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特务和美国兵在北京横行的时候。秋,清晨。

地点 同前幕。

人物

王大拴

明师傅 于厚斋

周秀花 邹福远小

宋恩子

王小花 卫福喜

小吴祥子

康顺子

方 六

常四爷

丁 宝 车当当

秦仲义 王利发

庞四奶奶

小心眼 茶客甲、乙 春 梅 沈处长

刘麻子 老杨

宪兵四人 取电灯费的

小二德子 小唐铁嘴谢勇仁

〔幕启:现在,裕泰茶馆的样子可不象前幕那么体面了。藤椅已不见,代以小凳与条凳。自房屋至家具都显着暗淡无光。假若有什么突出惹眼的东西,那就是“莫谈国事”的纸条更多,字也更大了。在这些条子旁边还贴着“茶钱先付”的新纸条。〔一清早,还没有下窗板。王利发的儿子王大拴,垂头丧气地独自收拾屋子。

〔王大拴的妻周秀花,领着小女儿王小花,由后面出来。她们一边走一边说话儿。

王小花 妈,晌午给我作点热汤面吧!好多天没吃过啦!

周秀花 我知道,乖!可谁知道买得着面买不着呢!就是粮食店里可巧有面,谁知道咱们有钱没有呢!唉!

王小花 就盼着两样都有吧!妈!

周秀花 你倒想得好,可哪能那么容易!去吧,小花,在路上留神吉普车!

王大拴 小花,等等!

王小花 干吗?爸!

王大拴 昨天晚上……

周秀花 我已经嘱咐过她了!她懂事!

王大拴 你大力叔叔的事万不可对别人说呀!说了,咱们全家都得死!明白吧?

王小花 我不说,打死我也不说!有人问我大力叔叔回来过没有,我就说:他走了好几年,一点消息也没有!〔康顺子由后面走来。她的腰有点弯,但还硬朗。她一边走一边叫王小花。

康顺子 小花!小花!还没走哪?

王小花 康婆婆,干吗呀?

康顺子 小花,乘!婆婆再看你一眼!(抚弄王小花的头)多体面哪!吃的不足啊,要不然还得更好看呢!

周秀花 大婶,您是要走吧?

康顺子 是呀!我走,好让你们省点嚼谷呀!大力是我拉扯大的,他叫我走,我怎能不走呢?当初,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小花这么高呢!

王小花 看大力叔叔现在多么壮实,多么大气!

康顺子 是呀,虽然他只在这儿坐了一袋烟的工夫呀,可是叫我年轻了好几岁!我本来什么也没有,——见着他呀,好象忽然间我什么都有啦!我走,跟着他走,受什么累,吃什么苦,也是香甜的!看他那两只大手,那两只大脚,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王小花 婆婆,我也跟您去!

康顺子 小花,你乖乖地去上学,我会回来看你!

王大拴 小花,上学吧,别迟到!

王小花 婆婆,等我下了学您再走!

康顺子 哎!哎!去吧,乖!(王小花下)

王大拴 大婶,我爸爸叫您走吗?

康顺子 他还没打好了主意。我倒怕呀,大力回来的事儿万一叫人家知道了啊,我又忽然这么一走,也许要连累了你们!这年月不是天天抓人吗?我不能作对不起你们的事!

周秀花 大婶,您走您的,谁逃出去谁得活命!喝茶的不是常低声儿说:想要活命得上西山①吗?

王大拴 对!

康顺子 小花的妈,来吧,咱们再商量商量!我不能专顾自己,叫你们吃亏!老大,你也好好想想!(同周秀花下)

〔丁宝进来。

丁宝 嗨,掌柜的,我来啦!

王大拴 你是谁?

丁宝 小丁宝!小刘麻子叫我来的,他说这儿的老掌柜托他请个女招待。

王大拴 姑娘,你看看,这么个破茶馆,能用女招待吗?我们老掌柜呀,穷得乱出主意!

〔王利发慢慢地走出来,他还硬朗,穿的可很不整齐。

王利发 老大,你怎么老在背后褒贬老人呢?谁穷得乱出主意呀?下板子去!什么时候了,还不开门!〔王大拴去下窗板。

丁宝 老掌柜,你硬朗啊?

