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第二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半点钟后。

地点 丁翼平的办公室,同第一幕第一场。

人 物 

丁翼平 

李定国 黄庆元

冯二爷 丁小苹

张乐仁 

吕 斌 

刘常胜 

马师傅 林 辉平淑文 检查组人员和工人们。

〔幕启:丁翼平正与李定国、黄庆元谈话。

黄庆元 (向丁报告)不但他们不肯走,还动员已经回家的马上回来,而且已经回来不少,连梁师傅也回来了。

丁翼平 你对张乐仁说了没有,我要请他们过年?

黄庆元 说了!

丁翼平 他说什么?

黄庆元 他说的可很情绪!他说:工人们会包饺子过年,用不着经理费心;经理顶好老老实实地坦白自己的问题。

丁翼平 (冷笑)我也不劳他费心!我已经在工商联坦白了两次,没有再可坦白的了!对政府,我一向热诚地拥护。对抗美援朝,我领着头捐献。我自信没有对不起政府的地方。

李定国 是啊!你一捐就是五千万,当时连我都不很了解,以为你有点过分积极。这个,工人们难道没看见吗?

丁翼平 李先生,我们可不能说工人们不该积极参加“五反”,那是政府的号召。怕只怕他们闹出偏差,影响到生产!

李定国 经理的心里是真敞亮!

丁翼平 我相信平日对工人们不错;容或呢,因为我口直心快,难免有得罪人的地方,工人里也难说没有以怨报德的人;我们都不得不提防着点!

黄庆元 这么说,表哥觉得你的事情并不严重?

丁翼平 沉着应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黄庆元 工人们一哄起来,可就不容易应付!表哥,他们大家伙儿的劲头可很大!

丁翼平 怎么?难道你……

李定国 丁经理已经布置得很周密,我想不至于出什么大岔子!

丁翼平 到底是李先生!李先生,你这几天可太辛苦了!要不是你,谁能把账上的问题都连夜地赶完?大年底下的,连家都不回!这种因公忘私的精神,我非常的佩服!(说着掏出一沓子钞票来给李)马上就过年,总得给大人孩子们添补点衣裳鞋袜的;我的一点小意思!

李定国 年过不过有什么要紧,厂子里的事比过年重要得多。你照顾我这么多年了,我怎能……(不肯接受钞票)

丁翼平 咱们还闹客气吗?拿着!拿着!(将票子塞入李的手中)我就是这么个人:对朋友,我能尽多少力就尽多少!

李定国 那么,我谢谢了!经理!

丁翼平 庆元,这两天可得在厂子里盯着点,不能三心二意!我已经给姑妈送去钱、米面、猪肉白菜,你放心吧!

黄庆元 妈妈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些东西!

丁翼平 我替你尽孝啊!见着工人,你要给他们讲明白了:有厂子,有大家的饭吃;厂子垮了,大家倒霉。他们谁有困难,趁着过年,该送钱的送钱,该送东西的送东西。我们的手得大方一点。为这个用钱,你跟李先生核计、开账,别因小失大!

李定国 这个我们俩会办,准保叫您满意!

丁翼平 庆元,你还得嘱咐马师傅一下,叫他沉住了气,不要乱说话。他平日得罪了不少人,现在他得处处小心谨慎。

黄庆元 刚才我去找张乐仁,碰见了马师傅。他说他要到乡下躲躲去,省得在这里招麻烦。

丁翼平 (想了想)躲躲去也好。可是,他的家就在城里,躲到哪儿去呢?

黄庆元 这儿只有他的老婆孩子,老家还在乡下呢。

丁翼平 好,就叫他回老家吧,过了年听信儿再回来。叫他放心,咱们会照顾他的老婆孩子。你告诉他去!

黄庆元 是啦!(下)

〔丁慢慢地来回走,有意无意地打开收音机,听广播:“……我们要合作的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是遵守共同纲领的资产阶级。我们不许资产阶级方面有勾引干部、施行贿赂种种的反动思想和行为。我们要坚决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众喊)……”丁听不下去,关上收音机。

丁翼平 (独白)难哪!难!起初,我怕共产党。解放后,看到共产党进城,保护工商业的政策,我还半信半疑。后来,政府派干部来了解厂子里的困难,公家来加工定货,银行贷给我款子,我才完全看明白了共产党真是言行一致。干部们呢,不少乡下人,怪好说话的,天时地利加上人和,我就施展开了本事。厂子一天比一天发达,我也就越来越相信这个政府!可谁知道,政府忽然号召搞“五反”,说什么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作生意就得想办法多赚点钱,天经地义,怎么能算是进攻呢?

