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坡的生日》

十三 影儿国

作者:老舍

戴着眼镜,虽然是在脑杓上,小坡觉得看的清楚多了。他屡屡回头,看后面的东西,虽然叫脖子受点累,可是不如此怎能表示出后边戴眼镜的功用呢。

他前后左右的看,原来影儿国里的一切都和新加坡差不多,铺子,马路等等也应有尽有,可是都带着些素静气儿,不象新加坡那样五光十色的热闹。要是以幽雅论,这里比新加坡强多了。道路两旁的花草树木很多,颜色虽不十分鲜明,可是非常的整齐静美。天气也好,不阴不晴的飞着些雨丝。不常看见太阳,处处可并不是不光亮。小风儿刮着,正好不冷不热的正合适。

顶好玩的是路上的电车,没有人驶着,只用老牛拉着。影儿国的街道有点奇怪:比如你在“甲马路”上走吧,眼前忽然一闪,哼,街道就全变了,你不知不觉的就在“乙马路”上走啦!忽然又一闪,你又跑到“丙马路”去;忽然又一闪,你就跑到“丁马路”上去。这样,所以电车公司只要找几只认识路的老牛,在街道上等着马路变换,也不用驶车的,也不用使电气,马路自然会把电车送到远处去。街道的变动,有时候是眼前稍微一黑,马路跟着就变了,一点也看不出痕迹来。有时候可以看得明明白白的,由远处来了条大街,连马路连铺子等等,全晃晃悠悠的,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的摆动,好象在大海中的小船,看着有些眼晕。

要是嗗拉巴唧会在街上等着,他们早就闪到城外去了。他是瞎忙一气,东撞一头,西跑一路,闪来那条街,他便顺着走;有时走出很远,又叫马路给带回来了。而且他是越急越糊涂,越忙越摔跟头。小坡起初以为这样乱跑,颇有意思,一语不发的随着他去;转着转着,小坡有点腻烦了,立住了问:“你不认识路呀?”

“我怎么应当认识路呀?!”嗗拉巴唧擦着汗说。“这样,咱们几儿个才能走到城里呢?”

“那全凭机会呀,凑巧了,转到上城外的大路,咱们自然走到城外去了!”

“呕!”小坡很想休息一会儿,说:“我渴了,怎么办呢?”“路旁不是有茶管子吗,过去喝吧!”

“水管子!”

“茶管子!”

小坡走到树木后面一看,果然离不远儿便有个大水龙头,碧绿的,好象刚油饰好。过去细看,龙头上有一对浅红宝石的嘴鸭,上面有两个小金拐子。“茶”,“牛奶”在鸭嘴上面的小磁牌子上写着。龙头旁边有张绿漆的小桌,放着些玻璃杯,茶碗,和糖罐儿。雪白绦织桌布上绣着“白喝”两个字。小坡细细看了一番,不敢动,回过头来问嗗拉巴唧:“真是白喝呀?”

嗗拉巴唧没有回答,过去拧开小金拐子,倒了杯牛奶,一气喝下去,也没搁白糖。

小坡也放开胆子,倒了碗茶,真是清香滚热。他一边喝,一边点头咂嘴的说:

“比新加坡强多了!”

“那里是新加坡呢?”嗗拉巴唧问,随手又倒了杯牛奶。

“没听说过新加坡?”小坡惊讶得似乎有点生气了。

“是不是在月亮上呢?”嗗拉巴唧咂着牛奶的余味说。“在月亮底下!”小坡说。

“那么天上没有月亮的时候呢?”嗗拉巴唧问,非常的得意。跟着把草帽摘下来,在胸前搧着。

小坡挤了挤眼,没话可答。低着头又倒了碗茶,搭讪着加了两匙儿糖,叨唠着:“只有茶,没有咖啡啊!”“今天礼拜几?”嗗拉巴唧忽然问。

“礼拜天吧。”

“当然没有咖啡了,礼拜五才有呢!”

“呕!”小坡虽然不喜欢嗗拉巴唧的骄傲神气,可是心中还不能不佩服影儿国的设计这么周到,口中不住的说:“真好!真好!”

“你们新加坡也是这样吧?”嗗拉巴唧问。

小坡的脸慢慢的红上来了,迟疑了半天,才说:“我们的管子里不是茶和牛奶,是橘子汁,香蕉水,柠檬水,还有啤酒!”

