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曰》

第03节

作者:老舍

桌上的小洋钟叮叮的敲了六下。赵子曰很勇敢的睁开眼。“起!”他自己盘算着:“到公园看雪去!老柏树们挂着白胡子,大红墙上戴着白硬领,美呀!……也有益于身体!”南屋的门开了。赵子曰在被窝里瓮声瓮气的喊:“老李吧?干什么去?”

“踏雪去!”李景纯回答。

“等一等,一同去!”

“公园前门等你,雪下得不厚,我怕一出太阳就全化了!”李景纯说着已走到院中。

“好!水榭西边的小草亭子上见!”赵子曰回答。街门开了,赵子曰听得真真的。他的兴味更增高了:“说起就起!一!二!三!”

“一……,二……,雪……,踏……”他脑中一圈两圈的画了几个白圈。白圈越转越小,眼睛随着白圈的缩小渐渐往一处闭。眼睛闭好,红松,绿雪,灰色的贾波林,……演开了“大闹公园”。

太阳慢腾腾的从未散净的灰云里探出头来,檐前渐渐的滴,滴,一声声的往下落水珠。

李顺进来升火,又把赵子曰的好梦打断:“李顺!什么时候了?”

“八点多了?先生。”

“天晴了没有?”赵子曰的头依然在蓄满独门自制香甜而又酸溜溜的炭气的被窝里埋着。

“太阳出来好高啦,先生。”

“得!等踏泞泥吧!”赵子曰哀而不伤的叨唠着:“可是,多睡一会儿也不错!今天是?礼拜四!早晨没功课,睡!”“好热呀——白薯!”门外春二,“昔为东陵侯”,“今卖煮白薯”的汉军镶蓝旗人,小铜钟似的吆喝着。

“妹妹的!你不吆喝不成吗!”赵子曰海底捞月的把头深深往被里一缩:“大冷的天不在家中坐着,出来挨骂!”“栗子味咧——真热!”这一声差不多象堵着第三号的屋门喊的。

“不睡了!”赵子曰怒气不打一处来:“不出去打你个死东西,不姓赵!”他一鼓作气的坐起来,三下五除二的穿上衣裤,下地,披上皮袍,跑出去!

“赵先生!真正赛栗子!”春二笑着说:“照顾照顾!我的先生,财神爷!”

“春——二!”

“嗐!来呀,先生!看看咱的白薯漂亮不漂亮!”“啊?”

“来,先生!我给您哪挑块干瓤儿的!”

赵子曰点了点头,慢慢的走过去。看了看白薯锅,真的娇黄的一锅白薯,煮得咕嘟咕嘟的冒着金圈银眼的小气泡。“那块锅心几个子?”赵子曰舐了舐上下嘴chún,咽了一口隔夜原封的浓唾沫。

“跟先生敢讲价?好!随意赏!”春二的话说的比他的白薯还甜美,假如在“白薯界”有“卖白薯”与“说白薯”两派,春二当然是属于后一派。

赵子曰忍不住,又觉得不值的,笑了一笑。

春二用刀尖轻轻的把那块“钦定”的白薯挑在碟子里,跟着横着两刀,竖着一刀,切成六小块,然后,不必忙而要显着忙的用小木杓盛了一杓半粘汁,匀匀的往碟上一洒。手续丝毫不苟,作的活泼而有生气。最后,恭恭敬敬双手递给赵子曰。

“雪下完倒不冷啦?”赵子曰蹲在锅旁,一边吃一边说。对面坐着一个垂涎三尺的小黑白花狗,挤鼻弄眼的希望吃些白薯须子和皮——或总称曰“薯余”。

“是!先生!可不是!”春二回答:“我告诉您说,十月见雪,明年必是好年头儿!盼着啵,穷小子们好多吃两顿白面!”“可是雪下得不厚!”

“不厚!先生!不厚!大概其说吧,也就是五分来的。不到一寸,不!”

赵子曰斜着眼瞪了春二一眼,然后把精神集中到白薯碟子上。他把那块白薯已吃了四分之三,忽然觉悟了:“呸!呸!还没漱口,不合卫生!咳!啵!”

“先生!白薯清心败火,吃完了一天不漱口也不要紧!”春二笑着说,心中唯恐因为不合卫生的罪案而少赚几个铜子。“谁信你的话,瞎扯!”赵子曰把碟子扔在地上,春二和那条小黑白花狗一齐冲锋去抢。小狗没吃成“薯余”,反挨了春二一脚。赵子曰立起来往院里走,口中不住的喊李顺。“嗐!”李顺在院里答应。

“给春二拿一毛钱!”