李定国 就是说!真不容易明白!我看哪——可不知道对不对——也许是要接收各工厂,都归官办吧?

丁翼平 那倒干脆!交出厂子,省心!办个工厂要费多少精气神啊!

李定国 听说,这次“五反”要搞得很严呢!

丁翼平 共产党办事,除了不说,说了就必办得彻底!昨天八区开大会,当场逮捕了两个违法户!

李定国 我的天!咱们这儿危险不危险哟?

丁翼平 甭担心!有我在这儿,没问题!我自信有点聪明,想得周到。只要咱们自己人里别出岔子,就不要紧!

李定国 但愿如此!

丁翼平 怎么?李先生你也……

李定国 没有!没有!对您,我是一秉忠心!

丁翼平 不要害怕,李先生!只要咱们平安地过去这一关,我还得多借重你,请你作副经理呢!你这么帮忙我,我十分感激,不能叫你白受累!

李定国 经理的抬爱!我挣着你的薪水,该当给你出力!

丁翼平 (沉默一会儿)我叫你交给冯二爷的东西,你交了吗?

李定国 还没交给他。

丁翼平 赶快交给他吧!怎这么不起劲呢?

李定国 好,我马上办!(到门口叫)冯二爷!冯二爷!〔冯应声进来。

冯二爷 要开水吗?我提一壶去!

丁翼平 不要开水。李先生跟你有话说。

李定国 冯二爷,这儿来!(入会计室,冯随下)〔丁楞了一会,打电话。

丁翼平 喂,管清波在吗?……我是丁翼平。……喂,清波吗?你怎么样啊?……什么?……不象话!告诉你,你得交代一点问题!一声不响可不行!……什么?关张?更不象话了!报不下来歇业!我问你,于大璋怎么样了?……没消息?……他老婆给送衣裳去,都不准见面?那不糟了吗?……好吧,你勤打听着点!再见!(放下电话机,发楞)

〔冯由会计室出来,手中拿着个白布包儿。丁仍发楞,没理会他;冯把包儿藏入怀中,往外走。丁小苹跑进来,冯点了点头,匆匆地出去。

丁小苹 爸!

丁翼平 (吓了一跳)啊?(看明白是小苹)你呀!……放假啦?

丁小苹 明天放起。今天,我不放心,回来看看。

丁翼平 不放心什么呀?

丁小苹 学校里请了工人和店员作了报告,告诉我们好多好多资本家施放“五毒”的罪恶行为,我们都非常地气愤!报纸上也登出来:姦商用臭牛肉做罐头,烂棉花做救急包,暗害我们的最可爱的人,我们同学都咬牙切齿,下决心积极参加“五反”运动,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

丁翼平 (机械地)猖犯进攻!

丁小苹 我呀,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就怕起来!

丁翼平 (勉强微笑)你怕什么呢?

丁小苹 爸,你也是资本家呀!

丁翼平 资本家也不都一样!

丁小苹 我一想起那些可恨的姦商,也就想起爸爸来!

丁翼平 干吗那么想呢?

丁小苹 我就想:我爸爸要是跟他们一样,我可怎么办呢?

丁翼平 小苹!小苹!不要再那么想!

丁小苹 我倒愿意不再想,可是不行!那个想法老追着我,叫我苦痛,睡不着觉!

丁翼平 小孩子人家,何必这么心重呢!

丁小苹 到现在,我可是明白了!

丁翼平 想明白你不该那么怀疑自己的父亲?

丁小苹 不是!我想明白了,我爸爸要是犯了“五毒”行为,又拒不坦白,我就不承认他——是爸爸了!

丁翼平 小苹,你知道爸爸很爱你!

丁小苹 我也爱爸爸!

丁翼平 那你应该相信我,我没有什么问题。

丁小苹 你以前不是说过你爱国吗?就是有一点问题,也应该老老实实地向政府坦白!

丁翼平 我的问题,已经去工商联坦白两次了!

丁小苹 是真的?

丁翼平 你看,我还骗自己的女儿吗?〔张乐仁上。

丁翼平 乐仁!来,坐下!

张乐仁 黄庆元告诉我,你要跟我谈一谈。

丁翼平 对了,听说工会把工人都找回来参加“五反”,我很赞成!我虽然已经在工商联坦白了两次,可是难保还有些小问题,没有想起来,希望大家,特别是你,替我想一想,提醒我一声,我好再去交代;既要交代,就须彻底!咱们是老东老伙,一家人,什么问题都该从内部解决,不要闹出事来,叫别人看笑话!

