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第一场

作者:老舍

时间 一九五一年春。某日下午。

地点 荣昌厂的经理办公室。

人物 

黄庆元 

于大璋 

李定国 

冯二爷 马师傅

梁师傅 

管清波 

唐子明 

钱掌柜 丁翼平

丁小苹 

张乐仁 

周廷焕 刘常胜〔幕启:荣昌铁工厂的经理办公室,布置得不算奢华,可是也还相当体面。大写字台一张,是丁翼平的办公桌,桌上有电话机,一个他自用的细瓷盖碗和文具、文件,都齐齐整整。一套相当讲究的沙发而外,还有小凳、小茶几、衣架等。壁上有大画一幅,爱国公约一张。两面有门,中通院内,左通会计室。由窗内可见工厂的一角。

〔幕启时台上无人,唯闻打铁声与马达声。〔黄在前,于在中,李在后,谈着话进来。他们在厂内刚看完订做的水车成品。

黄庆元 (故作谦虚)于科长,您看那五十台水车,做得怎么样?您还满意吧?请您多提宝贵的意见!

于大璋 (轻轻点从,不便立刻发表绝对肯定的意见)也还,也还不错吧。

李定国 请坐吧,于科长!

于大璋 别那么称呼,我不过是个副科长。

李定国 不久您还不高升一步,作正科长吗?(招呼于坐好,而后小快步跑到门口)冯二爷!冯二爷!〔冯从院内答应:“来了。”同时,黄向于敬烟,并代点上。

李定国 (向门外说)拿开水来,换换茶叶。(赶快跑回来,轻轻地搓着手)于科长,我大胆地说:您自管去找,找遍了全北京,要找到同样漂亮的活儿,我们荣昌厂就算丢了人!

黄庆元 按说呢,我们不该专拣乐观的说,叫您以为我们专会宣传。您比我跟李先生都更专家,您看见了,那五十台水车,每一台都比原来定的规格重着四五斤!

于大璋 我当然看得出来。

黄庆元 我可以代理我们丁经理这么说:您就是告诉我们作低级一点,马虎一点,我们也不会!荣昌厂是北京城的老字号了!(低头笑着,不卑不亢)

于大璋 这批活儿你们做得确是不坏!可就怕呀,以后……(话被黄抢去)

黄庆元 于科长,你自管放心!凭你一句话,我们大家都热诚地托福!我们丁经理常说,作生意没有不赚钱的,可是不能主观地胡来。我们保证,以后做的活儿要比今天您看见的更加强,更好!以后还求您多分心照顾!

于大璋 你们赶紧把这做好了的五十台交出去,农村里抗旱备荒,急等水车用。

黄庆元 这五十台马上就送去,还没做好的五十台加紧地做,提前完成。要是还再多做,您可早赏个信儿,我们好预备材料!

〔冯提水壶上,换茶叶,沏茶。

于大璋 就那么办吧。(看表,似怀疑表不准确)局子里还有事,我走啦!

李定国 刚沏上茶,您喝碗再走!

于大璋 不喝了,忙得很!还得去开个会!

李定国 很对不起,丁经理没能亲自招待您!我们经理当选了工商联的委员,现在正在工商联开会。

于大璋 (一边走一边说)丁经理既是工商联的委员,就更可靠了!

黄庆元 (陪着于往外走)您别怪我说,他要是品质不可靠,也当选不了工商联的委员。

李定国 (送到门口)慢走!慢走!于科长!再见!

于大璋 再见!(同黄下)

李定国 (欢快地)行了!这批一百台,还许再来五百台呢!

冯二爷 (收拾屋里)他是干什么的?是个官儿吧?倒没有多大的架子!

李定国 他是业务科的副科长呢!

冯二爷 好家伙!要搁在解放前,甭说副科长,就是来一位科员,都得把咱们闹得晕头转向的!

李定国 哼!别再提解放前。一提起来我就打哆嗦!你记得,那时候,就凭丁经理那么大的本事,会拆卖机器零件过日子!

冯二爷 是呀!

李定国 解放了,政府借给咱们款子,跟咱们订活,厂子才又象了样儿。

冯二爷 哪儿去找这么好的政府啊!

李定国 现在,生意越来越好,物价又稳定。

冯二爷 啊,东边的臭沟也填平了,电灯一年到头老亮着,多么好!