“那末,咱们上新加坡吧!”嗗拉巴唧大概很喜欢喝啤酒。小坡的脸更红了,心里说。“撒谎到底不上算哪!早晚是叫人家看透了!”他想了一会说:“等过两天再去吧!现在咱们不是找钩钩去吗?”

这句话正碰在嗗拉巴唧的心尖上,他赶快说:“你知道吗,还在这里自在的喝茶?!”

小坡忙着把茶碗放下就走。

嗗拉巴唧一边走一边叨唠,好象喝醉了的老太太:“你知道吗,还不快走!你知道吗?成心不早提醒我一声儿!什么新加坡,柠檬水,瞎扯!”

小坡现在已经知道嗗拉巴唧的脾气,由着他叨唠,一声也不出,加劲儿往前走。嗗拉巴唧是一边叨唠,一边摔跟头。走了老远,还是看不见山,小坡看见路上停着辆电车,他站住了,问:

“我们坐车去吧?”

“没带着车票哇!”

“上车买去,你有钱没有?”

“你们那里是拿钱买票啊?”

“那当然哪!”小坡说,觉得理由十分充足。

“怎会当然呢?我们这里是拿票买钱!”嗗拉巴唧的神气非常的骄傲。

“你坐车,还给你钱?”小坡的眼睛睁得比酒盅儿还大。

“那自然呵!不然,为什么坐车呢!可惜没带着票!”“车票是那儿来的呢?”小坡很想得两张拿票买钱的票子玩玩。

“妈妈给的!”

“你回家跟妈妈要两张去,好不好?”小坡很和气的说。“妈妈不给,因为我不淘气。”嗗拉巴唧带出很后悔的样子。

“不淘气?”

“唉!非在家里闹翻了天,妈妈不给车票;好到电车里玩半天,省得在家中乱吵。

“你还不算淘气的人?”小坡笑着问,恐怕得罪了嗗拉巴唧。

“我算顶老实的人啦!你不认识我兄弟吧?他能把家中的房子拆了,再试着另盖一回!”嗗拉巴唧似乎颇得意他有这样的兄弟。

“呕!”小坡也很羡慕嗗拉巴唧的弟弟:“他拿票买来钱,当然可以再拿钱买些玩艺儿了?”

“买?还用买?钱就是玩艺,除了小孩子,没有人爱要钱!”

两个人谈高了兴,也不知道是走到那儿去啦。小坡问:“你们买东西也不用钱吗?”

“当然不用钱!进铺子爱拿什么就拿什么。你要愿意假装给钱呢,便在口袋掏一掏,掏出一个树叶也好,一张香烟画片也好,一把儿空气也好,放在柜台上,就算给钱啦。你要是不愿意这么办呢,就一声不用出,拿起东西就走。”“铺子的人也不拦你?”

“别插嘴,听我说!”

小坡咽了口气。

“你要是爱假装偷东西呢,便拿着东西,轻手蹑脚儿的走出去,别叫铺子里的人看见。”

“巡警也不管?”

“什么叫巡警啊?你可别问这样糊涂的问题!”

小坡本想告诉他,马来巡警是什么样子,和他自己怎么愿当巡警;一看嗗拉巴唧的骄傲劲儿,他又不想说了。待了一会儿,他问:

“假如我现在饿了,可以到点心铺白拿些饽饽吗?”“又是个糊涂问题?当然可以,还用问!况且,你是真饿了不是?为什么你说‘假如’?你说‘假如’你饿了,我要说,你‘假如’不饿,你怎么办?”

小坡的脸又红了!搭讪着往四外看了看,看见一个很美丽的小点心铺。他走过去细看,里面坐着个顶可爱的小姑娘,蓝眼珠儿,黑头发,小红嘴chún,粉脸蛋儿,脑后也戴着一对大眼镜儿。小坡慢慢的进去,手在袋中摸了摸,掏出一些空气放在小桌儿上。小姑娘看了看他,抿着嘴笑嘻嘻的说:“要什么呢?先生!”