张乐仁 丁经理!你的态度还很不老实啊!

丁翼平 怎么?

张乐仁 在最近几天,(掏出丁发的通知)你对工人还耍花招,通知大家过了元宵节再回来。工人们知道跟谁是一家人,跟谁不是一家人,你的花招麻痹不了我们!

丁小苹 (急)爸……

丁翼平 我要是不老实,干吗在工商联带头儿坦白?

张乐仁 坦白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解决问题!政府跟工人在一起,绝对不许任何违法资本家混过关去!〔电话铃响,丁接电话。

丁翼平 喂!唐子明啊!啊!……什么?……钱掌柜那儿已经……哦……啊……你要……那随你的便吧!再见!〔丁放下电话,张和小苹都在看着他,丁躲开他们的视线。

丁翼平 (过了一会儿,和缓地)乐仁,你一向很能干,我也十分重看你,希望你在这时候多多地帮助我。我们厂子里的事,大家都有责任;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办,别把界限划得那么清楚。

张乐仁 丁翼平,界限我们要划得顶清楚,一点不能含糊。厂子里的事,我们是有责任,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政府检查你的“五毒”行为!

丁翼平 (怒)你既然这么说,那好吧,反正我心里没病,谁也不怕!

丁小苹 (大声地)爸爸你骗人!

丁翼平 (大声地)小孩子,别胡说!

丁小苹 (愤怒地)你应该彻底坦白!〔稍静。

丁翼平 (不语)

张乐仁 丁翼平,你应该听你女儿的话!

丁小苹 (坚决地)爸爸!我决定在你没有坦白之前,不再见你!

(下)

〔外面有人吵嚷。刘常胜与吕斌拉着马师傅进来找张乐仁。

刘常胜 老张,工会叫大家回来,参加“五反”,他倒要偷跑。我跟老吕把他抓回来了,你说怎么办!

马师傅 我下乡看看老人们,有什么不对的?我既没有偷谁的抢谁的,这么拉拉扯扯的象什么话呢?

吕 斌 象什么话?你自己想想吧!

张乐仁 马师傅,“五反”是顶重要的事,您怎能不参加呢?

马师傅 我回老家也有要紧的事!

张乐仁 那,你也该告诉我们一声,大家商量商量,为什么偷偷地跑出去呢?您是老师傅,得给大家作个好榜样啊!

丁翼平 据我看,马师傅既然有事,也可以回去。

刘常胜 你少说话!他要走,也许是你的主意!

张乐仁 老刘,用不着起急!

刘常胜 好,你说怎么办?

马师傅 怎么办?我要回家,就回家!

张乐仁 马师傅,一定要走呢,谁也拦不住您;您自己想想,这么一走,不就有点破坏团结的意思吗?

马师傅 我可担不起破坏团结!

张乐仁 那么,就别走啦!毛主席号召的,咱们能不响应吗?

丁翼平 马师傅,你不走也好,我正准备请大家过年呢!往年,我请大家,大家都回了家,请不上。今年,大家伙都在这儿,机会难得,倒要热热闹闹地过一过!

刘常胜 搞“五反”要紧,我们顾不得过年!

丁翼平 两样都顾着,并不冲突!并不冲突!大家伙在一起喝喝酒,划划拳,够多么一团和气!

吕斌 平日为什么不一团和气呢?一团和气?我是为跟你算账回来的!

丁翼平 (微怒)不要这么说话,好不好?〔正在吵闹,外面有打门声,大家静下来。冯二爷在院中应声:“来了!来了!”

张乐仁 马师傅,“大炮”是直脾气,不会说话。您还能为赌一口气,就耽误了大事吗?

马师傅 乐仁,冲着你,我可以不走!〔屋门外有人问:“丁经理在不在?”张迎出去。〔黄庆元跑上。

黄庆元 检查组到了!

〔林辉领着检查组进来。许多工人跟进来。

张乐仁 (指丁)他是这里的经理。

林辉 你是这里的经理,丁翼平?

〔丁点头。林把介绍信递给丁,丁紧张地看信。

林 辉 (向大家)根据检举的材料,丁翼平有严重违法的行为。

(向丁)我代表北京市人民政府来检查这个厂子!

丁翼平 欢迎!欢迎同志们!(鞠躬)——幕急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华秋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