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曰》

第07节

作者:老舍

莫大年在一个住在北京的亲戚家过年,除了酒肉的享受,一心一意的要探听些秘密,以便回公寓去的时候得些荣誉。

那是正月初三的晚间,一弯新月在天的西南角只笑了一笑就不见了。莫大年吃完晚饭对他的亲戚说:去逛城南游艺园。自己到厨房灌了一小酒闷子烧酒,带在腰间。

街上的铺户全关看门。猪肉铺的徒弟们敲着锣鼓,奏着屠户之乐,听着有一些杀气。小酒铺半掩着门,几个无家可归的酒徒,小驴儿似的喊着新春之声的“哥俩好!”“四季发财!”马路上除了排着队走的巡警,差不多没有什么行人。偶尔一两辆摩托车飞过,整队的巡警忙着把路让开,显出街上还有一些动作,并不是全城的人们,因新春酒肉过度的结果,都在家里闹肚子拉稀。再说,不时的还听见凄凉而含有希望的“车呀!车!”呢。莫大年踱来踱去,约摸着有十点多钟了,开始扯开大步往东直门走。走到北新桥,往东看黑洞洞的城楼一声不发的好象一个活腻了的老看护妇,半打着盹儿看着这群吃多了闹肚子的病人,嗡——嗡——雍和宫的号声,阴惨惨好似在地狱里吹给鬼们听。莫大年抖了抖精神,从北新桥往北走。走到张家胡同的东口,他四围望了一望,才进了胡同口。胡同里的路灯很羞涩而虚心的,不敢多照,只照出一尺来大一个绿圆圈。隔着十八九丈就有一支灯,除了近视眼的人,谁也不敢抱怨警区不作公益事,只要你能有运气不往矢橛上走。莫大年在黑影里走了五六分钟,约摸着到了目的地。他掏出火柴假装点烟,就势向路南的一家门上照了照“六十二号”。他摸着南墙又往前走,走到六十号,他立住了,四外没有人声,他慢慢上了台阶。把耳朵贴在街门上听,里边没有动静。他试着推了推门,门是虚掩着,开开了一点。他忙着走下台阶来,心里噗咚噗咚直打鼓,脑门上出了一片粘汗。

哗啷哗啷的刀链响,从西面来了一个巡警。莫大年想拔腿往东跑,心中偶然一动,镇静了几秒钟,反向前迎过那个巡警来。

“借光!这是六十号吗?黑影里看不真!”

“不错!先生!”那个巡警并没停住脚向东走去。莫大年等巡警走远,又上了台阶。大着胆子轻轻推开门,门洞漆黑的好象一群鬼影作成的一张黑幔。他一步一步试着往里走,除了自己的牙哒哒的响,一点别的声音听不到。出了门洞,西边有一株小树,离小树三四尺,便是界墙。树的西边是北房,门洞与北房的山墙形成一条小胡同似的夹着那株小树。他倚在北房的墙垛探着头看,北屋中一点光亮没有,可是影影抄抄的看见西房,大概是两间,微微有些光亮;不是灯烛,而是一跳一跳的炉中的火光。他定了定神,退回到那株小树,背倚着树干,掏出小酒闷子咂了一口酒。酒咽下去,打了一个冷战,精神为之一振。他计划着:“她没在家?还是睡了?不能睡,街门还没关好!等她回来!可是怎么问她呢?她认识我,对!……可是她要是疑心,而喊巡警拿我呢?”他又喝了一口酒。“我呀?乘早跑!……”

他把小酒闷子带好,正要往外跑,街门响了一声!他的心要是没有喉部的机关挡着,早从嘴中跳出来了。他紧靠着树干,闭着气,腿在裤子里离筋离骨的哆嗦。街门开了之后,象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音走进来。可是还没有出门洞就停止住了。一个女的声音低微而着急的说:“你走!走!不然,我喊巡警!”

