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坡的生日》

十四 猴王

作者:老舍

小坡忽然一迷糊,再睁眼一看,已经来到一座小山。山顶上有些椰树,鸡毛子似的,随着风儿,来回天上的灰云。

“嗗拉巴唧!”小坡喊。哎呀!好难过,怎么用力也喊不出来。好容易握着拳头一使劲,出了一身透汗,才喊出来:“嗗拉巴唧!你在那儿哪?”

没有人答应!小坡往四下一看,什么也没有,未免心中有点发慌。这就是狼山吧?他想:在国语教科书里念过,“狼形似犬”,而且听人说过狼的厉害;设若出来几只似狼的东西,叫他手无寸铁,可怎么办!

他往前走了几步,找了块大石头,坐下,“嗗拉巴唧也许叫狼叼去了吧?!”正这么想着,由山上的小黄土道中来了一只猴子,骑着一个长角的黑山羊,猴子上身穿着一件白小褂,下身光着,头上扣着个小红帽盔,在羊背上扬扬得意的,神气十足。山羊有时站住,想吃些路旁的青草,猴儿并没拿着鞭子,只由他的尾巴自动的在羊背上一抽,山羊便赶快跑起来。

小坡简直的看出了神。离他还有几丈远,猴儿一扳羊角,好象驶汽车的收闸一样,山羊便纹丝不动的站住了。猴儿一手遮在眼上,身子往前弯着些,看了一会儿,高声的叫:“是小坡不是呀?”

猴儿怎么认识我呢?小坡惊异极了!莫非这是植物园?不是呀!或者是植物园的猴子跑到这儿来了?他正这么乱猜,猴子又说了:“你是小坡不是呀?怎么不言语呀!哑巴了是怎着?!”

“我是小坡,你怎么知道呢?”小坡往前走了几步。猴儿也拉着山羊迎上来,说:“难道你听不出我的语声来?我是张秃子!”

“张秃子?”小坡有点不信任自己的耳朵,“张秃子?”

这时候,猴子已经离小坡很近,把山羊放在草地上,向小坡脱帽鞠躬,然后说:“你不信哪?我真是张秃子!”

小坡看了看猴子头上,确是头发很少,和张秃子一样。“坐下,坐下!咱们说会儿话!”张秃子变成猴子,似乎比从前规矩多了。

两个坐在大石头上,小坡还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坡,你干什么装傻呀?”张秃子的猴嘴张开一些,似乎是笑呢。“你莫非把我忘了?”

小坡只能摇了摇头。

“你听我告诉你吧!”

“呕!”小坡还是惊疑不定,想不起说什么好。张秃子把小红帽子扣在头上,在大石头上,半蹲半坐的,说:

“有一天我到植物园去,正赶上猴王的生日。我给他些个香蕉什么的,他喜欢的了不得。一边吃,一边问我愿意加入猴儿国不愿意。我一想:在学校里,动不动就招先生说一顿。在家里,父亲的大手时常敲在咱的头上,打得咱越来头发越少。这样当人,还不如当猴儿呢!可是对猴王说:我不能当普通的猴子,至少也得来个猴王作作。你猜怎么着,猴王说:正好吗,你到狼山作王去吧。那里的猴王是我的弟弟,——小坡,我告诉你,敢情猴王们都是亲戚,不是弟兄,便是叔侄。——前两天他和狼山的狼王拜了盟兄弟。狼王请他去吃饭,那知狼王是个老狡猾鬼,假装喝醉了,把我兄弟的耳朵咬下一个来,当酒菜吃了。然后他假装发酒疯儿,跟小猴们说:‘咱们假装把猴王杀了好不好?’小猴们七手八脚的便把我兄弟给杀了!”

“好不公道!不体面!狼崽子们!”小坡这时候听入了神,已经慢慢忘了张秃子变猴儿的惊异了。

“自然是不公道哇!小坡,你看,咱们在操场后面打架多么公平!是不是?”

“自然是!”小坡好象已把学校忘了,听张秃子一提,非常的高兴。

“猴王落了许多的泪,说他兄弟死得太冤枉!”

“他不会找到狼山,去给他兄弟报仇吗?”小坡问。“不行啊,猴王不晓得影儿国在那里呀!他没看过电影。”“你一定看过电影,张秃子?”

