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的数日后,晚间。

地点 同一幕一场,现在是检查组的办公室。

人 物

平淑文 

冯二爷 

林 辉 

李定国 刘常胜

丁小苹 

张乐仁 

梁师傅 

马师傅 丁翼平

黄庆元 唐子明

〔幕启:平淑文整理文件,拿起一件文件入会计室。冯二爷拿着白布包儿(二幕二场李定国交给他的)进来,很勇敢地向前走。可是,忽然又立住,把白布包儿藏在背后,呆立。

〔平出来。

平淑文 二大爷,您还没歇着哪?

冯二爷 没,没哪!

平淑文 有什么事吗?

冯二爷 啊,我看看你们要开水不要?平淑文 上了岁数,该早点歇着,我们自己会张罗自己。

冯二爷 我问你一句话!

平淑文 说吧,二大爷!

冯二爷 我要是得罪了丁翼平,还能在这儿干活吗?〔林辉从会计室出来。

林辉 淑文同志……

冯二爷 (一惊)哟!(布包掉在地上,包袱摔开,露出账本来,赶紧去拾)

林辉 几本账?怎么回事呀?

冯二爷 豁出去了,给您!(递账)豁出去了!

林 辉 (接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冯二爷 在你们还没来以前,李定国交给我的,嘱咐我埋起去!我呀.为难透了!埋起去,对不起你们!不埋,怕得罪了丁翼平!

林辉 可是您还是拿出来了!

冯二爷 这几天听你们所说所讲,都是爱国的大道理,我没法不拿出来!丁翼平爱要我不要,反正我要对得起良心!

林辉 好!自管放心,二大爷!你做得对,做得好,丁翼平不敢怎样了你!

冯二爷 是啊!我怎么想,怎么不是味儿!好家伙,帮助他欺骗政府.哪儿行呢?

林辉 你老人家歇歇去吧,我保存着这几本账!甭发愁,您正派,没人敢欺负您!

冯二爷 唉!唉!我都听你的!

林辉 二大爷,您去告诉李定国一声,我想跟他谈一谈。

冯二爷 是啦!(下)

平淑文 这个老头儿可真不错!林组长,今个晚上再多加点劲儿,大概差不多了,这(指账本)不是又多了一份材料吗?

林辉 嗯!我先细细地看看去!(拿账入室)〔电话铃响。

平淑文 (接电话)喂,你哪里?……区联络组呀?……林组长?等一等。(放下电话,到会计室门口)老林,区联络组的电话。

〔林应声出来,接电话。

林辉 喂!老韩吗?我是林辉。……我们已经请示过节委会办公室,准备今天晚上努力一下,估计有突破的可能!昨天的经过很好,他开始交代较比重大的问题。……我已经跟唐子明谈过话了,待会儿他可以来看丁翼平;丁翼平可能进一步地认识政府的宽大政策,不再迟疑。……李定国已经被争取过来,说出不少材料。……后账还没有下落,希望今天能得到。……是的,条件是比较成熟了,你的意见呢?……好,就这么办。有问题再及时地联系。(挂上电话)平淑文 今儿晚上可以按照计划进行吧?林 辉原定八点开会,现在有唐子明来,就再迟一点吧。平淑文 工人们可都知道八点开会。

林辉 给大家解释一下吧,做这种事儿得有耐心!你告诉张乐仁一声去。

平淑文 对,我就去。(下)

〔李定国上。

李定国 林组长,您找我?

林辉 李先生,坐下!(给李倒茶)李先生,这两天心里痛快了吧?能回到工人的队伍来,不是件小事,值得高兴。

李定国 我说实话,现在我心里真敞亮了,见了人也敢抬头啦。组长刚一到这里的时候,我是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生怕一开口,得罪了丁翼平,丢了饭碗,一家大小没办法。哼,一夜一夜地我在床上折腾!真乃是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心口窝干辣辣地发疼!

林 辉 现在,大家一致地希望你多尽点力,揭穿了丁翼平的罪行,为人民立功!

李定国 (低声地)他坦白的怎么样啦?

林 辉 由昨天起,才开始交代较比重大的问题,还不完全老实!