“我不能走,你得应许我那件事!”一个男子的声音这样说。

莫大年竖着耳朵听,眼前漆抹乌黑,外面两个人嘀咕,他不知这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真事。

“我喊巡警!”那个女的又重了一句。

“我不怕丢脸!你怕!你喊!你喊!”那个男子低声的威吓着。

那个男子的声音,莫大年听着怪耳熟的,他心中镇静了许多。轻轻的扭过头来往外看,什么也看不见。那两个人似乎在门洞的台阶上立着,正好被墙垛给遮住。

那两个人半天没有言语,忽然那个女的向院里跑来。那个男的向前赶了几步,到正房的墙垛便站住了。那个女子跑到西屋的窗外,低声的叫:“钱大妈!钱大妈!”“啊?”西屋中一个老婆婆似由梦中惊醒。

“钱大妈,起来!”

“王姑娘,怎么啦?”

“我走!我走!”那个男子象对他自己说。可是莫大年听的真真的,说完他慢慢的走出去。

“给我两根火柴,钱大妈!”那个女的对屋中的老妇人说。

莫大年心中一动,从树根下爬到北墙,把耳朵贴在地上听:墙外咚咚的脚步是往西去了。他又听了听院中,两个妇人还一答一和的说话。他爬到门洞,一团毛似的滚出去。出了街门,他的心房咚的一声落下去,他喜欢的疯了似的往东跑去。一气跑到了北新桥。只有一辆洋车在路旁放着。“洋车!交道口!”

“四毛钱!先生!”

“拉过来!”

…………

他藏在一家铺户的檐下,两眼不错眼珠的看着十字道口的那盏煤气灯。

从北来了一个人,借着煤气灯的光儿,连衣裳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不错,是他!”

初四早晨,李顺刚起来打扫门外,莫大年步下走着满头是汗进了巷口。

“新喜!莫先生!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啦?”李顺问。“赵先生在不在?新喜!李顺!”

“还睡着呢!”

“来,李顺!把这块钱拿去,给你媳妇买枝红石榴花戴!”莫大年从夜里发现秘密之后,看见谁都似乎值得赏一块钱,见着李顺才现诸实行。

“那有这么办的,先生!”李顺说着把钱接过来,在手心中颠了颠,藏在衣袋中的深处。“谢谢先生!给先生拜年了,这是怎会说的,真是!”

“莫先生!新喜!这里给先生拜拜年!”卖白薯的春二,挑着一担子大山里红糖葫芦,和一些小风筝之类(新年暂时改行),往城外去赶庙会。

“新喜!春二!糖葫芦作的好哇!”

“来!孝敬先生一串!真正十三陵大山里红,不屈心!”春二选了一串糖葫芦,作了一个揖,又请了一个安,递给莫大年。可是李顺慌忙的接过去了。

“春二,给你这四毛钱!”

“嘿!我的先生!财神爷!就盼你娶个顺心的,漂漂亮亮的财神奶奶!”

…………

“哇啦——噗,哇啦,哇啦,波,噗!”金銮殿中翻江倒海似的漱起口来。

“老赵!新喜!新喜!”莫大年走过第三号来。“哇老,噗莫!新——噗!”

“新年过的怎样?”莫大年进了第三号。赵子曰的嘴chún四围画着一个白圈——牙粉——,好象刚和磨房的磨官儿亲了个嘴似的。

“别题!要闷死!你们有家有庙的全去享福,谁管我这无主的孤魂!”赵子曰的漱口已告一段落,开始张牙舞爪的洗脸。“欧阳呢?”莫大年低声的问。

“大概还睡呢!”

“今天咱们逛逛去,好不好?行不行?”莫大年唯恐赵子曰说道“不行,”站在他背后重了三四遍:“行不行?”为是叫赵子曰明白这个请求是只准赞成而不得驳回的。“上那儿?”

“随你!除了游逛之外,还有秘密要告诉你!”“上白云观?”

