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第一场

作者:老舍

时间 一九五二年一月,将要过春节的时候。某日晚饭前。

地 点 荣昌铁工厂的工会办公室。

人物 

周廷焕 

姜 二 

刘常胜 

梁师傅 黄庆元

张乐仁 吕 斌

〔幕启:荣昌厂工会的办公室,屋子不大,有一张长桌,两条板凳和三四个小凳。现在,张乐仁和周廷焕都住在这里,靠墙有两张小床。

〔周廷焕正聚精会神地写信。远处有广播“五反”的声音,因有风,隐约可闻。

〔墙上有小黑板,上写“五反”。

〔姜二进来。

姜 二 老周,街上啊,可闹得热闹啦,到处都贴上“五反”的标语!你听,这广播!

周廷焕 行啦,咱们加劲地干吧!

姜 二 可是你熬了一天一宿了,不差嘛的该歇一会儿吧!

周廷焕 我不困,睡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五反”!话又说回来,大家都一样,从昨儿开完了会谁也没闲着,我更不能休息了。就拿“大炮”说吧,昨儿个一听说要找工人们回来参加“五反”斗经理,他立刻自报奋勇,住在西郊的人归他一个人“包圆”!这么冷的天,大北风一劲儿呼呼地刮,骑着车子跑西郊,你瞧这个干劲儿多么大。

姜 二 那可真是!他怎么这时候还不回来,我怪不放心的!

周廷焕 大概昨儿没跑完,夜里不定睡在谁家了!

姜 二 信写完了没有?

周廷焕 快了,就剩下写信封了!丁翼平多坏,他知道要搞“五反”,就提前放假,打发工人都回家,他寻思这样就可以逃避“五反”啦!

姜 二 可是呀,他们接到了信,准能放下年不过,就回来吗?一年到头就过这么一回年呀!

周廷焕 我想没什么问题!大伙儿一听是这么件要紧的事,年可以不过,准能赶回来,老姜你看是不是?

姜 二 我呀,老周,昨儿个开完了会,细细地想过了,老觉着还有个事儿绕不开扣儿。

周廷焕 (关心地)什么事?

姜 二 你看我是这么想,厂子是经理的,现在大家伙搞经理,不也得搞垮了厂子吗?厂子垮了,咱们上哪儿做活吃饭去呢?

周廷焕 老姜,你没想对!咱们工人凭力气本事,并不靠资本家吃饭!“五反”斗的是资本家那些犯法的行为,并不是要把厂子搞垮了。

姜 二 噢!是这么一回事。我弄壶水去。(提壶往外走,正碰上刘常胜进来)

〔刘满面尘土,推着自行车,进来。

姜 二 老刘!回来啦?

周廷焕 老刘!怎么样?跑完了没有?

刘常胜 跑完了!(抓起桌上的茶壶就要喝)

姜 二 别喝凉茶,等我弄水去!(下)

刘常胜 (还是喝了口凉茶)张乐仁上哪儿去啦?

周廷焕 到区工会去开会,这早晚也该回来了。你夜里怎么没回来?

刘常胜 昨天我跑完了西郊,就奔南苑,天已经黑了。风大,车灯也点不着,摸着黑儿走。一没留神,连人带车都摔到河里去了。

周廷焕 没摔坏了吗?

刘常胜 多亏河里的冰冻得结实,光把裤子撕破了一块。晚上,我住在老范家里了。今儿个摸着黑起来,奔了东郊,总算都跑完了。

周廷焕 吃了点东西没有?弄点什么吃吧?(要走)

刘常胜 不用!我有要紧的事告诉你!你就说,经理多么坏,他给工人都去了信,叫他们过完了元宵节再回来,这不是明明地耍花招儿,想叫工人过了“五反”的热劲再回厂子吗?(掏出一张通知交给周)你看,这是他的信!(坐下,看报)看看,各界人民积极参加“五反”,棒!

周廷焕 (看信)这就是破坏“五反”嘛!嗯,咱们给大家伙的信上,得加上一句,说破了丁翼平的花招,叫大家别上他的当!(即往信上加话)

刘常胜 城外的工人有回来的没有?

周廷焕 小王跟老九昨个夜里就赶回来了!今个早晨又回来几个!

〔门外姜二喊:“梁师傅!你回来了!”提着水壶跑进来。

姜 二 梁师傅回来了!(把水壶放在炉上)〔梁扛着铺盖卷上。

周廷焕 梁师傅!梁师傅!