李定国 他的心眼多极了,自从一闹“五反”,他就花言巧语地叫我给他造假账,把我搞得象个贼似的。要不是工人们劝导我呀,我得一辈子老作他的狗腿子!林 辉李先生,给你点东西看看!

李定国 什么呀?

林辉 (入室取冯二爷交出的账,出来)这个!

李定国 (看)这……这是假的!

林辉 我看这也是假的!

李定国 本来是假的!您怎么看出来的?

林 辉 你看,纸角上一点也不毛,没有翻弄过,还不是新造的!他特意叫冯二爷给埋起去,好叫我们一找到,就信以为真!

李定国 您可真有眼力!他叫我告诉冯二爷,埋到容易找到的地方,好骗你们。(苦痛地)这是假的,也是我给他造的!(呆立)

林辉 (把账迭回室内,出来)你可没告诉过我,李先生。

李定国 我,我怕多弄出一份假账来,我多丢一份人哪!

林 辉 那份真账到底在哪儿呢?李先生,这是你立功的好机会。

李定国 这话对!凭您的本事,就是天书也瞒不了您!我告诉过您,我真不知道后账在哪里。是这么回事:丁翼平的确是由我手里把那套后账拿走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掌灯以后,工人下了班,他用一块蓝包袱皮,把四本账包得紧紧的,带了走。他放在哪儿,我可就不知道了!(忽然想起,声音放低)还有,他还有个红皮的小本子,比后账还要紧!

林辉 什么小本子?

李定国 凡是账面上没有的,都记在那个小本儿上。(楞了一会儿)唉!我可掏出这块心病去了!

林辉 有话窝在心里,的确是块病!李先生,待会儿他要是还不肯交代,我可得请你来跟他对质一下!

李定国 (慾语又止,有为难的神气)

林 辉 李先生,有难处自管说出来;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

李定国 不便跟他面对面说吧?他厉害,我斗不过他!

林 辉 怕他反咬你一口吗?他不敢,他没理由反咬你!

李定国 (仍不语)

林辉 (猜透)莫不是他给了你什么好处!那也是他的错儿!他也给了黄庆元、马师傅好处,他们俩还是积极地搞他呀。李先生,我想对了没有?

李定国 (点头)

林辉 李先生,那是资本家抗拒“五反”、陷害别人的坏招术,所以政府规定:凡是资本家贿赂职员的款子,职员交代出来,都不追还!

李定国 政府是真圣明!真圣明!我没脸,我收过他的钱!

林 辉 你不丢脸!那根本是他陷害你。

李定国 是啊!他老叫我做缺德的事:挑拨工人,破坏他们的团结,造假账……临完,给了我一百五十万,我就……唉!

林辉 李先生,不必再难过,你现在已经认识清楚丁翼平是什么人,好嘛,跟他干嘛!你已经站到工人这边来,有工人有政府给你撑腰,你还怕什么呢?〔刘常胜匆匆进来。

刘常胜 林组长!(看见李,犹豫了一下)

林 辉 有什么说的?说吧,老刘!

刘常胜 我代表小王、老九他们来求求你!

林 辉 求求我?怎么忽然跟我闹起客气来了?

刘常胜 我们都快急死了!

林辉 坐下!坐下!干吗那么着急!

刘常胜 我不坐!组长,就凭昨天张乐仁跟我,还有你自己,对丁翼平那么掰开揉碎地启发,他还是不听话。

林 辉 今天他交来一些真材料!

刘常胜 一些反正不是全部吧?我们提议,干干脆脆把他送交法院!凭他犯的罪过,该送法院不该?

李定国 (点头)该!

刘常胜 咱们要是没斗争他,教育他,那是咱们不对。咱们已经快把嘴chún说破了,快把腿跑细了,咱们弄到那么多材料,他还拒不坦白,不送法院,留着他干吗呢?

林辉 咱们不是今个晚上开会吗?

刘常胜 原定八点,又改晚了点。我们由吃过午饭,就都搓拳磨掌,盼着天黑了好冲锋。可是又往后推了,多叫我们着急呢?