王利发 嗯!要有炸酱面的话,我还能吃三大碗呢,可惜没有!十几了?姑娘!

丁宝 十七!

王利发 才十七?

丁宝 是呀!妈妈是寡妇,带着我过日子。胜利以后呀,政府硬说我爸爸给我们留下的一所小房子是逆产,给没收啦!妈妈气死了,我作了女招待!老掌柜,我到今天还不明白什么叫逆产,您知道吗?

王利发 姑娘,说话留点神!一句话说错了,什么都可以变成逆产!你看,这后边呀,是秦二爷的仓库,有人一瞪眼,说是逆产,就给没收啦!就是这么一回事!〔王大拴回来。

丁宝 老掌柜,您说对了!连我也是逆产,谁的胳臂粗,我就得侍候谁!他妈的,我才十七,就常想还不如死了呢!死了落个整尸首,干这一行,活着身上就烂了!

王大拴 爸,您真想要女招待吗?

王利发 我跟小刘麻子瞎聊来着!我一辈子老爱改良,看着生意这么不好,我着急!

王大拴 您着急,我也着急!可是,您就忘记老裕泰这个老字号了吗?六十多年的老字号,用女招待?

丁 宝 什么老字号啊!越老越不值钱!不信,我现在要是二十八岁,就是叫小小丁宝,小丁宝贝,也没人看我一眼!

〔茶客甲、乙上。

王利发 二位早班儿!带着叶子哪?老大拿开水去!(王大拴下)二位,对不起,茶钱先付!

茶客甲

没听说过!

王利发 我开过几十年茶馆,也没听说过!可是,您圣明:茶叶、煤球儿都一会儿一个价钱,也许您正喝着茶,茶叶又长了价钱!您看,先收茶钱不是省得麻烦吗?茶客乙 我看哪,不喝更省事!(同茶客甲下)

王大拴 (提来开水)怎么?走啦!

王利发 这你就明白了!

丁宝 我要是过去说一声:“来了?小子!”他们准给一块现大洋!

王利发 你呀,老大,比石头还顽固!

王大拴 (放下壶)好吧,我出去蹓跶,这里出不来气!(下)

王利发 你出不来气,我还憋得慌呢!〔小刘麻子上,穿着洋服,夹着皮包。

刘麻子 小丁宝,你来啦?

丁宝 有你的话,谁敢不来呀!

刘麻子 王掌柜,看我给你找来的小宝贝怎样?人材、岁数、打扮、经验,样样出色!

王利发 就怕我用不起吧?

刘麻子 没的事!她不要工钱!是吧,小丁宝?

王利发 不要工钱?

刘麻子 老头儿,你都甭管,全听我的,我跟小丁宝有我们一套办法!是吧,小丁宝?

丁宝 要是没你那一套办法,怎会缺德呢!

刘麻子 缺德?你算说对了!当初,我爸爸就是由这儿绑出去的;不信,你问王掌柜。是吧,王掌柜?

王利发 我亲眼得见!

刘麻子 你看,小丁宝,我不乱吹吧?绑出去,就在马路中间,磕喳一刀!是吧,老掌柜?

王利发 听得真真的!

刘麻子 我不说假话吧?小丁宝!可是,我爸爸到底差点事,一辈子混的并不怎样。轮到我自己出头露面了,我必得干的特别出色。(打开皮包,拿出计划书)看,小丁宝,看看我的计划!

丁宝 我没那么大的工夫!我看哪,我该回家,休息一天,明天来上工。

王利发 丁宝,我还没想好呢!

刘麻子 王掌柜,我都替你想好啦!不信,你等着看,明天早上,小丁宝在门口儿歪着头那么一站,马上就进来二百多茶座儿!小丁宝,你听听我的计划,跟你有关系。

丁宝 哼!但愿跟我没关系!

刘麻子 你呀,小丁宝,不够积极!听着……〔取电灯费的进来。

取电灯费的 掌柜的,电灯费!