“自然哪,常由电影园的后墙爬进去,也不用买票!”张秃子的嘴又张得很大,似乎是笑呢。

“别笑啦,笑得那个难看!往下接着说吧。”此时小坡又恢复了平日和张秃子谈话的态度。

“猴王问他的兄弟亲戚,谁愿到狼山作王,大家都挤咕着眼儿一声不出。后来他说,你们既都不敢去,我可要请这位先生去了!他虽不是我的亲戚,可是如果他敢去,我便认他作干兄弟。于是猴王和我很亲热的拉了拉手,决定请我去作狼山的猴王。我自己呢,当然是愿意去;我父亲常这么说:秃子将来不是当王,就作总统,至少也来个大元帅!”“大元帅是干什么的?”

“大元帅?谁知道呢!”

“不知道吗,你说?”

“说,一定就得知道哇?反正父亲这么说,结了,完了!”“好啦,往下说吧!”

“我答应了猴王,他就给我写了一封信。”

“他还写信?”小坡问。

张秃子往小坡这边凑了凑,挨着小坡的耳朵根儿说:“他们当王的都不会写字,可是他们装出多知多懂的样儿来,好叫小猴子们恭敬他们。他只在纸上画了三个圈儿,画得一点也不圆。他对我说:你拿着这封信到狼山去,给那里的官员人等看。他们就知道你是他们的新王了。”张秃子抓了抓脖子底下,真和猴子一样。

小坡笑开了。

“你是笑我哪?”张秃子似乎是生气了:“你要晓得,我现在可是作了王。你顶好谨慎着一点!”

“得了,张秃子!你要不服我,咱们就打打看!你当是作了猴王,我就怕你呢!”

张秃子没言语,依旧东抓西挠的,猴气很深。

小坡心里说:作王的人们全仗着吹气瞪眼儿充能干,你要知道他们的老底儿,也是照样一脑袋顶他们一溜跟头!然后他对张秃子说:

“得了,咱们别吵架!你作了王,我好象得恭敬你一点。可是你也别假装能干,成心小看我!得了,说你的吧。”

张秃子自从作王以后,确是大方多了,一想小坡说得有理,就吹了一口,把怒气全吹出去了。“没人看着咱们,你爱怎样便怎样;当着小猴儿们,你可得恭敬着一点;不然,我还怎叫他们怕我呢?好,我往下说呀:拿着猴王的信,我就跑影儿国来了。”

“打那儿进来的?”

“从点心铺的后门进来的。”

“喝了街上的牛奶没有?”小坡很想显显他的经验。“当然,喝了六杯牛奶,吃了一打点心!”

“肚子也没疼?”小坡似乎很关心猴王的健康。“疼了一会儿就好了。”

“好,接着说。”

“你要老这么插嘴,我多咱才能说完哪?”

“反正你们当王的一天没事,随便说吧。”

“没事?没事?”张秃子挤着眼说:“你没作过王,自然不知道哇。没事?一天到晚全不能闲着。看那个猴子力气大一些,好淘气捣乱,咱赶紧和他认亲戚,套交情,送礼物;等冷不防的,好咬下他一个耳朵来,把他打倒!对那些好说话的猴儿呢,便见面打几个耳光,好叫他们看见我就打哆嗦!事情多了!没事?你太小看作王的了!”

“呕!”小坡没说别的,心中有些看不起猴王的人格。

张秃子看小坡没说什么,以为是小坡佩服他了,很得意的说:

“到了狼山,我便立在山顶上喊:猴儿国的国民听者:新王来到,出来瞧,出来看!这一喊不要紧哪,喝!山上东西南北全呕呕的叫起来,一群跟着一群,一群跟着一群,男女老少,老太太小妞儿,全来了!我心中未免有点害怕,他们真要是给我个一拥而上,那还了得!我心里直念道:张秃子!张秃子!挺起胸脯来干呀!我于是打开那封信,高声的喊:这是你们死去猴王的哥哥给我的信,请我作你们的王!喝!他们一看纸上的圈儿,全跪下磕起头来。”

“磕了几个?”小坡问。

“无数!无数!叫他们磕吧,把头磕晕,岂不是不能和我打架了吗?等他们磕了半天,我就又喊:拿王冠来!有几个年老白胡子的猴儿,嗻了一声,就爬到椰子树上,摘下这顶红小帽来。”张秃子指了指他头上的红盔儿。

“很象新加坡的阿拉伯人戴的小红盔儿!”小坡说。

“阿拉伯人全是当腻了王,才到新加坡去作买卖!”