〔黄送客回来,很兴奋。

黄庆元 李先生,他主动地吐了口话。

李定国 再订五百台?

黄庆元 也许还多点呢!

冯二爷 那,咱们可得好好地做,好对得起人哪!

黄庆元 忙你的去吧,二大爷!

冯二爷 对,经理太太还叫我给买点东西去呢。(下)

黄庆元 经理是真行!愣会无条件地白做五十台,一个子儿不赚!

李定国 第二批的五十台老丁可就(翻了翻手)……不是吗?

黄庆元 再来五百台,也这么着(也翻了翻手),够全厂子吃半年的,你信不信?

李定国 现在,他又作了工商联的委员,就更吃得开了!〔马师傅上。

黄庆元 头儿!

马师傅 经理还没回来哪?

李定国 没哪。来,坐一会儿。(递烟)

黄庆元 对,来一根刚才招待客人的好烟。(去看账)

马师傅 (接烟,看看纸烟上的商标)哼,一肚子窝窝头,不配吃这么好的烟!(李已给他划了火柴,不好不吸)

李定国 怎么,马师傅,近来手里又紧?省着点呀,别大手大脚地只顾今儿个,不顾明天。

马师傅 我一点也不大手大脚。家里人口多,我挣的少,有什么法儿呢?

李定国 马师傅,经理嘱咐过我,分外照顾着你一点。

马师傅 唉!经理对我可真不错!

李定国 经理对谁都不错,你可就是别听人家挑拨。

马师傅 别人是有闲话!

李定国 我没猜错吧?不用说,又是张乐仁说的!

黄庆元 李先生,我是经理的表弟,当然不高兴听人家批评经理。可是,张乐仁是工会主席,咱们不便多得罪他。

李定国 是!是!

黄庆元 马师傅,那还没动手的五十台水车,可得赶紧做,人家催下来了。

马师傅 是啊!我正要问问碎铁什么时候能来到,我等着用呢。经理嘱咐了,头一个五十台要做得顶好,第二个五十台得降低成本,用碎铁做。

黄庆元 碎铁就来,来到就马上做。

马师傅 还有,要减低成本,连样板都得改一改,我可不敢作主。

黄庆元 待会儿,我们跟经理请示一下,再传达你。

马师傅 就那么办。李先生,要是方便的话,就先支给我俩钱吧。

李定国 下班的时候,你再来吧,顶好别叫大家看见。

马师傅 我知道!先生您多分心啦!

〔马下,梁上。在门口相遇,没有过话。

梁师傅 (带怒地)庆元!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啊?

黄庆元 (也没好气)梁师傅!怎么啦?

梁师傅 料又接不上啦,活儿可得赶着做!

李定国 料马上到,您别着急!

梁师傅 我不能不着急!你说料马上到?仓库里有的是好铁,为什么不拿出来?难道要等着坏料吗?

黄庆元 用什么料,都得听经理的交派!用不着您操心!

李定国 得啦,老师傅,您先干点别的不好吗?

梁师傅 做活儿不作兴乱抓,李先生!〔外面管清波瓮声瓮气地叫:“翼平!翼平!”

黄庆元 (急于支出梁去)有客人来了!待会儿我给您反映,还不行吗?

李定国 对,先歇歇去!

梁师傅 我要爱歇着,还不来催呢!哼!(下)〔黄、李迎出去;管、唐上。

李定国 管经理!唐经理!欢迎!欢迎之至!

管清波 李先生,还这么咬文咂字的,啊,哈哈!〔钱掌柜稍迟了几步,一劲地咳嗽,上来。

黄庆元 哟!钱老掌柜,您也来啦!

钱掌柜 (先咳嗽了一小阵)没用了!走这么几步就喘不过气来,我看我快“驾云前往”了!

管清波 别那么说呀,生意越来越好,怎么能说泄气话呢!〔大家落坐,黄、李递烟倒茶。

唐子明 丁经理呢,我们来给他道喜!

李定国 他到工商联去开会,大概也快回来了。

管清波 抖啊!工商联的大委员,老丁是真能钻啊!

唐子明 管大哥,这年月讲真本事,不靠钻营!