王利发 电灯费?欠几个月的啦?

取电灯费的 三个月的!

王利发 再等三个月,凑半年,我也还是没办法!取电灯费的 那象什么话呢?

刘麻子 地道真话嘛!这儿属沈处长管。知道沈处长吧?市党部的委员,宪兵司令部的处长!您愿意收他的电费吗?说!

取电灯费的 什么话呢,当然不收!对不起,我走错了门儿!(下)

刘麻子 看,王掌柜,你不听我的行不行?你那套光绪年的办法太守旧了!

王利发 对!要不怎么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呢!我还得多学!

刘麻子 就是嘛!

〔小唐铁嘴进来,穿着绸子夹袍,新缎鞋。

刘麻子 哎哟,他妈的是你,小唐铁嘴!

小唐铁嘴 哎哟,他妈的是你,小刘麻子!来,叫爷爷看看!(看前看后)你小子行,洋服穿的象那么一回事,由后边看哪,你比洋人还更象洋人!老王掌柜,我夜观天象,紫微星发亮,不久必有真龙天子出现,所以你看我跟小刘麻子,和这位……

刘麻子 小丁宝,九城闻名!

小唐铁嘴 ……和这位小丁宝,才都这么才貌双全,文武带打,我们是应运而生,活在这个时代,真是如鱼得水!老掌柜,把脸转正了,我看看!好,好,印堂发亮,还有一步好运!来吧,给我碗喝吧!

王利发 小唐铁嘴!

小唐铁嘴 别再叫唐铁嘴,我现在叫唐天师!

刘麻子 谁封你作了天师?

小唐铁嘴 待两天你就知道了。

王利发 天师,可别忘了,你爸爸白喝了我一辈子的茶,这可不能世袭!

小唐铁嘴 王掌柜,等我穿上八卦仙衣的时候,你会后悔刚才说了什么!你等着吧!

刘麻子 小唐,待会儿我请你去喝咖啡,小丁宝作陪,你先听我说点正经事,好不好?

小唐铁嘴 王掌柜,你就不想想,天师今天白喝你点茶,将来会给你个县知事作作吗?好吧,小刘你说!

刘麻子 我这儿刚跟小丁宝说,我有个伟大的计划!

小唐铁嘴 好!洗耳恭听!

刘麻子 我要组织一个“拖拉撕”。这是个美国字,也许你不懂,翻成北京话就是“包圆儿”。

小唐铁嘴 我懂!就是说,所有的姑娘全由你包办。

刘麻子 对!你的脑力不坏!小丁宝,听着,这跟你有密切关系!甚至于跟王掌柜也有关系!

王利发 我这儿听着呢!

刘麻子 我要把舞女、明娼、暗娼、吉普女郎和女招待全组织起来,成立那么一个大“拖拉撕”。

小唐铁嘴 (闭着眼问)官方上疏通好了没有?

刘麻子 当然!沈处长作董事长,我当总经理!

小唐铁嘴 我呢?

刘麻子 你要是能琢磨出个好名字来,请你作顾问!

小唐铁嘴 车马费不要法币!

刘麻子 每月送几块美钞!

小唐铁嘴 往下说!

刘麻子 业务方面包括:买卖部、转运部、训练部、供应部,四大部。谁买姑娘,还是谁卖姑娘;由上海调运到天津,还是由汉口调运到重庆;训练吉普女郎,还是训练女招待;是供应美国军队,还是各级官员,都由公司统一承办,保证人人满意。你看怎样?

小唐铁嘴 太好!太好!在道理上,这合乎统制一切的原则。在实际上,这首先能满足美国兵的需要,对国家有利!

刘麻子 好吧,你就给想个好名字吧!想个文雅的,象“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那种诗那么文雅的!

小唐铁嘴 嗯——“拖拉撕”,“拖拉撕”……不雅!拖进来,拉进来,不听话就撕成两半儿,倒好象是绑票儿撕票儿,不雅!

刘麻子 对,是不大雅!可那是美国字,吃香啊!

小唐铁嘴 还是联合公司响亮、大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茶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