林辉 多忍一会儿吧,老刘!“五反”运动是要肃清资本家的违法行为,不是要消灭资本家,所以我们必得很细致地去做,不能单凭轰轰烈烈的出气思想。那会叫运动受到损失。咱们斗争他,是为了教育他、改造他,怎可以粗心大意,随便把人家送法院呢?待一会儿唐子明来,情形必定又会有进展,所以迟一点开会。

刘常胜 (怒气稍敛)他要是还不坦白呢?

林 辉 那是他执迷不悟,我们一定请求政府依法惩办。

刘常胜 万一,他马上就都交代了呢?

林 辉 (笑了)那不更好了吗?你怕是那么一来,就摸不着斗争的机会了,是不是?

刘常胜 (也笑了)都叫你猜透了!

李定国 林组长,我先报告:我跟他当面对质!〔丁小苹上。

丁小苹 林组长,我来啦!

林辉 小苹来啦?等一等啊。老刘,你好好地去给他们解释一下。李先生,你也歇歇去吧。

刘常胜 走吧,李先生。(往外走,又站住)组长,别计较我呀!性子急,老考虑得不够!

林辉 没人计较你,老刘!

〔刘同李下。平上。

平淑文 小苹来啦?(入会计室)

丁小苹 来啦!

林辉 小苹,家里怎样了?

丁小苹 我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后账啊大概是在家里呢。

林 辉 怎么看出来的?

丁小苹 我一着急,要翻我妈妈的箱子,厉玖同志拦住了我。

林 辉 她做的对!对妈妈应当说服,别乱搜查呀!

丁小苹 虽然没搜,我可火啦,跟妈妈吵起来,招得妈妈说:“小苹,你难道要毁了你的亲爸爸吗?”你听,这不是她知道后账在家里的口气吗?

林辉 小苹,你判断的对!你赶紧回去,告诉妈妈:唐子明坦白了,得到了宽大,待一会儿来看你爸爸。看你妈妈怎样。你还可以告诉她:她交出账来,就算你爸爸自己交出来的。再看她怎样。

丁小苹 好,我马上回去。

林辉 要给她翻来覆去地讲明白道理,千万不要起急!还有,你父亲有个红皮的小本子,是最要紧的东西。你要留神!

丁小苹 是啦,我得多动动脑筋!

林辉 对!多动脑筋,少发脾气!

丁小苹 一发脾气,脑筋就不动了!我爸爸怎么样了?

林 辉 昨天你劝他,他受了点感动,你还得加劲儿哟!咱们要既有耐心,又要坚决!

丁小苹 对!(下)

林辉 淑文,来汇报一下数目字吧,抓紧时间!平淑文 (出来,看单子)偷税漏税一亿一千二百万,没添没减。偷工减料增加到十二亿七千五百万。

林 辉 包括他今天坦白的两笔?

平淑文 对了。我想,这还不是全面。要知道他违法的全部精确数字,就非把后账追出来不可!

林辉 对!行贿呢?

平淑文 连手表、钢笔、自行车都算上,总计是九千三百万,可是他只交代了六千三百万。

林辉 于大璋的那笔呢?

平淑文 今天下半天才交代,算在里边了。他今天说的数目都相当正确。

〔张乐仁和梁师傅、马师傅上。

林辉 怎么样啊?乐仁!

张乐仁 你自己看吧,这不是两位老师傅一块儿来了吗?

林 辉 两位老师傅,你们坐坐,我这就完事。淑文,还有什么?

平淑文 至于盗窃国家资财,包括他套购的,以次料顶好料的,以及收买的赃物,总计是八亿三千三百二十万——这个数字恐怕比实际情形还差得多!

林 辉 好,把这张单子给我。今个晚上,我们非把后账拿到手不可!

平淑文 对!

林辉 你去叫丁经理来一趟。

平淑文 好!(下)

林辉 (对张)待会儿丁翼平来了,你先跟他谈谈。(对马)马师傅,你已经交出那么多材料来,立了功!

马师傅 我交材料?说实话,我是怕大家伙斗我!直到今天,我才从心眼里头明白过来!多亏了乐仁,把梁师傅拉到我家里去,心对心地一谈,要不然哪,我心里还会绕着个大疙瘩!

梁师傅 我平日老看不起你,没想到应该掰开揉碎地劝你!

马师傅 我要说的是这个:为了点小便宜,我替丁翼平催着大家伙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华秋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