钱掌柜 就是准我钻营,当上委员,大伙儿开会,我一阵咳嗽,就得退席!我呀,完喽!

管清波 老大哥,昨天你可还弄到手一笔俏生意!

钱掌柜 唉,也不能还有一口气,就躺在棺材里不是?(众笑)

〔院内丁喊:“小六儿,给车带打打气!”

黄庆元 经理回来了!

丁翼平 (上)喝!都来了!对不起,叫大家受等!

管清波 道喜!道喜!(钱、唐随着道喜)

丁翼平 多一分光荣,多一分责任。以后,还仗着大家多指教,多帮助!

管清波 怎么?作了委员马上就酸溜溜的,跟李先生一样了?

李定国 我说不过您,管经理!叫经理陪着您吧,我忙我的去!失陪!失陪!(入会计室)

管清波 据我看哪,你作了委员,倒该多照顾照顾我们!

丁翼平 清波,你可要看明白,作委员是为了给人民服务,我得尽力为大家办事,至少得做到对公家私人都有利。

唐子明 这话对!

管清波 别,别尽自耍官腔吧!

丁翼平 这一点不是官腔,完全是掏心窝子的话。你就说,为什么咱们的生意都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咱们的政府好!那么,我们怎能只顾自己,不帮着政府做点事呢?(见黄要说话)庆元,你要告诉我什么?先说吧,说完好忙你的去。

黄庆元 于大璋科长来过了。

丁翼平 他看过咱们的活儿了?

黄庆元 看过了。叫咱们赶紧把那五十台送去。他还说……(话被丁截住)

丁翼平 马上送!你跟马师傅再细细地看一遍,别叫人家检验出一点儿毛病来!

黄衣元 是啦!(下)

管清波 于大璋?哪个于大璋?干钩于,斜玉旁的璋?作副科长?他还是我的亲戚呢!他的二姥姥是我的……

丁翼平 真的!那,你得求他多照应我点呀!

管清波 准行!你可也得照应我,别再打官话!

丁翼平 什么话呢,彼此照应!公、私都要照顾到!我问你,王先舟给我买了碎铁没有?我急等着用!

管清波 先舟很卖力气,各处都跑到了,已经凑足了数儿!

丁翼平 好,他为我出力,他自己也有好处。告诉他,买到手里的赶紧送来,再继续收买,有多少要多少!

管清波 丁经理的吩咐,谁敢不遵呢!唐子明好啦,该说说咱们干什么来了吧?

钱掌柜 是啊!翼平,今天晚上我们庆祝你作了委员,大家一块儿喝喝酒!

丁翼平 那可不行!我请你们!朋友们赏脸来道喜,我难道还不该招待招待吗?

唐子明 都是老朋友喽,就别客气了吧!晚上七点钟在德胜馆见,好不好?

管清波 老唐,你是堂堂铁工厂的经理,就知道德胜馆吗?我说泰丰楼,谁爱去不去!

唐子明 好,好,俗语说得好:“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盼有时!”

管清波 看你这个小气劲!

钱掌柜 好啦,七点见,泰丰楼!我先得回去吃点咳嗽葯,好多喝点酒!(起立)

丁翼平 那么,过两天我再回请。(见大家都立起来)等一等,我还有点事跟大家商量一下。刚才呀,我在工商联认了五千万元抗美援朝的捐献。这并不是因为我是委员,所以特别地讨好。我这是表现自己的一点爱国心!我们的生意、性命、财产都受着国家的保护,国家的事也就是咱们自己的事。(拿出捐献簿子)

唐子明 丁经理,你用不着多交代。日本军队跟国民党怎么祸害咱们,我都记得。我的厂子虽然不大,我可也要尽力而为,我捐献一千万!(往簿上写)

丁翼平 不少!要是能多一点更好!你呢,清波?

管清波 我?你的事我能不捧场吗?

丁翼平 这不是我个人的私事,是国家安危的大事!再说,自从志愿军出国,咱们的生意就更多了,不也是实话吗?

管清波 我刚刚布置了小月亮门九号的小楼,花了不少钱,手里不宽绰!嗯,我也来一千万!(写)老丁,老唐,你们看明白了,钱要花在明处,你们开着铁工厂,我可只有个小小的五金行!

丁翼平 钱掌柜,你老人家呢?

钱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华秋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