远望见绿丛丛一片,已是植物园。

“园中的花木没有一棵好看的,就是好看吧,谁又有工夫去看呢!”小坡这样想,“破棕树叶子!破红花儿!猴子在那儿呢?”越找不到猴,越觉得四面的花草不顺眼。“猴子!出来呀!”

“我看见了一条小尾巴!”仙坡说。

“那儿呢?”

“在椰子树上绕着呢!”

“哎哟!可不是吗!一个小猴,在椰子下面藏着哪!小猴——!小猴——!快来吃花生!”

哥哥拿着许多香蕉,妹妹有一口袋花生,都是预备给猴子吃的。

三个人,把父亲落在后边,一直跑下去。

一片密树林,小树挤着老树,老树带着藤蔓。小细槟榔树,没地方伸展叶子,拚命往高处钻,腰里挂着一串槟榔,脚下围着无数的小绿棵子。密密匝匝,枝儿搭着枝儿,叶子挨着叶子,凉飕飕的摇成一片绿雾。虫儿不住吱吱的叫,叫得那么怪好听的。哈哈,原来这儿是猴子的家呀!看树干上,树枝上,叶儿底下,全藏着个小猴!喝!有深黄的,有浅灰的,有大的,有小的,有不大不小的,全鬼头魔儿眼的,又淘气,又可爱。顶可爱的是母猴儿抱着一点点的小猴子,整跟老太太抱小孩儿一样。深灰色的小毛猴真好玩,小圆脑袋左右摇动,小手儿摸摸这里,抓抓那里,没事儿瞎忙。当母猴在树上跳,或在地上走的时候,小猴就用四条腿抱住母亲的腰,小圆头顶住母亲的胸口,紧紧的抱住,唯恐掉下来。真有意思!妹妹往地上撒了一把落花生。喝,东南西北,树上树下,全呕呕的乱叫,来了,来了,一五,一十,一百……数不过来。有的抢着一个花生,登时坐下就吃,吃得香甜有味,小白牙咯哧咯哧咬得又快又好笑。有的抢着一个,登时上了树,坐在树杈上,安安稳稳的享受。有的抢不着,便撅着尾巴向别人抢,引起不少的小战争。

大坡是专挑大猴子给香蕉吃。仙坡是专送深黄色的喂花生,父亲坐在草地上看着,嘻嘻的笑。小坡可忙了,前后左右乱跳,帮着小猴儿抢花生。大猴子一过来对弱小的示威,小坡便跑过去:“你敢!不要脸!”大猴子急了,直向小坡牙,小坡也怒了:“来,跟你干干!张秃子都怕我的脑袋,不用说你这猴儿头了!”一个顶小的猴儿,抢不着东西,坐在一旁要哭似的。小坡过去由哥哥手里夺过一只香蕉:“来!小猴儿,别哭啊!就在这儿吃吧,省得叫别人抢了去!”小猴子双手抱着香蕉,一口一口的吃,吃得真香;小坡的嘴也直冒甜水儿!

大猴子真怕了小坡,躲他老远,不敢过来。有的竟自一生气,抓着一个树枝,三悠两摆到树枝上坐着生气去了。有的把尾巴卷在树上,头儿倒悬,来个珍珠倒卷帘。然后由树上溜下来。

花生香蕉都没啦。又来了一群小孩,全拿着吃食来喂他们。又来了两辆汽车,也都停住,往外扔果子。

小坡们都去坐在父亲旁边看着,越看越有趣,好象再看十天八天的也不腻烦!

有些小猴似乎是吃饱了,退在空地方,彼此打着玩。你咬我的耳朵,我抓你的尾巴,打得满地乱滚。有时候,一个遮住眼,一个偷偷的从后面来抓。遮眼的更鬼道,忽然一回身,把后面的小猴,一下捏在地上。然后又去遮上眼,等着……有的一群小猴在一条树枝上打秋千,抡,抡,抡,把梢头上的那个抡下去。他赶快又上了树,又抡,把别人抡下去。

有的老猴儿,似乎不屑于和大家争吵,稳稳当当的,秃眉红眼的,坐在树干上,抓抓脖子,看看手指,神气非常老到。

“该走了!”父亲说。

没人答应。

又来了一群小孩,也全拿着吃食,猴子似乎也更多了,不知道由那儿来的,越聚越多,也越好看。

“该走了!”父亲又说。

没人应声。

待了一会儿,小坡说:“仙,看那个没有尾巴的,折跟头玩呢!”

“哟!他怎么没有尾巴呢?”

“叫理发馆里的伙计剪了去啦!”哥哥说。

“呕!”小坡仙坡一齐说。

“该走了!”父亲把这句话说到十多回了。

大家没言语,可是都立起来,又立着看了半天。“该走了!”父亲说完,便走下去。

大家恋恋不舍的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到花室,兰花开得正好。小坡说,兰花没有小猴那么好看。到河边,子午莲,红的,白的,开得非常美丽。仙坡说,可惜河岸上没有小猴!到棕园,小坡看着大棕叶,叫:小猴儿别藏着了,快下来吧!叫了半天,原来这里并没有猴子!他叹了一口气!

午饭前,到了家中。小坡顾不得脱衣服,一直跑到厨房,把猴儿的事情全告诉了妈妈。妈妈好象一辈子没看过猴子,点头咂嘴的听着。告诉完了妈妈,又和陈妈说了一遍。陈妈似乎和猴儿一点好感没有,只顾切菜,不好好的听着。于是小坡只好再告诉妈妈一遍。

仙坡也来了,她请求妈妈去抱一个小猴来。

妈妈说,仙坡小时候和小猴儿一样。仙坡听了非常得意。小坡连忙问妈妈,他小时候象猴儿不象。

妈妈说,小坡到如今还有点猴气。小坡也非常得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坡的生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