梁师傅 (放下铺盖)老刘,你昨天辛苦了!

周廷焕 他也刚刚进门,把裤子摔破了一块!

梁师傅 摔坏了没有?老刘你走后啊,我马上就要来。老婆子、闺女、女婿,都不准我走。好容易把他们说服了,小外孙子又不答应,哭着喊着地不放我,我只好今天吃过晌饭才跑出来!

周廷焕 梁师傅你回来的这么快,好极了,准能在老师傅里头起个带头作用。

梁师傅 我还告诉你们个新鲜事儿,(从身上掏出一张纸)你们瞧瞧这个,老刘刚走,我就接到它了。

周廷焕 这不是,老刘也带回来一张。

梁师傅 我越想越不对,工会催着快回来,掌柜的让过了元宵节再回来。我呀,我听工会的。

刘常胜 梁师傅,您算对了,高!

周廷焕 平日嘛,我们要求缩短点工时,晚上好去学文化,丁翼平不但连半点钟都不肯减,倒一次又一次地延长时间,现在他又心疼起咱们来了,叫咱们越晚回来越好!

梁师傅 往年老师傅过“破五”回来就扣工薪,徒弟就卷铺盖!今年怎么一下子他就这么大方起来了呢?告诉告诉我,“五反”怎么个搞法?

周廷焕 张乐仁一会儿就回来,他会详详细细地告诉咱们。梁师傅,先烤烤火,休息一下。

梁师傅 我先放下铺盖去。

刘常胜 一块儿走,我去看看回来的人!咱们一块儿再聊聊。〔替梁扛起铺盖。

姜 二 我也去。(同梁、刘下)

〔周延焕独自还往信上加言语,黄庆元在门口往里探头。

周廷焕 谁呀?谁?

黄庆元 我!(搭讪着进来)张乐仁出去啦?

周廷焕 (冷淡地)出去了!

黄庆元 好,待会儿见!(下)

周廷焕 (自言自语地)这个家伙,找张乐仁干吗?(将信一一地放信封内,封口)

〔张乐仁推着自行车进来。

张乐仁 有人回来没有?老周!

周廷焕 回来好几个了。梁师傅刚进门。“大炮”也回来了,这是他带回来的。(把刘带回来的丁经理给工人们的通知递给张)

张乐仁 (看通知)怎么?正月十六开工?

周廷焕 我已经在这些信里加了话,拆穿丁翼平的花招。

张乐仁 好,你做得对!

周廷焕 会开得怎么样?

张乐仁 可带劲啦!市里还派人讲了话,说:市节约检查委员会三天的工夫就接到了两千多封检举姦商的信!现在检查组也派出来了!

周廷焕 也能上咱们这儿来吗?

张乐仁 那可不知道!不管来不来,咱们先得带头动起来!

周廷焕 怎么动啊?人还没来齐哪。

张乐仁 区分会指示咱们,一面继续把工人们都找回来,一面就着现有的人先成立骨干小组,马上找资本家违法的材料。你看骨干小组该有哪几个人?“大炮”总得算一个吧?

周廷焕 刘“大炮”当然算一个!梁师傅行吧?

张乐仁 行!加上你、我,四个了。再想想!

周廷焕 姜二怎么样?刚才他可是说,怕厂子搞垮了,没地方做活儿吃饭去,我给他进行了解释。

张乐仁 姜二谨慎小心,人很可靠,只要思想搞通了,他就能积极工作。骨干小组里可以有他,你看呢?周廷焕我同意。

张乐仁 这就五个了。就现有的人挑选,恐怕就是咱们五个最顶用。别忙,再想想!可惜吕斌还没回来,他要是在这儿,可顶大用了!

周廷焕 他回家结婚去了,哪能马上回来呢?

张乐仁 你给他的信发了没有?

周廷焕 这不是刚写好,还没发哪。没什么事啦?(拿起信,要走)

张乐仁 送信回来,顺手儿把区里的指示跟梁师傅、刘“大炮”、姜二说一下,叫大家来,抓早儿开个会。

周廷焕 好吧!(下)

张乐仁 (哼着工人团结有力量的歌,去倒点水喝)〔黄庆元上。

黄庆元 乐仁,你刚回来吧?

张乐仁 刚回来。有什么事?

黄庆元 我来热诚地慰问你!

张乐仁 慰问我?为什么?