“嗐!”

“好热呀——白薯!……”

李景纯是在名正大学学哲学的。秀瘦的一张,脑门微向前杓着一点。两只眼睛分外的精神,由秀弱之中带出一股坚毅的气象来。身量不高,背儿略微向前探着一些。身上一件蓝布棉袍,罩着青呢马褂,把沈毅的态度更作足了几分。天台公寓的人们,有的钦佩他,有的由嫉妒而恨他,可是他自己永远是很温和有礼的。

“老赵!早晨没有功课?”李景纯踏雪回来,在第三号窗外问。

“进来,老李!我该死,一合眼把一块雪景丢了!”赵子曰不一定准后悔而带着后悔的样子说。

“等再下吧!”李景纯进去,把一只小椅搬到炉旁,坐下。“老李,咋天晚上为什么不过来会议?”赵子曰笑着问。“我说话便得罪人,不如不来!”李景纯回答:“再说,会议的结果出不去‘打’,我根本不赞成!”

“是吗?好!老李你坐着,我温习温习英文。”赵子曰对李景纯不知为什么总有几分畏惧的样子。更奇怪的是他不见着李景纯也想不起念书,一见李景纯立刻就把书瘾引起来。他从桌上拿起一本小书,嗽了两声,又耸了耸肩,面对着墙郑重的念起来:“aboy,apeach”,他又嗽了两声,跟着低声的沈吟:“一个‘博爱’,一个‘屁吃’!”“把书放下!”李景纯忍不住的笑了,“我和你谈一谈!”

“这可是你叫我放下书?”赵子曰板着面孔问。李景纯没回答。

“得!”赵子曰噗哧一笑:“放下就放下吧!”他把那本小书往桌一扔,就手拿起一支烟卷;自然“踢着我走!”的誓谁也没有他自己记的清楚,可是——不在乎!

李景纯低着头静默了半天,把要说的话自己先在心中读了一遍,然后低声的问:“老赵!你到年底二十六岁了?”

“不错呀!”赵子曰说着用手摸了摸chún上的胡子茬,不错,是!是个年壮力足虎头虎脑的英雄。

“比我大两岁!”

“是你的老大哥!哈哈!”赵子曰老气横秋的用食指弹了弹烟灰,真带出一些老大哥的派头。好象老大哥应当吃烟卷,和老爷子该吸鸦片,都应该定在“宪法”上似的。“老大哥将来作什么呢?”李景纯立起来,低着头来回走。“谁知道呢!”

“不该知道?”李景纯看了赵子曰一眼。

“这——该!该知道!”赵子曰开始觉得周身有些不自在,用他那短而粗好象五根香蕉似的手指,小肉扒子一般的抓了抓头。又特别从五个手指之中选了一个,食指,翻过来掉过去的挖着鼻孔。

“现在何不想想呢?”

“一时那想得起来!”赵子曰确是想了一想,真的没想起来什么好主意。

“我要替你想想呢?”李景纯冷静而诚恳的问。“我听你的!”赵子曰无意中把半支烟卷扔在火炉内,两只眼绕着弯儿看李景纯,不敢和他对眼光。

“老赵!你我同学差不多快二年了,”李景纯又坐在炉旁。

“假如你不以我为不值得一交的朋友,我愿——”“老李!”赵子曰显出诚恳的样子来了:“照直说!我要不听好话,我是个dog,misterdog!”说完这两个英国字,好在,又把恳切的样子赶走了七八分。

“——把我对你的态度说出来。老赵!我不是个喜欢多交朋友的人,可是我看准了一个人,不必他有钱,不必他的学问比我强,我愿真心帮助他。你的钱,其实是你父亲的,我没看在眼里。你的行为,拿你花钱说,我实在看不下去。可是我以为你是个可交的朋友,因为你的心好!——”赵子曰的心,他自己听得见,直噗咚噗咚的跳。“——你的学业,不客气的说,可谓一无所成,可是你并不是不聪明;不然你怎么能写《麻雀入门》,怎能把‘二簧’唱的那么好呢!你有一片好心,又有一些天才,设苦你照现在的生活往下干,我真替你发愁!”

