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曰》

第12节

作者:老舍

已是阴历三月初的天气,赵子曰本着奋斗的精神还穿着在天津买的那两件未出“新”的范围的衣裳,在街上缓步轻尘的呼吸着鼓荡着花香的春风。驼绒大袄是觉着有些笨重发燥了,可是为引起别人的美感起见,自己还能不牺牲一身热汗吗!

他进了地安门,随意的走到南长街。嫩绿的柳条把长宽的马路夹成一条绿胡同,东面中央公园的红墙,墙头上露出苍绿的松枝,好象老松们看腻了公园而要看看墙外的景物似的。墙根下散落的开着几朵浅藕荷色的三月蓝,虽然只是那么几朵小花,却把春光的可爱从最小而简单的地方表现出来。路旁卖水萝菠的把鲜红的萝菠插上娇绿的菠菜叶,高高兴兴的在太阳地里吆唤着春声。这种景色叫赵子曰甚至于感觉到:“在天津日租界玩腻了的时候,倒是要有这么个地方换一口气!”

他一面溜达,一面想:我总得给老莫和欧阳们说和呀!我走这么几天,这群小兄弟们就打架,我作老大哥的不能看着他们这样犯心呀!还就是我,压得住他们;好!什么话呢,赵子曰不敢说别的,天台公寓的总可以叫得响,跺一跺脚就把全公寓震个乱颤!……对!找老莫去,得给他调解!这群小孩子们,嗐!

想到这里,不由的精神振作起来,掏出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大模大样的喊过一辆洋车到西交民巷天成银行去。

到了银行,把名片递进去,不大的工夫莫大年出来把赵子曰让到客厅去。莫大年的样子还是傻傻糊糊的,可是衣裳稍微讲究了一些;幸而他的衣服华美了一点,不然赵子曰真要疑心到莫大年是在银行当听差,而不是李顺所谓的银行官了。这次不是赵子曰长着两只“华丝葛眼睛”而以衣服好坏断定身分的高低,而是“人是衣服马是鞍”的哲学叫他不愿意看见莫大年矫揉造作的成个“囚首表面”的“大姦慝”①!“老莫!抖哇!”赵子曰和莫大年亲热的握着手不忍分开:“不出三年你就是财政总长呀!好老莫!行!有劲!”

“别俏皮我,老赵!你几时回来的?”莫大年问。“回来有些天了,想不到公寓的朋友会闹得七零八落!”赵子曰说着引起无限感慨:“今天特意来找你,给你们说和说和,傻好的朋友,干什么犯意见呢!”

“你给谁说和,老赵?”

“你和欧阳天风们!小兄弟们,老大哥不在家几天,你看,你们就打架!”赵子曰笑着说。

“别人都好说,唯独欧阳天风,我恨他到底!”莫大年自来红的脸又紫了。

“老莫,小胖子!别这么说,”赵子曰掏出烟卷给了莫大年一支,自己点上一支。“这不象银行老板的口吻!”“老赵,别挖苦我!”莫大年恳切的说:“关于王女士的事是我告诉你的不是?可是从你走后,欧阳一天到晚骂老李!老李委委屈屈的搬走,我能看得下去不能?再说,欧阳要是没安着坏心,为什么你一走,他就疑心到有人告诉了你和王女士的事?老赵,你我是一百一的好朋友,你爱欧阳,不必强迫我!我老莫是傻老,我说不出什么来,反正一句话说到底,我不再见欧阳!”

“你看,小胖子!刚入了银行几天就长行市!别!你得赏我个脸!”赵子曰一半嘲弄一半劝导着说:“我们,连欧阳在内,全不是坏人,可是都有些小脾气;谁又不是泥捏的,可那能没些脾气!是不是,小胖子?你不愿和他深交呢,拉倒;可是你得看在我——你的老大哥——的脸上,到一处喝盅酒,以后见面好点头说话!相亲相爱才是‘德谟克拉西’的精神,不然,我可要叫你‘布耳扎维克’了!‘布耳扎维克’就是‘二毛子’的另一名词!哈哈!”

“我问你,”莫大年有些活动的意思了:“你给我们调解,有老李没有?”

“啊?老李?”赵子曰仰着脸看天花板上的花纹,想了半天:“说真的,老莫,我真怕他!不但我,人人怕他,他要是在这里,我登时说不出话来!”