小坡伸着食指往四围一指,她随着手指看了看。然后她把各样的点心一样拿了一块,一共有二十多块。她一块一块的都垫上白纸,然后全轻轻的放在一支小绿竹篮里,笑着递给小坡。跟着,她拿出一个小白绸子包儿来,打开,也掏出一点空气。说:“这是找给你的钱,你给的太多了。”小坡乐得跳起来了!

“哟,你会跳舞啊?”小姑娘娇声细气的说,好象个林中的小春莺儿。

“会一点,不很好。”小坡很谦虚的说。

“咱们跳一回好不好?”小姑娘说着,走到柜台的后面,捻了墙上的小钮子一下,登时屋中奏起乐来。她过来,拉了拉小裙子,握住小坡的手。小坡忙把篮子放下,和她跳起来。她的身体真灵活轻俏,脚步儿也真飘飕,好象一片柳叶似的,左右舞动。小坡提心吊胆的,出了一鼻子汗,恐怕跳错了步数。“点心在那儿哪?”嗗拉巴唧在门外说。

“篮子里呢。”小坡回答,还和她跳着。

嗗拉巴唧进来看了看小绿篮子,说:“你刚才一定是伸了一个手指吧?你要用两个头指,她一定给你一样两块!”

“馋鬼!”小坡低声的说。

“他是好人,不是馋鬼!”小姑娘笑着说:“我们愿意多卖。卖不出去,到晚上就全坏了,多么可惜!我再给你们添几块吧?”

小坡的脸又红了!哎呀,影儿国的事情真奇怪,一开口便说错,简直的别再说了!

“不用再添了,小姑娘!”嗗拉巴唧说:“你看见钩钩了没有?”

“看见了!”小姑娘撒开小坡的手,走过嗗拉巴唧那边去:“跟着个大老虎,是不是?”

嗗拉巴唧的鼻子纵起来,耳朵也竖起,好象个小兔:“对呀!对呀!”

“老虎在这儿给钩钩买了几块点心,临走的时候,老虎还跟我握手来着呢!”小姑娘拍着手说。

“这一定不是那个专爱欺侮小姑娘的四眼虎!”小坡说。“少说话!”嗗拉巴唧瞪了小坡一眼。

“你要是这么没规矩,不客气,”小坡从篮子里拿起一块酥饼:“我可要拿点心打你了!”

嗗拉巴唧没答理小坡,还问小姑娘:“他们往那边去了呢?”

“上山了。老虎当然是住在山上!”小姑娘的神气似乎有点看不起嗗拉巴唧。

“该!”小坡咬了口酥饽饽。

“山在那里呢?”

“问老虎去呀,我又不住在山上,怎能知道!”小姑娘嘲笑着说。

“该!”小坡又找补了一口酥饼。

嗗拉巴唧的脸绿了,原来影儿国的人们,一着急,或是一害羞,脸上就发绿。

小姑娘看见嗗拉巴唧的脸绿了,很有点可怜他的意思。她说。

“你在这儿等一等啊,我去找张地图来,也许你拿着地图可以找到山上去。”

小姑娘慢慢的走到后边去。嗗拉巴唧急得什么似的,拿起点心来,一嘴一块,恶狠狠的吃。小坡也学着他,一嘴一块的吃,两人一会儿就把点心全吃净了。嗗拉巴唧似乎还没吃够,看着小绿竹篮,好象要把篮子吃了。小坡忙着捡起篮子来,放在柜台后面。

小姑娘拿来一张大地图。嗗拉巴唧劈手抢过来,转着眼珠看了一回,很悲哀的说:“只有山,没有道路啊!”“你不要上山吗,自然我得给拿山的图不是!”小姑娘很得意的说。

“再说,”小坡帮助小姑娘说:“拿着山图还能找不到山吗?”

“拿我的眼镜来,再细细看一回!”嗗拉巴唧说。小姑娘忙把眼镜摘下来,递给他说:“这是我祖母的老花镜,不知道你戴着合适不合适。”

“戴在脑后边,还有什么不合适!”嗗拉巴唧把眼镜戴在脑杓上,细细看着地图。看了半天,他说:“走哇!这里有座狼山,狼山自然离虎山不远。走哇,先去找狼山哪!拿着这张地图!”

小坡把地图折好,夹在腋下,和小姑娘告辞,“谢谢你呀!”嗗拉巴唧向小姑娘一点头,慌手忙脚的跑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坡的生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