“好!快着!说走就走,别等起风!”莫大年催着赵子曰快走,只恐欧阳天风起来,打破他的计划。

赵子曰是被新年的寂苦折磨的,一心盼有个朋友来,不敢冷淡莫大年。忙着七手八脚的擦脸,穿衣裳,戴帽子。打扮停妥,对着镜子照了照,左耳上还挂着一团白胰子沫。

人们由心里觉得暖和了,其实天气还是很冷。尤其是逛庙会的人们,步行的,坐车的,全带着一团轻快的精神。平则门外的黄沙土路上,骑着小驴的村女们,裹着绸缎的城里头的小姐太太们,都笑吟吟到白云古寺去挤那么一回。

“吃喝玩逛”是新春的生命享受。所谓“逛”者就是“挤”,挤得出了一身汗,“逛”之目的达矣。

浅蓝的山色,翠屏似的在西边摆着。古墓上的老松奇曲古怪的探出苍绿的枝儿,有的枝头上挂着个撕破的小红风筝,好似老太太戴着小红绢花那么朴美。路上沙沙的蹄声和叮叮的铃响,小驴儿们象随走随作诗似的那么有音有韵的。……然而这些个美景都不在“逛”的范围以内。

茶棚里的娇美的太太们,豆汁摊上的红袄绿裤的村女们,庙门外的赌糖的,押洋烟的,庙内桥翅下坐着的只顾铜子不怕挨打的老道士……这些个才是值得一看的。

白云观有白云观的历史与特色,大钟寺有大钟寺的古迹和奇趣。可是逛的人们永远是喝豆汁,赌糖,押洋烟。大钟寺和白云观的热闹与拥挤是逛的目的,什么古迹不古迹的倒不成问题。白云观的茶棚里和海王村的一样喊着:“这边您哪!高飕眼亮,得瞧得看!”瞧什么?看什么?这个问题要这样证明:设若有一家茶棚的茶役这样喊:“这边得看西山!这边清静!”我准保这个茶棚里一位照顾主儿也没有。所以形容北京的庙会,不必一一的描写。只要说:“人很多,把妇女的鞋挤掉了不少。”就够了。虽然这样形容有些千篇一律的毛病,可是事实如此,非这样写不可。赵子曰和莫大年到了“很热闹”的白云观。

莫大年主张先在茶棚里吃些东西,喝点茶;倒不是肚子里饿,是心里窝藏着的那些秘密,长着一对小犄角似的一个劲儿往外顶。赵子曰是真饿,闻着茶棚内的叉烧肉味,肚里不住的咕罗咕罗直奏乐。

“老赵!我该说了吧?”两个人刚坐好,没等要点心茶水,莫大年就这样问。

“别忙!先要点吃食!反正你的秘密不外乎糖豆大酸枣!”赵子曰笑着说,跟着要了些硬面火烧,叉烧肉,和两壶白干。“老赵,你别小看人!我问你,昨天你和欧阳在一块儿来着没有?”

“没有!”

“完啦,我看见他了!不但他,还有她!”莫大年高兴非常,脸上的红光,真不弱于逛庙的村女的红棉袄。“谁?”赵子曰自要听见有“女”字旁的字,永远和白干酒一样,叫他心中起异样的奋兴。他张着大嘴又要问一声:“谁?”

“王女士!”

“可是他们两个是好朋友!”

“我没看见过那样的好朋友!他对她的态度,不是朋友们所应有的,更不是男的对女的所应有的!……”莫大年把夜里的探险,详详细细的说一遍,然后很诚恳的说:“老赵!我老莫是个傻子,我告诉你一句傻话:赶快找事作或是回家,不必再郯浑水!欧阳那小子不可靠!”

“可是我自己也得访察访察不是?万一这件事的内容不象你所想的呢?再说,学校的事我也放下不管?回家?”赵子曰带出一些傲慢的态度,说着咂了一口酒。

“学校将来是要解散!”莫大年坚决的说。

“你怎么知道?”

“李景纯这样说吗!”

“听他的!”

“老赵,得!我的话说完了,你爱逛庙你自己逛吧,我回公寓去睡觉!——听我的话,赶快往干净地方走。别再郯浑水!回头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赵子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