“呕!”小坡这时候颇佩服张秃子知道这么多事情。“我戴上王冠,又喊:拉战马来!”

“什么是战马呀?”

“你没到二马路听过评书呀?张飞大战孔明的时候,就这么喊:拉战马来!”

“孔明?”

“你赶明儿回新加坡的时候,到二马路听听去,就明白了。站着听,不用花钱。”

“呕!”小坡有点后悔:在学校里,他总看不起张秃子,不大和他来往,那知道他心中有这么些玩艺儿呢!“我一喊,他们便给这个拉来了。”张秃子指着长角山羊说:“我本来是穿着件白小褂来的,所以没跟他们要衣裳。我就戴着王冠,骑上战马,在山坡上来回跑了三次。他们都吓得大气不出,一劲儿磕头。我一看,他们都有尾巴,我没有,怎么办呢?我就折了一根棕树叶,把对片扯去,光留叶梗,用根麻绳拴在背后,看着又硬又长。他们一看我有这么好的尾巴,更恭敬我了。这几天居然有把真尾巴砍下去,为是安上棕叶梗,讨我的喜欢。你说可笑不可笑?这两天我正和他们开会商量怎么和狼王干一干。”

“你们会议也和学校里校长和先生的开会一样吧?”“差不多,不过我们会议,只许我说话,不许别人出声!”张秃子说,摇着头非常得意。

“你要和狼王打起来,干得过他吗?”

“其实我们是白天出来,狼们是夜间出来,谁也遇不见谁,不会打起来。不过,我得好歹跟他们闹一回;要不然,猴子们可就看不起我啦!作王的就是有这个难处,非打仗,人们不佩服你!”

“你要真和狼王开仗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你!”小坡很亲热的说。

“那末,你没事吗?”

“哟!”小坡机灵的一下子,跳起来了,忽然想起嗗拉巴唧:“有事!差点忘了!你说,你看见嗗拉巴唧没有?”“看见了,在山洞睡觉呢。”

“这个糊涂鬼!把找老虎的事儿忘了!”

“干什么找老虎呀?”张秃子抓着胸脯,问。

“老虎把钩钩背去啦!”

张秃子呕呕的笑起来。

“你笑什么呢?”小坡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找不出可笑的地方来。

“他找老虎去?他叫老虎把钩钩背走的!”

“我不信!他一提钩钩便掉眼泪!再说,你怎么知道?”“你不信?因为你还不晓得影儿国人们的脾气。他们一天没事儿作,所以非故意捣乱不可。他叫老虎把钩钩背去,好再去找老虎不答应。可是有一样,老虎也许一高兴,忘了这是嗗拉巴唧闹着玩呢,硬拉住钩钩不放手。”

“我真盼着老虎变了卦,好帮着嗗拉巴唧痛痛快快打一回!”小坡搓着手说。

“那么好啦,你跟我去看他吧。”张秃子骑上山羊,叫小坡骑在他后面,好似两人骑的自行车。走着走着,张秃子忽然问:

“小坡,看见小英没有?”

“干什么呀?”

“很想把她接作王妹,哎呀,王的妹妹该叫作什么呢?王的媳妇叫皇后,王的儿子叫太子,妹妹呢?”

小坡也想不起,只说了一句:“小英恨你!”

“恨我?我作了猴王,她还能恨我?”

小坡没说什么。

走了半天,路上遇见许多猴子,全必恭必敬的,立在路旁,向他们行举手礼。张秃子睬也不睬的,仰着头,一手扶着羊角,一手抓着脖子。小坡一手扶着羊背,一手遮着嘴笑。过了一个山环,树木更密了。穿过树林,有一片空场,有几队小猴正在操演;全把长尾巴围在腰间当皮带,上面挂着短刺刀。

过了空场,又是个山坡,上面有两排猴儿兵把着个洞门。

洞门上有面大纸旗,写着两个大黑字:“秃子”。“到了!”张秃子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坡的生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