“那么,你不请他?”莫大年钉了赵子曰一眼。“不请他比请他好——”

“干脆说吧,老赵!”莫大年抢着说:“有老李我就去,谁叫你有这番好心呢;没老李我也不去!老李是可怕,傻好人是比机灵鬼可怕——”

“我也没说老李是不好人哪!”

“——我告诉你老赵,咱们这群人里,老李算第一!学问,品行,见解,全第一!要不是他劝告我,我还想不起入银行来学习一种真本事!我佩服他!他告诉我的话多了,我记不清,我只记得几句,这几句我一辈子忘不了!他说:打算作革命事业是由各方面作起。学银行的学好之后,便能从经济方面改良社会。学商业的有了专门知识便能在商界运用革命的理想。同样,教书的,开工厂的,和作其他的一切职业的,人人有充分的知识,破出命死干,然后才有真革命出现。各人走的路不同,而目的是一样,是改善社会,是教导国民;国民觉悟了,便是革命成功的那一天。设若指着吹气冒烟,脑子里空空如也,而一个劲说革命,那和小脚娘想到运动会赛跑一样,无望,梦想!这是他说的,我自然学说不清,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越想这个话越对,所以我把一切无理取闹的事搁下,什么探听秘密咧,什么乱嚷这个主义那个问题咧,全叫瞎闹!老李是好人,是明白人!老赵!还是那句话,你不请老李我也不去!老赵,对不起!我得办事去,”莫大年立起来了:“怎样给我们说和我听你的,可是得有老李!”“那么,你今天能不能同我出去吃饭?”赵子曰也立起来了。

“对不起!银行的规则很严,因为经理是洋人,一分一厘不通融,随意出去叫作不行!等着我放假的日子,咱们一块儿玩一玩去。再见,老赵!”

莫大年说完,和赵子曰握了握走进去,并没把赵子曰送出来。

赵子曰心中有些不高兴,歇里歇松的往外走,一旁走一边叹息:“小胖子疯了!叫洋人管得笔管条直!哼!”

赵子曰软软的碰了莫大年一个小钉子,心中颇有恼了他的倾向;继而一想,莫胖子到底有一股子牛劲,不然,他怎能进了洋人开的银行呢;这么一想,要恼莫大年的心与佩服他的心平衡了;于是自己嘟囔着:“为什么不显着宽宏大量,不恼他呢!”

至于给他们调解的进行,他觉得欧阳天风和李景纯是各走极端,没有“言归于好”的可能。如果把他们约到一处吃吃喝喝,李景纯,设若他真来了,冷言冷语,就许当场又开了交手仗。这倒要费一番工夫研究研究,谁叫热心为朋友呢,总得牺牲!

他回到公寓偷偷的把武端叫出来:“老武,来!上饭馆去吃饭,我和你商议一件事!”“什么事?”武端问。

“秘密!”

听了秘密两个字,武端象受了一吗啡针似的,抓起帽子跟着赵子曰走,甚至于没顾得换衣裳。到了饭馆,赵子曰随便要了些酒菜,武端急于听秘密,一个劲儿催着赵子曰快说。“别忙!其实也不能算什么秘密,倒是有件事和你商议。”“那么,你冤了我?”武端很不高兴的问。

“要不告诉你有秘密,你不是来的不能这么快吗!”赵子曰笑了:“是这么一回事:我刚才找老莫去啦,我想给你们说和说和。喝!老莫可不大象先前那样傻瓜似的了,入了银行没几天,居然染上洋派头了——”

“穿着洋服?”武端插嘴问。

“——倒没穿着洋服,心里有洋劲!你看,不等客人告辞,他站起来大模大样的说:‘对不起!我还有事,改天见!’好在我不介意,我知道那个小胖子有些牛脖子。至于给你们说和的事,小胖子说非有老李不可。老武你知道:欧阳和老李是冰炭不能同炉的,这不是叫我为难吗!我不图三个桃儿两个豆儿,只是为你们这群小兄弟们和和气气的在一块,看着也有趣不是?我还得问你,老莫好象是很恨欧阳,我猜不透其中的秘密,大概你知道的清楚?”