黄庆元 你看,辛苦了一年,到了年根底下还工作,真是无比的积极,还不值得慰问?告诉我,听说你还要把回了家的人都找回来,这明确吗?

张乐仁 你想呢?

黄庆元 我?我还没严格地考虑过。

张乐仁 你看,我们把大家找回来参加“五反”,应该不应该?

黄庆元 我是这么看,大家一年忙到头,应当在家里好好地过个年!

张乐仁 “五反”运动比过年更重要!

黄庆元 也对!在厂子里也能过年,大家热热闹闹地过一下,过了大年初五再搞“五反”也还不迟。

张乐仁 这是你的意见,还是经理的?

黄庆元 经理倒是很关心大家,想送给大家足够的猪肉白菜,包饺子吃。后天不就是大年三十了吗?

张乐仁 这倒很有意思!以前工会代表大家,屡次向经理提出改善伙食的意见,经理总是爱理不理的;现在又忽然关心起大家来了!(严厉地)你告诉丁翼平去,我们工人自己会包饺子过年,并且要用积极参加“五反”的实际行动迎接春节!还告诉他,不必先费心张罗我们过年,他应当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违法行为!

黄庆元 (很窘)经理也是,也是一番好意,经理很希望跟你谈一谈呢!凡事总要彼此商量,才有前途!〔刘、姜、周、梁先后上。

刘常胜 表老爷,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黄庆元 别开玩笑,老刘!

刘常胜 谁开玩笑,你难道不是经理的表弟吗!

黄庆元 得!得!(向张)你考虑考虑,跟经理谈谈去!(搭讪着溜出去)

梁师傅 乐仁!

张乐仁 梁师傅回来了!家里都好哇?

梁师傅 好!这两天把你累坏了吧?

张乐仁 没什么!

刘常胜 乐仁,刚才黄庆元干吗来了?

张乐仁 哈!他说今年过年,经理请咱们吃饺子。

刘常胜 哼,咱们一年到头老吃半生不熟的窝窝头,喝的是苦井水,要求他改善一下伙食,他连理都不理,这会儿又请咱们吃饺子啦,甭听那一套!我要闻一闻他的饺子味儿,叫我拉肚子!

梁师傅 我老梁眼睛里不藏沙子,看得一清二白,告诉他少在咱们面前撒迷魂葯!

姜 二 对!

张乐仁 他这是打马虎眼,麻痹我们大伙儿,假充好人,想混过这一关去!

刘常胜 咱们工人就是实打实,他要是这么想,就弄错了,没那个便宜!

张乐仁 大家想想他心里要是没病,干什么这么心虚呢!咱们一年到头拚命地干活儿,就是为了搞好咱们国家的生产,可是他呢,光图赚钱,把咱们的劳动都给糟蹋了!

周廷焕 咱们出那么多汗,合着都给他干了!

张乐仁 当初咱们就觉着不对劲儿,可是没看到姦商捣鬼,对国家有多大的危害。刚才我在区上开会,听了不少姦商干的坏事。妈的,姦商搞“五毒”都搞到咱们志愿军头上来了。武汉有一家姦商,用脏土堆里捡来的烂棉花做救急包,叫咱们志愿军同志们不该残废的残废了,不该牺牲的牺牲了!

刘常胜 暗害志愿军?这不是汉姦吗?

张乐仁 象这类事到处都有!

刘常胜 他妈的!

张乐仁 大家想一想,象抗美援朝这样的活儿,姦商们都敢捣鬼,旁的活儿就更甭提了!

周廷焕 咱们厂子打解放到现在,也做了不少公家的活儿,那批铁锨洋镐还是给部队做的!

张乐仁 老周大概已经告诉了大家,现在回厂的工人还不太多,可是咱们几个人马上就得带头行动起来,成立个骨干小组,去搜集丁翼平违法的材料。象什么偷工减料,贿赂干部,偷税漏税,大家开动脑筋,一样样的仔细刨根,没有想不起来的。

梁师傅 (思索)嗯!偷工减料的事儿瞒不了咱们,可是马师傅顶知根。

姜 二 马师傅人家是工头,老勾着丁翼平,怎会说出实话来呢?

刘常胜 不说?不说就斗他!

周廷焕 贿赂干部、偷税漏税这些材料可得费脑筋,咱们不摸底呀!

刘常胜 这还不现成!找李定国、黄庆元他们俩,没错!

姜 二 这话对!可是他们老跟丁翼平一个鼻子眼儿出气儿呀!