“老李!你说到我的心坎上啦!”赵子曰的十万八千毛孔,个个象火车放汽似的,飕飕的往外射凉气。从脚后跟到天灵盖一致的颤动,才发出这样空前的,革命的,口是心非的(也许不然)一句话。

“到底是谁的过错?”李景纯看着赵子曰,赵子曰的脸紫中又透着一点绿了,好象电光绸,时兴的洋服材料,那么红一缕,绿一缕的——并不难看!

“我自己不好!”

“自然你自己不能辞其咎,可是外界的引诱,势力也不小。以交朋友说,你有几个真朋友?以你的那个唯一的好友说,大概你明白他是谁,他是你的朋友,还是仇人?”“我知道!欧——”

“不管他是谁吧,现在只看你有无除恶向善的心,决心!”“老李!看着!我能用我将来的行为报答你的善意!”赵子曰一着急,居然把在他心中,或者无论在那儿吧,藏着的那个“真赵子曰”显露出来。这个真赵子曰一定不是鹰鼻,狗眼,猪嘴的那个赵子曰,因为你闭上眼,单用你的“心耳”听这句话,决不是猪嘴所能喷出来的。

“如果你能逃出这个恶势力,第二步当想一个正当的营业!”李景纯越发的镇静了一些。

“你说我作什么好?”

“有三条道:”李景纯慢慢的舒出三个手指来,定睛看了手指半天才接着说:“第一,选一门功课死干四五年。这最难!你的心一时安不下去!第二,你家里有地?”

“有个十几顷!”赵子曰说着,脸上和心里,好象,一齐红了一红。惭愧,前几天还要指着那些田地和农商总长的儿子在麻雀场上见个上下高低!

“买些农学的书籍和新式农器,回家一半读书,一半实验。这稳当易作,而且如有所得,有益于农民不浅!第三,”李景纯停顿了半天才接着说:“这是最危险的!最危险!在社会上找一些事作。没有充分的知识而作事,危险!有学问而找不到事作,甚至于饿死,死也光明;没学问而只求一碗饭吃,我说的是你和我,不管旁人,那和偷东西吃的老鼠一样,不但犯了偷盗的罪过,或者还播散一些传染病!不过,你能自己收敛,作事实在能得一些经验;自然好坏经验全可以算作经验!总之,无论如何,我们该当往前走,往好处走!那怕针尖那样小的好事,到底是好事!”

李景纯一手托着腮,静静的看着炉中的火苗一跳一跳的好象几个小淘气儿吐着小红舌头嬉皮笑脸的笑。赵子曰半张着嘴,直着眼睛也看着火苗,好象那些火苗是笑他。伸手钻了钻耳朵,掏出一块灰黄的耳垢。挖了挖鼻孔,掏出小蛤螺似的一个鼻牛,奇怪!身上还出这些零七杂八的小东西!活了二十多年好象没作过一回自觉的掏耳垢和挖鼻牛,正和没有觉过脑子是会思想的,嘴是会说好话的器具一样!“老赵,”李景纯立起来说:“原谅我的粗卤不客气!大概你明白我的心!”

“明白!明白!”

“关于反对考试你还是打呀?”李景纯想往外走又停住了。“我不管了!我,我也配闹风潮!”

“那全在你自己的慎重,我现在倒不好多说!”李景纯推开屋门往外走。

“谢谢你,老李!”赵子曰不知不觉的随着李景纯往外走,走到门外心中一难受,低声的说:“老李!你回来!”“有话说吗?”

“你回来!进来!”

李景纯又走进来。赵子曰的两眼湿了,泪珠在眼眶内转,用力耸鼻皱眉不叫它们落下来。

“老李!我也有一句话告诉你!你的身体太弱,应当注意!”他的泪随着他的话落下来了!

只是为感激李景纯的话,不至于落泪。后悔自己的行为,也不至于落泪。他劝告李景纯了,他平生没作过!他的泪是由心里颤动出来的,是由感激,后悔,希望,觉悟,羞耻,一片杂乱的感情中分泌出来的几滴心房上的露珠!他的话永远是为别人发笑而说的,为引起别人的奉承而说的,为应酬而说的!他的chún、齿、舌、喉只会作发音的动作,而没有一回卷起舌头问一问他的心!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能由言语明白彼此的心,这是他第一次明白朋友的往来不仅是嘴皮上的标榜,而是有两颗心互相吸引,象两股异性的电气默默的相感!他能由心中说话了,他灵魂的颤动打破一切肢体筋肉的拘束,他的眼皮拦不住他的泪了!可是泪落下来,他心里痛快了!因为他把埋在身里二十多年的心,好象埋得都长了锈啦,第一次在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赵子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