“闹了半天你是问我呀?好!听我的!”武端把黄脸一板。心中秘密越多,脸上越故意作出镇静的样子来。好象戏台上的诸葛亮,脸上越镇静,越叫人们看出他揣着一肚子坏:“先说我自己:我和谁都是朋友,你猜怎么着?老莫和欧阳打架,并不是和我,而且我还给他们劝解来着,欧阳呢,我天天陪着他上医院;老莫呢,我们也不短见面;老李呢,我虽然不特意找他去,可是见面的时候点头哈腰的也不错。打听秘密是我的事业,自然朋友多不是才能多得消息吗!所以,你要给他们调停,我必去,本来我就没和他们决裂。至于欧阳和老莫的关系,我想:欧阳是恨老李与王女士的关系,而老莫是一时的气粗,决不是老莫成心和欧阳捣乱。这个话对不对,还待证明,我慢慢的访察,自有水落石出的一日。老李呢,我说实话,他和王女士真有一腿;自然这也与我无关,不过我尽报告秘密的责任!你猜——”

“那么,你除了说秘密,一点办法没有?”赵子曰笑着问。“有办法我早就办了,还等你?!”

“我已经和老莫说的满堂满馅儿的,怎么放在脖子后头不办?”赵子曰问。

“没办法就不办,不也是一个办法吗?”武端非常高兴的说:“日后见着老莫,你就说:老李太忙没工夫出来,欧阳病还没好,这不完了?!”

“对!”赵子曰如梦方醒,哈哈的笑起来:“管他们的闲事!来,喝酒!”

谈话的美满结果把两个人喝酒划拳的高兴引起来;喝酒划拳的快乐又把两个人相爱的热诚引起来。于是,喝着,划着,说着,笑着,把人世的快乐都放在他们的两颗心里。“老赵!”武端亲热的叫着:“你是还入学呀,是找事作?”“不再念书!”赵子曰肯定的说。

“你猜怎么着?我也这么想,念书没用!”

“同志!来,喝个碰杯!”

两个人吃了个碰杯。

“找什么事,老赵?”

“不论,有事就作!”

“排场总得要,不能说是个事就作?”

“自然,我所谓的事是官事!作买卖,当教员,当然不能算作正当营业!”

“你猜怎么着?我也这么想,就是作官!作官!”“同志!再要半斤白干?”

“奉陪!你猜——”武端噗哧的一声自己笑出来:既然说了“奉陪”,干什么还用说“你猜怎么着”呢。两个人又要了半斤白干酒。

“老赵!我想起来了,有一件事你能作,不知你干不干?”武端问。

“说!自要不失体统我就干!”赵子曰很慎重的说。“这件事只是你能作!”武端诚恳而透着精明的样子说:“现在有些人发起女权发展会,欧阳也在发起人之中,他们打算唱戏筹款,你的二簧唱得满好,何不加入露露头角!我去给你办,先入会,后唱戏,你的事就算成功了!”“怎么?”赵子曰端着酒杯问。

“你看,伟人,政客,军官,他们的太太,姨太太,小姐,那个不喜欢听戏。”武端接着说:“你一登台,立下了名誉,他们是赶着巴结你。自然你和他们打成一气,作官还不容易吗!我是没这份本事,我只能帮助你筹备一切。你看,你要是挂着长胡子在台上唱,我穿着洋服在台下招持,就满打一时找不到事,这么玩一玩也有趣不是?再说,一唱红了,作官是易如反掌呢!你看杨春亭不是因为在内务总长家里唱了一出《辕门斩子》就得了内务部的主事吗!你猜——”武端每到喘气的时候总用个“你猜怎么着”,老叫人想底下还有秘密不敢插嘴。

“可是唱戏也不容易呀!”赵子曰是每逢到武端说“你猜怎么着”就插嘴,这有点出乎武端意料之外。

“我管保说,”武端极诚恳的说:“你的那几嗓子比杨春亭强的多;他要能红起来,你怎么就不能?你猜——”“制行头,买髯口,都要一笔好钱呢!”

“不下本钱还行啊?可是这么下一点资本比花钱运动官强:因为即使失败,不是还落个‘大爷高兴’吗!”

“谁介绍我入会?”赵子曰心中已赞成武端的建议。“欧阳自然能给你办!”

“好!快吃!吃完饭找他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赵子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