刘常胜 先斗他们三个!

周廷焕 等等!考虑一下!同时斗三个人,咱们有那么大的力量吗?

张乐仁 大家可注意,“五反”的目标可是资本家。

刘常胜 知道!可是……〔吕斌扛着铺盖卷上。

梁师傅 吕斌!吕斌回来啦!

众 吕斌,吕斌!

吕斌 你们都在这儿哪!(扔下铺盖)

周廷焕 刚给你发了信,你怎么就来了?

吕 斌 在家里一天也呆不住了,简直要把人气死!

刘常胜 喝!刚娶了新媳妇,两口子就闹别扭了?

吕 斌 “大炮”,少说废话!

周廷焕 什么事,这么大的火儿呀?

吕斌 我还能不火吗?搁谁,谁也受不了!

刘常胜 到底怎么了?快说吧!我告诉你,我们正忙着把大家伙叫回来跟经理算账呢!

吕斌 不为他我还不回来呢!

张乐仁 怎么回事?你说说!

吕斌 我们家里今年旱得厉害,小苗都快干死了。政府号召挖井抗旱。我们六家子合伙贷了一台水车。可没使几天哪,水车就坏了,眼巴巴地看着小苗干死在地里了。急得乡亲们干跺脚。我六叔抱着水车哭啊!要不是政府帮助,铲了小苗,重新种别的,下半年就都断了粮!我回到家里,大伙说,吕斌你懂行,给修修吧!我一看哪!齿轮都不合槽,牙都打掉了。轴是球铁做的。老乡们一使呀,一转一“秃噜”,根本扯不上水来。你们说,这还怎么收拾!我心里直冒火,“这是哪个浑蛋厂子做的这种坑人的活儿!”再看哪,哼,就是咱们厂子的,上边还有荣昌铁工厂的牌号呢!你们想,我还怎能在家里呆?我非问问丁翼平不可,为什么拿该回炉的废品,硬往外交,坑害人!

〔大家沉默。

刘常胜 偷工减料,这是凭据呀!

梁师傅 做水车的时候,我明知道仓库里有好料,可是我去要的时候,黄庆元倒说:“用什么料都得听经理的交派!”

姜 二 (站起)我跟他没完,丁翼平偷工减料差点把我的眼睛给崩瞎了,要不是大家伙……咳,从前就知道干活,他让怎么做,咱怎么做,总觉着“交的上交不上”是丁翼平的事。我们家里也是庄稼人,我咂摸得出这个滋味,庄稼人靠的就是庄稼,弄台坏水车把庄稼毁了,要搁在解放前,没有政府的帮助,别说哭了,卖儿卖女,投河觅井的事都会闹出来。丁翼平的心真狠!

周廷焕 这么稀糟的活儿是怎么交出去的?他要是没给人家干部好处,人家怎么能收?头一批一千台完了,还来个第二批,听说还投了标,咱们细细想想,怎么那么巧,标底会落在丁翼平手里?

刘常胜 诡病大啦!一句话,跟丁翼平干!

吕 斌 不行,我找丁翼平去!

张乐仁 (拦住吕)等等!你来得正好,你带来的事更好!(推吕坐下)姜二那天从医院回来,咱们在那儿聊,你不是怕毛主席没工夫管咱们的事吗?现在,毛主席管了。毛主席出了好主意,号召咱们搞“五反”。“五反”就是跟资本家算这些账!(向大家)吕斌家里这台水车的事,让我们更明白了,姦商们干的这些缺德事是怎么坑害人的。一台坏水车就有六家人受害,一千台,两千台,得有多少老乡受害!全国的水车多了,要都是坏的,那还怎么生产?怎么建设?这对国家的损失有多大!再说,老乡们一看咱们工人做的水车就是那么糟糕,那还怎么相信咱们工人阶级能领导?咱们跟农民弟兄还怎么团结?照这样下去行不行?要不行怎么办?

刘常胜 一句话,斗争!

周廷焕 把工友们组织起来,开动脑筋,跟他算细账!

梁师傅 等工友们都回来,把吕斌这个事好好地跟大家宣传宣传!

姜 二 冲着我脸上的这块疤,我把我知道的一五一十都给他抖落出来!

张乐仁 对,大家说的都对!我们就是要这样实打实地跟他干!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区上的同志们说过了,我们这回“不全胜,不收兵”!

众 好!

张乐仁 好!现在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分工!

——第一场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华秋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